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這件事來,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機遇,沒有象交換和3P那樣,需要時間和過程,必要的認證、認同達成了一定的模式,才能走到一塊,而本人這次的經歷,完全沒有一點思想準備,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耐心的看客仔細的聽我道來。

那是今年的6月27日,我一位交情頗深的朋友,從蕪湖打來電話,說他公司的一位副總他的頂頭上司,出差到黃山市,他是第一次去你們那裏,我已經給他介紹了你,在他面前我已經誇下海口,你一定要把他接待好,做好他的嚮導,其實他不用說我也明白,說的好聽是嚮導,不好聽的就是一張免費的飯票,不過也沒什麼,既然是我的老朋友的頂頭上司來了,當然是我義不容辭的要做好的,還好,在單位上我還有這個接待簽單的權利,不用我自己掏錢,就是自己掏錢,朋友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大約下午三點多鐘,一輛深紅色的上海奇瑞開進了我預定的賓館,早就在那裏等候的我一眼就看到了掛有皖B字樣,就知道是客人到了,我迎著緩緩停下的車子走去,車門開了一位頗有風度的五十多歲左右的老頭,從車上下來,我仔細打量眼前的老頭,大約1.67,頭頂已經沒有幾根毛發,帶著一小巧的銀邊眼鏡,當我得知他就是我要等的客人時,我倆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我把他領進了我開好的房間,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有了我朋友這層關係,一陣寒暄過後,才知道他叫吳總,很快我們就熟悉起來了,就象多年未見的朋友,有說不完的話題,一直聊到5點多鐘,我看看已經到了吃飯的時間,就帶著他來到了餐廳,由服務員領進了我早就定和的包廂,本來想找些朋友過來陪酒,可吳總無論如何也不肯,說是他也不會喝酒,更怕一桌人陪他一個的場面,還不如就我們倆的好,於是我就順從了他的意思,若大的包間就我們倆坐在裏面,征得吳總的同意,退掉了一些多餘的菜,留下了六菜一煲,當然地是我們這的山珍土菜。

到了我們這沒有不喝酒的,幾杯酒下肚,吳總的話漸漸的多了,特別是服務員進來送菜,他看人的眼神,就是傻子也看的出來他是個色老頭,見此情景,我連忙湊上前去告訴他,我們這是一個開放的城市,你有什麼想法,儘管告訴我,不要客氣。

不勝酒力的他滿臉通紅,一付色迷迷的樣子,也挪了下椅子,湊到我的跟前,說他早就聽說我們這是安徽的紅燈區了,當然啦,我們這沒有什麼好的工業,完全的靠旅遊業,政府為了搞活經濟只好睜只眼閉只眼,幾乎是半公開的,吳總哈哈的笑了起來,說他頭髮是沒有了,看起來是老了點,可他的心還沒有老哦,今年才56周歲,我心想56還不老,呵呵,心裏想嘴巴當然不會說出來哦,也許他看出我臉上沒變化,然後謙虛的說和我們比他是老了。

酒過三旬,吳總的話更多了,臉更紅了,說話的語詞也已經失態了,我看酒是差不多了,也不勸他喝酒,倆個人在包廂裏沒大沒小、無拘無束的暢談起來。

從他的話語裏已經明顯的暴露了他此行的目的,除了一點點公事以外,另一個目的就是「女人」。

當即,我就打電話給了一個我朋友的老婆,她是一家美容廳的老闆娘,並告訴她我們房間的房號(我並不喜歡小姐,而是我的接待離不開她們,現在不管是當官的和有錢的,喝了酒,就是這事,為了工作的方便,我不得不和她們之間有一定的聯繫),吳總更顯興奮,匆匆的吃了點送上來的水果就要到房間去。

我隨他進了房間,坐了還不到十分鐘,門鈴響了,我趕緊打開門,一個年輕漂亮、濃妝豔麗的女人出現在門口,人還沒進來,一股廉價的香水味就飄進了我的鼻子,我皺了皺眉毛,對這些女人,我向來就沒有好印象,再加上這個女人濃豔的衣著,我更顯反感,不過為了吳總我還是把她迎了進來,沒想到這傢伙也很有品位,他連眼皮都沒打開,就向我擺擺手,意思就是看不中,讓我再換一個,我連忙再打電話,一共換了5個小姐,不是面相不好就是身材醜,雖然我有些惱火,但是為了不失禮節,我還是沒有表露出來,就在我無計可施的時候,那個不識時務的吳總卻說出了這樣的話,他說他是遼寧人,早就聽說江南出美女,這次出差他是專門請命的,本想尋尋乾隆爺的蹤跡,沒想到全是些粗脂俗粉,看到他一臉失望的樣子,我連忙解釋說,我們這邊的小姐,大多都是江西一帶的,我們這的江南美女都南下了,明天我陪你到我們的小鎮看看,領略一下真正的江南女子和江南風情,聽我這麼一說,原先眯著的眼睛,突然放出了異樣的光芒,緊緊握著我的手,再三的懇求我為他再找一個,只要他滿意,可以付雙倍的錢,我說這不是錢的問題,問題是我們這的年輕開放的女子都到外地坐臺當雞去了,留在家裏的大多都是一些本分的和良家少婦了。

還沒等我說完,他的眼睛更大了,連聲說少婦好啊,他最喜歡少婦了,說著說著就差點下跪了,這可真為難住我了,我的腦海開始一個個的掃描,不過很快就一一放棄了,我覺得都不可能,就在無計可施的時候,突然,一個絕妙的想法出現我的大腦裏。

自從我老婆在我的教導下,有了一次換妻和3P之後,逐漸對性有了一定的見解,再不覺得那是一種任務,而是一種享受,激情過後我又有了好多的意淫的想法,比如找個嫖客操我老婆、找三到四個男人輪奸她等等,也許今天就是個大好的機會,反正吳總又不認識我老婆,主意產生後,我連忙告訴吳總,我當然不會告訴他,我要為他找的是我的老婆,而是告訴他是我的一個情人,老公長年在外地打工,她和一個兒子在家,生活不是很寬裕,平時我也是經常接濟他們,要是給錢她也許會來的,聽我怎麼一說,他仿佛看到了曙光,連叫老弟,說事辦好了不會虧待她和我的。

見他如此的誠懇,我毫不猶豫的拿起了電話,來到門外,因為當著吳總的面好多話是不方便說的,開始老婆怎麼也不答應,說賓館的熟人多被人看到了不好,我說和我一塊沒有人懷疑的,再說他是蕪湖那些朋友介紹來的,是XX朋友的老總,她猶豫了一下,最後答應了,說把孩子弄睡了再來,我欣喜若狂,我的大腦充血,荷爾蒙加倍,莫名的興奮起來,不需要網上那些許多瑣碎的認證和時間,又一次看著老婆接受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的愛撫,那種蠢蠢欲動的心情只有我們同道才可以體會的出來。

當我把結果告訴吳總時,他高興的左一個兄弟右一個兄弟,完全把我當成了至交,我心想:我們不是兄弟了,馬上就成了連襟了,哈哈。

不過老婆雖然是答應了,我還是要再三的囑咐吳總,千萬不可以粗魯,不要做人家不願意的事情。

你再看他把個頭點的,象雞啄米似的,我這樣說是怕他把我老婆當成了花錢的雞,到時候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粗魯的動作會傷害她。

剛剛過了九點,老婆打來了電話,說兒子已經睡了,讓我去接她,我二話沒說騎著摩托車就到了家,老婆早已經等在那了,我滿意的點了點頭,就載上老婆出發了,從我家到賓館不到十五分鐘的路,我一路上和老婆說了不少好話,還介紹了吳總的情況,為了使她不要看到人家是半老的老頭而失態,雖然我知道老婆喜歡年齡比較大的男人。

上了樓,開門的當然是吳總,當我把身後的老婆推到他面前時,我發現他的眼睛開始定格了,傻呼呼的連讓我們進門都忘了,還是我拍了他一下,他才回過神來,很殷勤的把我和老婆迎進了房間,老婆在前面,他在後面緊緊的跟著,眼睛始終沒有離開老婆的屁股,說實在的,老婆最性感的就是她的下半身了,特別是今天她穿著一條白色的緊身褲,把那圓圓的屁股蛋包裹的無處不顯示她的誘惑的魅力,他一邊觀察著我老婆的身體,一邊偷偷的向我豎起了大拇指,本來我老婆在她的同齡人裏面,也顯的氣質佳,更何況在一個半老的老人面前,我老婆一米六四的個子,五十四公斤的苗條身材,再加上她一身得體的衣著,更顯得高雅大方,你說那老頭能不心動?進了門,老婆一屁股坐在床上,老頭的動作比我還快,馬上就在她的旁邊坐下了,我卻在他們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老婆想起身,卻被我用眼神制止了,剛坐定,老色鬼就色眯眯的向老婆的身體挨過去,老婆不好意思的向裏挪了挪,他又靠了過去,最後老婆被逼到了床頭,她才沒有再移了,而這時吳總的手一把攬住了老婆的腰,老婆很精靈的掙脫了吳總,離開了床,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我見不妙,吳總多喝了酒的臉更紅了,好象很尷尬的樣子,我連忙出來打了圓場,我拉著老婆的手親自把她交到了吳總的手裏,並給他們做了相互的介紹,吳總更是不失時機的重新把老婆拉到了床上,老婆順著他的力,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

那老頭開始不老實起來,一手抓著我老婆的手硬是沒有放開,另一只手摟著老婆的腰,一張討好的臉湊到我老婆的跟前,幾乎貼在我老婆的臉上了,也許是滿嘴的酒氣,老婆皺著眉頭,把臉車向另一端,回避著他的進攻。

大概是色欲沖昏了頭腦,這個很有風度的老男人,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不雅,還以為是我的存在,才使他眼前的這個女人不好意思就犯,漸漸的露出要讓我離開的意思。

在這個情形下,我當然是應該離開了,因為在他的心裏,他找的是小姐,一個花了錢的就可以肏的雞,並不是我們所說3P。

可是,我費了這麼大的勁把老婆找來,就是為了他的錢嗎?錯!我的目的大家應該比我還明白,我就不多說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戲還是要演的,不能讓他看出蹊蹺,想到這裏,我起身告辭,預料中的他回答得很乾脆,絲毫沒有留我的意思,趕緊站起身握著我的手就把我往門外送,我心裏暗暗的罵這個不講義氣的龜孫子,眼看就到了門外,我只好把求助的眼睛投向了老婆那邊,老婆當然明白我渴望的是什麼了,於是,背著挎包也到了門外,說要和我一塊走,她一個人怕。

吳總怎麼捨得讓眼前的美人離他而去呢,一把抓住她的手,久久的不願意放開,一副討好獻媚的樣子,好象八輩子沒有見到過女人,我看了都好笑。

老婆的這番表演,恰到好處的很自然的就把我留了下來,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就關門回到房間,拍了拍吳總的肩膀,告訴他不必因為我的存在,而壞了你們的好事,你儘管放心,我看我的電視睡我的覺你們盡興的玩好了,我要是走了她也要走,你就什麼都沒的玩了。

我這樣一說,再看我老婆的態度的堅決的樣子,吳總也只好作罷了,還一個勁的說我夠朋友夠兄弟,還問我一個晚上不回家,弟妹沒關係吧,並一再的要求我打個電話回家向老婆請假,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將要被他肏屄的女人就是他的弟妹哦。

我看到老婆捂著嘴偷偷的笑,我也想笑,不過忍住了,我讓他洗個澡,我打電話回家,他說聲好,很快他就脫光了衣服。

他象所有的中年男人一樣,身上的臃腫的肥膘肉特別多,灰白色的內褲下裹著他那還不知道啥樣的雞吧,雖然沒有顯露出來,但也可以看見他縮成一團的形狀。

穿著短褲他就進了浴室,不一會而從裏面傳出了水聲和五音不全的小調聲。

我假裝用很大的聲音給家裏的「老婆」

打電話,邊打老婆在旁邊偷偷地笑,我隔著衣服抓住她的乳房,輕輕的揉起來,老婆吃吃的悶笑,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老婆那厚厚的海綿胸罩包著那兩個小巧的乳房,隔著衣服摸裏一點點的肉感都沒有,我乾脆捨棄了她的乳房,朝她的性感的陰戶上摸去,別看老婆的上半身很苗條,可她的下半身卻非常的肉感,特別是她的陰戶,脫光衣服平躺著就象人們所說的小饅頭一樣,非常的性感。

我把整個手掌放在她的陰戶上,中指勾在她的兩個陰唇中間,感受海綿組織帶來的肉感,老婆大概是受了我的挑逗,撒嬌著靠在我的肩膀上。

那個性急的吳總,還沒等我們有再多的舉動,浴室裏的水聲已經停止了,我趕緊回到了沙發上,我可不願讓那傢伙看出我們是真正的夫妻,老婆也似乎領會到我的意思,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裝著很認真的看起了電視,我們剛剛坐定,那傢伙就光著上身,只用了條浴巾裹住了屁股出來了,不出意外的話,他裏面肯定什麼也沒有穿,果然,當他色迷迷的在我老婆旁邊坐下,我剛好透過黯淡的燈光,看到他滾圓碩大的睪丸和隆起的浴巾裏所凸顯出來的生殖器的陰影。

這傢伙也許真的是等不急了,人還沒坐好,手就就開始不安分起來了,很快吳總便尋找到他要觸摸的地方,隔著衣服老婆那被海綿包裹的乳房,已經完全的被吳總那龐大的手掌罩住了。

老婆那白白的臉蛋上已經浮起了淡淡的紅雲,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因為害羞。

雖然,老婆已經不只一次當著我的面和別的男人調情,可眼前這個畢竟是完全陌生,連最簡單的溝通都沒有過的,更何況還是半老的老頭,這樣的情景完全就是一個嫖客和一個妓女的交易。

老婆拼命想躲開老頭的手,眼睛不時的偷偷瞄我,聰明的吳總還以為是因為我的存在,而使眼前的女人開放不起來,於是,偷偷的想給我暗示,讓我先去洗澡,這個小小的動作,當然沒有逃過我老婆的眼睛,還沒等我反應給來,她卻搶先進了浴室,並在裏面反鎖上了,弄得我和吳總大眼瞪小眼,等反應過來後,倆個人哈哈大笑起來,不知道是笑老婆那種羞澀,還是笑她那種狼狽,總之,我們倆誰也不知道對方笑什麼,只是相互會心的笑。

老婆進了浴室,吳總雙手抱頭,成個「人」

字形躺在床上,這時下體已經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偷偷的掃瞄了一下他的生殖器,他的生殖器還沒有完全勃起,我估計再大也不會大到哪去,不過這傢伙的睪丸很大,裏面一定裝滿了彈藥,老婆今天可是要廣集糧了,當我再次問起眼前的女人怎麼樣的時候,色老頭朝我豎起了大拇指,不住的讚賞的說,這樣的女人才是他最喜歡的,雖然瘦了點,但顯得苗條,非常不錯,現在這樣的良家婦女真的很難得哦,今天能讓我遇到是我的福氣哦,還說事情成了,一定好好的謝謝我這個老弟。

不一會兒,浴室就傳來了水聲,我們都知道,老婆已經脫光了衣服開始洗澡了,這下吳總開始不安分起來了,一下子坐了起來,我當然知道他想幹什麼,於是給了他一點暗示,有了我的鼓勵,這傢伙用以我們年輕人都沒有的速度,一下子就到了浴室的門口,蹲在地上,從浴室門下面的出氣空朝裏面偷看,我已經想像的出,老婆那一絲不掛的身體,已經完全暴露在他的視網膜裏,漸漸的我發現,吳總的生殖器慢慢的勃起,從浴巾的下麵不安分的抬起頭來。

我可以保證,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男人看到我老婆不興奮的,而且從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我老婆修長的大腿和性感的陰部。

這時候的吳總好像是蹲累了,索性坐在地上欣賞起來,一邊欣賞還一邊撫摸起自己的生殖器,這時候他已經完全興奮了,陰莖完全勃起,我估算了一下,比我的要小三分之一,和那些沒有完全發育成熟的男孩子差不多大。

大約過了一刻鐘時間,裏面的水聲沒有了,吳總連忙整理後回到了床上,裝模做樣的看起了電視,浴室的門開了,老婆還是衣著整齊出現在我們面前,弄得我和吳總都有些失望,我偷偷的白了老婆一眼,她當然明白我的意思,淡笑一下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我知道她從內心裏不喜歡這個完全陌生的男人,何況還是個半拉子老頭,她這樣完全是為了我的感受。

這時候的老婆更加動人了,緋紅的臉蛋如浴後的美人,把那老頭看得回不過神來,我為了讓老婆早點進入腳色,為了老頭能早點享受到我嬌柔的老婆,就提出也要洗個澡,吳總一聽我要洗澡高興的直點頭,老婆卻拉著我不讓我離開,我起身握著她的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好象給了她某種的鼓勵,這才讓我離開。

我在浴室裏哼著小調,給老婆一個我就在你身旁感覺,心裏卻在幻想著外面的春光,澡是很快就洗完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走出去,又待了一會,裏面實在是熱的吃不消,當我拉開門,整個房間早已經充滿了春光,吳總早已經是一絲不掛了,我老婆幾乎是裸露的身體已經完全映入的我的眼睛裏,只有那條乳白色的內褲就象一個忠實的衛士一樣,緊緊的包裹在老婆那神秘的陰部,守衛著她那最後一到門扉,老色狼貪婪的欣賞她那婀娜多姿的身段。

老婆嬌嫩乳尖已被吳總的色手撫捏住,手指不斷的挑逗老婆那微微上翹的乳頭,老頭沒有有些嫖客那樣粗暴的去蹂躪她的乳房,而是象情人般的去撫摸她,讓老婆去感受他那帶有技巧。

必須承認這個老頭是個調情的高手,他先是象畫圈圈似的輕揉著,指尖不時的去撥動嬌小的乳頭,時而又用手指輕夾著乳尖去揉捏乳房。

我已經感到了老婆的不安,我知道老婆已經開始動情了,乳頭是她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也是她身體最容易被男人俘虜的部位。

老頭的嘴此時也沒有閑著,慢慢的從老婆的臉龐上舔了下來,吻向的她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卻沒有一下子欺近老婆高聳的胸脯,而是從乳房外側舔過,接著轉向腋下,順著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便象條蛇一樣沿著乳溝由外向內慢慢的圈向了乳頭,舌頭代替指尖去挑逗嬌嫩的乳頭,頭慢慢的往下壓,含住了乳頭,就象一個嬰兒一樣貪婪的去吸吮夢如的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溫柔的在老婆的身上滑動。

老婆的身體開始在陌生男人面前微微顫抖,吳總的手也不再隨意的遊動,只停留在老婆雪白修長的大腿上,順著大腿的內外側來回的撫摸,時不時有意無意的觸碰到老婆臀溝底恥骨間的緊窄之處,像是在探索著老婆原始的興奮點,一個可以勾引起女人愛欲的原始點。

我很清楚她的原始點在哪里,我老婆其實是一個很單純很簡單的女人,也是一個敏感區十分集中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掌握到她的敏感區的,更何況這個老狐狸呢?老頭的手已經到了老婆平坦的下腹,撫上光潔細嫩的小腹,探進內褲的邊緣,探向老婆隱秘的草地。

忠誠的衛士無法抵禦強悍的入侵者,鐵蹄順利的踐踏上嫩嫩的草地,又從容的在花叢中散步。

動情的老婆微微的張開了腿,已準備讓那陌生手指無恥而色情的侵入。

老婆的內褲被扯了下來,所有的障礙已經掃除,老婆神秘的三角區地帶也已經映入老色鬼的眼中,老婆的雙頰已經緋紅,肌膚也呈現出白裏透紅的顏色,就象剛撥了皮的雞蛋一樣,乳頭已經堅挺起來,乳暈也由原來的暗紅色變成了粉紅色,整個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協調、均勻、豔麗,沒有一點的瑕疵,就象一個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今天的我和往常的3P不一樣了,3P的時候我可以旁邊幫助另一個男人調戲玩弄自己的老婆,而今天我只能是象外人一樣的坐著,看著那些無味的電視劇,仿佛床上的女人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讓這個妓女和嫖客的交易正常的進行,雖然我內心已經興奮不已,下體已開始膨脹充血,表面我還是裝著很鎮定的樣子。

那邊,早已經迫不及待的吳總,此時已經騎在我老婆的身上,完全勃起的陰莖開始慢慢的靠近老婆陰道口,龜頭的尖端已經穿越濃密的黑森林,赤裸裸的陌生陰莖直接攻擊老婆同樣赤裸裸的蜜源,細小的陰莖,很輕鬆的就送進了我老婆氾濫的陰道中,陰唇被一個陌生的生殖器不斷地擠刺,陰道正與意志無關地滲出陰汁,老頭那醜惡的龜頭擠迫嫩肉,陌生的男性帶有棱角的陰莖在老婆緊窄的陰道中如肉蛇肆虐,成熟美麗的老婆再也沒有任何的羞澀,微微的張著嘴,緊緊的閉著眼睛,儘量調整粗重的呼吸,可是甜美的衝擊無可逃避,美夢仍在繼續。

老頭的屁股早已經開始做起了前後運動,我突然想起來叫吳總用避孕套。

讓他們戴避孕套並不是怕上了環的老婆懷孕,避孕套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性病的傳播,還可以避免老頭那骯髒的液體停留在老婆體內。

我用一種充滿愛意目光看了老婆一下,提起勇氣把剛才在路上準備好的一盒小號的的避孕套遞給了吳總,正在興頭上的吳總,猶豫了一下,還是很不情願的拔出插在我老婆陰道裏的陰莖,戴上最小號的避孕套,其實我心裏當然明白又有那個男人喜歡那一層薄薄的隔膜呢,就連我老婆也十分的討厭。

老頭很熟練的戴好了避孕套,再一次把那陌生的性具送進我老婆的體內。

老頭的龜頭開始在老婆的肉洞口進進出出,時顯時沒,盡情地品味著肉洞裏嫩肉夾緊摩擦的快感,也許是老傢伙好久沒有接觸過女人了,也許還是老婆嬌小的陰部給他帶來更大的摩擦感,還沒十分鐘這傢伙大哼一聲,就象死豬一樣趴在我老婆身上不動了,老婆還沒有得到器官的快感,就被這個不中用的老男人扔在一旁。

吳總進了浴室,我的心裏充滿愛意,走過去摟住老婆赤裸的身體,她還保持著剛才性交的姿勢,「大」

字形的仰躺在那,陰毛濕濕的,粉紅色的陰道口因為剛才的刺激,已經變成暗紅,微開的陰道口,都可以看到陰道外壁,意猶未盡的老婆還以為我會象3P時那樣,當第一個男人沒有滿足她的時候,第二個男人就會填補上她已經空缺的肉洞,輪番的給她另些空虛的貼補。

我沒有象往常那樣,脫光衣服插進去繼續讓她得到沒有得到的高潮,而是衣冠整齊的坐在她旁邊,揉著她濕濕的陰蒂,使她不再空虛。

胖豬般的吳總,大概只是簡單的洗了洗生殖器,很快就回來了,光溜溜的回到床上,看我在摸他剛剛操過的女人,只是淡淡的笑笑,並沒有邀請我加人的意思,其實我也沒有打算加人,要是加入了不又成了3P,就會失去今天這個計畫意義,領略不到讓老婆做雞的快感。

老頭回到老婆身旁的時候,我連忙躺在另一張床上去了,老婆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側臥著顯出了凹凸起伏滑如錦鍛的腰身,赤裸裸的老婆又重新回到了老色狼身邊。

吳總的陰莖已經完全萎縮了,躺在濃濃的陰毛裏,只露出一點暗紅色的龜頭,不仔細看還不一定看得到呢。

他赤裸裸的在老婆的旁邊躺下,轉身就把她攬在懷裏想親吻她,老婆掙扎著不讓他吻她,老頭也沒有強求,而是回手抱著她的上半身,讓老婆躺在他肥胖的懷裏,左臂便從她脖子下麵伸過去握住她的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在老婆的身體上四處遊動,摸了一會,老婆也許是覺得他不會再有什麼舉動,就起身想穿衣服,誰知道人還沒有起身,就又被吳總壓住了,肥屁股坐在我老婆的大腿上,碩大的睪丸正壓在老婆的陰毛上,雙手抓著她的手腕,張開大嘴把老婆的整個右乳送進了嘴裏,老婆「噢」

的一聲,掙扎的身體又軟綿綿的躺下了,繼續享受乳頭給她帶來的快感,吳總把老婆的手拉過去,撫摸起他軟軟的陰莖,在老婆的撥弄下,軟軟的陰莖開始又有了點反應,雖然沒有完全勃起,但比原來的大了許多,也不知道是這老傢伙的性功能發達,還是我老婆撫陰的功夫好。

兩個白花花的影子,在一張單人床是翻滾、嘻笑、調情,另一張床上的我,逍遙地欣賞著他們精彩的表演和無味的電視。

過了四十多分鐘,吳總把那個還沒有完全勃起的陰莖,好不容易才塞進了我老婆的陰道裏,又在老婆的身體上運動起來,老婆閉著眼睛又開始了第二次性愛的享受,雖然第一次還沒有給她帶來任何的感覺,我想老頭第二次一定會給她一個情欲高潮,老婆被插得半閉著媚眼,雙手緊勾著老頭的脖子,屁股不斷的向上迎合著,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就要來了,這時候我再也按耐不住美景的誘惑,從床上一咕嚕爬起來,來到床尾,看著兩副生殖器媾和的樣子,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情景,吳總的陰莖在老婆的陰道裏迅速的進出,而且速度越來越快,老婆的陰部開始發出「撲哧!撲哧」

的淫水聲,他的大腿和睪丸撞擊著妻的屁股和陰部,發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聲。

隨著他時快時慢的節奏轉換,老婆的發出了夢囈般的聲音。

老頭的陰莖這時更快速、更用力地在老婆的陰道中抽插,老婆的陰部糊滿了她分泌出來的淫水,兩片紅腫的陰唇緊緊包住他的陰莖,隨著抽送的動作拉出、推入,我知道老婆很快就要進入高潮了,目不轉睛的盯著老婆的陰部,希望能看到老婆高潮的精彩瞬間,老婆把腿張得的很大,拼命的想上抬高,突然床那頭的老婆發出「噢」

的一聲,我看到老婆渾身打著顫,會陰部開始一下一下的抽動,吳總也已經感覺到老婆的高潮,整個人趴在老婆的身上一動不動,盡情的享受陰道裏傳出收縮的快感。

短短的一兩分鐘後,老婆似乎恢復了平靜,吳總拔出陰莖退回到老婆的兩腿之間,用手分開老婆的雙腿,仔細地看了看老婆的陰部,我也看了看,那裏已經開始發紅,陰道打開了約四分一個指甲蓋般大的小洞,四周充滿了亮晶晶的液體。

疲憊的吳總,好象非常吃力的樣子,仰天的躺在床上,用手拉老婆到他身上,老婆順從的爬到他的身體上,拆開一張乾淨的避孕套,熟練的幫他戴好,然後扶住細小的陰莖坐了下去,整個陰莖很快在我眼前消失,全根沒進了老婆的陰道裏,然後老婆上下的套弄起來,吳總的雙腳挺直,屁股也配合著老婆的套弄,雙手分別握住老婆的兩只乳房,老婆下身快速起伏著,很買力的套弄老頭,我知道她是想早點讓他射精,就可以早點休息了,老頭的陰莖象打樁一樣向老婆的陰道用力搗用力插。

這傢伙有了第一次高潮以後,這次卻顯得從容不迫,老婆吃力的套弄著,中途還休息了好幾次,最後把求助的眼光轉向我,我做了讓她蹲著的姿勢,老婆馬上明白過來,因為有時候我射不出來的時候,我都是讓老婆用這個姿勢,這個姿勢女人的大腿出力,陰道會比平時緊好多,用這個姿勢男人沒有不繳械投降的。

醒悟過來的老婆,連忙蹲起,用力的夾住老頭的陰莖,老頭貪婪的瞧著陰莖在我老婆陰道裏進出的情景,雙手始終沒有離開老婆的雙乳,屁股繼續向上挺動,老婆的屁股往下坐的時候,他就會默契迎上,老婆是速度越來越快,老頭再也堅持不住了,張大嘴象哭一樣的狂叫著,接著他的下體緊緊頂在老婆的腿間,陰莖全根挺進老婆的陰道裏面不動,屁股肉抖了幾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進了橡膠套裏,老婆也象瀉了氣的皮球,趴在老頭的身上休息了幾秒鐘,就從他身下爬起來,軟縮的陰莖連著套子,早已經滑了出來,這時候的老婆,再也不顧什麼了,一下坐到我的懷裏抱住我,用又紅又燙的臉貼在我脖子上瘋狂地吻我,我愛撫著她,她高潮的興奮期在持續著,兩粒乳頭仍然翹起,發硬的陰蒂仍然凸出在陰唇外面,陰道不斷流出的淫液把我的褲子弄得黏糊糊的。

吳總匆忙拉下避孕套準備進浴室的時候,我望瞭望他已經半軟的陰莖,陰毛上面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陰莖上沾滿了他自己的精液,見我看他,不好意思的邀請我老婆先洗,老婆要我幫她洗,而我卻建議大家一塊洗。

我脫光衣服和他們一起進了浴室,他蹲下去用花灑為老婆沖洗陰部,手很溫柔地撫摸妻的陰毛和陰唇,還把老婆的陰唇小心掰開清洗裏面,我為她沖洗上身,但是從鏡子裏看見妻在兩個男人的愛撫下顯得格外性感,下麵一直發硬,緊緊頂著妻的屁股。

他蹲在老婆的下麵,把花灑開到最大伸到老婆的陰部上噴射,水花沖刷著老婆的陰唇、陰蒂和陰道口,老婆被刺激得又再興奮起來,他撫摸了一會又吻了老婆的陰部一下,妻全身發軟,轉過身抱著我,另一手抓著我的陰莖套動起來,我受不了了,關上花灑把老婆領回房間,他也跟了出來。

我躺在床上,老婆跪在我身邊為我口交,他跪在床下親老婆的屁股蛋。

一會兒我讓老婆保持姿勢不動,轉到老婆的後面,換他躺在床上,想讓妻為他口交,老婆並沒有給他口交,而是把臉睡在他的大肚子上,把屁股翹的高高的,讓我從後面插進她的陰道。

這種看著自己的老婆讓人玩弄的刺激讓我不一會就到了高潮,把濃濃的精液射進妻的陰道。

老婆被幹的全身發軟趴伏在床上時,我把陰莖拔出來,幫助她把精液擦洗乾淨,剛剛擦完,就被老色鬼抱到他的床上,這時候的老婆再也不想動彈了。

那一夜,老婆一直睡在那個男人旁邊,第二天清早,我被他們嘀咕咕吵醒,我裝著睡著的樣子,豎著耳朵聽他們在說些什麼,原來一大早吳總又想來一次,老婆伸手遮住她的下麵不讓他搞,說要起床上班,老頭笑著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走,說只需要2分鐘,不射精,看他很強硬的樣子,老婆勉強的答應了,他傻笑著壓向我老婆,他用手提著他那半軟不硬的陰莖頂在老婆的肉洞門口,他慢慢地往裏插進去。

由於他的陰莖沒有完全勃起,所以不太容易插進去,老婆用手撥開下麵那個洞口,讓他勉強地插了進去,然後,老婆輕輕地對他說只給兩分鐘。

他抽插了幾下後說,兩分鐘沒問題,讓老婆幫他數一百二十下,數夠一百二十他就下來。

老婆開始很認真地輕輕數著他抽插的數字,他插進去時老婆就數,抽出來時老婆也數,他忙停下來不幹,說插進去和抽出來只能算一下。

老婆笑著點頭答應了,我覺得好好玩,就偷偷的睜開一絲眼睛,看他們玩,老東西很狡猾,慢慢插進去,然後再慢慢地抽出來,他插得那麼慢,老婆也只好數得慢,他的陰莖沒抽插幾下便完全硬了起來,也許昨天晚上太過辛苦,今天他確實不想射出來,當老婆數到一百二十的時候,他連忙快速的抽插了幾下,真的拔了出來,油亮的陰莖上沾著老婆的淫水,在早晨的陽光下更顯得刺眼,老婆起床沒有叫醒我,自己到浴室隨便沖洗了一下,就穿起了衣服,老婆單位上班的制度很嚴的,遲到就要扣錢,我也不想讓她再耽誤時間,就由她去了。

見老婆要走,吳總趕緊叫醒我,拿出一疊錢來,然後在裏面抽出五張的樣子,遞給了我,讓我付給老婆昨天晚上的包夜費,我從裏面抽出了二張還給了吳總,現在的小姐包夜只要300塊,吳總是我朋友的領導,我可不想讓他說我們不夠意思,錢一定要按規矩給的,不然就對不起朋友了,我把錢遞給老婆時,老婆不想要,我趕緊給她使了個眼色,老婆會意的收了,放進包裏,吳總也沒有收回我還給他的二百塊錢,而是想塞進我的口袋,我當然是不會要他的錢,那樣還不讓朋友看不起!我推脫著要把錢還給他,他卻說是對我表達的一點意思,讓我買煙的,倆個人推來推去,最後沒有辦法,我抽出一張給了我老婆,其餘的還給了他,吳總見我執意不肯要,也就沒有再強求了,拍著我的肩膀,一個勁的說我夠意思,其實他那裏知道,昨天晚上被他搞了一夜的雞,就是我老婆啊。

當天晚上,吳總就離開了,那老傢伙哪里是來辦事的,我想他就是沖著女人來的,臨走的時候還一個勁的誇我的辦事能力,還真誠的邀請我到他那去,帶上昨天晚上的女人,我哪敢啊!蕪湖的那些朋友都認識我老婆,到時候所有的一切都要穿幫了。

老婆晚上回家,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還興奮的告訴我,她把昨天晚上的收入全花了,我說花了就花了,我可不想花你賣肉的錢,只要你花得高興就好。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