我站在二十四層的高樓上,看著下面的車水馬龍,心中無限感慨。

如果有來世,我絕對不要這麼窩囊的自殺,就算要死,也要是被女人的奶子捂死。

「就是他,抓住他!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二十四層樓上的鐵門突然被打開,一群彪形大漢衝了出來,在他們身後,一個妖嬈的女人依偎著一個上身赤裸的大漢走了過來。我嘿嘿一笑,就算死,你們也別想得好。

我拔掉手中手榴彈的保險栓,大喊:「都給我陪葬去吧!」

罵的,當個強姦犯都能強姦到黑幫老大的媳婦,真倒霉。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裡。

我竟然沒死成,還真是老天保佑。

這時一個小護士走了進來,一看見那個小護士,我鼻血就差點噴了出來,我擦,這對大奶子,就跟兩個大西瓜似的鼓鼓囊囊,那薄薄的護士服看起來就要撕裂了一般,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這貨很明顯就根本沒穿胸罩,甚至連胸貼都沒有穿,兩個拇指粗細的奶頭直挺挺的透過衣服表露出來,我一下子就感覺自己下面的老二堅硬無比。

「十九病床的那位病人醒了。」那個護士沖了外面喊了一句,然後邁著妖嬈的小步走到我面前坐下,笑著對我說道:「你好,你還記得自己的姓名麼?」

「我叫鄒福。」我說道。

「哪裡人?」

「南平人。」

「呵呵,先生您逗我呢,現在哪還有南平啊。」

「?」這個巨乳護士一句話把我弄蒙了,怎麼還沒有南平呢?

從這護士的口中我瞭解到,這個世界已經和我所在的世界徹底不一樣了,似乎是有一天一個威力無窮的惡魔來到這個世界,為了剝奪人類的生育能力,殺死了99% 的男性,現在的男性,可以說在這個世界是屬於比大熊貓還珍惜的動物。

所以現在這個世界,所有的工作都是女人做的,而男人,只要享受就行了。

在這個過程中,人類發現了一點,越是胸大的女人,對男人的性刺激就越強烈,所以這個世界的女人,胸部都很大,而且整個世界,都以胸部的大小作為評判標準。

我還沒有接受這個信息的時候,只聽外面喊了一聲「主任查房」,之後見到的一幕,才讓我徹底相信了小護士所說的一切。

我原本以為小護士西瓜大的胸部算是世間少見的了,可是看見了主任那個三十歲出頭的女人的胸部,我才知道我見識短淺了,這個主人算然長得一般,靠著濃妝勉強算是進入了美女的序列,但這一對巨大的奶子,足有籃球大小,而且最為誇張的是,這個主任的上身衣服,乾脆就沒有胸部的布料,可能是根本做不出合適她的衣服吧,於是她的兩個大奶子很乾脆的露在外面,隨著走路上下一晃一晃,白花花的一片看的我眼睛都花了。

我這個病房並不是就住了我一個人,還有一個男性和……一個女人,我這才發現病房裡竟然還有一個女人,男女病房竟然不是分開的。

「主人你好。」那個女患者起身打了個招呼,這個女患者穿著病號服,胸部和護士相比就要差很多了,只有其一般的大小,可是就是這樣,放在我原先的世界,那也是豐滿的標準了,一手都握不過來。

「唔。」主人點了點頭,算是應答,從旁邊也是一個西瓜大小巨乳的小護士手裡接來病例,仔細看了看,問道:「你的頭還痛麼?」

「不痛了。」

「嗯。」主任走到男病號旁邊,男病號很乾脆的掀開了自己的被子,露出了裡面一柱擎天的雞巴。

主任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很自然的捧起自己巨大的雙乳,給男病號做著乳交,而男病號則抓著主任巨大的乳頭,像是擼管一樣不停的上下做著活塞運動。

等到男病號精關不緊,女主任趕緊用嘴含住,用力一吸,大量的精液噴薄而出,直湧入女主任的咽喉,女主任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這些精液全部吞進了肚子裡,還意猶未盡的咂了咂嘴。

「嗯,精液味道很濃,腥氣不重,身體恢復的不錯。」女主任將自己巨大的奶頭從男病號的手中抽了出來,隨手抹掉上面已經被擼出來的乳汁,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女主任走到我面前,用她巨大的奶子夾緊我的雞巴。

我頓時感覺雞巴被一團柔軟而具有彈性的肉給徹底抱住,敏感的龜頭蹭在柔軟的乳肉上給我帶來一陣又一陣的快感。

看著女主任巨大的奶頭,我也忍不住去抓住,那種感覺,就像是抓了個柔軟的小雞雞,我湊著嘴上去,用力吸了一口,沁香的乳液立刻被我吸了出來,流入了胃中。、

女主任的乳交技術非常的好,僅僅用了三分鐘,我就感覺精關大開,精液在湧上來的一瞬間,我的雞巴被女主任一口含住,然後用力一吸,藉著女主任溫暖濕潤的嘴吧傳來的吸力,我的精液一下子噴的徹徹底底。

女主任舔了舔我的雞巴,將上面的精液舔乾淨,仔細品嚐了一會我精液的味道,然後說道:「恢復的不錯,下午就出院吧。」

看著女主任扭著打屁股離開了這裡,我有些呆滯的問旁邊的小護士:「主任她每天都是這麼查房的麼?」

「昂,每天都是啊,今天才查了一半呢。主任每天真是幸福呢,有那麼多好吃的精液可以吃,我就不行了。」巨乳小護士一臉遺憾的說道。

「你也行啊!」我聽完,淫笑著挺了挺還沒有徹底軟下去的雞巴。

「哎,你不知道,主任的消化系統是被改造過的,每天可以以精液為食,正常人哪能像主任一樣每天這麼吃精液啊。」小護士一臉羨慕的說道。

「咦,還沒軟下去啊?」小護士一回頭,看見我的雞巴仍然直挺挺的樣子,頓時樂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這句話什麼意思,小護士就脫下了自己的褲子,然後掰開自己黑的發紫的大逼唇。

「你年齡不大,怎麼逼那麼黑?」我疑惑的問道,小護士的年齡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可是這逼的顏色,簡直和上一世的日本av中的熟女有的一拼。

「這很正常啊,我從八歲就開始被操,現在都十八歲了,平均每天被操十多次,逼當然就黑了。」小護士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男朋友每天操你十多次也是夠厲害的。」我由衷的佩服小護士的男朋友,可誰知小護士卻驚訝的說道:「人家還沒有男朋友呢。」

「那你……」

「差點忘了,你對現在這個社會還一無所知呢,我每天在醫院呢,能有幾個像你一樣的男病號可以操我,出去的時候有時候在街上把褲子脫了,掰開逼,也會有好心的男士來操我。」

我已經徹底的驚呆了說不出話來,唯一用來表達我情感的方式就是把我的雞巴放在小護士那已經掰開兩分鐘的逼裡。

下午在小護士的指導下辦理的出院手續,我問她不需要身份證麼?她說不需要,只有女性患者才需要身份認證,在這個社會,男性是絕對的自由,只要不殺人放火搶劫之類的就行。甚至在這個社會,都沒有強姦罪這種說法,你在街上看好哪個女人,你就可以直接上。

我的心裡已經徹底樂開了花。

剛一出醫院,我就知道小護士沒有說假話,才離開醫院沒多遠,我就看見一個男人正在抱著一個穿著ol職業裝的女性在操逼,而那個職業女性一邊被操,還一邊打電話洽談著業務。

不過這樣的場景並不多見,想來應該是男性太少的緣故。

我邊走邊看,這時眼前一個二十出頭的波浪發美女看了我一眼,二話沒說就把自己的短裙脫了下來,果然不出我所料,裡面什麼也沒穿。

「先生,看看我的逼怎麼樣?操一下?」

說實話,這逼真的不怎麼樣,黝黑黝黑,比我剛才操過小護士還黑,再加上一上午射了兩次,現在實在沒多少精力了,雖然被這個波浪發美女提起的性趣,但也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波浪發美女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是什麼情況,只見她從紅色的小皮包裡掏出了一罐噴劑,跪到我面前,就要脫下我的褲子,我沒有拒絕,因為我想看看她想做什麼

待我露出我那軟嗒嗒的大雞巴後,波浪發美女將噴霧噴到我的雞巴上,立刻我就感覺到心有餘而力也足了。

「這是什麼東西?」我問道。

波浪發美女掰開自己的騷逼,對準我的雞巴插了進去,一把扭動著小蠻腰一邊說道:「最新的性保健藥,無任何副作用,名字叫大九,你應該聽說過才對啊。」

為什麼不讓人瞧不起,我決定還是不多問了。

波浪發美女扭動了一會腰,對我說道:「太累了,你也動一動吧。」說完卻把我的雞巴從她的逼裡拔了出來,然後她四肢著地跪在地上,把裙子掀的高高,露出雪白的大屁股,我這時才發現這個美女的屁股是如此的巨大,跟臉盆差不多,兩片大屁股肉乎乎的,隨著她的扭動一晃一晃的。

我掰開波浪發美女的大屁股,對準她的菊花,就要插進去,誰知被她攔住了。

「我屁股還沒被開發過呢,操不了,還是操逼吧。」說完,她自己又把自己的逼掰開了。

我這人是很民主的,既然人家都這麼說了,我總不能強人所難,於是我對準那個大開的騷逼,用力把雞巴捅了進去。

「啊啊,好大,快操我,操我!」

我用力的做著活塞運動,不停的啪啪著她的大屁股,操的她一陣胡言亂語。

「哦,啊,好爽,好久沒被人操了,被人操的感覺真棒!再快點,再用力一點,飛了,要飛了!」

我伸手向前扒開她的衣服,露出兩個巨大的奶子,這個波浪發美女的奶子跟她的大屁股一樣,肉乎乎的,有點缺乏彈性,但總的來說手感還不錯,畢竟體積擺在那。

「咦?」自從擼了主任和小護士的奶頭之後,我就養成了操逼逼擼奶頭的習慣,可是我伸手在前面摸了摸,竟然沒摸到奶頭。我摸錯地方了?

我往上往下都摸了摸,都沒有,我擦,這是怎麼回事?

我把雞巴拔了出來,把波浪發美女轉過來一看,我擦,這貨的奶頭竟然是凹陷進去的。

「你怎麼不操了?」波浪發美女一臉不樂意的說道。

「你的奶頭怎麼是凹進去的?」我反問道。

「我也不知道。」波浪發美女搖了搖頭。

「能擠出來麼?」我問。

「不太可能,挺深的。」美女回答道。

我不信,我兩隻大手用力擠著波浪發美女三十六F 的大奶子,然而凹陷的奶頭只是開了個小口,看見那個小口,我不禁有些好奇裡面的樣子,伸出食指想捅進去。

「我都說擠不出來的吧。」波浪發美女一副所以然的樣子。

我一生氣,剛才的想法本來就是隨便一想,這下乾脆將手指捅了進去。

「操你媽,你幹什麼!」波浪發美女一吃痛,連髒字都罵出來了,隨後就拽著自己的大奶子,想逃離我的食指,縱然食指被乳肉深深的擠壓,但是還是很輕松的就拔了出來。

「媽的,不給你操了。」波浪發美女生氣了,穿好衣服就離開了這裡。

我不知所以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該去哪裡。

「嘿,小帥哥,你喜歡插乳頭麼?」一個三十歲出頭風韻猶存的少婦衝著我擺了擺手,我一看她那大奶子,我頓時嚇得下巴都快掉了,這尼瑪都快垂地了有木有,也沒有穿上衣,兩個奶子基本和人差不多大了,碗大的乳頭隨著少婦的走路偶爾會在鞋上摩擦一下,這也是少婦奶子太大太沉,走路老是駝背的原因。

「你剛才說什麼?」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插乳頭啊!」少婦怕我不太明白,費力的抬起自己一個大奶子,然後兩隻手掌的食指並扣在奶頭上,兩個中指指尖順著乳孔插了進去,然後其全部插進了奶頭中,用力一掰,竟然在奶頭上掰出了一個孔道。

「放心操,我的奶頭是經過改造的,絕對讓你爽,裡面的乳腺錯綜複雜,比操逼可爽多了。」少婦說著,還誘惑似的伸出一個中指在乳孔裡進進出出捅了起來。

我實在不忍讓少婦一個人自娛自樂。只好脫下褲子,提起自己早已堅硬的雞巴,朝著少婦走了過去。

少婦看見我走過來,把自己正在插弄得大奶子往前一伸,兩根手指重新掰開奶頭,我把雞巴放在乳孔上,沒用多少力氣,就插了進去。

插進去之後,這感覺果然不是操逼能比的,乳腺十分的緊密,厚實的將雞巴包裹,其中分泌的乳汁起到了潤滑的作用,乳腺也遠比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的多,種種舒爽加在一起,差點讓我剛插進去就射了。

然而我還是低估了操乳頭的快感,除了這些之外,少婦的乳腺崎嶇無比,偏偏又直通到底,每次一遇到阻礙,稍微用力,就可以將崎嶇的乳腺孔操直,這樣就導致龜頭不停的撞擊到乳腺上,快感一陣接著一陣,沒用兩分鐘,我就射了。

濃郁的精液順著乳腺瀰漫在少婦的整個乳房之中,但是少婦的乳房實在是太大了,就我射的這點精液實在看不出任何變化。

「哎?這不是奶牛張麼?」一個男子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我回頭一看,發現一輛麵包車停在路邊,從麵包車裡下來八個男人,這八個男人都沒有穿褲子,軟趴趴的雞巴垂在下面。

「是旭哥啊~ !」少婦熱情的打了個招呼,把另一隻我沒操的奶子舉了起來,掰開奶頭對叫做旭哥的人說道:「旭哥要不要來一發?」

「好,我正好試試剛買的壯陽藥的威力!」

旭哥是個光頭,走上前,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小瓶,把瓶子裡的東西喝了,緊接著,旭哥的下面迅速抬頭,同樣的動作,在剩下的七個人身上也發生。我一直對自己雞巴的尺寸挺自信的,到了這才發現原來每個男人的尺寸都和自己差不多,二十厘米左右吧。

「我先來。」旭哥說了一聲,就挺著雞巴走到了少婦面前,對準少婦撐開的奶頭,輕車熟路的捅了進去。

「哥們,你操完沒有,操完了換我。」一個男人拍了拍我肩膀說道,我尋思了一下是男人怎麼能說完了,於是搖了搖頭,那個男人很有禮貌的站在我身後排隊。

之前被那個波浪發美女用的叫做大九的藥效果還挺不錯,緩了幾分鐘,雞巴也緩過來了,於是我挺著雞巴,又開始了奮戰。

我和那個旭哥我們倆前出後進,來來回回,就像是拉力賽一樣,狂操少婦的奶子。

「啊!啊!我的奶子,我的奶子要被操爛了,啊!快點操我的奶頭,操爛它,用力操爛它!啊!旭哥加油,我左面的奶子比右面的要爽啊!」

「罵的,閉嘴,就你這奶子還能操爛?剛才老子剛操了三個女人,現在有點虛,看我這就超過他!」旭哥瞬間加力,如同一個馬力全開的小馬達,整個下身一前一後飛快的撞擊著少婦巨大的奶子,那速度快的嚇人,我都懷疑能不能一會再摩擦出火花來。

有個男人等的不急了,就從少婦身後抱住少婦,將自己的雞巴捅入少婦的屁眼中。

「哎呀,哥哥你好壞,一上來就操人家屁眼。人家的騷逼也好癢,也操操人家的騷逼唄?」

「好勒,哥們讓一下。」一個大漢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他要幹什麼,這時旁邊的旭哥抱住一個大奶子,一邊操著一邊讓開了地方,把右面的奶子拉到一邊。我也學著他將左面的奶子拉到一邊,雞巴不捨得從這溫軟的肉穴中離開。

那個大漢從兩個奶子中間走到了少婦身前,掏出自己的雞巴,對準少婦的騷逼就插了進去。

「人家的嘴也好想吃雞巴啊。」少婦又嬌聲嬌氣道,可是剩下的幾個大漢卻犯了難,少婦的身體是站著的,該怎麼讓少婦吃到自己的雞巴呢?

「雞巴我估計你是吃不到了,吃我的口水吧。」操逼的那個大漢淫笑著說道,一邊操著逼一邊舔著少婦的舌頭,兩個舌頭交織在一起,難分難解。

我這面操的舒爽,很快就又射了,那個旭哥挑釁似的看了我一眼,多操了幾十下才射。

然而無論我和旭哥在少婦兩個大奶子中射了多少精液,都看不出這兩個大奶子有多少變化。

「操,你這對大奶子裡面裝的是不是都是精液?」旭哥不滿的打了大奶子一巴掌。

「旭哥,你誤會人家了,只不過人家奶子被改造過,可以吸收精液而不停的變大,那都是實打實的肉和乳腺啊,哎呀,旭哥,別打了,好疼的,哎呀,旭哥,別咬!」

「罵的,奶子太大了,咬都咬不爽!」旭哥將嘴從少婦的碩大的乳暈上拿開,原本紫幽幽的乳暈上此刻多了兩排血紅的牙印。

我們倆剛離開,立刻就有大漢補上位置,提雞巴操奶頭。我接過旭哥遞過來的煙,吸了一口,道:「這少婦的奶子真不錯。」

「是啊,兄弟你不是附近人吧,奶牛張在這一片很有名的,今天哥幾個其實就是來找她的。」

「雖然她的大奶子很有特色,但路邊這麼多女人,隨便抓一個就操,沒必要大老遠開車來操她奶子吧?」

「兄弟你不知道,哥們我就是好奇。她這奶子到底能裝多少精液,我今天現載了一車的人,專門來操她奶子,就為了操爆她的奶子。」

「哦,那我們就看著吧。」我和旭哥兩個人倚在車上,看著幾個大漢輪流操著少婦的巨型奶子,一個上完輪下一個,換下的人趕緊吃藥休息,等待自己的上場機會。

就這樣,我們九個人硬生生的在大街上操了少婦的奶子一上午,很多人都跑過來圍觀,其中也有大約十來個男人參與了進來,不過他們射完一發就走了,中午的時候又有兩個路過的男人聽見我們的打算,覺得很有意思,有嘗試一下的必要,就加入了進來,這樣就十一個人了。當我們輪到下午三點的時候,少婦的奶子終於到極限了。

少婦的奶子雖然有消化精液的能力,但精液都是先儲存在乳腺中,而我們不間斷的操著少婦的奶子,在射出大量精液的同時,也對乳腺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使其消化精液的速度變得緩慢,輪了六個小時之後,少婦的奶子終於撐到了極限,本來就垂地的大奶子現在已經徹底的如一攤爛肉一樣耷在地上,碗底大的乳孔大張著,可以清晰的看見裡面的組織結構,乳白色的精液順著大張的乳孔成流的淌著,落在地上流成了一個精液小溪。

我們十一個大男人也承受不了,互相依偎著癱坐在地上,看著我們的「成果」。

「我擦,旭哥,下次再有這事別找我了,真不行了。」一個大漢打著哈哈,其餘的大漢跟著應和道。

「哎,誰能想到這個騷奶子這麼可怕,簡直像個無底洞,今天謝謝大家了。」

這時迎面走來了一高兩矮三個身影,高的是個中年婦女,也算是有幾分姿色,兩個大奶子又白又長,被旁邊的兩個小男孩一人牽著一個。

「哥哥快看,那個阿姨的奶子好大,比媽媽的還大!」小的那個孩子一看見之前的那個少婦,立刻興奮的對旁邊的哥哥說道。

「是啊弟弟,我們過去看看!」哥哥說完,就扔下了他媽媽長的快到腰的奶子,跟著弟弟跑了過去。

這時孩子的母親走到我們身邊,問道:「需要服務麼?」說著,還把裙子提上去,露出了裡面的騷逼。

「不用了……我擦,你逼裡都是些什麼東西?」旭哥驚訝的大叫道,我本來不想理會,過去一看,才發現孩子母親的逼裡塞滿了稀奇古怪的東西。

「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非要往逼裡塞。」孩子母親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後就伸手在她的逼裡掏了起來,先是拿出了一個高爾夫球,然後又拿出了一個蘋果,這時孩子母親的手已經完全伸進了逼裡,我們都看呆了。

「大姐,你這逼也太鬆了吧?」我驚訝道。

「沒辦法,生完孩子就這樣了,還是雙胞胎,一下子就把逼撐大了。」孩子母親解釋道,然後又從逼裡掏出了幾根棒棒糖,糖都已經化了。

「這逼不能操了吧?」一個大漢不滿的問道,孩子母親的逼裡流出的粘液混雜著綠色的糖漿,這逼還怎麼操啊。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孩子母親不停的道歉。

一個大漢抓住孩子母親長的到腰的奶子,拿到自己眼前仔細瞅了一會,好奇的問道:「你的奶子怎麼那麼長?」

孩子母親的奶子其實還是很肥碩的,只是太長了,因為地心引力的原因,才下垂的這麼厲害。

孩子母親憨憨的解釋道:「孩子小時候還抓著我的奶子湯鞦韆,拽著拽著,就拽成這樣子了。」

「這阿姨胸那麼大,為什麼沒有奶水呢?」哥哥好奇的問道。

「這個不是麼?」弟弟把手伸進了少婦的乳頭內,掏出一把白色的液體說道。

「那個東西叫做精液,不叫奶水,弟弟你喝了那麼多年奶竟然還分不出來啊!」

「還是哥哥你懂的多。」

孩子的小手再小,也比男人的雞巴大多了,少婦原本已經被操的暈死了過去,被孩子這麼一掏,立刻又痛的醒了過來。

少婦沒有管那兩個在自己奶子上摸來摸去的小孩,衝著旭哥笑了笑,說道:「旭哥滿足了麼?」

「滿足了,滿足了,罵的,你的奶子還真是極品啊,兩對大奶子把我們十來個男人都放倒了。」

「嘻嘻,旭哥,人家的奶子要是沒這點能耐,怎麼能讓旭哥這麼惦記呢。」少婦嬌羞道。

我在一旁好奇的問道:「旭哥你到底啥身份啊,為啥感覺你挺牛逼啊?」

旭哥哈哈一笑,道:「這一片地,你旭哥我就是天,我說啥是啥,我要啥就得有啥,知道為什麼不?因為我哥是李剛!」

「李剛?」我疑惑不解。

「李剛你都不認識?哥們你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法院你知道不,我哥是整個乳國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我告訴你,我就是殺了人,也沒人會管我,所以所有人都怕我。」

「這麼牛逼?」我大驚。

「其實也沒什麼,我哥給我定了份額,每個月手裡的人命不能超過三個,否則這片區域就亂套了。哎?今天就月底了,我手裡還有一個名額沒用呢。」旭哥突然開始尋找起什麼來,此刻旭哥的眼神,看起來是那麼的嚇人,我不小心喝他對視了一眼,都感覺自己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旭哥看了一會,目光定在了少婦身上。

幾個大漢也看見了旭哥的目光,一個大漢於心不忍,上前說道:「旭哥,好歹在她身上浪費了那麼多精液,就饒她一命吧。」

旭哥想了想,道:「也是,可是這樣我手裡這個名額不就浪費了麼?有了!」旭哥坐在地上,伸手向上抓住孩子母親的一隻大奶子,直接將孩子母親拽到自己懷裡。

「旭哥別殺我,旭哥別殺我,我還有兩個孩子……」孩子母親驚恐的說道。

「啪!」旭哥給了孩子母親一巴掌,道:「誰要殺你,讓你兩個小孩給我過來,我有話跟他們說,還有,你給我口,口的好了,我有獎,口的不好,我就殺了你。」孩子母親一聽,立刻跟兩個小孩打了個招呼,然後跪下來去舔旭哥的雞巴。

旭哥一邊玩著孩子母親的奶子,一邊說道:「想不想吃糖啊?」

兩個小孩互相看了一眼,道:「想!」

「好!」旭哥大手一揮,打在孩子母親的大屁股上。「我在那個阿姨的身體裡藏了棒棒糖,找到了就是你們的了。」

少婦在一旁看到旭哥之前的眼神,就想逃跑了,奈何兩個奶子太大太沉,走了半天都沒有挪動幾步,奶頭還在地上磨紅了。雖然原本就被操的挺紅腫的。

「你,給我乖乖的呆在那裡讓兩個小孩玩,他們玩夠了,就讓你走,否則我現在就殺了你!」旭哥從懷裡掏出了一把手槍,對準少婦,惡狠狠的說道。

少婦一下子就癱在了地上,緊接著一股騷氣從兩腿間傳來,竟然是尿了。

兩個小孩歡呼著跑到少婦旁邊,東摸摸西看看,可是什麼也沒發現。

「旭哥你什麼時候藏的糖,我怎麼都不知道?」我問道。

「誰說我藏糖了?」旭哥陰險的笑了笑,我一下子明白了,跟著坐在一旁看著好戲。

「哥哥,沒有糖啊!」弟弟不解的問道。

哥哥想了一會,道:「笨蛋,剛才那個叔叔說藏在身體裡面,外面當然沒有了。」

「哦。」

哥哥抓起一個大奶子,但是因為奶子太大,小孩子抬不動,只好放下。換成兩隻手伸進奶頭中,用力一分,將奶頭撐的老大。

「啊,別撐了,要裂開了!我的奶頭要裂開了!」少婦嗷嗷直叫,不過兩個小孩滿腦子都是糖,才不會在乎少婦說什麼呢。

「弟弟你伸手進去掏掏。」弟弟聽話伸出一隻小胳膊,全部進入了少婦的奶頭中,小手在少婦的奶子中亂抓一氣,將整個乳腺破壞的淋漓盡致。少婦此刻已經痛的昏死了過去,兩個眼睛翻著白眼,舌頭伸在外面耷拉著,嘴邊還不停留著口水。

「你過來撐著,我去找找。」哥哥命令到,兩個小孩交換了下位置,哥哥把手伸進了奶頭,沒有放棄一小塊地方,沒一片地方都摸了個遍,有時候碰到乳腺管的轉折處,覺得阻礙,就直接擼平,繼續伸進。

「哎,沒有,換另一個。」哥哥把手從奶子中抽出來,甩了甩上面的精液,對著弟弟說道。

於是兩個人又如法炮製的將少婦另一個奶子擴張起來。

「都沒有哎哥哥。會不會在阿姨的肚子裡?」弟弟問道。

「笨蛋,糖吃到肚子裡不就化了麼?你想吃大便麼?」哥哥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去看看阿姨的逼裡有沒有。」哥哥說道。

兩個小孩非禮扒開少婦的兩個大奶子,從中間走到少婦跟前,趴下來研究少婦的騷逼。

「我往右拉,你往左拉。」哥哥命令道。

兩個小孩一人扣住少婦一邊的陰唇,用力一拽,將少婦的騷逼拉開一個大洞。

「旭哥,我去上趟廁所。」我突然有些尿意,對旭哥說道。

旭哥眼睛一亮,道:「兄弟,你真是個天才啊!」

「?」我不解。

旭哥一拍孩子母親的大屁股,說道:「不用給我口了,半天都沒口硬。」

其實旭哥這都是為難少婦了,這六個小時旭哥怎麼說也射了幾十發了,還能硬才奇怪呢。

「旭哥我……」孩子母親剛想解釋,旭哥卻已經站起身來。

「你把自己的逼拉開,有多大拉多大。」

孩子母親一聽,立刻照著做,躺在地上,把自己的逼拉開。孩子母親的騷逼很鬆,兩個小孩費力去拉少婦的騷逼,也只拉開了半尺寬,孩子母親卻輕鬆拉開了一尺寬。

「這騷逼,哪是人能操的啊?」一個大漢蹲在地上,抬起孩子母親的屁股,讓孩子母親大開的騷逼對著天空。大漢伸手捅進孩子母親的騷逼內,沒遇到任何阻礙,直到子宮口,才稍微受了點阻礙,但是還是很輕鬆的就捅進了子宮內。

「我操。」大漢突然大叫一聲,把手伸了出來,只見大漢手裡抓了一把絲襪,我們一愣,道:「你變魔術呢。」

孩子母親在一旁解釋道:「我的逼實在太鬆了,平時大家都是操我的子宮,但是我的子宮操著操著也變鬆了,我就把我的絲襪送跟大家,讓大家套在雞巴上操我的子宮,大家操完就把絲襪扔在我子宮裡面了。」

「真是不講究。」大漢生氣的說道,走到一邊。

旭哥對我說道:「哥們,你不是想上廁所麼?這不就是麼?」

我一下子明白了旭哥說什麼,也沒客氣,對準孩子母親大開的騷逼,就把尿尿了進去。

「大家還有誰想尿尿,一起來。」旭哥話語剛落,所有的大漢都走了過來,圍城一個圈。

孩子母親沒有任何反對,反而大叫道:「再多點,再多點,我就是個廁所,我的騷逼就是大家的廁所,大家把尿都尿進來吧。」

眾人齊力尿尿,很快尿液就裝滿了子宮,溢出了陰道。

「別浪費了。」旭哥說道,回到車上找了個防水的膠帶,扔給少婦,道:「把你的騷逼粘上,別讓尿跑出來,否則我就殺了你。」

少婦一聽,乖乖的用膠帶將自己的騷逼粘了個勞勞實實,愣是沒讓一滴尿液再流出來。

「行了,你可以走了。」旭哥一拍手,示意孩子母親可以離開這裡了。孩子母親立刻感恩戴德的從地上爬起來,拉起她的兩個孩子就送忙的離開了。

因為注意力一直都在孩子的母親身上,很長時間都沒有關注少婦,這時一看少婦,都嚇了一跳,只見少婦的大騷逼被兩個木棍支開,露出鮮紅的陰道和肥嘟嘟的子宮口,之前射進去的精液都流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薄薄的一層依附在上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