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姨知道了我和季鵬鵬的事情以後很生氣,整整一天沒有理我,我也覺得不好意思,就沒主動跟她說話,第二天一早,我還沒有起來就看見任姨在打扮,化了妝,穿的是上次我和她在香港買的那身衣服,腿上是肉色連褲襪,腳穿黑色的達芙妮皮鞋。

不一會就拿著包出門了。

任姨原來都是去了季鵬鵬家,找季鵬鵬談談,讓她放手別糾纏我打車進了社區,小車後直奔季鵬鵬的小院她即將面對的就是幾個禮拜前還是很好的妹妹。

按了門鈴,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季鵬鵬,季鵬鵬顯示驚呀,不過隨後就恢復了平靜,她也猜到了任姨來了目的,但是她很清楚,她不會放手,因為她知道我是唯一一個讓他幸福過的男人。

原來季鵬鵬家裡不止她一人,她和幾個好姐們今天去參加公司的頒獎禮,結束後就相約到了她家打麻將這幾個人分別是杜崇微杜莎莎堂姐妹和於靜,她們著裝統一,都是短裙正裝,肉色絲襪,腳上穿的是酒店裡面的那種拖鞋。

季鵬鵬請任姨進門,本想洋裝的客套一番,不曾想任姨毫不領情,拖鞋都沒有換,逕直走向了沙發,一屁股就做了下來,這個舉動讓季鵬鵬很生氣,因為她比較懶,不想去費事擦地板,頓時火氣就湧了上來,她盡量克制著,跟了過去。

走到任姨面前,笑呵呵的問:「任姐,誰把您給惹了」。

任姨一聽這話頓時就火大了,立馬站了起來,張嘴就罵:「季鵬鵬,你個騷逼,不要臉,勾引男人勾引到你奶奶這裡來了」罵的難聽也就罷了,一巴掌就衝著季鵬鵬的臉上打了過去,季鵬鵬沒站穩,爬到了地上,臉上瞬間五個手指印。

季鵬鵬也知道,事情已經扯開了,她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但是敢打她的女人,還沒有過爬起來就和任姨廝打起來,於靜她們看到姐妹被打,那還得了,很快就參與了其中,不一會勝負就分出,任姨雙拳難檔八首,被按到沙發上爬不起來,完敗。

這四個姐妹都不是好惹得鳥,誰都不肯收手,繼續毆打任姨,屋裡全是謾罵聲和任姨的慘叫聲。

這一幕對於杜崇微和杜莎莎來說並不陌生,杜莎莎以前有一個相好的是她的初中同學,後來這是事被他老婆知道了,上杜莎莎家找杜莎莎理論,那天杜崇微就在她家,也是很快動了手,她們兩個人把那個女的打完以後,還扒光了衣服,扔到了大街上。

後來杜莎莎也和那個同學散了。

而這一幕似乎就是翻版,只不過主角不再是她們。

不過她們兩個還是很一致的決定扒光任任姨的衣服,上身很快被脫光,剛脫下任姨的褲裙,她們發現任姨裡面除了肉色連褲襪居然沒有穿內褲。

四個人不由的罵任姨是騷逼。

季鵬鵬更是懊惱的伸出絲襪腳去踩任姨的襠部,這一腳,把剛剛被的昏迷的任姨弄醒了,四個人趕緊上前去抓住任姨的手腳,任姨扯著嗓子大喊救命。

季鵬鵬想的是要先堵住任姨的嘴和幫助任姨的手腳,繩子,哪裡有繩子?突然,季鵬鵬想起了衛生間洗衣機裡那攢了好幾個禮拜的絲襪和內褲,於是跑進洗手間,不一會,拿回來了四五條褲襪和兩雙長筒絲襪隨之帶了的還有一股濃濃的腳臭味。

足足十分鐘,終於把任姨綁在了茶几上面固定住了,任姨嘴裡,也塞進了一雙前天剛脫下來的肉色連褲襪,襪尖部位的臭味熏的任姨有些頭暈,但是她現在最大的感受不是襪子帶來的腳臭,而是不安,恐懼和後怕。

由於剛才任姨醒的早,所以褲襪還沒有脫下,一起穿著被綁了起來。

這回季鵬鵬又看到了任姨只有絲襪遮擋的襠部突然有了一絲壞笑,她做到沙發上,伸出了一直絲襪腳,踩到任姨的襠部,踩的不用力,與其說是踩倒不如說是摩擦沒錯,她就是要讓任姨性奮,高潮,就是要羞辱她,杜崇微和杜莎莎很快就明白了季鵬鵬的用意,讚歎季鵬鵬會玩她們倆也坐到了茶几的前後兩邊的沙發上,各自伸出絲襪腳,去摩擦任姨的奶頭。

於靜明白大家的用意,她也沒閒著,於靜是汗腳她們之間她的腳味道最大,她做到季鵬鵬的對面伸出兩隻絲襪腳放到任姨的面頰,摩擦任姨的臉,要是說剛才的味道能讓任姨頭暈,現在的味道足以讓她窒息。

她們就是要羞辱任姨,要性虐她,四個人不約而同拿出了手機,開始拍攝任姨不同角度。

隨著四人的合力,任姨的生理反應逐漸起了變化,任姨變得越來越性奮,從一開始的排斥,逐漸的變成了享受,不再在意在自己性器官的是不是臭腳,已經逐漸的在享受,變成了迷離。

這個感覺是無法受心裡控制的,就連鼻子裡進來腳臭味都讓她變得習慣和享受似乎只有這種味道才能叫她翩翩入仙的感覺。

終於高潮來了,隨著季鵬鵬腳上的頻率加快,任姨高潮了,滲出的淫水讓季鵬鵬的絲襪腳掌也濕了。

高潮過後任姨的理智剛剛想要恢復,於靜又做到了季鵬鵬的位置,發起了第二波,剛剛喘息幾秒的任姨,再次從身體傳來了快感,季鵬鵬並沒有像於靜一樣把絲襪腳放到任姨的臉頰,而是,扯出了塞在任姨嘴裡的連褲襪,依然用手機拍攝任姨,沒有了塞嘴的絲襪,任姨的呻吟聲也隨之而來。

季鵬鵬趁機用羞辱的與其問任姨:「騷逼,爽嗎」此時的任姨早就沒了來時、威風,甚至都忘了自己是誰,不假思索的回答一聲「爽」。

季鵬鵬並沒有再給任姨嘴裡塞襪子,而是坐到了沙發上,伸出了絲襪腳放到任姨的嘴上對任姨說:「剛才讓你爽了,噴了姑奶奶一腳,快給姑奶奶舔舔」任姨又是不假思索的伸出了舌頭大口的給任姨舔起腳來,感覺是如此的享受一般。

不是是舔的爽,還是得了上風的高興,季鵬鵬呵呵的浪笑起來。

就這樣,一下午,任姨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每個人的絲襪腳也不知被她舔了多少次,四個人手機錄像都耗用了所有內存,終於大家累了,決定去吃飯,而任姨也就此昏睡過去。

晚飯過後,她們把任姨從茶几上放了下來,讓她跪在了坐在沙發上的四人面前。

季鵬鵬拿出手機威脅任姨,讓任姨聽話,否則就把視頻發出去,揚言會發給我,發給任姨的老公,兒子,還有兒子的同學,以及她以前的同事,任姨很清楚,如果不按照季鵬鵬說的做她一定會這麼幹。

任姨含著眼淚答應了。

白天她們都覺得任姨舔腳的功夫一流,於是乎晚上又叫任姨給她們每個人舔絲襪腳,肯腳後跟。

足足到了快12點,才算結束。

三人驅車離去,而任姨則打車跟著季鵬鵬來到了我的住處。

我很驚訝,二人為何一塊來了,而且任姨還在季鵬鵬後面,一直低著頭,應該是在路上交代了規矩,季鵬鵬一進門任姨就跪了下來給季鵬鵬換拖鞋,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是似乎二人都沒有想想我解釋的意思,季鵬鵬拉著我進了房間,上了床,任姨一會功夫也跟了進來,不過沒有上床,而脫得和季鵬鵬一樣只剩沒有內褲的絲襪後,跪倒了床前,我大概猜到了她一定是有什麼把柄被季鵬鵬威脅不過我也不點破,反而這種場面讓我更興奮。

我和季鵬鵬大戰了大概兩個小時,本以為她會在這裡過夜,結果沒有,她從床上下來以後叫任姨把她的下體用嘴清理了一遍後,便離開了。

她走後任姨便不再跪著,而是坐到了床邊,嗚嗚了哭了起來,我問她她不說,哄她他不聽。

我聞到她身上有一種奇怪的腳臭味,似乎是好多種腳臭的結合,讓我瞬時性奮不宜,也不顧任姨哭鬧,扯開絲襪就干了起來,這樣的味道又讓我足足和任姨大戰了一個半小時,徹底的虛脫叫我倒頭睡去。

第二天想來已經是上午,任姨好像早就出門了,昨天穿的那條絲襪已經洗好了亮了起來。

此時,任姨正在季鵬鵬家,季鵬鵬中午下了班回到了家正躺在沙發上邊看電視,便吃任姨準備的午餐,而任姨則裸著上身,下神僅穿絲襪跪在季鵬鵬的絲襪腳邊,給她揉捏絲襪腳。

季鵬鵬是不是的會用絲襪腳趾撥弄一下任姨奶頭,或者是把腳放到任姨嘴裡,讓任姨嘬兩下。

未完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我的兩個堂妹和堂姐
堂姐
我與惠虹堂姐
和外甥女的同學不得不說的事
我青梅竹馬的堂姐
國外游的艷遇
性奴學妹劉楊
縣城的姑娘們
淫蕩護士堂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