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躺旅行過後,我居然跟她們發展了超過表親的關係…

先說一下我的家族,我媽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兒,表妹第三,所以她倆不是姐妹。

表姐希旼是嬌小玲瓏的美女,大約才150CM上下,胸部卻不小,我想至少有D。年幼時每年親戚聚會我都會跑去黏著她玩,就因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連小學生的我都被迷倒了,一直暗戀著她。不過現實是殘忍的,直到她長大結婚了我都沒表白過。或者說沒勇氣?但至少社會層面上不告白是對的。總之,初戀就是她,而且我心底裡一直都沒放下過。

至於表妹小宜…要令部份衝著18而來的人失望了,她平庸太多了。身材樣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長處除了會自動自覺讀書這種只有她老媽才會在意的優點之外,就要說服裝了,明明是書獃子模樣卻老愛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熱褲。本來我一直沒在意她,她卻在最近幾年突然親近我,親戚聚會一定要坐在我身邊,害我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最近問起才知道,原來她只有在有機會見到我的時候才穿那些衣服的,這個早熟的小妮子…)。另外,表姐看著小宜出生,也經常照顧過她,所以兩人的感情很好。

我?阿宅,22歲處男,超好色,沒了。

總結就是,表妹喜歡我,我喜歡表姐(至於表姐,實在有點複雜…)

廢話前題說完了,現在要說重點。(為了避免文字上的閱讀困難,我會將表姐稱表姐,表妹稱小宜)

話說我家家族老愛搞些甚麼旅行團,每隔一段時間就總是要全部有血緣關係的人一起飛,所以有機會跟她們兩人一起到內地玩四日三夜(地點就算了,不重要)。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無法前去,間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機會。

這不是旅遊小說,一切省略,重點事情在旅館內發展。

我自己一個住在套房內(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帶媽哥姐在外面混到凌晨兩三點,而我十二點不睡就想死),大約是十點半吧,手機WHATSAPP收到了訊息。

表妹小宜:「我在你房門前,有話要跟你說」

用小頭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無論如何,我覺得至少要明確說出自己對她沒甚麼感覺,於是就打開門了。

「怎麼還不睡?」對不起,是很老套,但我也想不到這種時候能說甚麼. 她沒回答,直接走入了房間並關上了門,然後坐到床上說:「你其實沒發覺我的想法吧?」你以為我是真這麼笨嗎?

「甚麼?」

「其實我喜歡你。」

這是22年來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我不禁心跳加速。雖然說我不算喜歡她,但被告白的感覺還是很爽啦。

「…你是我表妹,還記得嗎?」

「所以你對我有沒有感覺?」

「沒有。」

「但是我有,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我只當你表妹,而你實際上也是我表妹。」

「不論你愛不愛我,我都想跟你一起。」那你問我有沒感覺幹嘛?

「…再說一次,我們是表兄妹。」

突然,小宜站起來走向我,在我反應過來前吻著我。我是有想過推開她,但男人嘛…

她吻了近一分鐘才肯放開我:「你為甚麼不反抗?」

我無話可說,在心態和理性上我是想拒絕她,但暴露的衣服和女人香卻一直誘惑我的獸性。

「我知道你還是有點喜歡我的,表哥。」

「…別鬧了,我們是沒將來的。」

「我不在意。」

她居然撩起了自己的小背心,一下子沒穿胸圍的小胸部就出現了。

臉色發紅的小宜用另一隻手摸我的臉:「我今次會來找你,已經下定了決心。」

好啦,野性將我的理性撕得七七八八,褲襠裡的東西也起立了,相信我的臉也一定超紅。作為最後的掙扎,我只能無力地說:「你…沒必要這樣啊…」

「有的。」

相信是看出我放棄抵抗吧,小宜俐落地脫了上衣,拉起我的手揉她胸部。雖然有點小但挺有彈性的,腦沖血的我已經沒資格說她了,現在我想的跟小宜一樣:很想做。

理性斷掉後,我立即低下頭吸吮起她的胸部,手也不停摸她的背和屁股。她開始一邊脫下褲子,一邊逐步退後,退到床邊倒下去後,下身只剩下一條內褲了。

「來吧,表哥…」

明顯的,這是最後的分水嶺,只要我真脫了就不能回頭了。但事態發展至此,我這裝滿A片的好色大腦哪管哪麼多?完全沒思考地,我脫了。稀疏的毛髮跟一條縫,男人的夢想。

我也脫下衣服和褲子內褲,將隱藏了22年的東西拿了出來。此時小宜突然叫停我:「等等!」

「後悔了?」

「不…」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是第一次…」

「…我也是。」

小宜一面驚訝地望著我:「表哥也是!?」

「我從未交過女朋友…」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現在第一次就是跟表妹…我真不知道該說甚麼. 「…呵呵,我們果然是注定的…」

我完全不覺得這跟注定有甚麼關係,不過小宜似乎很高興,將我攬得緊緊的。我也忍無可忍了,一把吻著小宜,一挺腰!

「唔~~~!」

幸好我有先見之明,將她的嘴堵著,不然我想這下尖叫一定要驚動其他人了。

「唔…唔唔~~」

為了舒緩她的痛楚,也因為我A片看太多超想這樣做,我跟她舌吻起來,希望用快感衝散痛覺。

「唔…嗄…嗄…」

看來奏效了,小宜也主動按著我的頭跟她吻,我倆吻了很久,直到她終於放開我的頭為止。

「可以了,表哥…其實沒想像中的痛…來吧…」

看到小宜紅紅的臉頰上有一滴淚水,我忍不住親了一下。剛才進去時立即就吻,完全無視了東西的感覺,現在一動作,我就感受到不斷的擠壓,而我則正努力排除萬難地向上衝. 到達頂點後,我用最慢的速度開始鋸木。

「嗯…啊…表哥…」

實在是難以形容的感覺啊,要說爽度的話說不定打手槍更爽,但看著眼前的女孩隨著自己的動作而搖晃,聽著她在呻吟,嗅著她的體香,感受著兩人逐漸升高的溫度…這些都是坐在冷氣房間看A片打手槍沒辦法體會的。

我開始不遺餘力地享受她的肉體,嘴巴不是舌吻就是舐著乳頭,手也閒不下來一直亂摸,由胸部到小腹,還揉了一會她的小縫。

「啊、啊啊啊~~好棒~!表…表哥~!」

看著她也被我摸得高潮迭起,我也有點驚訝A片學回來的知識居然這麼管用…幾乎將她的全身都玩弄過一遍後,我的腰也開始累了,東西也開始忍不住,想爆發了。

「小宜…我來了。」

「表哥…我今日是安全期…放心來吧…」

對喔!色慾薰心的我居然沒想到避孕的問題!不過還真幸好,居然碰上她的安全期。

「真的?」

「嗯…所以我才挑這天來找你…」

原來如此…想來這小妮子應該沒瘋到想懷上我的孩子的,應該可信。

有了免生金牌,我開盡馬力,不斷的猛衝!

「啊啊~啊!啊啊啊~!」

嗚,來了!我瞬間低下頭吻著小宜!

「嗯~~~!」

啊…出來了。

我緊抱著眼前的小人兒,腦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享受最後的餘韻。直到完全消失,我才鬆開我和她的口。

「嗄…嗄…」

「表哥…我愛你…」

「小宜…」

激情過後,我們的體力都見底了,小宜說完後很快就昏睡過去,而我則依依不捨地抽回我的東西。

完全脫離女人魔性的地帶後,我才緩慢地清醒過來,認清自己上了自己表妹的事實。

「我…真的幹了。」

後悔、恐懼、慌張、內疚,各種應有的情緒都迅速地閃過,最後留下的卻是責任。

雖然說是她主動引誘,也不給我拒絕的機會,但無論如何做都做了,自己也應該面對現實,好歹要思考一下將來的路要怎麼走。

看著裸睡的小宜,我嘆了口氣,男人真的不可以太急色啊…

隔天早上,我用「她來到我房間找我談話,發現沒帶鎖匙卡,因為懶得走去叫人開門,就乾脆睡我那裡了。」為由,成功騙過所有親人。幸好小宜雖然主動引誘我,也明白這種事不可以公開,不然天知道我會不會被她媽閹了…

第二日行程再省略,去到第二間旅館睡了,我還是一個人住,不過小宜肯定又過來吧,明天還可能掰甚麼理由呢…

結果事情出乎意料,小宜打電話給我叫我幫忙:表姐希旼喝醉了,現在倒在她的房門前,叫不醒也拉不動。

我立即趕過去,幫忙將一身酒氣的她搬到床上。之前說過表姐是個美女,抱著一個大美人當然少不免會多瞄幾眼啦,尤其是那雙D…

「表姐到底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剛才經過時她還跟我打招呼,怎料一轉頭她就倒下了!要不是她倒下前一刻剛好開了門,我也不知道怎樣處理呢。」

「剛好開了門?但用鎖匙卡的鎖可是要把卡對準那條超幼的縫啊?連我也偶然會對不准,喝到會倒下的程度還能辦到嗎?」

「咦?」

在我發覺不對勁的時候,表姐突然坐起來了!我倆都同時嚇一大跳。

「對,我裝醉的。」

我的心立即涼了一大截,怎樣想都跟昨晚的事有關啊!

「表姐你找我們有事?」不說話就是心虛默認,我決定裝傻到底。

「小宜,你媽已經知道了。」

小宜倒抽一口涼氣。

「騙你的。果然你們做了吧?」

原來是坑人的!可惡,小宜年輕沒見過世面,一下子就被翻底牌了。

「男人都是一個樣…」

在我搞不懂表姐在說甚麼時,她勾勾手指,示意我過去。

走到她身邊後,表姐木無表情地瞪著我:「你不是一直暗戀我嗎?移情別戀了?」

我嚇到有點腳軟,同時臉也很快熱起來,原來她早就知道了…小宜則驚訝地輪流望著我和表姐,不過很快平復下來,大概是想到表姐的美貌,覺得這不足為奇吧。

「我和小宜都是你的表親,為甚麼你敢跟她做,卻不敢跟我告白?」

「不關表哥的事!是我主動的!」小宜開口澄清。

「我知道,他怎會有那個膽量?你每次見到他都會跑去接近他,而他這麼被動,誰主動我會想不到?」

「…」

見小宜沒再說話,表姐轉向我:「到你了,色鬼,年輕女孩的滋味如何?」

「我…我不…我只是…」

在我支支吾吾的期間,表姐一把扯著我的衣領,將我摔上床上,連帶小宜驚叫了一聲。

「如果你否認,我會更加看不起你。」

唉…這句話真令我心痛。從表姐知道這件事開始,我就要看著自己暗戀的人逐步質問我、逐步鄙視我,我真的很想哭。

「…對,我做了。是我的責任。」

「嘖…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只要有丁點誘惑就連愛著誰都忘了!你們一點都不會珍惜嗎!難道就沒想過一心一意的對待我嗎!為甚麼要找另一個!」

「表姐你在說甚──」在我幾乎脫口問出時,我很快就整理出來了。「表姐夫他…」

「…」表姐沉默了很久,才鬆開我的領口再問我:「老實回答我,你現在是不是還喜歡我?」

「咦?」

「答。」

「…對,一直都是。就算你嫁人了我還是喜歡你。」

我不知道小宜聽到會怎樣想,但我不想瞞她。

「聽到了吧,小宜?你是怎樣看管男人的?居然讓他喜歡上自己以外的人?」

「我…就算如此,我也不會放棄!表哥是我的!」

「是嗎?喂,色鬼,現在我要你陪的話,你選陪我還是陪她?」

這問題是甚麼意思?還沒意會過來小宜就跑過來拉的手:「不行!表哥,就算你選她我都要黏著你!我要留在你身邊!」

正當我有點訝異於小宜居然瘋到這個地步,表姐卻說了句意想不到的話:「既然你這樣說,你就留在這吧。」

接下來,表姐居然開始脫起了衣服!

「現在我就在你面前跟他做,我倒要看看你會怎樣。」

裸著上身的表姐一手將我壓到胸部,另一隻手則伸進我的褲頭,把玩我的東西。老實說,夢寐以求的美女主動挑逗我,真的爽到不行。問題是雖然我對小宜說不上有愛情的成份,但總算有過一夜情,我不想讓她看著我跟另一個女人做。

「表姐…這樣不──」

「你不會想跟我說甚麼倫理問題吧?明明都跟她做了。」

被胸部遮掩著視線,我看不到小宜,相信表情一定極之難看吧…突然被一般拉力拖離胸部,原來是小宜,緊接著她吻過來,甚至主動跟我舌吻,就是不讓我說一句話。

好一陣子,她終於放開我,但沒有看著我而是看著表姐:「你說得對,我不能讓他喜歡上自己以外的人!」

表姐只哼了一聲,也貼上來跟我舌吻…老天,我真的爽到快中風了。

雖然表姐的口裡有強烈的酒味,令我有點不適,但經驗果然不同,表姐吻完之後還故意伸舌慢慢離開,牽出了十分色情的絲,極具煽情作用。看到這種挑逗場面,小宜也臉紅起來,過了一會,下定決心一般脫掉我的褲子,並把面貼上去…不!等等!

「不行!」

緊張之下我大聲的喝止她,連帶兩人都嚇到了。

「小宜,你…你不需要做到這個地步啊…」

在這一刻,我必須承認自己很虛偽,因為我阻止她的原因其實是我很喜歡舌吻,而我不想一個跟我口交過的女人跟我舌吻…男人都懂吧?

原本想說一句好聽話來遮掩自己的醜惡,沒想到小宜居然流眼淚了。

「表哥…我知道我不及表姐美,一定爭不過她,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所以只要你高興,無論是甚麼事我都會做…」

「我──」男人最怕女人哭,我也一樣。在腦袋一片混亂之際,我竟然脫口而出:「好啦!我答應絕不會離開你啦!」

「…真的?」

「真的啦!」

小宜終於破涕為笑,在我放下心之後才想清楚自己說了甚麼…而且我居然白癡到忘了表姐的存在。

「你不離開她,那我呢?」表姐貼上來抱著我手臂:「你到底是不是喜歡我?」

「表姐…」

唉…我該怎麼辦呢?被兩個女人爭的情景出現在自己身上,我有點脫離現實的感覺。

「表姐,我絕不要離開表哥,就算他眼中只有你也一樣。」

「…你想說?」

「一起來吧。」

一起來?不是吧?

「…太便宜他了吧?」

「我寧願這樣。你呢?你肯不肯跟別的女人分你的男人?」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以退為進!表姐夫外遇就是說表姐要跟別的女人分他的男人,現在再來一次她一定拒絕的!

──但,我再次明白自己猜不透女人心。

「…如果是你也不是不可以,總比是不認識的女人要好得多。」

「就這樣說定了,以後表哥是我們兩人的。」

我真傻眼了,不是吧,真的3P?結果表姐並不在乎跟別人分?而小宜也根本沒想這麼多,真的單純想一人一半?

表姐用行動解答了我──她翻找房間的抽屜,找了一個保險套丟給我。

見我一臉茫然,表姐板起臉孔:「你不是想讓我們懷孕吧?」

「不、不是!我只是沒想到旅館有這東西…」

「不是每間都有,而且要收錢的。」

不愧是老經驗的社會人…我乖乖戴上它,而表姐推了小宜一把:「讓你先吧。」

小宜一邊臉紅地盯著我戴上保險套的東西,一邊脫下衣服,然後爬上床趴在我身上。這個姿勢好像是叫騎乘式?我也不知道,總之她跪坐在我跨下,在上面把我的東西放入去。

「…嗯~!」

聽到她嬌媚的一聲,我也立即精蟲上腦了。不斷撫摸她的頭髮、胸、腰、屁股,嘴巴當然是我最愛的舌吻。

「唔…嗄啊…啊啊啊~」

我放開了她的嘴巴,舔上了耳垂。本來是一時想起的調情手法,沒想到這正中小宜的敏感點,下面立即縮得超緊。萬幸我剛好停得住,只差零點幾秒險些精關失守。

一直在旁看著的表姐問我:「射了?」

「不…差一點就…」

怎料表姐聽後居然貼近小宜,舔耳垂加捏乳頭!「啊~」伴隨著媚叫和收緊,我經不起第二次考驗,還是射了。在陷入無的狀態時,我感覺到下面有暖水流出來,看來小宜高潮了,上次都沒這種感覺呢。

我倆還貼在一起喘息,享受著殘存的餘韻,表姐卻拉起小宜放到床上,害我突然有種空虛的感覺。

「到我了。」

二連戰?對啊,我居然沒思考過自己要應付兩個女人,剛才只顧著爽不遺餘力…

「我…」

「不想就以後別想了。」

「我想!」

表姐壞壞的笑了起來,害我察覺到剛才那根本是發情猴子的發言…

「不想我冷掉的話,」表姐躺下來擺出了很誘惑的姿勢,讓她下面一覽無遺:「知道要怎樣做吧。」

看到這麼刺激的豔麗場景,原本消退的色心又被挑起了,我情不自禁的貼上她的下身,伸出舌頭舔著她。別問我味道,雖然我不介意「服侍」女性,但可以的話我還是不想記起。

「嗯…那就對了…」

看來我「服侍」得不錯,表姐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腿也不自覺地夾緊我。滿腦子A片的我覺得光是舔好像不夠,於是手指也加入戰團,不斷撩撥著她的小縫。

「嗯…啊…做得不錯…呵呵…」

隨著呼吸微微晃動的大胸部也在誘惑我,我留下手指獨自應戰,另一隻手和嘴巴貼到胸部開始按摩。

「嗄…嗯…嗄…」

吸吮了一會,我改變方式,一會用舌頭上的凹凸輕力慢慢磨擦,一會用牙齒輕輕咬著,我感受到表姐也隨之有搔癢般的空虛快感和強烈的刺激感。

「唔~!嗯…嗯~」

表姐的喘息聲開始變大,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停下手,挺腰突出再度硬起來的東西:「表姐…我可以了…」

「…進來吧。」

得到了允許,我把東西對準,緩慢地入侵表姐的身體。

「…啊…」「…啊…」

我們同時輕叫出聲。表姐身材嬌小,下面比小宜還緊緻,一進入就帶來極大的快感。不過由於我之前已經射過一次,敏感度下降了不少,倒也不至於早洩。

我輕力地擺動著腰,左手揉著表姐的胸部,右手撫摸她的腰。不過表姐雖然很緊,但似乎都沒有太大的反應,不知道是她經驗豐富還是我經驗不足?總之為了滿足男人的虛榮心,我要全身摸索表姐的敏感點。

可是我才剛把面貼近表姐,她就用手抵著我的額頭:「別想征服我,處男。」然後用另一隻手摸向我的…袋子!時而輕柔時而粗魯地揉著,就像我剛才對她的乳頭一樣!

「嘿嘿…怎樣?」

這、這招真是太犯規了,親身體驗才知道它的威力,我還妄想自己很會調情、迷倒了表姐…我真是白癡。昨天才破處的處男果然敵不過已婚人士,就算射過一次也很快有衝關的感覺,再下去我真的會忍不住!

既然怎樣也避不過,我就豁出去了!一手捉著表姐抵著我的手,一把吻下去,至少用我最愛的舌吻加中出來了結!

「啊!不要──唔──!唔~」

我貪婪地吸吮著表姐的舌頭,兩手環抱著她,下半身逐漸加快速度。沒想到表姐除了剛開始有點抵抗外,下一秒則抱著我的頭,還意外抓了我的脖子一下。痛楚令我有一刻停頓,表姐居然立即夾緊雙腿,對我施以重壓!我再也忍不住,射出了今日第二發。

腦袋空白一片,但仍感受到表姐的舌頭在我口裡攪拌,不肯放手,我也樂於跟她接吻,至少吻了三分鐘才停下。

「…大色鬼,我才不怕你來硬的。」

「表姐…」

才剛抽出舌頭不久,我就忍不住再吻下去,不過今次只是吻在嘴唇。

「我真的很喜歡你…表姐…」

「…想好小宜的事再說吧。」

唉…說得對,說得太對了。

小宜在脫離我不久後就睡著了,看著她的睡臉,我也開始苦惱起來。原本只是表哥和表妹的問題,現在連表姐都參一腳,情況變得超複雜的。

「別發呆了,你還壓著我呢。」

「啊,對不起…」

依依不捨地抽出我的東西,拿下保險套後,頭就開始昏沈了。一看掛鐘,原來已經凌晨一點,我竟然撐過了自己的時限。

也許是看出我周公來襲,表姐退離中間位置,並拉我躺下床:「我們的事要很長時間去商量,現在先睡了吧。」

沒錯,我真的需要睡了…

醒過來時,天還未全亮,趁著沒人發現我起床回到自己房間,等所有人醒過來才裝作一覺睡天光的模樣集合。小宜又睡在其他人房間,她媽開始有微言了,不過這次是在女生房間,所以也沒嘮叨多久就了事(喝酒的事沒說,相信表姐也不想別人知道的)。

行程第三日,略。

晚上,今次小宜不敢來了,我們約好回去後再溫存,因此今晚真的是一個人的夜晚。

原本以為是這樣…

WHATSAPP收到了訊息,是表姐。

「過來」

真是言簡意賅. 立即衝到她房門前敲門。表姐也很快開門,我沒說一句話就進去房間了。

「小宜真是愛你愛得要死呢。」

關上門後,表姐突然沒頭沒腦的丟出這一句。

「怎麼說?」

「今日我偷偷問過她,難道真的將昨晚的事當真,要跟我分老公?結果她居然說只要留在你身邊就足夠…真不知道該說浪漫主義者還是時代變了。」

嗯,雖然我有點吃驚自己迷得小宜這麼要緊,但想到她正值戀愛比天高的青春期,就覺得其實很普通。

「因為她還年輕吧。」

「對,她太年輕,你也一樣太年輕了。」

「我?」

表姐突然用嚴厲的眼神盯著我。

「表姐…?」

「我問你,如果沒有小宜,你打算跟我一起?」

「…是。」

「你經常強調喜歡我,但不好意思,我並沒有喜歡你到這程度。要我選你做我的老公,還差一段距離。」

「………這種事,其實我知道的。」

表姐對丈夫外遇相當憤怒,是因為她真是真心愛他。這點我在當時表姐的婚禮上,她露出的幸福笑容令我相當明白。

而我,她沒有憤怒,甚至樂於3P。

「縱然如此,你還是選擇我嗎?」

「是。」

表姐再次抓我的衣領:「聽著,就算我會選擇你,也是因為我想找一個愛我的人,而不是我愛的人。縱然如此,你還是選擇我嗎?」

「我很清楚。就算如此,我也是喜歡你。」

表姐盯著我很久,才嘆了口氣。

「…白癡。」

說完這兩個字,她就吻了上來。

我仍未搞清楚甚麼事,表姐就放開了我。

「選擇一個你愛的人,不一定會幸福的…你看著我還不清楚嗎?」

明明是一副責備我的面孔,但我看到表姐眼眶卻有小小的淚光。雖然不能準確說出來,不過我已經感受到她的心情了。

我輕輕把她的頭抱到胸口,因為我知道她不喜歡在他人面前哭:「不是這樣的,表姐…你只是不幸選中了不值得愛的人,但我知道你是值得的。」

「…」

「就算我沒資格做你的丈夫,也請讓我留在你身邊。」

表姐緩緩地搖頭…不,她是在用我的衣服擦眼淚。

「…說夠了,我不用你安慰我。」說完,她又再抬起頭吻我。

今次我很快反應過來,抱著她的頭熱吻起來。不再是激烈的舌吻,今次我們互相都只用嘴唇親吻著對方。

吻了快一分鐘,表姐喘著氣說:「就是這樣…別說多餘的話,我只要你繼續愛我就行了。」

「…我知道了。」

接著我們又再吻起來,今次我們還邊吻邊互相脫下對方的衣服,很快的兩人都脫得清光,我抱著她慢慢躺下床雖然精蟲上腦,但最後的理性還是告訴我別忘了最重要的事。我翻開房間的抽屜,果然這間旅館也有套套。

「…我還以為你會忘了,正準確將你踢下床呢。」

「我不會忘的,只要你想我記著,我就不會忘記。」

「這些甜言蜜語別跟我說,留給小宜…我聽得多了,早就沒感覺。」

說謊,臉上的紅暈表示她根本很愛聽。不過一輪相處,我也知道表姐喜歡別人順從她,所以也沒說甚麼. 裝備好套套,我一手抱著她的腰另一手正在對準,怎料到我才把前端小部份進入裂縫,表姐突然抓著我的腰,一下子插到底。

「啊!」「啊…」

「表、表姐你…」

「閉嘴…快來愛我…」

怎、怎麼了?表姐居然比昨天醉酒時還兇猛?難道我成功令她動情了?疑問歸疑問,我還是聽從她的話,每次都用力插到底,還用手玩弄胸部。

「啊…啊啊…好棒…」

看來表姐真的動情了,上次我都只聽到她的喘氣聲,幾乎沒開口,今次卻越叫越大聲。成功感是很大,但再下去真的會被聽到的…只好用嘴巴堵上了。

「嗯──!」

一吻下去,下面立即收緊,幸好還忍得住。果然表姐的敏感點是嘴巴,這實在是跟我太合了。

我肆無忌憚的舔著她口腔內所有的點,表姐也被我刺激得差點忘了呼吸,要不是我剛好想試試拉出口水絲來,搞不好她真的會窒息。

「嗄…嗄…嗄…」

難得的有喘息機會,我也正好需要點時間休息,壓下被夾得快發射的衝動。

「表姐,對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你這大白癡…大色鬼…」

不得不說,嬌喘的表姐實在美得令我入迷。我撫摸著她的頭髮,吻著她的額頭和面頰。

「…別吻啦,要吻就吻我的嘴…輕一點的…」

表姐主動要求,我當然是照著做。輕吻著她的嘴,下半身也開始再動。

「嗯…啊,嗯…」

聽著嘴邊漏出的呻吟,我實在受不了。失去理智之下,我開始加快速度。

「嗯嗯~來…來吧~」

不行了!我封著她的嘴,一挺腰直插到底,痛快地射了出來!

「嗯~~~」

空白的腦袋和強烈的餘韻,令我忘記到底抱著表姐多久了。直到我倆的喘息開始停下,才放開嘴巴重新凝視對方。

「我已經忘記說第幾次了…但是,表姐,我愛你。」

「…沒其他人的時候,叫我希旼吧。」

我們又再互吻了一下。

躺在床上,我攬著表姐…希旼,內心始終有點不安。

「希旼…如果我們和小宜同居,會碰上多少問題?」

「太多了,社會法律上的事不說,感情問題不說,光是跟家人說明就夠麻煩了。」

「果然是不可能隱瞞嗎…」

「我不要,小宜也一定不想。」

唉,這兩個任性的女人…好啦,其實我也不想家人面前還偷偷摸摸的。

「除了家人,我還要想你們的名份問題…」

「要是將來小宜成年後還是喜歡你的話,你跟她結婚吧。」

「那你…」

「我會離婚,在我知道他外遇時就有這個打算了。但即使離婚,我還是不會做你的妻子,你將我當外遇好了。」

「…我始終還是不行嗎。」

「真受不了你…如果她放棄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多謝你,希旼…」

「哼…我受不了你才答應你的。不過那傻妞是很認真的,你多半逃不掉了。」

「唉…撫心自問,我其實至今還未對她有愛的感覺,比較起來絕對會選擇你。但──」

「未有感覺…但不是沒有,對吧。」

「…對,也許不自覺間,我也真的逃不掉她了。」

對。

我想讓她們兩人都能夠幸福地笑,兩人都不能少。

「獻身就可以令你逃不掉,真簡單啊。」

「別取笑我啦…我絕不會再碰其他女人的。」

「你有膽碰,我就親手閹了你。」

「真的不敢啦…」

*由於之後已經沒色情要素,我就簡略交代一下算了,沒興趣請按上一頁:行程的最後一日就是中午回家,我們沒有做過也沒有談過,各自回自己的家了。過了幾日,來到星期天,我們相約出來談將來。

家人方面,我們在各自的家庭公開了關係. 我家很幸運,爸媽都很開通,支持我自由戀愛,反而開通到嚇到我了,畢竟是二女一夫…

小宜家,我差點被閹了…小宜老媽知道她女兒跟我交往就算了(當然沒說我們做過),竟然還有希旼加入,幾乎將我掐死…幸好我爸媽都出口相勸,甚至連婆婆都幫口(其實在她那個年代似乎很平常),她老媽才肯放過我。她老爸?這色老頭由始至終只是一副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妒忌的表情,只會盯著希旼…真想打他。

希旼家,父母已經不在,只有弟弟,而他懶得鳥我。

其餘無關的親戚一律隱瞞,我們還未瘋到要全世界知道。

個人方面,我們都各自訂立了目標。

小宜說甚麼都要黏著我,我也約定如果她到了20歲還喜歡我,我就娶她(說真的,如果一個面對眾多社會誘惑的年輕小女孩辦得到,那我覺得真的值得娶)。

我對自己的最低限度要求是養得起她們兩人。所以我想需要進修一下,找一份工作能賺足夠的錢養她們,也要找一間讓我們三人居住的屋。

希旼的離婚辦好之後,就等我甚麼時候能變出三人的愛巢隨時搬入去。另外,原來表姐是律師…這下我真的該煩惱用甚麼養她了。

我們還討論了生小孩的問題,小宜20歲後再討論,現在當然不行(理所當然的);希旼說她不想生,甚至考慮做結紮手術,雖然挺可惜的,但我當然是依照她的意願。

總之事以至始,我很清楚知道將來一定不會好受,但為了兩個女人,只好跟命運拼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
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
麗晶美女
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
超色的護士網友
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
被輪姦的假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