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已經在我心裡放了好多年,曾經被女友警告絕對不能說,因為她知道我偶爾會寫寫網路小說,所以也特別交代我,絕對不能寫出來,這是我大學時候蠻荒唐的性愛回憶。

不過基於保護當事人的原則,故事裡的名字都不是真名,關於這一點要跟大家說個抱歉,只有事情是真實的,我會把這件事情寫出來是因為我跟她分手好幾年了。

我的女友名字叫做小若,就拿她名字裡的一個字來做代號吧,後來聽她說她國中的時候還真的外號就叫做小若。

她是桃園人那一年我們都大二,是個熱情的獅子座女生,老實說她長相其實平平而以,絕對不是大美女,可是至少長的也不難看,關於這一點她都說是因為我太外貿協會了,其實她稍為打扮一下在一般人的眼裡也算正咩一枚,而且她的身材真的不錯,在床上的時候我常常愛用力搓揉她36C的胸部,每次在床上搞的舒服都會叫她趴下,因為我喜歡從背後抓她那兩顆被我搞的搖搖晃晃的大奶。

隨著跟她交往的時間越長,我接觸到她的家人的機會也就越多,我這才發現她有一個堂妹長的實在不錯,個性開朗大方,我常常ㄉㄧㄤ她說,人家容容才是真的正咩,身材好臉蛋好,你驕傲的36C還比她小了一個罩杯,她說早就知道藏不住這個表妹,她交過的前幾任男朋友看到容容之後都會說出跟我一樣的話。

是滴,她的堂妹叫做容容,說是堂妹其實跟我們都是同年齡,好像只比她晚出生幾個月吧,沒辦法,我跟她分手有一段日子,關於這種芝麻綠豆大的事情我實在忘記了。

不過那一天發生的事情我卻記的很清楚,那是我大二的聖誕節的事情。

我家住在台中,可是因為考的很爛所以必須北上苗栗唸書,我一直到認識容容之後才知道,原來我們三個都是同一間學校的。

話說那天我跟我女朋友本來就約好要到我家來玩,因為平常在學校宿舍有門禁,她念的科系又跟我天差地遠,我一個禮拜有時候雖然天天跟她見面,可是能在床上溫存的時間總是很有限,所以我們約好了聖誕節要在我家過夜,為了這難得的日子,為了要增添情趣我特地在家裡準備了幾樣道具,本來想說好好招待她一下。

哪知道本來安排好的行程卻半路殺出程咬金,就在12月24號那一天,我女朋友接到容容打給她的電話,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可是卻知道電話那頭有一個女孩子哭的很傷心。

小若掛了電話之後轉頭跟我說。

「容容剛剛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啊?這麼臨時?」

「對阿,聽說好像是那個男生劈腿被她抓到」

「所以呢?現在是怎樣?」

「她說要來找我」

「可是我們現在不是要回我家?聖誕節怎麼辦?」

「沒辦法只好帶她一起去吧」

「可是你今天不是要睡我家?那容容呢?」

「不知道,到時候再想辦法」

就在我跟小若傷腦筋的時候,容容已經走到我們身邊,小若抱著她輕輕的拍打她的背,我沒聽清楚容容抽抽噎噎的說些什麼,總之她哭的亂七八糟就是了。

那一天容容就跟我們兩個坐上南下的電聯車回我在台中家。

我們三個首先是到KTV唱歌,為了讓容容脫離情傷,我們還特地點了一大堆HIGHT歌來唱,好不容易在我跟小若努力營造出來的熱鬧氣氛之下,她才慢慢的破涕為笑。

後來我們去電影院看電影,小若為了她這個堂妹,今天破例我們三個大學生居然跑去看了一部卡通片。

不過晚上的時間過的真的很快,那天晚上一下子就讓我們揮霍掉四、五個小時,等我們發現路上行人變少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這個時候終於真的該認真思考一下容容到底要住在哪裡的問題了。

她本來說自己要去睡旅館,可是我們實在不放心,偏偏我家又沒有多餘的空房可以讓她睡,就在我不知該如何時好的時候,小若很認真的看著我,她跟我說。

「你家真的不能睡嗎?我實在不放心她一個人去睡旅館啦,反正你床很大我們可以擠一擠阿,大不了我睡中間這樣不就好了」

自己的女朋友都這樣說了,我怎麼可能還拒絕,尤其這麼一個大正咩要跟我說同一張床,我再拒絕就真的不給自己女朋友面子了。

那天我們三個就這樣躡手躡腳的進了我家,為什麼要躡手躡腳?因為我爸媽都睡了,如果讓他們看到我今天晚上要跟兩個女孩子睡覺,他們大概會扒了我的皮吧。

所以一進房門我就立刻把門反鎖,並且鄭重的對她們姐妹說。

「明天早上我們一定要趕在我爸媽起床之前出門,他們大概七點半會起來,我們七點就閃」

因為床有點擠所以就算是十二月天我還是開了冷氣,當作空調調節一下空氣也好,因為我習慣睡覺完全不開燈,小若跟我睡了幾次之後知道我的習慣所以也就沒說什麼,可是容容就不行了,她堅持希望我可以留一盞夜燈,沒辦法俗話說來者是客,我只好為了她留下一盞小夜燈,我們熄了燈之後我睡在最右邊,小若睡中間,容容睡在最左邊,因為很晚回來再加上十二月天我們實在沒流什麼汗,方便起見我們只有刷牙洗臉匆匆就睡下了。

過了大約十五分鐘,我想容容應該是睡著了,我就偷偷摸上了小若的身體,小若也真的累壞了,她可能想說我今天大概沒什麼搞頭,當下也不管我倒頭就睡。

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精蟲上腦還是怎麼的,我偷偷的把手伸進小若的衣服裡,輕輕的逗弄她的奶頭,小若被我逗的輕輕呻吟,可能是在夢中仍然還有一絲絲意識吧,她不自覺得扭動身軀,嘴裡還不斷發出誘人的呻吟聲,看她這副騷模樣我哪受的了,我輕手輕腳的脫了她的褲子解掉她的奶罩,然後在棉被裡把她轉過身子讓她面向容容,再把她屁股抬高,自己的肉棒便露出來對準她的肉穴。

本來我想就這樣直搗黃龍插進去,沒辦法,一直以來我就是沒戴套子的習慣,對於性愛這件事情我喜歡直接上,肉體與肉體的接觸才是最真實的感受。

沒想到小若偏偏在這個時候醒來,她大概是感受到抵住自己下體的東西,她居然反手一把抓住我的肉棒。

「找死阿,我堂妹在這裡耶」

我下體被她抓住一下子前進不了,只好不發一語雙手繞過去抓住她36C的大奶。

我也不知道是因為牡羊座天生熱情還是她的體質關係,我每次只要一挑逗她的奶頭他就會變的全身發軟無力,嘴裡也會不受控制的發出呻吟聲,這個問題我跟她討論不下十次了,她說她也不知道,為了這個我還跟她做了好幾次實驗,不過這不是今天的重點,這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當下小若的奶頭被我捏住,她手底下一發軟,我知道機不可失,用力一挺,那根被她捏在手裡的肉棒整根沒入她濕答答的肉穴裡。

這下子可好,她就像被射中的白天鵝一樣,情不自禁的呻吟叫了一聲,我們兩個頓時停止動作一起看著睡夢中的容容。

「壞老公、壞老公,偏偏選這個時候,你沒看到她在嗎?」

小若的肉穴裡抵著我的肉棒,她也沒要我拔出來,其實我知道她心理一定很慌,只是在床上的事情她很少違抗我,最誇張的一次是我要她學A片裡面的女優插著按摩棒上街,她居然也都聽我的話乖乖照做,不過她那敏感到不行的身子,那一次差點就要在超級市場高潮,好在我即時把她帶走,不然就精采了。

「不然怎麼辦,今天是聖誕夜耶,我們好不容易有機會的」

「可是被容容看到怎麼辦?」

「不會啦,她不是睡了」

我說完話又緩緩抽送了幾下,就這麼小小的動作可不得了,小若平時做起愛來一股騷勁擋都擋不住,一下子她被我插的嬌喘起來,偏偏好死不死這時候容容翻了個身,嚇的我們兩個又定了格。

「壞老公,她會醒啦,這樣不行不行」

看小若好像腰想把我的肉棒擠出去,我哪肯就此罷休,狠狠的把她抱住,讓肉棒硬是抵在她的肉穴深處。

「壞老公,這樣不行啦」

「那你說怎麼辦,我不管,都已經在裡面了,反正我今天是幹定你了,認命吧」

「唉唷,容容要醒來很尷尬耶」

「不管,總之我要開始幹你了,看你是要找棉被咬著還是麼樣,自己想辦法」

「好啦好啦,那你等一下」

小若挨不過我的強硬作風,當下居然搖了搖容容把她叫醒,這下輪到我可有點尷尬了,一想到棉被裡我們還結合在一起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覺。

眼看容容醒了過來,小若就對她說。

「容,抱歉把你吵醒,我有事情想跟你說」

「嗯,姊你說阿」

「那、那個因為我跟我男朋友很少有機會能夠一起過夜ㄚ,所以我們想要那個,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容容看了看小若又看了看我。

「姊,那個是?」

「你有交過男朋友還會不知道嗎?」

「姊,你是說…你們要愛愛?」

「對、對啦,你之前難道都沒有跟你男朋友愛愛過?」

「是、是有啦,那好吧,不然你們做,我去書房等你們愛愛完你們再叫我」

「你要去書房等?不用啦,怕你要等很久耶」

「等很久?會嗎?不是頂多10分鐘就結束了?」

小若看了看容容。

「10分鐘?哪有這麼快,你姊夫每次沒有4、5個小時哪肯放過我」

容容露出一附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怎麼可能那麼久,姊少騙人啦!」

聽到他們兩個對話我真的是無可奈何,偏偏又怕他們姐妹話匣子打開聊一個沒完,當下偷偷把肉棒一送,冷不防把小若頂的呻吟了一聲。

「啊…老、老公,等、等一下啦」

就這麼近距離在容容面前小若流露出那種淫蕩又銷魂的聲音,容容驚奇的看著我。

「你、你們…你們已經…」

我對著她笑了笑。

「拜託,你也太小看你姊夫了吧」

「可、可是這不可能啦,4、5個小時真的太誇張了」

其實這裡我要說個實話,4、5個小時我並沒有跨張,當然也不是我天賦異稟,只是可能原因出在小若身上,她在我之前就有交過幾個男朋友,大概是因為這樣吧,她的肉穴真的滿鬆的,記得最誇張的一次,我足足在她身上抽送4個小時,其中又換姿勢又換動作,那天晚上她整整高潮了12次都不止,一直到女生宿舍門禁時間快到了才吃力的忍著那過度摩擦後紅腫的肉穴走回學校宿舍,記得她的淫水都把我在學校外面宿舍地板給弄出一個小水潭似的,偏偏這樣我才好不容易射了一次,如果這樣你們還覺得不是她的問題,硬要說我天賦異稟,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男人最不能忍受的當然就是被懷疑性能力,當然那時候才大二血氣方剛正盛的我有點生氣的對容容說了一句非常要不得的話。

「怎樣?不相信不然你要計時嗎?」

容容表面上看起來溫柔似水,可是再這節骨眼上她可是一點都不退縮的。

「好阿,怕你阿,那我就幫你們計時吧」

激不得的年少,我當下就掀開棉被,露出我跟小若緊緊結合在一起的下體。

「好,那你計時」

眼前這一幕似乎讓容容有點嚇到了,當然彎著腰挺著肉穴讓我方便抽送的小若更是羞的一陣臉紅。

不過這下子勢成騎虎,我們三個誰也沒有退縮,容容還真的拿出手機按下馬表。

「來就來ㄚ,那我計時了」

我再也沒有顧忌,一下子如雨打芭蕉,讓肉棒用力的在小若的肉穴裡面抽送,我們下體交合的聲音撞的啪啪作響,小若被這麼看著,一開始似乎也有點羞澀,可是一直到我抽送了將進10分鐘之後,她才豁出去了放聲呻吟。

我抽送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後,我看到容容的眼神終於有點迷惘了,尤其是在小若第4次高潮的淫水濺濕了她因為近距離看而差點沒拿穩的手機,那時候我們已經完全放開,換了一個我最愛的老漢推車的姿勢。

我看容容直盯著我們兩個享受著性愛的快感,我當下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右手偷偷離開小若晃的不像話的36C奶子,慢慢爬上容容那個不知道多少D罩杯大奶。

容容看我摸上她的身體,當下其實也沒有什麼抗拒,對於陌生的我,她本能的縮了縮身子,我當然是順籐摸瓜,毫不客氣就從她衣服下伸進去,說真的她胸前一對奶子真的是具有惡魔般的彈性,比起小若的真的軟多了。

不知道她們姐妹是不是有一樣的症狀,小若對於被捏奶頭有著一種不可抗拒的騷勁,如果她堂妹也一樣,那我可以說已經搞定一大半了,不過這次我可失望了,容容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完全沒有表現什麼讓我期待的樣子。

就在我洩氣的時候,快被我搞翻了的小若忽然把我在容容身上的手抓住,慢慢往她的下體移動,然後斷斷續續的說著。

「壞、壞老公…摸、摸她的、她的小穴,她就…就會受不了」

我狠狠的用力一巴掌拍在小若渾圓的屁股上。

「好,你這小淫貓,還知道要幫你老公,給你多獎勵幾下」

在我的我用力挺進之下,小若又瘋狂的嬌喘起來。

我大手去脫容容的褲子,手一番就滑進她的小肉穴,果然在我一觸碰到她私處的時候,她也像小若一樣整個身子震動了一下,然後像是沒有骨頭似的抓住我的手。

這裡奉勸各位看官爺,一定要練會單手扒光女孩子的本事,這技巧沒多大用處,可是在這個時候卻給我帶來莫大的方便,我一手扶著小若的細腰,一手把容容的上衣褲子通通脫下,這小妮子吞了吞口水,然後把手機放在旁邊,自己把奶罩脫了下來。

我一看到她的D奶,立刻把嘴巴湊上去,誰知到一接近容容奶頭清清楚楚的看到,她的奶頭居然是稀有的粉紅色,我一張口就馬上把這極品含了進去。

小若可能是感覺到我抽送的速度變慢,當下轉過頭看我。

「壞、壞老公,我就知道你對我妹有意思」

她扭動那像水蛇一樣的腰讓我的肉棒自然的滑落出來,然後轉身就幫我去拖容容全身僅剩下的那件小內褲,這種日本A片裡面的情結居然就這樣活生生在我房間裡面上演,兩個女主角還是活脫脫大美女,不對不對,一時忘記了,小若只能算是一般姿色,活脫脫的大美女只有容容,事後我想想,大概是因為我A片看太多又常常拉小若陪我一起看,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我強烈性慾的小若,這時候居然也學起AV女優幫著我逗弄她那個害羞又內向的正咩堂妹。

看著身旁兩個光溜溜的女孩子這下子我可受不了,拿著剛離開小若身體的肉棒就想去餵容容,可惜她好像不吃這一味,扭過頭不理我,倒是小若不想掃了我興,接過去一口就把我的肉棒含了進去。

小若幫我口交的技巧也不是一兩天練出來的,不過今天我就是不想這麼好好對待她,看著他細心服侍著我肉棒的樣子,身體好像特別興奮,想也不想抓著她的頭髮用力把下體帳的粗大的肉棒直接往她喉嚨裡面頂,插的的她急忙推開我一陣猛列咳嗽。

我順勢把容容壓在身體下面,抓著沾滿小若唾液的肉棒就要往容容的肉穴裡面塞,只是沒想到她居然夾緊了雙腿不讓我進入。

「姊、姊夫等一下」

「怎樣?」

「我、我想先問姊看看可不可以,她如果說可以我才讓你進來」

這下子我跟容容一起看像小若,我女朋友非常瞭解我的個性她只是聳聳肩。

「壞老公,你們兩個都這種姿勢了,我要是說不要你會聽我的嗎?」

我對著小若笑了一笑。

「不愧是我老婆,滿瞭解我的」

我當下把容容纖細的兩隻手用力壓在床上,然後腰用力一挺,一整根肉棒直沒根部,沒想到這小妮子的肉穴跟她堂姊的大不相同,容容的肉穴又緊又嫩,整個像是一個什麼東西緊緊把我肉棒包覆著。

「阿…阿,姊、姊夫慢一點,不要、不要那麼用力」

我根本不管她的求饒,猛力的抽送幾下把容容插的哀哀亂叫,小若在旁邊看我們打得火熱,自己打開我的床頭櫃把那根我為她買的遙控按摩棒拿出來,這是她在我家的專屬玩具。

「壞老公,這是什麼?」

我看她手上拿著我今天晚上本來特地為她準備的一組跳蛋,當下我把容容翻過來讓她騎在我身上。

「容,自己動一下,快點」

這個正咩看來像是被我插的糊塗了,居然聽我的話自己活動起來,也不知道她是因為不敢不聽我的話還是因為其實在她清純的外表下也跟她堂姊一樣藏了一種淫亂風騷的個性。

我把電池裝上跳蛋然後把小若的雙腳拉開,把跳蛋直接塞到她的肉穴深處。

「就這樣?壞老公這一點都不舒服阿」

「你傻傻的」

我把跳蛋的開關轉開,小若嚇的尖叫一聲。

「阿…這、這也好大力的震動,壞、壞老公壞老公,這樣人家會想要啦」

「想要什麼?」

「想要愛愛」

「愛愛是什麼東西?」

小若經過我這些年的調教,知道我要他說什麼話,可是她看一看容容始終有一絲絲的害羞,我當下空出手指慢慢在她陰蒂上又捏又揉,她的身子本來就非常敏感,這我這一弄鍾於不顧羞恥的說著。

「壞老公,我、我想要你,想要你的肉棒」

「想要我的肉棒做什麼啊?喔,好緊」

騎在我身上的容容看我們小若玩的開心,她身體擺動的速度忽然加速,我被她肉穴裡面傳來的陣陣收縮感弄的差點射精。

「我想要老公用大肉棒幹我」

聽到小若中於不顧羞恥的說出這種淫蕩的話,我很得意的用力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小若跳蛋給我,你老妹很皮喔」

小若慢慢把跳蛋拿出肉穴,我抽出肉棒一把就先把沾滿愛液的跳蛋塞進容容的肉穴裡面,然後我的下體就不客氣的再插回容容的肉穴裡。

她一下被跳蛋的酥麻感弄的全身抽搐,一邊又被我的肉棒插的啪啪作響。

「姊、姊夫,不要這麼大力,不要,我的身體好奇怪的感覺、好奇怪」

「爽不爽啊?」

「很、很舒服,很舒服的感覺」

我知道容容內向,第一次能搞到這種正咩還是自己女朋友的堂妹,也知道有時候要見好就收,她雖然已經很放開和我做愛,但是心裡大概總是還有幾分理智,反正既然是一家人將來我也不怕沒機會,當下也不逼她說那些淫語,只是用力的又把她的肉穴插個幾下。

原來這容容小妮子跟她男朋友前前後後也不過才做過5、6次愛,而且她男朋友對她總是小心翼翼的,哪有我這麼卯起勁來狂抽猛送,這些事情就是我事後從小若口中得知的了,一下子我就感覺到她的肉穴裡面傳來陣陣抽搐感,頓時好像海浪一樣陣陣襲來,然後隨之而來的是她的愛液像噴泉一樣噴了出來。

「阿…姊、姊夫,我、我尿尿了」

看來這小妮子還沒高潮過,以為是被我幹的尿床了,小若看容容被我弄得有點失神了,急忙過來抱著我。

「壞老公,別那麼大力弄她,她好像沒有很多經驗」

「好阿,那就換你代替她吧」

「壞老公,要溫柔一點啦」

我把肉棒從容容身上抽出來,第一次高潮的女生總是別虛弱,我讓她躺在旁邊休息一下子,當下轉過小若的身子,還是我最愛的那個老漢推車的姿勢。

我看小若屁股翹的老高,忽然心裡想要侵犯她一直不肯讓我碰的柔嫩屁眼,我偷偷摸了那根按摩棒在手上,然後肉棒直接插入她的肉穴裡面,一如往常的她敏感的收了收身子,然後就整個放開讓我盡情抽送。

正當小若被我插到兩次高潮之後,我冷不防用力拍了她的屁股一下,其實這個動作她也早就習慣了,只是沒想到這一次是我用來分散她注意力的,我隨即把按摩棒瞬間差進她的屁眼裡面,那個一向被她視為禁地的屁眼被我用按摩棒刺進去,小若那敏感的身體整個收縮起來。

「壞、壞老公,那裡、那裡不可以啦,阿、阿,不要開」

我把按摩棒上面的開關打開,沒想到她兩個洞都被塞滿的肉穴整個大抽搐。

「阿、阿,老公,拿出來、拿出來啦,求你、求求你啦,你的小淫貓求求你啦」

有時候我跟小若做愛的時候她會偶爾學學貓叫,一邊讓我抽送一邊學貓叫,所以我很愛叫她小淫貓,每次只要我們做到高潮或是要求對方作一些比較特別的動作都會用這個做代號,沒想到她今天居然用這個來求我,還好我背對她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然我一定會一時心軟把按摩棒拿出來。

這次我只是把自己的肉棒退出肉穴,小若感受到肉穴一空,雖然屁眼上面那陣陣的酥麻感還在,可是少了肉棒的小穴至少減緩了一些她身體上的衝擊,我悄悄的把還塞在容容穴裡的跳蛋拉出來,為了這個動作容容整個下體還顫抖了一下。

我先把跳蛋開關打開,隨即忽然把跳但整個塞進小若肉穴裡,小若本來就還很敏感,這下子被跳蛋入侵,她身子就像是被嚇到一樣到抽一下,我按著她的屁股,肉棒一挺連著跳蛋把她肉穴整個撐開。

「阿阿阿阿阿,老公、老公、不要、小淫貓求你,不要啦,身體好奇怪,好奇怪啦」

我哪裡理她,現在她整個肉穴塞的比容容還要緊,加上我還時不時的轉動那根插在她菊穴上的按摩棒,小若可能是受到太大的刺激,一下子眼淚直流,她的下體也分不清是肉穴還是屁眼,整個大抖動,我悍然用力再她屁股上面用力一拍。

「老公、老公不行了啦,要高潮、要高朝了啦」

我忽然感受到她整個肉穴猛烈收縮,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她的身體裡面傳出來,一個晚上連戰兩個女生實在也受不了,當下尾椎一麻,精液終於通通噴進她的肉穴裡面,而她也同時達到高潮,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的高潮,她的愛液也瞬間湧出,她們姐妹就這樣把我的床單噴了一個濕透。

我還只是一個大學生別以為不怕她們懷孕,我後來從抽屜拿出兩個避孕要跟兩杯水給她們姐妹吃下,這種事情容容有點驚訝,可是她看小若很自然的吃下藥之後,她也乖乖的把那顆藥吃了。

後來幾年我慢慢的可以體會,跟小若還有容容這天晚上的3P性愛,原來只是一個淫亂大學生涯的開端而已,後來又因為她們姐妹兩個的關係,前前後後我大概幹上了她們兩個班上幾十個女生吧,這就是後話了,不過只有這件事情還有我跟容容的關係,小若叫我無論如何不能說。

我想反正已經事隔多年,寫出來PO在網路上應該沒關係,更何況我們都已經分手,再說我也沒把她們姐妹的名字寫出來,畢竟這些年她們姐妹那些淫亂的照片和錄影檔都還靜靜的躺在我的電腦硬碟裡面,文字敘述應該沒關係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公寓管理員
超淫的兩姊妹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合租房子的故事
我的短髮淫蕩女友
3p的年少事蹟
老爸,對不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