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個姨姐,據我丈母娘說,她原本只打算生兩個孩子就不想再要了,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偉大的領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一個五七干校的路線,讓我丈母娘去了農村接受貧下農民的再教育。我丈母娘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時,為了打發百無聊及的生活,36歲時,在農村生下了我的妻子:一個漂亮而又聰明的女孩!

所以我的妻子和前面的兩個姐姐年齡相差得挺大,和老大差11歲,和老二差7歲。老大的長相很一般,在讀書的時候正趕上文化革命,所以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工人階級。二姨姐就不同了,從小就能歌善舞,多才多藝。

高考恢復後的沒幾年,她就考上了一所很不錯的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一家國營的研究所工作。她不但有了一個很不錯的工作,而且長相和身材都是那種令男人神魂顛倒的女人。

我妻子和她二姨姐長的很相似,只是身材和身高稍微差了一些。我妻子一米六五;她二姐一米六八。由於她二姐在學校的時候練過舞蹈,所以她的身材比我妻子更加挺拔一些,雙腿更加健美修長。

對從來沒有見過她們兩人的外人來說,初次見到她們兩個人,一下子就能說出她們是姐妹倆。打冷眼一看她們兩個人簡直就是張曼玉年輕時的翻版。都有著一雙眼角略微上翹的眼睛和一幅精緻而優雅的五官。

所以在我追求我妻子的時候,真是費了不少功夫,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和我妻子結婚的那年,我二姨姐剛生完小孩,我二姐夫在一家規模不小的企業做市場營銷部經理,他是個相貌和氣質都很不錯的男人。人品和事業方面都做得不錯,兩個人是我丈母娘做得紅娘。

我比二姨姐小五歲,性格也很開朗,幽默感十足,因此二姨姐一直把我當作自己的弟弟。我們相互之間混得很熟,經常在一起開些無關大雅的玩笑,和說一些有關性生活上的事,一直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

日子流逝得很快,轉眼我的小孩也五歲了,二姨姐的小孩已經上學了。她自己也在中國的經濟浪潮中下海了,先是在一家外資公司做了幾年的財務,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公司,憑著她的才華和智慧在同行業當中創出了一番天地!沒幾年就開上了屬於自己的一輛日產豐田轎車。公司的利潤也在年年的增長。

我們之間處的更加融洽,從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逐漸地有了一些渾色的玩笑。也許是二姨姐所受的教育以及它所處的環境,她在外面的談吐是很優雅和風趣的,在酒席上往往是人們交談的重心,給和她交往的客戶都留下了很深和很好的印象。平心而論,二姨姐的成功不是靠她的外貌取得的,完全是經過自己人格上的魅力獲得的。

也許正是這個原因,她在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經常和我開起一些很在外人看來比較過分的玩笑,比如說到一些開心的事。她呵呵笑著,出其不意的用手摸一下我的陰部,嗓音甜甜地來一句:「你笑個雞巴蛋子!」然後就咯咯地笑了起來。

我想也許是她在外面永遠都不會說這樣的話,然而不管是男人還是美女,心底的最深處總有一份想對人說出這樣話的情緒,來緩解一下平時工作的壓力吧。

她在別處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也只能在我的面前過把癮了。因為她一直把我當作自己的親弟弟,曾經不止一次地對我說,我小時侯就希望能有個弟弟,現在感覺我就是她的弟弟,因為這個緣由吧,所以對我也就毫無顧忌地說出一些對別人不可能說出的話。

有一次,我們聊到夫妻性生活的問題,她問我和她妹妹一般多長時間做一次愛,我回答大概一個禮拜一次吧。我接著問她和她老公多久來一次,她說她們兩個人平時都很忙,很少有精力和時間做愛,每個月做一次愛都平均不上。

我嘻嘻地笑著問道:「每次你們做多長時間啊?」她看我嬉皮笑臉的樣子就氣我說:「我們是集中時間打殲滅戰,不像你總是站著打游擊戰。」我追問道:「那你們的殲滅戰能打多久啊?」她呵呵笑著,用手飛快地捏了一下我的襠部陰莖,小聲細語地說:「反正比你的雞巴蛋好用!」轉身就從我身邊溜走了,弄得我心裡癢癢的而又無可奈何!

我呢開始的時候也有點不太好意思,後來習慣了,也不在意這些低級趣味的玩笑話了,甚至有的時候,我還會反戈一擊: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嘴裡也念叨著:「去你個奶奶的。」我們都沒覺得怎麼樣,反而會覺得很開心。而且有的時候在丈母娘家裡,我們也開過類似的玩笑,大家也都沒當真。因為大家覺得越是這樣就越是心裡坦蕩無邪。我們當時也真是這樣的,心裡根本沒有想得太多。可是後來的一次事件徹底地改變了這種狀況。

那一年我開了一家飯店,二姨姐就經常帶客人去我那裡吃飯。在一個九月份的傍晚,她帶了幾個客人來用餐。大約不到九點鐘的時候,她的客人酒足飯飽的走了。

我當時正在另一個包間裡看電視,她推門進來,可能是生意談得很好,她也非常高興,席間多喝了幾瓶啤酒,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紅暈。

見我一個人在沙發上看電視就坐在我身邊,用有點醉意的語氣和我說:「你一個人在幹嗎?還關著門,我還以為你在做壞事呢,我在這坐一會兒醒醒酒,不會影響你做壞事吧?」「你不是看見了嗎?就我一個人在這裡,也沒有別的女人,我還能做什麼壞事。」「呵呵,誰說一個人就不能做壞事了?自摸算不算做壞事啊!」原來她是說這個,我笑了笑沒放聲。卻發現她的目光盯在我的陰部。我低頭一看,原來由於天熱,我下身只穿了一條絲綢的大褲衩子,我的陰莖從寬鬆的褲衩邊上軟軟地露出了一個頭,我就壞壞的說道:「你看看,自摸的雞巴能這麼軟呀!」她可能也是喝了不少酒,居然大咧咧地說:「讓我檢查檢查。」她邊說邊伸過一隻手,拽住了我露出一點頭的陰莖頭上的包皮,看著我的陰莖用手慢慢地摸著。我當時有點犯傻,以前玩笑歸玩笑,可是從來沒有怎麼親密的接觸啊!

我也沒敢動,知道她有點醉了,任由她在輕輕地撫弄我的陰莖。後來她更過分了,竟然用另一隻手掀起我的褲衩底端,那一隻撫摸陰莖的手輕輕擼開我陰莖上端的包皮,並且開始用她那只美輪美奐的手握住我的陰莖套動起來。嘴裡還鬱鬱叨叨說著:「我要看看你的色蛋能硬多大。」我雖然知道她是有一些醉意了,其實心裡也不一定會有要挑逗我的想法。但我可是一個很正常的男人啊,那能經得起這樣一個美女的折騰?我也不管那麼多了,也伸出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她用手給我擋了回來說道:「不許你摸我,只須我摸你。」那有這麼霸道的道理啊,她那天穿了一套乳白色的類似職業女裝薄薄套裙,我一不做二不休,我另一隻手掀開她的裙底伸了進去,還好,她穿著不是連體褲襪,只是一雙皮膚色的高腿絲襪。

她扭著身體和大腿想躲避我的突襲,可能是她不勝酒力,我沒覺得費了多大的勁,食指就繞過她的內褲底邊,鑽進了她的陰道裡,我們倆就叫開了勁,她用力套弄我的陰莖,我就使勁扣弄她的陰道裡的嫩肉!我們倆都不敢發出聲音來,因為一道門外就是服務員和用餐的客人啊。

我不知道她當時的感覺,只是發覺她的臉更紅艷了。而我呢,陰莖早已漲得不成樣子了!難受得不得了!我用另一隻手摟住她的腰,把她翻按在沙發的扶手爬在上面,她的兩條修長的大腿垂在下面,兩腳站在地上。

她的頭靠在沙發背上,兩隻手不得已扶在沙發面上。她似醉非醉的,也知道門外面還有人,也不敢大聲反抗,只能用低低的嗓音和輕微的扭動反抗著我動手去脫掉她的內褲,在我強烈的慾火之下,這點抵抗是微不足道的。

我順利地將她的內褲拉剝到她的膝蓋處,將她的套裙反掀到她的腰部,我自己根本不用脫掉褲衩,因為陰莖早就從褲衩的底口挺了出來,我兩手按在她的後背,陰莖頂端的龜頭硬挺挺的就朝著她的陰道口處頂了過去……而這個時候她已經不再扭動身軀了,反過頭輕輕地對我說了一句:「別把我的裙子弄皺了,一會兒出去會讓人看出來的。」我嗯了一聲,從她後背上那開我的兩手扶在沙發背上,龜頭已經沿著她兩條大腿根部順勢就進入了她的陰道,二姨姐的陰道裡熱熱的,滑滑的,不是很緊,可能是由於生過小孩,或者是剛才流出過好多愛液的緣故吧。

我當時心裡很興奮,美女!准亂倫!門外走動的客人!這幾點強烈地刺激著我的神經!如果不是她的陰道裡相當的粘滑,我想我可能馬上就會一瀉而出的!

但還好,她濕滑的陰道讓我抽動起來感覺很舒服,對龜頭的刺激相對還小一點,於是我悶不作聲地就接連不斷的在我二姨姐的陰道裡肆意橫行著!

而她就這麼爬在沙發扶手上面,頭緊緊頂在沙發靠背上,一聲不響的任由我在她身後前後衝撞著!那種感覺讓我至今都難忘!

沒過多久,我開始感覺到龜頭麻癢了起來,整個陰莖也在不停地跳動著,我心裡明白,要守不住了。我很想直接射道二姨姐的陰道裡,那很舒服!但又擔心會讓她懷孕。射到外面吧,又怕弄髒她的裙子,正在兩頭為難焦慮難受的時候,她好像也感覺到了我在她陰道內開始脈動的龜頭,頭也沒抬地小聲說:

「射到裡面吧,我戴環了。」我聞言自然高興萬分,猛力地連續十多次的戳動,最後一下深深地抵在陰道的深處,龜頭抖動著射出七八股精液!

我不知道她有沒有達到高潮,後來我曾問過她,可是她始終沒有給我答案!

但我清楚地記得,在我最後射精的時候,她本來站在地上的雙腳離開了地面,雙腿向後勾了起來,而且我還看到,在她大腿根部陰道口四周的會陰處的肌肉不明顯的抽動了幾下。我想她當時也會是挺舒服吧!

射完精後的我,並沒有馬上抽出開始變軟的陰莖,一是很想再留戀一會兒她那溫熱濕滑的肉洞,二是也擔心馬上拔出會帶出一些精液出來。她就靜靜地爬在沙發扶手上,我就靜靜的站在她身後。

直到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氣,輕聲說道:「出來吧,拿點餐巾紙。」我「嗯」了一聲,從身後的餐桌上的玻璃杯中抽出兩張餐巾紙,一張墊在她陰道口的下邊,一張拿在手裡,慢慢的抽出已經變軟的陰莖,快速地擦淨上面的粘液。

她從下面伸過一隻手,接替我的手按住陰道口下邊的餐巾紙,然後輕輕地擦了幾下,抬起頭來朝裝餐巾紙的玻璃杯方位向我努努了嘴,我會意地又從裡面拿了一些遞給她。

她用紙摀住自己的陰道口慢慢的抬起身來,分腿蹲在地上,靜靜的等著陰道裡面的精液緩慢地流了出來。又仔細的把陰道口四周的擦了一遍,從沙發上的提包裡拿出一包衛生巾,撕開上面的不干膠,將衛生巾粘在膝蓋彎處的內褲裡面,提起內褲站了起來,掀在腰上的裙子自然地落了下來。

她走到鏡子前面,仔細地梳理好略微零亂的髮際,整理了一下套裙,順手拿起旁邊的提包向門口走去,在這一段時間裡,我們一句話都沒說。

我一直看著她,直到她走到了門口,將要伸手開門的時候,回頭望了我一眼又扭過頭去說了一句:「今天的事和誰也別說。」說完這句話,我的二姨姐開門走了出去。我望著二姨姐曼妙的離去的背影站立的許久!

自從那次在飯店裡我和我二姨姐有了一次親密的接觸之後,我們之間有了一段相互躲避的階段,像以前的那種玩笑和相互騷擾對方身體的舉動依然不見了。

大約過了一年的光景我們又回到了原來那個關係上了,玩笑也多了起來。但是二姨姐絕口不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就好像從來就沒發生過一樣。

我有時也在心裡想過,畢竟那一夜給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回憶。總想著有機會還能和她再共赴一次愛河,我琢磨著既然有過了一次,再來一次該不是一件很難的事吧。但二姨姐的這副畏莫如深態度,也打消了我的幻想。也許有了一次我也該知足了!

也許美好的東西總是在人快要失去幻想的時候才翩翩到來!這是我和我二姨姐的另一個故事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