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鄧剛,本是某處的副處長,應貪污受賄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那一年我才 32歲,6年前遇見了小我4歲的妻子徐夢柔,那年她剛大學畢業,就嫁給了我,不 久我們就有了孩子,我給他取名叫鄧淼志。

我們本來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我貪污受賄被查出來後這一切都變了,我 被判了刑,從前的財產幾乎都被沒收了,,妻子從前都是全職太太,現在家裡沒 了收入,除了要養活自己和孩子外,還需要供我們剛上小學的孩子上學,而因為 我違法的原因以前的親戚都不願意接近我們,這樣的日子真的很困難。

這天妻子又來看我了,自我入獄以來,妻子每天都會來看我,我很感動,今天 她穿了一身鵝黃色的汗衫,穿著牛仔褲,腳下是一雙白色布鞋,妻子很漂亮,大 學的時候就是她們學校數一數二的美女,大眼睛,高鼻樑,瓜子臉,而身材更是 好,165的身高,胸部雖不是很大,但是32B的半球形胸部也剛好能一手掌握了, 而且飽滿上挺,沒有絲毫下垂。

腰細臀圓,臀尖微微上挺,充滿了女性的誘惑, 兩腿修長線條柔美,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

妻子看著我熱淚盈眶,每次見我都這樣,在探親間裡她輕輕靠在我們肩上,流 著淚對我說,「老公,你安心在裡面過,我們小志都會在外面等你的。」

我輕吻 著她的額頭說道:「小柔,你以後不用每天來了,你去外面好好的找工作吧。

小 志還要讀書,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啊,你有時間來看看我我就很知足了。」

妻子沒 有回答,只是在我肩頭一直流著淚。

三天後,妻子又來了,這次她的臉上顯然沒有上以前的憂傷,已經有了色彩, 她高興的告訴我自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銷售公司做文員。

那天我真的替她高興 ,雖然工資不高,但是能勉強維持生活了,我們兩都很開心。

妻子每個星期四休息,於是每週四就成了我們見面的日子,她總是會和我說些 這個星期來的有趣的事讓我在監獄的生活部那麼悶,並告訴我我們的孩子在這一 個星期來的表現。

妻子小志很懂事,才6歲的他已經能幫著妻子做些家務了,每天也是獨立上學, 不用妻子接送,在學校裡的成績也很好。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小志的暑假到了於是妻子每週四都會帶小志來看我。

看著 懂事聽話的小志我很安慰,我告訴小志要好好讀書,好好做人。

不能犯爸爸這 樣的錯誤。

又是幾個月過去了,小志開學了,這天是週一,妻子卻來看我了,我很詫異。

看見妻子時她一臉陰鬱,頭髮凌亂,整個人都沒有神色。

我關心的問道:「怎麼 了?」妻子不抬頭看我,半響才搖了搖頭,我有些不解了,又一次問道:「怎麼 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告訴我。」

妻子哭了,把頭埋在了我的胸前,說道:「我,我想你嘛。」

我笑了,溫柔的對妻子說,「想我就偷偷的跑出來,不工作了?好了,你安心 去工作,過幾天不又可以來看我了嗎?乖,不哭啊!」妻子沒有理我,只是一直在我的懷裡哭著,哭著。

良久,妻子忽然對我說:「老公,我想重新找份工作。」

「怎麼了?」我詫異的問著。

「我……我在這個單位工作的很不習慣,很痛苦……」我笑了笑對妻子說:「沒事的,你以前從來沒工作過,但你現在要養活自己和 小志了,在外面遇到什麼都要忍,你要學會適應這個社會。

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吧!好好和人相處。」

「可是……」妻子欲言又止。

「可是什麼?」我凝望著妻子的眼睛。

「沒什麼。」

妻子不再說話了只是靜靜的躺在我的懷裡,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到 她在輕輕的抽泣著。

第二天,妻子又來了,還是滿臉的陰鬱,顯然還是沒有從昨天的不快中走出來 。

我再次見到妻子疑惑的問道:「你怎麼又過來了。

怎麼。

工作還是不開心嗎? 」妻子不說話,搖了搖頭說道:「沒……這幾天公司比較閒,我就順道過來看你 一下。」

望著妻子憔悴的面容,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把她眼角旁的淚水抹掉,輕聲的說: 「傻瓜,閒的時候自己多休息,多注意自己。」

「老公……嗚嗚……」妻子又哭了起來。

「好了,開心點。

你安心工作和休息吧,不用天天來看我,每週能來一次我就 很滿足了。」

我溫柔的對妻子說著。

妻子沒有回答,只是和默默的哭著,哭著。

就這樣,這幾天妻子天天都會來看我,天天對著我不停地哭,我也只能每天安 慰她,要她想開點,隨著時間的過去,妻子似乎在我的開導下漸漸好轉了,也許 是慢慢想開了,也許是適應了這個社會吧。

妻子的工作又繁忙了起來,再次回到那個每週四來看我的日子了。

今天是星期四,自己又和往常一樣來看我了,這次來的妻子,似乎已經完全沒 有以前的陰鬱了,從煩悶中走出來的她,臉色格外的紅潤。

看著我美麗的妻子從新振作起來,我也份外的高興,調笑道:「柔柔,你看起 來心情不錯啊,臉色都這麼紅潤了。」

「哪有啊?」妻子說著兩手捂著臉嗎,一副害羞的樣子。

好像一個害羞的小女 人一樣。

我不由癡了。

手不由自主的在妻子身上遊走了起來。

摸過妻子的臉,我 感覺她的臉上的肌膚似乎越來越細膩了,白裡透紅的臉蛋讓我不由自主,在監獄 裡一年多的生活,我沒有了性生活,此時的我早已飢渴難耐了,手不由的又往下 摸,摸到了妻子的胸部。

當我摸到了妻子的胸部是,我忽然有種感覺,妻子的乳房比以前大了好多。

難 道是好久沒和妻子做愛了,生分了?就在我摸到妻子乳房疑惑時,妻子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立馬推開了我,「不 要這樣嘛。

這是探監室啊,會被看見的,等你出來,在做那種事吧。」

妻子還是和以前那樣羞澀,望著我美麗動人的妻子我又一次癡了,癡了。

良久,妻子也沒打斷我深情而呆滯的目光,只是嬌羞的低下了頭。

這時,電話 聲打斷了這一刻的寂靜,妻子從包裡拿出了電話,看了看打來的號碼,臉色微微 變了一下。

沒有接電話,直接掛掉了。

我好奇的問道:「誰啊?」「呃……同……同事,女的,她叫我……我………我和她一起……一起去…… 買東西?」「哦哦。

你去嘛,怎麼不接人家電話啊?」「這……這不方便嘛,待會再打給她。」

……「那,老公,我……我先走了啊!下次再來看你。」

妻子似乎有些神色慌張。

「沒事。

多和同事交流,溝通時好事,你去吧。」

「那,老公,再見!」說完妻子便打開門出去了,妻子出門時我隱約聽見了妻 子撥電話的聲音,應該是打電話給剛剛那位同事吧!時間一天天的又過去了。

似乎我每天都在盼望著週四,應為這一天我美麗的妻 子回來看我,我又能見到美麗動人的妻子。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四,妻子又來了,再次見到妻子時,我居然發現妻子越發 的漂亮了,妻子似乎買了件新衣服,光彩艷麗。

妻子大方的來到我的身邊,向我微笑著,那神態美極了。

「柔柔,你買了件新衣服啊?」我問道。

「是啊。」

妻子隨口回答。

我看了看妻子的衣服,一個熟悉的商標出現在我眼前。

我不由的又仔細看了看 這件衣服。

妻子看我老看這件衣服時,神態忽然有意思緊張。

問道:「怎麼了?」「這件衣服我好像見過,這個牌子太有名了,我這個對衣服沒什麼研究的人好 像也知道一點,我記得好像這件衣服要3000多吧?那時還是我們一起逛商場的時 候看到的呢!」我說道。

「不……不是那件啦,這件是仿造的啦,我現在的收入怎麼可能賣的起那麼貴 的啊?」「哦。

也是,我對衣服也不太懂的,哈哈。

不過你穿這件衣服真好看。」

「妻子羞紅了臉,輕靠在我的肩旁。」

我輕輕的撫摸著妻子的身體無意中瞥見在這件光彩照人的衣服下竟勾勒出妻子 乳房的輪廓,雖然隔著衣服,但我任然能看見那動人的輪廓,我記得B罩杯的妻子 不應該有這麼大的乳房的。

我的手不由輕輕的往乳房上摸去。

「啊!老公,你幹嘛啊?」當我手摸在了妻子乳房上的時候,妻子敏感的警覺 了起來。

「柔柔,我發現一件事。」

「什麼事啊?」「你的乳房好像大了好多。」

「討厭,色鬼。

才沒有呢。」

我又不由自主的抓了妻子的乳房,這不抓不知道,一抓之下,那種豐滿的感覺 絕對不是我能夠一手掌握的,而與此同時妻子嬌聲的喘了口氣。

「嗯。」

的一聲 甚是銷魂。

「柔柔,你去豐胸了嗎?怎麼變這麼大了,你現在這乳房恐怕都有D罩杯了吧? 可能還不止。」

「我……」妻子臉紅起來了,我能感覺到此刻她忽然心跳的很快。

似乎非常的 緊張。

「你身上好香。」

我聞著妻子身上的香味陶醉著。

「一定是我入獄的這段時間 你太過思念我了,搞的內分泌失調,引起了乳房的二次發育了吧?哈哈。」

「我……我不知道……可……可能是的吧。」

「不過我喜歡,你知道嘛,你比以前更漂亮,更性感了,真不敢想像,你這麼 漂亮的美女再有上如此大的乳房那將是如何美的一件事啊。」

聽了我的話妻子似乎沒有因為我的讚揚而感到高興。

彷彿有點像做了錯事一般 有些心虛。

看著沉默不言的妻子我關心的問道:「怎麼,好像有點不開心啊?」「沒有。

老公,我想起小志今天學校好像有些事,我可能要過去一趟。

要不我 先走了啊!」「什麼事啊?這麼急,小志最近學習不好嘛?」「他……他最近學習有點不在狀態吧?都怪我平時因為工作關照她太少了,我 得去看看他。」

「嗯,辛苦你了,要照顧小志,還要撐起一個家。」

望著如此賢惠而美麗的妻 子我真不知道再說些什麼了?妻子沒和我多說什麼,只是簡單的和我告了個別,就走了。

時間匆匆,轉眼又是一個星期四,但是這個星期我竟沒有看到妻子的聲影,也 許她有些什麼事很忙吧。

孤獨的我只能繼續一個人的監獄生活,等待妻子來看我成了我每天的工作。

我的腦海中無數次的想著下次妻子和我見面時的場景,她會如何小鳥依人般的 靠在我的懷裡和我講述最近的生活狀況。

時間飛逝,這週四,我從白天等到了晚上,可是妻子還是沒有來,現在的她一 定忙不過來吧!我這樣安慰著自己。

一周,又一周,沒來還是沒來,一個月了,我都沒見過妻子的身影,她在忙些 什麼?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我為她擔心了起來,下周她還不來我看找幾乎和她 聯繫一下。

又是一週四,果然她還是沒能來,我決定明天和獄警說下,希望他們會幫忙讓 我給家裡打個電話。

次日早上,我找到了獄警他們讓我撥通了妻子的電話。

電話半天沒有人接。

我的心不停地在抖,不會家裡真的出什麼事了吧,妻子一 個弱女子,沒有人照顧的……電話終於有人接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我每天都夢到人的聲音,妻子的聲音,「 喂?」聲音似乎有些無力,而且嬌媚萬分,但我從音調中可以聽出這就是我日思 夜想的妻子。

我的眼眶有些濕潤了。

正當我準備開口的時候,電話那邊卻傳來了一點怪怪的 聲音,「撲哧撲哧,啪啦啪啦。」

緊接著妻子竟發出一聲銷魂的叫聲「嗯!喔! 」我奇怪的問道:「柔柔,我是鄧剛,你在幹嗎啊?」「啊!」電話頭傳來妻子的尖叫,接著是一陣沉默。

……「柔柔,你在嗎?你現在是不是很忙?」聽到妻子的聲音後我的心稍微安定了 下來,至少可以確定妻子沒出什麼事。

「老……老公啊!哦……哦……」「柔柔,你在幹嗎啊?好像有點不舒服啊?」「哦……我……嗷,我在……在……嗷……做……做……嗷,做運……運…… 嗷……運動……啦……啊……」「哦,做運動?什麼運動啊?」我好奇的問道。

「哎呀,啊,嗷嗷……嗷,你……嗷,別……嗷,別這麼……熬煩……嗷,煩 好嗎?我……嗷,我現在……哦……哦,沒空。」

我的心突然有一陣不快,妻子從來都是賢惠的,怎麼今天她怪怪的,還嫌我煩 ,她可知道我又多麼想念她,多麼關心她。

怎麼她會……「你……」我有很多話想和妻子說,但是妻子這口氣,我忽然又不知從何說起 ?「啪」的一聲,顯然那邊把電話掛了,她一定很忙,要不怎麼話都沒時間和我 說啊?我安慰著自己,但想了想覺得好不容易能打電話,還是再打一個過去。

於 是我再次撥起了號碼。

「嗡,嗡」的電話等待聲在我耳邊響起,我多麼希望妻子能接我的電話啊,可 是是不一會電話那頭的聲音響起了。

「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怎麼回事,電話 都關機了。

我不明白為什麼?但是妻子既然已關機,那她現在一定有很重要的事 情在忙吧,算了,下次有機會再打給她吧,至少確定她現在是安全的。

想到此處 ,我只能回到了我的監獄。

今天妻子到底怎麼了,這個問題似乎困擾著我,讓我難以入睡。

第二天下午,正當我慵懶的伸了個懶腰的時候,獄警告訴我妻子來看我了。

我 高興的跳了起來,妻子在我腦海裡的美麗容顏,不由慢慢浮現起來,我迫不及待 的去了探親室。

當我來到探親室時,映入我眼前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這個女人有著完美的身 材,胸前的巨乳起碼有F罩杯吧,穿著綠色的低胸裝,胸部卻異常的上挺。

更是顯 得誘惑動人,而巨乳之下卻是極細的芊腰,纖細的腰部下面更是肥大的臀部,哪 種成熟女人的肥大,但肥臀下的雙腿卻異常的纖細,穿著黑色的網眼玻璃絲襪, 到了極致,而絲襪下面一雙紅色的高跟鞋足足有10多厘米,配合上她修長的身軀 更是顯得嫵媚而妖嬈。

從她的身體看到她的臉,頭上烏黑的波浪大卷垂在肩上,瓜子臉,性感的嘴唇 上圖了紅紅的口紅,眼睛上戴了個太陽鏡看不不清面貌,但這絕對是個超級大美 女,風騷美麗妖嬈,也許世上還沒有什麼詞能描述她的美了吧。

望著如此美麗,風騷的女人,我的雞巴不由自主的勃起了,嘴裡也不由的嚥了 一口口水,一時口乾舌燥起來。

終於忍不住,收拾了醜態。

對那女人說:「小姐,你好,你認識我的妻子,徐 夢柔嗎?」那女人聽後,咯咯的一笑,聲音甚是嬌媚,風騷。

她一邊慢慢摘下了太陽眼鏡 ,一邊嬌聲的說:「怎麼,不認識我了?」當她摘下太陽眼鏡的那一刻,我呆了,這天使一般的美容,不是我妻子徐夢柔 又是誰?妻子慢慢朝我走了過來,她一邊走著,大屁股一邊誇張的扭動著,大奶子更是 一顛一顛的。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鏡,「這是我的妻子嗎?」我一直在問自己。

我印象中的妻子是賢淑而端莊的,雖然身材也不錯,但絕對沒有這麼誇張,而且 妻子是絕對不會穿成這樣的,我的印象中妻子是一個保守的女人,從來不穿絲襪 和高跟鞋的,更別說低胸超短了。

而且妻子的乳房哪有這麼大啊?妻子的乳房只 有32B的。

特別是臀部,妻子的臀部微微上翹,豐滿而堅挺,而這女人的大屁股異 常肥大,明明是那種風騷的熟女才會有的臀部。

當那女人走進時,我仔細的喘詳著她,問道:「你真是徐夢柔嗎?」「怎麼了?不認識我了啊?」她一邊說話,一邊在我耳旁吹著涼氣。

「你怎麼打扮成這樣了啊?」我驚奇的問道,「還有,你……」我還沒問完,妻子開口了,說道:「哪這麼多問題啊?怎麼,不喜歡嗎?」「……」「你的身材怎麼回事啊?」「我也不知道,最近老是瘋長了起來,好像來了第二春似的,你看,特別是胸 部,都長到了32F了。

呵呵。」

「柔柔。」

「嗯?」妻子嬌柔而銷魂的聲音回答這我的每次問題。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是……是啊」說著,妻子的臉竟羞紅了。

「你啊,不要這麼努力,搞得內分泌嚴重失調,還好老天長眼。

沒讓你身材沒 走樣,反而越發越好了,讓你同時擁有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

「咯咯咯,看你這饞嘴的樣子,在想什麼?」妻子嬌聲的說著。

「……」「好了。

不和你多說了,我待會還要忙呢?我是抽時間過來看你的」說著臉又 紅了。

「這麼忙?」「是呀,你昨天打我電話什麼事啊?」「對了,昨天」昨天的事情我又想了起來,說道:「沒事的,只是看你好久都 沒過來看我了,我怕你出事,所以打了個電話過來,看你沒事,其實我也就放心 了」 「哦,我這些天太忙了,所以沒來看你。」

「沒事,你忙你的,不用常來看我,有空的時候來下我就很滿足了。

對了,你 昨天說在做運動,是做什麼運動啊?怎麼我電話都直接掛了啊?」我問著。

妻子的臉又紅了,答道:「沒什麼呢,做了下仰臥起坐。」

「怪不得你現在身材這麼好呢,原來是堅持運動啊,好,要每天堅持多運動。

」「瞎說什麼呢?不理你了?」妻子忽然輕推了我一下。

小臉羞的通紅。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愣在那裡。

我還有好多問題想問妻子,但妻子先開口了,「你以後沒事別打我電話,我的 工作很忙的。

好了,沒事我先走了啊,我同事還在外面等我呢,我們還有好多事 要忙呢?」說著臉又紅了。

「……」又是簡單的道別妻子又走了。

懷著好多的疑問,望著妻子離去的背影我忽然感 覺我和妻子之間變得有些陌生了起來。

時間又是一天天的過去,妻子沒有再來過,又是一個月過去了,因為妻子上次 要我不要打電話給她,所以我一直沒敢打,一個月不見妻子,想念之情日益濃重 ,也許妻子身上的疑問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能看她一次,哪怕是一眼……終於我還是忍不住了,再次在獄警哪裡撥打了妻子的電話。

「喂?」電話那頭傳來妻子慵懶的聲音。

「柔柔,我是鄧剛。」

「哦,哦,我最近很忙,所以沒來看你啊,我有時間再過來看你好了。」

妻子 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

「……」 「沒事,我只是想問問你和小志最近過的好不好,我很想你們。」

「我們都很好的,你不用擔心,你自己在牢裡好好過啊?嗯,待會嘛。」

「怎麼了?什麼聲音,你在和誰說話啊?」妻子前面一直好好的,突然說話邊 的怪裡怪氣的了。

「哦……沒……沒事,我……我……哦,先掛了啊……啊,下次再來看……嗷 ……看你。」

還沒等我說玩,電話又啪的一下掛了。

只留下一臉茫然的我呆呆的 拿著手中的電話站在那裡…… 「和你老婆打電話呢?」一旁的獄警問道。

「是的!」我回答道。

「上次那個風騷的美女是你老婆?」另一位獄警問道。

「嗯。」

我點了點頭。

這時坐在一旁的一位女警輕蔑的笑了笑。

讓我一頭霧水。

時間有一天天過去。

我現在的生活中已經沒有了週四這個概念了,因為妻子早 已沒有來過。

孤孤單單的我在監獄裡過著每一天。

這天,又是下午,一位獄警又進來和我說:「你老婆看你來了。」

「也許這是讓我最興奮的話吧。」

來到探親室,妻子還是那樣性感風騷,美麗,而且我發現妻子的皮膚變得更好 了,白裡透紅,身材似乎比上次也更好了些。

由於天氣冷了些,這次沒有穿低胸 了,而是穿的一件長袖汗衫,這反而更顯得妻子身材的完美,大奶子在汗衫上勾 勒了出它完美的形狀,大而上挺,彷彿衣服都要被撐爆了似的。

腳上還是穿著一雙黑色絲襪,和10多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大屁股在短裙下更顯 肥大。

這次我發現妻子的肚子似乎大了些,不會是因為坐久了的緣故吧。

妻子來的我的身邊欲開口說話,卻乾嘔了起來,我忙拍了拍妻子的後背,問道 :「你生病了,不舒服嗎?」妻子紅著臉說道:「嗯,最近有些不舒服,我來是想和你說個事。」

還沒說完 又是一陣乾嘔。

「你去看了一生沒有?」妻子紅著臉說道,「你不用管,我是要來和你說,公司要我去外地出差,要一 年,以後都不會來了,一年後我再來看你。」

「什麼事啊?要出1年的差?那小志怎麼辦?」我不解的問著。

「嘔嘔。」

妻子又是一陣乾嘔。

有些煩躁的說道:「你不用管,我都會安排好 的。

你記住,不要打電話過來了,我那邊的事很忙的。」

……我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妻子搶先道:「我還有好多事,我先走了,你自己好 好照顧自己吧!」就這樣,妻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這樣,又是望著妻子的背影離去,此刻我思緒萬分,我忽然有種預感,我 真的再難見到妻子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大年30這天,監獄裡其他的囚犯親屬都來看他們了,但是我 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我想打個電話給妻子,但是妻子再三和我說過不要打電話 給她的話總是徘徊在耳邊,也許妻子真的很忙,年30她還在忙嗎?小志還好嗎?就這樣這一年也就孤孤單單的過了,妻子沒有打電話過來,我也沒打電話回去 ,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了年,妻子說她在外地工作一年,也沒說在哪,我真的好 擔心,好思念她。

在這孤單的環境中我忽然不知不覺的開始思考起來,自己當年好歹也是副處長 ,要不是貪污受賄,也不至於落到此番田地。

可是自己貪污受賄怎麼會被抓到呢 ?自己一向很小心的。

從前的我都不貪的,就是從××公司的老總衛威送了我一100萬幫他辦哪一件事 後,我就不知不覺的貪了起來,而每次貪幾乎都是衛威在唆使我,等等。

能這麼 清楚瞭解我的違法行為的也只有衛威了。

難道,難道是這小子出賣了我?過去的事情突然間清晰了起來,也許搞垮我,這是衛威策劃已久的,100萬就是 他的代價,可是他這樣做是為了什麼呢?他能得到什麼呢?為了搞垮我用100萬值 嗎?時間又一天天過去了,送走春天和夏天,迎來了秋天,我的監獄生涯已經過了1 年多了,從妻子離開每天都數著日子的我也數到了365,一年了,我美麗的妻子, 你過的還好嗎?你會來看我嗎?這天一位獄警過來對我說,因為我在監獄中午不良表現,法院對我減刑一年, 聽到這個消息的我特別高興,因為這樣我就能早一點和妻子見面了,我決定了, 要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我的妻子。

又一次來到獄警這打電話,電話接通了。

「喂」電話那頭傳來妻子的聲音。

聽見妻子的聲音我很激動,我顫抖著對妻子說:「柔柔,是我?」「死鬼,想死我了,終於想著打電話給老娘了,怎麼不用手機打過來啊?怎麼 ,這麼膽小了?搞大老娘肚子的時候沒見你這樣啊。

咯咯!」妻子的聲音柔媚而 風騷。

聽到這聲音,我先是一驚,接著更是激動,好久沒聽到妻子的聲音了,雖 然給我日死夜想的不同,但是這有些淫蕩的語句中我卻感覺出了一陣久違的溫暖 。

我的聲音更加顫抖了,說道:「你還好嗎?孩子還好嗎?」「咯咯,還算你有良心,放心我們母子都好著呢,孩子剛剛吃完奶,睡著了。

」「吃奶?」我一陣吃驚,暗想什麼意思啊?小志都7歲了,應該吃說吃牛奶吧。

「咯咯,親親好老公,人家好想你了,你快點過來好嗎? 」聽著妻子說想我,我越加激動和高興,顫抖著說道:「我也想你,還有孩子。

」「咯咯,那你過來呀?過來操我啊!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你想死人家了。」

聽 著這些妻子曾今和我的枕邊話,心裡一陣感觸,自從我入獄以來,就沒和妻子這 樣調情過了。

我心裡一陣開心,妻子還是那麼愛我,還是我的好妻子。

「柔柔,快了,我們很快就會重逢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輩子都不分開了。

」「什麼!你決定離婚了?」妻子似乎很高興。

激動的問道。

「離婚,我幹嘛要離婚啊?」我不解的說道。

「哼,又這樣。

就會逗人家開心。

你呀,壞死了,罰你這幾天不准和我見面, 面壁思過吧你,咯咯!不理你了。」

說完妻子掛了電話。

我愣了愣,雖然感覺怪怪的,但是這次和妻子的對話讓我特別的開心。

妻子還 是那麼愛我。

我陷入了一陣對我們未來的憧憬。

想了一會我突然想到我減一年牢獄的事還沒和妻子說呢,於是我又準備打個電 話給妻子,但是這次大過去卻是傳出「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的聲音。

我等 了5分鐘打過去,還在通話,又過了10分鐘,還在通話,妻子這是和誰在打電話呢 ?怎麼這麼久啊?我沒有再等下去了,畢竟我是個囚犯,在別人的地方打電話,下次再來打吧。

今天的我已經非常開心了。

次日,獄警來通知我,妻子來看我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我開心極了,昨天在電話裡說想我,今天就來看我了,果然還 是那個愛我的好妻子。

我興奮的前往探親室去見1年沒見的妻子。

再見到妻子時,我驚呆了,這一年未見,妻子的皮膚比以前更好了,看上去就 水嫩水嫩的,胸部更是變得宏偉的不行了,記得去年最後一次見妻子的時候乳房 就已經在F罩杯以上,現在的妻子胸部恐怕G罩杯都裝不下了吧。

屁股更是大了一圈,肉感十足。

而腰竟比以前更加纖細了。

這次妻子沒有穿黑 絲襪加高跟鞋了,而是穿著一條寬鬆的連體裙,腳上穿著休閒鞋,但好像都是名 牌。

我看著妻子驚呆了。

妻子先過來和我打招呼,「怎麼,不認識我了?」我定了定神道:「柔柔,終於在見到你了。」

激動的我想去擁抱妻子,但沒想 到妻子竟把我推開了,「別碰我。」

妻子冷冷的說道。

「怎麼了?」我不解的望著妻子。

「你……你好多天沒洗澡了吧?」妻子思考了一下說道。

是的,妻子很愛潔的,以前我要上妻子的床都必須要洗澡的。

在監獄裡哪有這 樣的條件啊,我尷尬的笑了笑對妻子說:「柔柔,你一年來,你好嗎,小志好嗎 ?我好想你們啊!」「我們都好,我說鄧剛啊,你以後沒事能不能不要打電話過來?」我腦中一陣茫然,昨天妻子可是很樂意和我打電話的啊?怎麼回事啊?妻子的 這一番話我硬是沒想通是什麼意思?「鄧剛,我現在工作很忙的,還要管小志,沒時間和你說些廢話,你安心的在牢 裡呆著吧,等你出來我們有的是時間的。

記住了嗎?」「我……」妻子又是這樣冷冷的話,把我本來準備好和妻子說的好多話,一下 子不知從何說起了。

「好了,我走了,記住我說的話。」

說完妻子轉身準備離開。

我不想讓妻子走,我還有好多話要和她說,我知道妻子這一走,不知什麼時候 才能來了,我忙快步走了上去,抓住妻子的胳膊說道:「柔柔,別急著走啊!我 又好多話和你說呢。」

「我沒時間,手放開,」我呆了下,心裡隱藏著的不滿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大聲道:「忙忙忙!你都在 忙些什麼啊?就幾分鐘也沒有時間嗎?」「手放開。」

妻子只是冷冷的說著這個詞。

「我不放」我有些生氣了。

妻子見我不放,掙扎了起來,扭動著腰子,企圖甩開我的手,但是畢竟我是個 男人,豈會讓她一個女人這麼輕易的甩脫。

妻子左扭右扭就是沒掙脫,而兩對大奶子卻一甩一甩的碰到了我的手臂,讓我 心裡一陣酥麻感。

就在妻子扭動間,我隱約的看見妻子的大奶子上好像有什麼水漬之類的東西滲 出似的。

我不由鬆開了妻子的胳膊伸手抓碰上了她的大奶子,一碰之下,我感覺 手瞬間濕潤了,「這是什麼啊?」我好奇的問著。

「啊?」妻子驚呼一聲,馬上跑了出去,只留下愣在當場的我。

妻子出去後,我看了看手中的東西,是粘粘的,乳白的液體,一聞之下竟是一 股濃烈的奶香。

這,難道是?我不敢相信?著分明是奶水嘛!可是,妻子沒懷孕,怎麼會有奶水呢?而且就 算有也沒這麼誇張吧?一碰之下,就出了這麼多。

或許是是牛奶吧?我的腦子現在很亂,一陣莫名的迷茫和失落,我突然有一種感覺,也許我和妻 子的感情就此結束了!妻子沒有再來過,我打她電話也變成了暫停服務,我很想妻子,也很想兒子, 他們為什麼不來看我了?哎,也許我是個囚犯的原因吧!妻子和孩子也該都有自 己的生活,他們過得好我就足夠了。

春去秋來,又是春去秋來,眼看著我馬上就能出獄了,但是我的心卻忽然害怕起 來,我總感覺彷彿會失去些什麼,莫名的失落讓我的心情高興不起來,我到底是 哪裡得罪了妻子,這兩年來她都沒有再來過一次了。

這天一位獄警過來和我說,一位朋友來看我了。

我的心頭一愣,我哪有什麼朋 友啊,我入獄以後就沒有聯繫過的朋友,難道是妻子?我懷著好奇的心態來到的 探親室。

探親室裡坐著一個中年男人,很高大,穿著一身名牌的西裝,看起來像一個商 人的打扮,眼睛上帶著一個墨鏡,看不清容貌. 我很有禮貌的上去打了個招呼,「請問你是誰?我們認識嗎?」「怎麼,不認識我了。」

說著他把眼睛摘了下來。

映入眼簾的正是那個送我100萬的衛威嗎?他怎麼來了?瞬間我思緒萬千。

「你來幹嘛?」我沒好氣的說道。

「沒幹嘛,只是覺得這麼多年的朋友了,你入獄了我總的來看看。」

衛威不急 不緩的說。

「有什麼事,你說吧。

我兩就別繞彎子了。」

我直截了當的說。

「沒什麼,就是有個事想來請教老哥。」

「哦?什麼事?」我好奇的問著。

「我最近上了個女人,別人的老婆。」

「你小子,還真風流啊。」

「這個女人,被我玩了後是對我死心塌地了。

連兒子都給我養了下來。」

「什麼,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有一套的嗎。

那你準備怎樣,繼續和她偷情嗎? 」「我是這麼想的,想什麼時候玩她就玩她那不是挺好的嗎。

但是那個騷貨最近 老是要我娶她過門,和我家的老婆離婚。

你說這成嗎?」「哈哈,叫你小子風流,這下可惹麻煩了吧。」

「說實話,那女人還真不錯,剛開始玩她的時候胸部才只有B罩杯,現在被我玩 到了H罩杯,而且生了孩子的她奶水不斷,就想一頭大奶牛一樣。

說實話這樣的尤 物我真的是喜歡啊。」

「那你就和她結婚了唄,這女人都被你完成這樣了,又這麼愛你,你應該給她 幸福的。

你家老婆可沒這妞爽啊。」

「那是,但是我想這女人的老公可能不會答應離婚啊。」

「哈哈,你小子是在說笑話了,這女人都被你完成這樣了,而且和他老公都沒 有感情了,兒子都給你生了,現在完全就是屬於你的騷貨了啊,他老公還和她過 下去又什麼意思,當一輩子的龜公嗎?」「老兄,你說的有道理,那我這就會去準備和那個騷貨結婚吧。

哈哈。

那老兄 這裡先謝過你了,我先走了。」

說完衛威就離開了。

我又回到了自己的監獄。

但是衛威這次到來的一番話卻讓我不經回味了起來。

一個女人奶子從B罩杯被玩 到了H罩杯的波霸,這還是少見了,等等,我的妻子徐夢柔不也是這樣的嗎?我入 獄的那一年妻子還是B罩杯,現在可能真有H罩杯了。

不會的,我不停的暗示這自 己,不會的,妻子不會背叛我的。

我不停的暗示自己妻子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但是我越想,心裡卻越不安起來 ,從妻子最初對我的依戀,到現在對我的反感,難道妻子真的是在外面有了男人 ?不會的,妻子從前覺得是一個賢淑的妻子,現在卻明顯又風騷又暴露,奶子還 那麼大,屁股那麼圓,對了,奶水,難道妻子都給人家生了孩子?不會的,妻子 只愛我一個人的,不會的。

儘管形勢再怎樣的,我也始終只相信我的妻子,她永 遠是我的好妻子。

就在我快出獄的前幾天,妻子再次來了,手裡還拿著個東西。

我興奮的和妻子說:「柔柔,我就快出來了。」

「哦?那恭喜你哦。」

妻子顯得很冷漠。

這時妻子從袋裡掏出了一支煙,抽了 起來。

「柔柔,你怎麼學會抽煙了。」

我問道。

「抽著玩玩,這個東西,你看下吧,沒意見就簽個字吧。」

說著把手中的東西 遞給了我。

我拿來一看,直覺眼冒金星,就要昏過去了,上面顯然的幾個大字,「離婚協 定書。」

「柔柔,你?」我梗塞著不知如何說話。

「鄧剛,我們已經沒有感情了。

我就快要和別人結婚了,就等你這個在這上面 簽字了。」

「你……」霎時間,千萬思緒在我腦海裡飛蕩著,我不知如何去面對。

但是我 還是鼓了鼓氣說:「小志怎麼辦?」「呵呵,實話告訴你吧,小志早就離家出走了,我找了好久也沒找到。」

「什麼?為什麼?小志為什麼要走。」

妻子狠狠的抽了一口煙道:「因為我和我的男人在家裡做愛,被他發現了,她 說要來告訴你,被我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你!」我梗塞著望著妻子,覺得她此刻如此的陌生。

「那可是你的孩子。」

「那時我也很不舒服的,但是我男人說的對,孩子沒有了可以再養一個。」

「你?」「是的,我為我的男人又養了一個小孩,很可愛的。

有機會你可以去看看。」

「什麼?你……你為什麼要這樣?」「鄧剛,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我真的喜歡他,他……他很強,我離不開他。」

我徹底無語了,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我不知道以後如何面對我的生活,我不知 道我出獄還有沒有意義,最後我又問妻子,他是誰:「我認識嗎?」妻子抽了一口煙慢悠悠的道:「你認識的,他叫衛威。」

霎時間我的腦海中被抽了一巴掌,原來是他,哈哈,哈哈,一個100萬毀了我一 生的男人,我的女人也被他霸佔了,哈哈。

望著挺著大奶子的妻子,我又笑了, 衛威明明玩了我老婆,那天還要來羞辱我,哈哈。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近回到了自己的監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離婚協議書上 簽了字,也不知道妻子什麼時候離開的,不,現在已不是我妻子了,她是衛威的 女人,衛威的妻子,他把妻子從一個良家婦女,變成了風騷的蕩婦,無論身體還 是心都屬於他了。

這一切都是他計劃好的,此刻我的心反而越加的明朗。

我此刻 很是痛苦,很是難受,但是,我知道這一切還都沒有完,我要等我出獄,去看望 他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去看看他們的孩子。

我畏懼,但是我很想去做,我也 一定要去做。

因為我的人生還要繼續,也會繼續。

入獄的這段時間讓我也不再是從前的我, 我會改變的,而不知不覺間已經改變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