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潢的異常華麗的小廳堂內,正有一群人聚在一邊,各個西裝革履,格調非凡,手持高腳杯在一起商談,看似一派成功風範,但是各個嘴角邊的淫褻笑容卻讓這氣氛有些詭異。

隨著兩名侍者將最後的客人領入,大門便轟然關上。

一頭花白的頭髮被精心梳理過,顯得精神奕奕的唐龍迎了上來,對著來人笑道:「何進老哥,就屬你最晚了,我還以為,你不準備來了呢。」

何進取過小半杯紅酒,玩味的笑道:「唐老弟說笑了,這麼好的事情,我怎麼會錯過,只是稍微有點小事耽擱了一下而已。」

「唐部長,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那麼就開始吧。」王棟樑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哈哈,既然大家都等不及了,那今天的舞會就開始吧。」

唐龍打了個響指,舞台上一陣騷動,片刻後,一名長相青春甜美的美麗女子從台後慢慢走出。這名女子的衣著火辣無比,上身只穿著一件短小的黑色的抹胸,勉強包裹著那對豐滿的酥胸,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黑色的輕紗超短裙圍在腰間,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大網眼的黑色絲襪包裹著雪白修長的雙腿緊緊夾在一起,頭上戴著一頂黑色兔女郎頭飾,誘惑迷人的風情頓時吸引了台下的目光。被這麼多淫邪灼熱的目光盯著。女子俏美的臉頰湧上一片暈紅,顯得有些難堪,但是卻似乎有著什麼顧忌,又不得不繼續下去。

「各……各位尊貴的客人,晚上好,我……是今晚舞會的主持人,周小萌。」

柔軟清甜的聲音從那名女子口中傳出,也介紹了她自己的身份,正是上海盛意旗下一家娛樂公司簽約藝人,以一首《小短裙》紅遍大江南北的美女歌星——周小萌。

「嘖嘖,從來都只知道周小萌小姐的歌喉美妙動人,卻不知道還有這麼迷人的風情啊。」何進輕抿著杯中的紅酒,笑著道。

「呵……呵呵,何總說笑了。」周小萌勉強笑道。

「周小姐的《小短裙》可是紅得很呢,我也聽過,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有幸能夠替周小姐褪下這條可愛的小短裙呢,嗯?」

何進一派儒雅的長者風範,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無比的淫邪,引得周圍一片熱烈的口哨聲。

周小萌嬌軀一顫,訕訕笑道:「這個,何總肯賞光,是小萌,小萌的榮幸,小萌當然……願意。」

「何老哥何必這麼心急呢,周小萌小姐可是今天的主持,現在舞會還沒有開始,一會可是還有你的侄女要出場呢,現在就這麼急色,小心一會有心無力啊」。唐龍一臉若有深意的笑容,拍了拍何進的肩膀道,一面示意周小萌繼續。

「今天很榮幸主持這場舞會,感謝各位賞光,那麼接下來,先請今天的主角登台。」周小萌嬌聲說道。

幕布一陣抖動,兩名身著OL套裝的女子緩步走出。走在前面的女子一張精致的俏臉堪稱完美,有著一種獨特的知性美感,氣質超凡脫俗,週身更是隱隱透著一股成功女性特有的高貴和強勢。豐滿玲瓏的身材在緊身的套裝包裹下顯得凹凸有致,只是黑色西裝的對襟卻看不到內裡襯衫,反而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膚,那一對渾圓挺拔的酥胸被緊緊擠在一起,在領口處露出深邃的雪白溝壑和中間隱隱的粉紅邊緣,被緊身短裙包裹的挺翹美臀上也不見內褲的細小勒痕——這個看上去氣場極為強大的絕色女子居然沒有穿任何一件內衣。女子胸口處掛著一塊工作牌,上面寫著幾個小字:雨立方總裁:何藝。

緊隨其後的另一個女子穿著與何藝一般無二,胸口處的工作牌表明了她的身份——何藝多年的搭檔,慕容明月。相比何藝,慕容明月同樣絕色雍容的俏臉雖然稍遜一分,但是高聳挺拔的酥胸卻是猶有勝之,沉甸甸的雪白胸器大半都透過領口露了出來,將胸口處高高撐起,幾乎要將紐扣都給撐破了,纖細的小腰身下被收腰短裙勾勒出完美曲線的挺翹美臀也是尤為圓潤誘人,整個人像是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讓人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肚去。

兩名雨立方公司的絕對高層一副職場的正裝打扮走著優雅的檯布登場,絕色嬌靨傾國傾城,氣質高貴典雅,身段玲瓏浮凸,胸口的工作牌和強大的氣場更昭示著她們女強人的驕人身份,讓人一見之下不由心生敬畏。但是此刻,莊重的著裝下卻連一件內衣都不穿,這種堪稱淫亂的裝扮帶來的強烈的反差之下,卻只能引起男人無盡的征服和佔有慾望。

周小萌清甜的聲音帶著點點顫抖,介紹道:「這兩位是前GGS亞洲區域副總裁、後來的雨立方公司總裁何藝小姐和她的助理秘書慕容明月。何藝小姐今年26歲,慕容明月小姐24歲,雖然她們很年輕,但是取得成就卻足以讓任何一個IT界的業內人士震驚,是名副其實的成功女性呢,而且她們至今都還是單身,在一個月前才剛剛成為真正的女人。今天晚上相信各位在縱情狂歡之時都能夠領略到她們迷人的風情。」

簡短的介紹卻誘惑十足,讓本來就因為兩女的出場而熱烈的氣氛變得更加淫褻火熱,台下灼熱的彷彿要將OL裝撕碎的目光不斷地在何藝與慕容明月飽滿的酥胸、挺翹的美臀和兩腿之間遊走,肆無忌憚的用目光視奸著兩位身份高貴的美女。

雖然之前早已經有了覺悟,但是這一刻兩女依然覺得難堪異常,俏臉上滿是羞憤和無奈、軟弱,還湧上了一陣不正常的潮紅。被剝去了所有璀璨絢麗的光環,她們終究只是兩個柔弱的女人,等待她們的就只有被這群已經獸血沸騰的男人們粗暴的佔有和無盡的淫辱。但是為了親人和愛人的生命安全,他們只能接受著一切,用自己美妙的身體來侍奉滿足這群披著華麗外衣的禽獸。

「現在,舞會正式,正式開始,請各位盡情的——啊」周小萌正顫抖著念著主持語言,卻突然嬌呼一聲,緊緊並在一起的雙腿一軟,一雙小手死死按在兩腿間,細碎的銀牙緊緊咬著紅唇,嬌喘細細,似乎在努力的克制著什麼。

「這樣就已經忍受不住了麼?看來平時的訓練還要加強呢,才這點強度都不能承受,怎麼行呢?」王棟樑似乎有些不滿意的搖頭道,從腰間摘下一個小巧的黑條,上面有十二個刻度,一個移動按鈕正停留在8的刻度上,看起來就像是什麼東西的控制器一般……

霎時的安靜,終於有人聽到隱隱的「嗡嗡」聲從那似乎正在忍耐著什麼的周小萌身上傳來,在場的人各個都是「久經沙場」,哪還不明白什麼。身為當紅明星,周小萌雖然比不上何藝、慕容明月那般絕色,卻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又穿著一身誘惑之極的兔女郎服飾,早就有人蠢蠢欲動想要一親香澤,現在更是慾火洶湧難以克制。

主題舞會已然開始,一切虛偽的裝飾都沒有了存在的必要,接下來的,是縱情的狂歡,是淫亂的盛宴。

全身癱軟的周小萌已經被人包圍了。作為今晚主角的何藝與慕容明月暫時輪不到他們,那麼周小萌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七八隻大手在美女明星柔軟的身體上遊走,在各個敏感部位肆意的揉搓撫摸著,緊緊夾纏在一起的雙腿被大大的分開,粗糙的手指摩擦著粉嫩的濕潤唇瓣,在溫濕的緊窄甬道裡摸索著,取出了一個還在不停震動著的——跳蛋。

舔了舔有些濕潤的手指,呂超淫笑著道:「小萌小姐,剛才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夾著跳蛋主持舞會,一定爽的不行了吧。怎麼樣,是不是很回味這種感覺呢」

「不,不是這樣的……」周小萌拚命搖著頭,嬌喘著辯解道。

「哦,是麼,那怎麼你的下面已經流出這麼多的水呢?嘖嘖,真是淫蕩的身體啊。」

「別說了,求求你,不要再說了……」周小萌軟弱的求饒道。

被之前強勢莊重的美女總裁這般淫靡的打扮弄得心火洶湧,呂超的下身早就已經硬的不行了,周小萌嬌弱無力的掙扎和軟弱的哀求讓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扯下已經濕淋淋的黑色蕾絲內褲,肉莖猛地插入已經濕的不行了的小穴裡抽送起來。

「嗯……嗯……慢一點……唔……」

周小萌甜美的呻吟斷斷續續的從紅潤的小嘴傳出,但是很快就變為陣陣低沉的哼聲,第二個人的肉莖塞滿了已經她的小嘴。

「好好的吃啊,這張小嘴能唱出那麼動聽的歌聲,不知道吹簫的功夫又怎麼樣呢?哈哈。」那人淫笑著一面揉搓著渾圓的酥乳,一面在周小萌溫熱的小嘴裡挺動著,享受著美女明星生澀的口交。周圍的人也不甘落後,擁擠著將三人完全淹沒在人影中。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身女子水手服裝扮,分別穿著黑色與白色絲襪的北冥雪和連昕也被推了出來。兩個女孩子修長光潔的雙腿緊緊夾著並且緩慢的摩擦著,好像在忍耐著什麼,清純的俏臉上一片嬌媚的誘人紅暈,清亮的眸子已經春水蕩漾,嬌甜的喘息著,一看就知道是被注射了媚藥。兩名身形嬌小的美麗少女一出場就立刻吸引了不少視線,很多因為動作慢了一拍,沒有能夠嘗到周小萌和何藝、慕容明月滋味的男人淫笑著將她們團團圍住,然後在聲聲清甜嬌媚的呻吟中愛撫上了她們青春美好活力十足的美好嬌軀。

慕容明月豐滿的嬌軀被唐龍摟抱著,身上的西裝已經被完全解開,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火辣傲人的身段徹底暴露在眾人面前,一對足有34E的飽滿巨乳被唐龍和另外兩人大力揉搓著,光潔的裸背上,唐龍親吻著一寸寸白皙的肌膚,留下一條條口水印。王棟樑將手伸進慕容明月的短裙中,有些心不在焉的撫摸著光滑的大腿和兩腿間的秘處,目光卻是看向一旁,那裡何藝正被何進摟在懷裡愛撫著。

何進並沒有急著褪去何藝的衣服,只是不疾不徐的將手伸進何藝的西裝領口中,愛撫著自己侄女飽滿挺拔的酥胸,兩人的身邊也沒有像其他兩個女人身邊一樣被人群環繞擁堵著,就像被遺忘了一般,想來之前已經有過安排了,讓何進能先單獨的享用何藝——他親愛的侄女的身體。

被自己的嫡親叔叔愛撫著敏感部位,何藝忍耐著心中的厭惡和羞怒,只是低聲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似乎早已有所預料,何進對於這有些沒頭沒腦的問題並沒有表現出什麼詫異,依然兀自把玩著美女總裁柔軟滑膩的豐滿胸脯,片刻後,方才平淡的回答道:「因為你媽媽。」

「媽媽?」何藝有些迷惑。

「當年,本來是我先認識的你媽媽。她是那麼的美麗溫柔,冰雪聰明,第一眼我就深深的迷上了她。」何進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一臉的溫柔,不過片刻後,卻是變得猙獰和憤怒。

「我苦苦的追求著她,她卻無動於衷。最後,她居然,選擇了你父親,我的好「兄弟」。我有什麼比不上他的?他碌碌無為,而我勝他十倍百倍,只有我才配得上你媽媽,其他的人,都不配!她們結婚的那一天,我就發誓,要報復她,一定要讓她痛苦悔恨。」

何進似乎變得極為激動,用力抓著何藝柔軟的酥胸,讓何藝忍不住一聲痛呼。

「就,就因為這個,你就和他們合作,不但毀掉了我的事業,還毀了我的人生,讓我受到這樣的凌辱?」死死盯著何進,何藝顫抖著,反問道:「當初媽媽的選擇的確沒有錯,你根本不是人!」

「隨便了,當初你媽媽欠我的,今天就由你這個做女兒的來補償吧!」何進低聲淫笑著,徹底撕下了儒雅的偽裝,一臉的淫邪和猙獰,一口親吻在美女總裁粉嫩的脖頸上,伸出舌頭舔舐著光滑細膩的肌膚。

「你,畜生,放開我,快放開我……」被親人出賣背叛,強烈的憤怒情緒讓何藝不顧一切的開始掙扎起來,但是她一個柔弱的女子又能有多少力氣,更何況主辦人早就預見到了這種可能的情況,在出來之前就給她和慕容明月注射了少量的肌肉鬆弛藥物,她現在能用出來的力量還比不上一個小女孩。何進根本不在乎這點微弱的抵抗,反而因為她的掙扎變得更為亢奮。

「再來啊,用力啊,親愛的侄女,你比你媽媽當年更加漂亮,來吧,讓我好好地享受一下你美妙的身體,看看你和你的媽媽玩起來,又有什麼不同的感覺!」

何進獰笑著,「嘶啦」一聲將何藝的上衣撕成兩半,露出裡面曲線無限美好的曼妙嬌軀,雙手用力抓著那一對飽滿堅挺的玉乳,無視何藝的掙扎,親吻著那白皙如玉的光潔裸背,然後將她翻轉過來,一口吻上了豐挺雙峰上粉紅的凸起,用力吮吸起來,一隻手伸進了何藝的裙子裡,大肆揉搓著那渾圓挺翹的美臀。

何藝用力掙扎著,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憤怒的火焰。但是被藥物侵蝕的身體軟弱無力,她的抵抗根本沒有任何的效果。雖然心中無比的厭惡與憤怒,但是陣陣酥麻的快感卻從被侵犯的酥胸和翹臀不斷的滋生,然後在她的身體裡蔓延著。

被姦淫調教了一個月,何藝和慕容明月的身體本來就已經變得十分敏感,更何況出場之前還被注射了一針媚藥。雖然藥性發作起來比較緩慢,藥力也要溫和很多,但是藥效卻能夠持續很久。之前的前戲已經消耗了足夠的時間,現在藥物已經漸漸開始發揮效果了。

「……」何藝死死咬著銀牙,抵抗著身上傳來的各種異樣感覺,不讓自己露出半點異樣。但是隨著藥效的發揮,她漸漸有些克制不住了。嬌美的胴體慢慢的發生了一些變化,飽滿的酥胸變得更加圓潤,上面挺拔粉紅的乳尖高高挺立著,雙腿夾得緊緊的,緩慢的摩擦著,小穴裡一陣陣的瘙癢。先前被意志壓制的快感漸漸開始湧動,何藝停止了無力的反抗,甜美的喘息聲漸漸的開始溢了出來。

何進很快發現了懷中美麗侄女的變化,一面繼續挑逗著何藝身體的敏感部位,一面得意地淫笑著。

「這麼快就有感覺了麼?真是淫蕩的身體啊,看來你的身體對二叔可以一點也不抗拒呢。」

「才沒有那回事。」何藝咬著牙回應道。

「是麼,那這些東西又是從哪裡來的呢?」手指從美女總裁的緊緊夾著的雙腿間抽出,上面晶瑩的水漬閃亮而又刺眼,何進將手指移到何藝的面前,戲謔道。

「……」何藝轉過頭沉默著。

「下面已經流出這麼多水了,還在自欺欺人麼?看看明月,看看你的小姐妹們,她們可要比你誠實多了。」何進淫猥的笑著,手指插進何藝的小穴內熟練地摳挖起來,另一隻手攬著何藝的身子轉向旁邊。

不遠處,慕容明月身上早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掛,白皙豐滿的嬌軀軟軟的躺著,俏臉一片醉人的紅暈,春水般的美目早已一片迷濛,紅潤的小嘴中聲聲甜美的呻吟不斷傳出。豐挺凸漲的雙峰縱然是在仰臥之時也沒有半點下垂,驕傲的挺立著,粉紅的尖端被兩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吸吮著,纖細冰滑的雙手分別被人抓著套弄著胯下已經勃起到極致的肉莖;修直的美腿被大大的分開,唐龍跪坐在那裡正在伸出舌頭舔弄著嬌嫩敏感的小穴,淫水不斷流出,沾濕了雙腿間黑色的森林地帶,還將底下的墊子淌濕了一片,就連秀美的小腳也被人抓著摩擦著紫紅的龜頭用來足交。連昕和北冥雪更是已經被慾火洶湧的男人們推倒在一起,被前後夾成了三明治的體位幹了起來。男人的肉莖在小美女的小穴和後庭中激烈的抽送著,兩個女孩子青春秀美的俏麗臉頰上再也找不到往日少女的矜持和羞澀,滿是濃濃的春情,快樂的享受著男人對她們身體的佔有,粉紅的櫻唇開合間聲聲甜美之極的嬌吟彷彿最烈的春藥,刺激的男人更加狂熱的享受著她們無限美好的嬌軀。

三女已經越來越響亮的快樂喘息聲清晰的被何藝聽到,撩撥著她蠢蠢欲動的春情。當慕容明月尖叫著被唐龍舔著小穴玩到高潮,然後被狠狠地插入,當北冥雪和連昕被男人雙穴齊干,同時達到高潮的極樂而快樂的親吻在一起時,美女總裁的下身已經濕潤的快要氾濫了。

「很好看是麼?這就是女人最終極的快樂呢,嘖嘖,好漂亮的小穴,還是粉紅色的,要好好享受哦。」

何進淫笑著,靈活的手指手指再次插進已經濕漉漉的小穴裡,快速抽送起來。

「哦……不行……停下……嗯……要……到了……」

敏感的身體讓美女總裁無法抗拒何進的褻玩,空虛之極的小穴早已經很想要了,被二叔激烈的侵犯著最私密的部位,強烈的羞恥感卻更助長了身體上的酥麻快感,何藝嬌聲顫抖著,一會兒工夫就被玩弄的洩了身子。

高潮之後酥軟無力的身體被粗暴的推倒,修長雪白的美腿被高高舉起打開,然後在美女總裁淒婉的呻吟聲中,粗壯火熱的肉莖深深進入了濕潤緊窄的甬道,開始了有力的抽送。

「嗯……停下……快停下……這是在……嗯……亂倫……不可以……不可以的……哦……」

男人勇猛的突進著,堅硬的肉莖填滿了空虛的小穴,摩擦著敏感的媚肉生出的快感讓被壓在身下的美女總裁壓抑不住的呻吟起來,亂倫的強烈負罪感和恥辱讓她難以承受,激烈的快感卻讓她連一句完整的拒絕都說不出來,只能在喘息中斷續的抗拒著,傾國傾城的絕色嬌靨上滿佈著迷亂和屈辱,晶瑩的淚水順著眼角緩緩淌下。

胯下的美麗侄女青春火辣卻又充滿著成熟魅力的迷人胴體讓何進愛不釋手,報復後的酣暢淋漓,亂倫的倒錯快感卻讓他更加的欲罷不能。何進激烈揉搓著美女總裁那一對飽滿挺拔的酥胸,腰跨用力撞擊著何藝的恥部。

「呼,小藝,二叔干的你爽不爽,嗯?比得上以前幹你的男人麼?」

何進喘著粗氣,一面激烈玩弄著何藝美妙的身體,一面淫邪的逼問著被幹得已經有些迷亂了的美麗侄女,那一雙修直的美腿此時已經無意識的盤在了何進的腰間。

「爽……哦……不……你這個……禽獸……哦……快點……要……到了……」

春藥的效果已經完全發作,被這麼劇烈的抽送著小穴,強烈的快感已經讓何藝的大腦有些不太清醒了,巨大的羞恥感讓她下意識的抗拒著男人的侵犯,追逐身體快感的本能卻讓她不能自主的迎合著何進的插入,她已經又一次被干的高潮了。

「呼,這麼迷人的身體,真是太爽了,哦,我要射了,小藝,都射給你了!」

何進急促的喘息著,猛烈抽送了數十下後,低吼著將肉莖深深抵在了何藝的小穴深處,將火熱的精液全部噴在了裡面。

當頂峰的快感褪去,何進喘息著離開了何藝的身體,迫著還沒有從高潮的余韻中清醒過來的何藝用嘴清理了一下肉莖後,靠在旁邊的軟墊上休息著。他雖然平時保養的很好,但是畢竟年齡已經不小了,而且剛才的性愛實在是太激烈了,暴虐的抽送幾乎耗盡了他每一分的體力,現在暫時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精彩,何老哥果然是雄風依舊啊。」唐龍一面抽送著慕容明月的後庭,一面淫笑著讚歎道。

「哪裡,到底是老了,這就已經不行了,先要休息一會再說了,小藝就交給你們了,玩得盡興才好啊,一會我再來試試慕容明月的滋味如何,想幹她很久了。」

何進笑瞇瞇的答道,一雙眼睛卻依舊火辣辣的盯在已經被夾成了三明治的慕容明月身上。

「哈哈,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嗯,騷貨,扭得再用力點。」唐龍淫笑著,手掌「啪啪」拍打著慕容明月高高撅起的渾圓翹臀,帶起陣陣騷媚的扭臀,肉莖一下下抽送著美女秘書緊致的菊肛。

早已等的心急的王棟樑和呂超見到何進終於完事了,再也按捺不住衝動,急急的在北冥雪的小穴和後庭中抽送了幾下後,在美女明星嬌美的呻吟中拔出了肉莖,快步走到何藝的身邊,四隻手開始在美女總裁曼妙的嬌軀上撫摸起來。

「EVE,一直以來,你都是我心中的女神,我是那麼狂熱的迷戀著你,但是你卻一次次的拒絕我,寧願跟一個窮小子在一起。既然你不肯做我的女人,那就只能成為我的女奴了。」

王棟樑的眼中閃過一絲熾熱的情感,但是轉眼間被瘋狂的淫慾所取代,大手在美女總裁飽滿滑膩的酥胸上掐了一記,痛的何藝一聲輕哼,然後分開雪白的大腿,肉莖重重的插入嬌嫩的小穴裡。同一時間,呂超也配合默契的掰開何藝圓潤的翹臀,將肉莖插進何藝今晚還沒有被人光臨過的後庭中,然後頗有默契的齊齊開始抽送起來。

「真是極品啊,雖然已經玩過那麼多次了,幹起來還是那麼的夠勁啊,嘶,屁股好會夾……」被何藝輕巧扭動的美臀夾得爽的吸了一口冷氣,呂超拍了拍美女總裁豐隆滑膩的翹臀,轉過頭招呼道:「黃少,還在那磨蹭什麼?一個小丫頭有什麼好玩的,還不過來一起玩玩古劍魂夢的美女盟主?」

那被稱為黃少的男人正是「天縱」遊戲中「長生殿」工會的會長「嗜血戰皇」,此刻正掐著連昕C罩杯的秀挺淑乳,一面幹著小美女紅嫩的小穴,幹得連昕嬌甜的呻吟著。聞言轉過頭來,嘴裡不乾不淨的罵道:「這小妞當年敢看不起老子,還罵老子是狗二代,他媽的,老子今天非幹得她乖乖求饒不可,操!」

「嘁,這有什麼好惦記的,趕緊過來,古劍魂夢的美女盟主,雨立方的美女總裁,可不是那兩個小丫頭能夠比的,你不幹,其他人還搶著來呢。」呂超幹著何藝緊致的菊肛,不耐煩的催促著。

嗜血戰皇猶豫了一下,猛地發力猛幹了一陣,將已經快要高潮的連昕幹得尖叫著洩出來之後,立刻快步走到了三人的身邊。三人已經稍稍變換了下體位,王棟樑躺在最下面,何藝酥軟無力的嬌軀跪趴在王棟樑的身上,小穴將挺立的肉莖深深包裹著,圓潤挺翹的美臀高高翹起。呂超抓著美女總裁曲線優美的小腰身,肉莖一下下幹著那緊窄的後庭菊肛。隨著兩人一上一下默契的抽送,甜美的呻吟喘息不斷從何藝誘惑的櫻唇中洩露出來。

嗜血戰皇跪坐在何藝面前,抬起美女總裁絕色傾城的美麗俏臉,還沾著連昕淫水的肉莖在雪膩的俏臉上劃了幾下,插進了溫熱的小嘴中,劃過粉嫩的小舌頭,頂在美女總裁柔軟的咽喉上,然後一前一後開始抽送起來。

「哦,好爽,想不到這女人看起來一副雍容高貴的樣子,嘴巴裡的功夫也這麼不賴,哦,舔的老子好爽啊!

身體裡的媚藥已經完全發作,熾烈的春情慾火彷彿要將何藝的身體都燒化了一般,被王棟樑和呂超一陣賣力的前後夾擊,洶湧快感將腦海中殘留的一絲清明徹底淹沒,圓潤的翹臀激烈的扭動著,夾得正在享受著小穴後庭的溫熱緊致的兩人舒爽無比,曲線畢露的上身,渾圓挺拔的酥胸摩擦著王棟樑的胸口,彷彿在做著胸推一般,紅艷艷的小嘴更是賣力的吸吮著嗜血戰皇的肉莖,滑嫩的小舌頭熟練地在紫紅的龜頭上來回滑動挑逗著,彷彿那是無上的美味一般。」

「嗷,老子忍不住了,大屁股太會夾了,不行了,老子要射了。」「啪啪」拍打著美女總裁高高翹起的豐盈美臀,呂超喘著粗氣低吼道。

「嗯,小穴也,呼,好緊,先到這裡吧,都射給你了。」躺在何藝身下的王棟樑緊摟著纖柔的小蠻腰,腰跨快速的向上挺動著猛幹著何藝濕透了的嫩穴。

嗜血戰皇沉默不語,雙眼跳動著熾烈的慾火,將美女總裁的紅唇當做是小穴一樣快速抽送著。

四具交纏在一起的裸體同時巨顫,當三人將火熱的精液一起射入美女總裁的身體裡時,被包圍在中間的何藝也在極度的快感刺激下被逼上了極樂的高潮,嫩穴、後庭緊緊絞纏著正在噴薄而出的肉莖,小嘴更是使勁的吸吮著,彷彿要將所有的精液都搾取出來一般,並且在努力吞嚥著。

白稠的精液隨著肉莖的離開從何藝的小穴後庭中緩緩流出,將漆黑的森林地帶沾染的半波一片,然後順著大腿緩緩流下,秀美的唇角也有著點點白色的痕跡留下。何藝風華絕代的俏臉上滿是誘人的紅暈,嘴角淺淺的笑容帶著深深的滿足,迷人的風情抑制不住的撲面而來,讓剛剛在這具美妙的胴體上發洩過的三人都看直了眼睛,肉莖在雪白的身體上滑動著,似乎又有些蠢蠢欲動。

「雨立方總裁,這麼漂亮的女強人,桀桀,讓我也試試是什麼滋味。」

還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何藝根本沒有任何的休息時間,就又有三人圍了上來,下一刻,精神十足的肉莖再次佔領了小嘴和下身的秘處,將美女總裁夾在中間徹底佔有,開發著這具豐腴誘人的美妙胴體。

美女總裁已經被人搶佔,王棟樑和呂超嚥了口唾沫,抱起北冥雪的玲瓏嬌軀,在小美女清甜嬌媚的呻吟聲中一前一後的插進小美女的小穴和菊肛,開發著少女略帶青澀的美妙身體。

作為今天晚上的第二主角,慕容明月雖然容貌和氣質略微遜色何藝一分,但是那豐滿性感的火爆身材卻還要更勝何藝一籌,同樣為眾人所趨之若鶩。

此時,慕容明月跨坐在唐龍的外甥,「執劍江湖」的副盟主「琥珀色眼眸」的身上,雙手支撐著他赤裸的胸膛,在男人的操控下不斷扭動著渾圓挺翹的美臀,雪白的肌膚上到處都是白濁的精液痕跡,看起來已經被人玩了不止一輪了,一對34E的豪乳被男人愛不釋手的揉搓把玩著。

男人挺立的肉莖深深的插入美女秘書的小穴裡,頂在深處柔軟的花心上,隨著翹臀的扭動摩擦著嬌嫩的媚肉,酥麻的快感讓她快樂的呻吟著,豐美的滑膩隆臀被李樂激烈的拍打著,肉莖在已經被干的有些發紅的後庭中快速挺送著。

「小騷貨,遊戲裡整天挺著這麼大的奶子,老子想幹你很久了,哦,夾得好爽,小菊花好會縮。」

李樂一邊揉搓著慕容明月酥軟滑膩,彈力十足的巨乳,一邊幹著這極品御姐緊窄的菊肛,腰跨撞擊著翹臀,發出響亮的「啪啪」聲。

「這麼細的腰,居然能長出那麼翹的屁股,嘖嘖,已經被那麼多人幹過了,小穴還這麼緊,真是極品啊。說,你是騷貨,你是婊子,不然老子就不干你了,快說」

琥珀色眼眸攬著慕容明月柔韌的小腰,淫笑著道,同時緩緩停止了肉莖的挺動。

「嗯,不要,不要停,我,我是騷貨,我是婊子,我要你們,幹我,快幹我,哦……」

慕容明月嬌喘著,斷斷續續的說著下流的話羞辱著自己,也許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說什麼,被媚藥和男人的肉莖佔據了的身體已經讓她無法再作出思考了,墮落的快感在男人大力的抽送下驟然攀上了極樂,讓慕容明月再一次在高潮中徹底淪陷。

得到了滿意的結果,琥珀色眼眸和李樂淫笑著繼續努力開發著這個美麗的極品御姐早已熟透了的身體,在慕容明月嬌媚的喘息中將火熱的精液深深的注入幽深的甬道盡頭。

持續了數個小時的淫亂群交暫時停止,在五個風情各異的美女身上發洩完急躁的慾火的男人們暫時安靜了下來,圍坐在一起,淫笑著討論著美女們各具特色的美妙身體。而被不停地輪姦蹂躪了數個小時的女人們全身沾滿了白濁的精液,下身和後庭處更是一片狼藉,雖然中途有人給她們灌下了一些維生藥劑,但是被無數次高潮耗盡體力的她們還是已經精疲力竭,軟軟的躺著,目光中已經恢復了一下清明。在先前那持續數小時之久的激烈性愛中,媚藥的效力已經被消耗掉了。

被女侍帶下去清潔了一下身體,然後灌下一些藥劑補充了一下體力後,何藝她們再度被帶到了大廳裡。

看著五個各具風情的美女在簡單的梳洗和休息之後再度變得光艷秀媚容光煥發,男人們不由的再度性奮了起來,雖然因為之前的消耗有些疲軟,但是在藥物的作用和美人的雙重刺激下還是很快硬了起來。

「現在,我們來做個好玩的遊戲,由EVE和慕容明月一組,北冥雪和連昕一組,誰先讓對方高潮,等下就陪我們繼續玩下去,另一個人就可以休息了。」呂超淫笑著淫笑著宣佈。

「那,那我呢,我可以休息麼?」周小萌一臉希冀的試探著問道。

「呵呵,小萌小姐說笑了,在場的很多人可都對你很感興趣,還希望等下能有機會和你繼續深入的『交流』一下呢,怎麼能就這麼退場呢?」王棟樑微笑著搖頭,溫和的言語卻讓周小萌臉色一下蒼白了下來。

幾個人將周小萌的嬌軀抱起來到一邊讓出位置,然後開始上下其手的愛撫著美女明星的敏感部位,饒有興致的看著場地中間。那裡何藝和慕容明月,北冥雪和連昕已經被侍者面對面的擺好了位置,身上披著的簡單浴袍也被脫去,露出下面一絲不掛的赤裸嬌軀,雙手被並在身後用皮拷拘束住,雙腿被分開成M形互相綁在一起,雪白的脖頸上更是被套上了一對漆黑的皮質小項圈,好像奴隸環一般,充滿了淫虐的味道。

將兩對兒女孩子擺佈好造型後,兩名侍者再度取出四支精緻細小的針筒,扎進了女孩子們雪白的翹臀,將裡面的藥物注入了她們的身體裡。

「現在,讓我們開始吧」

呂超將兩隻粗大猙獰的雙頭龍打開開關,將強度調整到最大後,分別插入場中兩對兒美女的小穴裡。很快,何藝、北冥雪她們就發出了甜美的呻吟喘息聲,曲線優美的嬌軀扭動著,開始互相摩擦起來。

「EVE,身體,好熱,嗯……」

「明月,不要這樣,振作一點,哦……」

何藝和慕容明月緊緊的靠在一起,兩對兒豐滿堅挺的酥胸緊緊貼著,激烈的擠壓在一起,粉紅的乳尖對碰在一起,飽滿的淑乳上下摩擦著,麻酥酥的快感讓兩女抑制不住的低聲呻吟起來,下身已經很濕潤了。雖然身體已經變得奇怪了,但是兩女還是勉強克制著心中的綺念,艱難的保持著一分清醒。但是心中的屈辱終究抵不過身體上的快感,兩女的腦袋也漸漸的迷糊起來。

「小昕姐姐,北冥好癢,好難受……」

「嗯啊,小昕,小昕好想要啊,哦……」

北冥雪和連昕更是不堪,在藥物的作用下全身都已經熱了起來,粗大的雙頭龍在甬道裡快速激烈的扭動著,電流般的刺激下,下身的水像是被擰開了的水喉一般不斷流出,比起兩位大姐姐稍顯青澀了一分的小胸脯相互摩擦著,粉紅嬌艷的芳唇緊緊貼在一起,熱烈的舌吻著,在滑嫩的香舌交纏間交換著香噴噴的口涎。在藥物的催發下,兩個小美女已經徹底淪陷了。

兩對千嬌百媚的大小美女在眾人灼熱的目光下進行著火熱的同性之愛,那白得晃眼的雪膩肌膚,擠壓的不斷變形的渾圓酥胸,扭動的誘惑之極的挺翹美臀,嬌媚入骨的清軟嬌吟無不讓在場的男人慾火高漲,兩眼通紅的盯著那兩對正在相互擁吻摩擦的絕色美女。

「好漂亮的表情啊!」

「那個慕容明月的奶子真大啊,一會一定要好好試試滋味。」

「這兩個女孩子太讚了,水嫩嫩的哦。」

「真刺激啊,老子一會一定要干死她們」

一聲聲粗鄙淫褻不堪入耳的議論聲悄悄響起。周圍異樣的氣氛讓何藝和慕容明月羞憤欲死,但是身體的快感卻讓她們根本顧不上這些了,嬌喘吁吁的扭動著腰肢相互摩擦著胸部和下身,品嚐著對方的紅唇。藥物的侵蝕也讓她們正在苦苦堅持的理智快要崩潰了。

「啊哦……北冥……北冥要……到了……哦……」

「小昕……小昕也……嗯……」

兩聲甜美的嬌吟帶著酣暢淋漓的滿足和暢美響起,兩個小美女終於堅持不住了,嬌小玲瓏的嬌軀齊齊顫抖痙攣著,在激烈的戰慄中幾乎同時洩了出來。

「EVE……嗯……我……要不行了……哦……」

「哦……明月……啊……舒服……」

何藝和慕容明月也將達到極限了,兩具成熟火辣的誘人胴體交纏在一起,誘惑之極的扭動著,兩位情同姐妹的美麗女子熱烈的親吻著,努力的追尋著同性之愛的極樂。

「操,太勾人了,老子忍不住了。」

在這一幕幕火熱的百合春宮刺激下終於有人忍耐不住了,嗷嗷叫著將女孩子們的雙腿架起,把她們的身體抬了起來,將肉莖猛地插入了女孩子們的後庭中。

「啊……要……死了……要……壞掉了……」

雙頭龍還在小穴中激烈的肆虐著,屁股又突然被肉莖撐開並深深的插入,強烈的刺激讓何藝和慕容明月的嬌軀一下緊繃著,幾乎立刻洩了出來,快樂的像是要死了一般大聲尖叫著,發洩著這強烈的快感,僅存的一分清醒也終於徹底破碎,開始瘋狂地扭動著纖腰翹臀,迎合起男人的抽送來。

北冥雪和連昕已經爽的幾乎失神了,呆萌的靠在男人赤裸的懷裡,任憑他們揉搓著圓潤的小翹臀,一邊兒抽送著稚嫩的菊蕾,下身依舊扭動著彼此沖頂著對方體內的雙頭龍,帶來一陣陣鑽心的酥麻快感,清麗的小臉蛋上滿是春意盎然的麻木笑容,小嘴裡低聲呢喃著什麼。

深夜的舞會,熱烈而淫亂,幾台攝影機忠實的記錄著這狂亂的盛宴;門外的侍者聽著大廳裡隱約傳來的聲音,漲紅著臉,手伸進褲子裡,握著已經硬起了的肉莖,激烈的打著手槍,閉上眼睛,似乎在幻想著什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