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小芹是高中同學,可謂青梅竹馬,上了大學才確立了戀愛關系,畢業後第一次給了我,順利成章的結婚,生子,趕上我的事業還算順利,勸說老婆辭職在家安心帶孩子。06年孩子到了4歲送回老家,老婆在家無所事事,說起老婆絕對算上美女,原來在幾百人的公司裏是數的上的美女。

再來說說我,大學畢業後做起了銷售,過了幾年提成部門經理,06年新招畢業生,豔做了我的助手,很高挑的身材(174),皮膚非常白,長發飄飄,起初隻是覺得她養眼,後來工作中接觸多了互生情愫,雖然她有男友,我也已婚,最終還是背叛了婚姻。逐漸發現豔是我理想中的妻子,溫柔嫻熟,氣質很好。老婆其實也如此,一個卑鄙的念頭浮出水面,想給老婆找個好的歸宿,然後我兩平靜的分開。

開始了給老婆尋找歸宿的曆程,邪門的在網上瘋狂的尋找,站台,交友網都發過,被人罵過變態,也被很多登徒子糾纏,漸漸的自己心裏發生了變化,從一開始的給老婆找好男人過渡到瘋狂的想看老婆和其它男人媾合。

07年3月一個男人出現在QQ,37歲,姓楊,離異無孩,雖然學曆不低但說話很粗俗,社會閱曆使他說話很有內涵,交流了雙方看法,安排了一個周末,我兩個大男人在茶館包間中見面,看得出他爲了博得好印象費了番功夫,長相倒是一般,個子也不高(172),雖然有點大肚子但身體很強壯,和他開誠布公的聊了聊,他也給我講了他的經曆,30歲結婚,34歲離婚,後來處過幾個女人無果而終,現在自己做些小生意但不很忙。說話很有水平,眼神比較犀利。

有一點我很不舒服,見到女人很色的感覺,他一直盯著進來送茶的服務員的胸部看。我把筆記本打開,裏面有老婆的照片,看完他的情緒明顯高漲,有點迫不及待。我很不舒服,感覺自己是個皮條客。

在茶館中呆了一個下午,互相交流了看法和行動步驟。第二天周日一早,楊哥來到了我家,身份是我的新同事,老婆炒了幾個好菜,他一直盯著老婆看,我私下裏警告他老婆最煩這種看上去色迷迷的男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第一次作客老婆對他的印象還是很好,健談,幽默,閱曆深,見識廣。順帶提及他想在小區裏租個房子,讓我們夫妻幫忙留意。

沒想到第二周他就租到了房子,同一個小區,隔了幾號樓。後來才知道,平常一居室的租金是1500精裝修,這哥們租了個1800的,怪不得行動很快。

搬過來時我和老婆還特意幫他一起收拾屋子。接著基本上每天晚上他都過來吃飯,他廚藝很好,每天都是他和老婆兩人在廚房裏忙乎,我在屋裏上網,有天老婆對我說楊哥挺煩的,怎麼天天跑咱家吃飯。(老婆和我一樣出身工人家庭,有小市民情節,不是很大方),我及時把情況反饋到他那,第二天他來的時候帶著一兜螃蟹和蔬菜,老婆的怨言戛然而止。女人的確愛占便宜。這可好,周末楊哥請我們一起打球,請我們一起到影院看大片,全是他掏錢。晚上各回各家後我兩互相交流情況,看看下步怎麼著。

過了小半年,期間我也和豔經常在一起聚,這個時候他從沒去單獨找過老婆,(這個我告訴過他),他的確很有耐心,老婆對他很信任,還張羅著給他找女朋友。偶爾楊哥還請我們去遊泳,老婆和我都是旱鴨子,我以爲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老婆怎麼著也把楊哥當自己人,沒想到老婆連分體內衣都不穿,隻穿連體內衣去和我們學遊泳,而且在遊泳池裏老婆也不讓楊哥教他遊泳。我有點著急了,借口出差,其實一直呆在北京,隻不過是在豔的小屋裏。

出差前我告訴老婆楊哥已經從單位辭職。這段時間(大概一個月)每天早晨兩人一起去買菜,中午一起做飯,儼然一對小夫妻,但據他說老婆還是很保守,偶爾在廚房裏碰下手老婆都很不自然。

他曾經想過用春藥,這個想法被我否決,老婆的性格外柔內剛,必須從內心讓她接受,硬來的話後果很可怕。這期間他有點不耐煩,畢竟過了將近半年,還沒什麼效果。他解決生理需要的方法隻有自慰,偶爾到我家老婆不在時候拿著老婆要洗的內褲打手槍,或是我和他在家老婆在衛生間洗澡的時候,讓他看看。

事情的轉機是在11月份,那天我要出差的,我兩準備出差前的行李,我故意找個茬和老婆吵了起來,她心裏本來就有怨氣,一下爆發出來,我故意的煽了老婆一巴掌(心裏還是很心疼的,從來沒動過老婆一根手指),她果然不吵了,使勁的哭,我狠狠心提起行李下樓跑到他那去告訴他這是個機會。

楊哥立刻跑到我家,之後的事進展的很順利。事實證明,老婆其實對他也漸漸有了好感。用楊哥的話說,敲門半天老婆才開門,眼睛紅紅的,身上很香,屋裏空調開著,穿了個小吊帶,乳頭都能看到,他底下一下子硬起來,本來想霸王硬上弓,後來忍住慢慢的開導老婆,說了一大堆我的好話,然後說我不珍惜這麼好的老婆,雲雲。

老婆一直低頭哭,後來慢慢的從勸慰發展到撫摸,之後就是擁吻,然後做愛,虧得那哥們專門準備的藥物,那天和老婆一口氣做了6次,老婆真的被他折服。

老婆也2個月沒做,慾望很強烈。

這天結束戰鬥後老婆像是突然醒悟過來,把他從床上推開。他很緊張的給我打了電話,說老婆會不會想不開幹啥事?我也心慌了,立即給老婆打了電話,過了很久老婆才接起來,聲音哽咽的給我說上午和我吵架是她的錯,我說我在外地有什麼事找楊哥,她很不自然的恩了句。

我看沒事,立刻給楊哥說了,並且告訴他對老婆一定要欲擒故縱,從我和老婆談戀愛起她就吃這套,意思是讓大哥這段時間別主動找老婆。

每天我和楊哥都在QQ上聊,他總是問我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去找老婆,我說等等吧,有什麼情況就告訴我。

過了一周,楊哥突然打電話說老婆發了條短信給他「咱們以後都別見面了」,他有點不知所措,以爲以後徹底沒戲了。

這句話我很熟悉,談戀愛我和老婆吵架,她想讓我見她一般都這麼發短信。

我把情況告訴他,他非常興奮,接著問我怎麼辦。我讓他先給老婆打電話,別提那件事,關心關心老婆最近的生活情況。不一會他告訴我老婆壓根沒接他電話,打了好幾遍都如此。

該我出面了,我給老婆打過去電話,過了很長時間老婆才接,我問老婆幹啥呢,老婆支支吾吾的說在洗澡,我納悶她從來都是晚上洗澡,白天洗的什麼勁。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心裏很失落,隨便聊了聊就掛斷電話。心裏若有所失但也覺得自己的計劃在一點點進行,立馬給楊哥打了電話,說「老婆其實在等你,你別打再電話,半小時後直接去我家就行。」他接著說已經知道了,老婆剛才發短信給他說讓他把落到家裏的電腦拿走,然後再也別見面了。

他笑呵呵的說又該服用偉哥了。我聽著心裏難受,沒多說什麼。一個多小時以後,我給老婆打電話,馬上就有人接,支支吾吾的,前言不搭後語的和我聊了半分鍾,然後說爐子上熱著菜不多說了。

晚上也沒見楊哥上線,第二天中午楊哥來了電話,約好在老地方見面。一看他就是一臉疲憊,他有點不自然的看著我,我淡淡的問他,昨天辦事了吧?他說辦了,然後是沉默。

我覺得兩個男人說這個話題的確有點尷尬。于是一起找了個餐廳,要了個小包間,要了幾瓶小二,隨便聊了聊,我做銷售的,酒量已經練了出來,又趕上年輕,每人喝了兩瓶小二下去後,他說話有點大舌頭,我問:「昨天是什麼個情況?」

他說:「兄弟,不是我說,昨天去你家還忐忑不安的,一敲門見到弟妹,底下一下子硬了起來,平時看她都不怎麼打扮,昨天稍作了些淡妝,皮膚洗完澡也特別白,身上香噴噴的,穿著緊身的衣服,不瞞你說大哥我上過的女人也很多了,這麼個漂亮妞兒也真少見。」

我警覺到:「你不就找個幾個女朋友嗎?」

他嘿嘿一笑:「你大哥我幹過的女人很多,有時也會找些小姐消火。」我一下子怒火上來,我基本上是被騙了,萬一有個什麼病之類的怎麼辦?

我壓抑住怒火,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我問進屋後接著是什麼情況?

他說:「先是對我很冷淡,弟妹對我說該拿走的就拿走,拿完你也趕緊走,以後別見面了。」

老子什麼女人沒見過,我當時就跪下來抱著弟妹的腿哭喊,說:「我第一眼見你就喜歡你,以後見不到你,我真的活不下去。」,老婆也哭著說:「我已經有了丈夫有了家庭。」

我順著說到:「老婆是比較正統的女人。」

他說:「正統個屁,我抱著她腿時,兩個手指大概放到外陰戶的位置,邊說話邊使力觸碰,你不知道你老婆根本不抗拒,說了會話她兩腿都顫抖,據我的經驗她底下肯定有了反應。」

我思索著,按時間算老婆還有一周就來事了,這幾天正是老婆慾望最高的時候,楊哥也真會掐點。這個人城府很深啊。

他接著說「我看時機到了,起身抱起她一下親吻起來,你老婆根本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我撩起衣服揉奶子她還哼哼了幾句,當時我的壯陽藥也有了作用,二話不說,根本沒上床,在地毯上直接搞了一次。」我問:「帶套了嗎?」

他眉飛色舞的說:「哪有時間顧得上戴套?」

我說:「你射了幾次」

他說:「三次」,他突然警覺到什麼:「後來她吃了避孕藥。」我心裏很難受,老婆一向很愛乾淨,除了和我要孩子前讓我不戴套,其它時間不但必須要戴套,而且必須要洗澡。沒想到這個也就接觸半年的男人不洗澡,不戴套直接讓他任意在體內射。

我安慰他:「呵呵,反正我是想讓她以後跟你的,但在我們離婚前最好別搞懷孕,這樣很不好,你們就那麼三次嗎?我老婆在床上一般也不會主動要,和我做也就一兩次完事。」

他一臉淫笑的說:「前三次是我的需要,後來我兩一起沖了個澡,沖澡時我用手指扣到她陰戶,扣了一會弟妹立即把舌頭伸到我嘴裏,她那兩條大白腿夾著我的一條腿使勁蹭,還說我腿上怎麼這麼多毛。」,我讓她幫我舔一舔,她的口活還不錯,硬了後在洗澡間裏又搞了一次。」

我接著話說:「我老婆吃香蕉是我教的,但她一般都不願意和我吃香蕉,她嫌惡心。」

楊哥哈哈笑道:「嫌惡心?我最後都是在她嘴裏射的,她也沒說什麼啊!」我越想越憋氣換了個話題:「第一次完事時你是被我老婆趕出去的,這次是不是也這樣啊?」

他說:「這次反過來了,我晚上急著去見客戶,她纏著不讓走,害的我生意也沒談成,到今天早晨也離開的你家,放心,昨晚和你老婆聊了很多,我懂得哄女人,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心裏有數,早晨你老婆一早起來給我買早點去了,還打了幾個荷包蛋,我讓她別穿內衣內褲真空,她還真聽話,吃完早飯臨出門,我又搞了一炮,真爽啊!」

他酒的確喝多了,說,我給我老婆打個電話啊?你聽聽她怎麼說的?

我心裏很窩火,真想揍他一頓,還沒離婚就變成他老婆了。電話接通,他放到免提上,老婆馬上就接了,急切的問:「你在哪呢?」楊哥說:「我在陪客戶吃飯呢,想我了嗎?」

老婆:「討厭,少喝點酒,注意身體啊!」

楊哥淫笑道:「讓我注意身體是不是晚上想那樣了?」老婆說了句:「討厭」然後咯咯的笑起來。

後面的話沒記住太多,但楊哥真是個此中高手,說話說的極盡挑逗,但時刻透著關心,呵護,最後還是楊哥主動說要談事老婆才依依不舍的掛掉電話。

我有點不服氣,過了會也給老婆掛了電話:「老婆,你好嗎?想你了。」老婆淡淡的:「哦,你在外面要注意身體啊,你大概多久回來?」我說:「還要兩周吧」

老婆說:「回來前記著提前告訴我。我這邊有點事先掛了,就這樣了。」

我很懊惱,但不久接到了豔的電話,時時透著關心,呵護,心裏感覺很溫暖,至少我還有豔。

于是給楊哥說:「楊哥,你繼續吧,有什麼情況你告訴我,我還是了解我老婆的,省得你走彎路」

楊哥不屑的應了句,表情好像是:「我比你還了解你老婆,還用你來指導?」

半個月後,豔出差去了。我給老婆打電話說第二天下午回來。

過了一陣子老楊打了電話說明天我要回來,老楊笑道:「你老婆已經給我說過了,我在天津出差,弟妹非讓我今晚回來陪陪她,說你要回來」

第二天下午我回到了家,家裏整理的乾乾淨淨,老婆剛洗過澡,心想肯定是打掃一下戰場。

有將近三個月沒碰老婆了,剛洗完澡後畫淡妝的老婆果然很迷人,而且老婆的精神氣越來越足,女人味越來越濃,我趕緊發交卷了一下,剛伸進去,就覺得老婆的陰道明顯的擴張了,想到也許老婆剛和他做過,突然一下子軟了下來,索然無趣,老婆意猶未盡,但看我不在狀態也沒說什麼。

我躺在床上抽根煙問道:「最近楊哥怎麼樣了?新工作找到了嗎?」老婆的臉紅了,吶吶的說道:「自從你出差很少見到楊哥,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老婆不善于撒謊。

我說等會讓楊哥過來到家吃飯吧,老婆說:「算了,你剛回來好好休息休息」

我說那我到他那轉轉去。

老婆似乎很緊張,但也不好阻攔。

飯後我去了楊哥家,房子收拾的挺乾淨,比原來溫馨了很多。

楊哥也容光煥發的招呼我。我說你這一大男人越來越注意衛生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都是早晨弟妹過來收拾的」

我酸溜溜的說道:「你們兩過的還真像兩口子啊?」他回答:「這是雙贏,你和你那個女人咋樣啊?」隨便聊了聊,他上廁所的功夫我在屋裏到處看看,隨便翻翻書,看到一個櫃子關著上面還插把鑰匙,我打開一看,足足有將近一百張黃片,日本的,美國的,群交的,SM的什麼都有。

除了這些還有一大堆女人的內衣內褲,都是很性感的,有隻露乳頭的胸罩,有隻露陰部的內褲,還有的內褲壓根就是兩條繩子打打結做成的,還有一個電動陽具和一個跳蛋,接著往下翻,還有小皮鞭、小制服類的東西。

關上櫃子時楊哥從衛生間出來,愣在那。我笑著說:「你不會是把這些東西都招呼到我老婆身上了吧?你放心,我和豔發展的很好,估計兩個月內我就和老婆離婚了,該說啥就別藏著不說,坦誠不公點。」楊哥說:「那我就不瞞兄弟說了,我慢慢引導弟妹,我兩一天都不怎麼上班的,就在家裏看這些片,然後模仿學習,這幾十張碟我們早就看完了,這些性用具也是我兩一起去買回來的。」

我說:「我老婆好像不喜歡這些東西。」

他說:「現在很喜歡了,我調教女人還是有一手的,你老婆其實還是可造之材,你不懂方法而已。」

我拿著那幾根繩子說,:「這個我老婆會穿?」他笑道:「何止會穿,還挺愛穿的」

我苦笑道:「你就用了這麼短短的兩周多就把我老婆弄成這樣了?何況中間她還來事了,你們怎麼做的?」

他從櫃子裏拿出一瓶醫用的凡士林,說道,你別生氣就行,老實說:「那天我和弟妹作愛,做完後拔出來竟然出血了,弟妹說估計是來事了。不瞞你說她已經被我徹底征服了,不論從生理還是心理上,我告訴她來事了我這幾天要自己打手槍,她很心疼的說第一次是給了老公,但後面的第一次可以給我。于是到藥店買了醫用凡士林,你老婆是個不錯的女人,一旦愛上男人真的會不顧一切付出,爲了第一次能成功,她一天多沒吃東西。」

我說:「你是怎麼把我老婆弄的這麼服服帖帖的?」他說:「大哥我閱女無數,女人是靠耳朵活一輩子,我給你老婆一天說的肉麻的話比你一輩子說的都要多,平時小事多留心些,顯示出關心,女人是絕對吃這套的。再加上我那個事的花樣多,她和我在一起做愛多了去了。她告訴我哪怕和我過一天就死也心甘情願。」他說話的時候擺弄著老婆的內褲,臉上泛著光,很淫很色的樣子。

再沿著這個話題談下去我的自尊心肯定受打擊。于是聊了聊他的生意,他是做招投標的,有部委的關系,國家采購時他通過關系拿標,然後低價采購,高價賣出掙差價的,關系維系方面都是投其所好,愛財的給錢,愛色的給女人,他現在的客戶是一個處長,50多歲,既愛財又好色,每次他都要找幾個小姐一起陪著玩。社會真黑暗,我也是搞銷售的,可以理解。

我離開他家後給豔去了電話,兩個人卿卿我我的聊了一陣子。心理上得到安慰,回家時也沒有表現出反常。老婆送了口氣,很高興的問我楊哥最近咋樣了。

我笑著說最近生意還過的去,就是缺個女人得不到安慰,你趕緊給他找一個老婆啊。

老婆啐了一口一本正經的說:「別人的事我才不管。」

在家呆了一周,豔出差回來了。

我一直在家休假,想找機會出去,老婆似乎也一樣,周末在家兩個人各懷鬼胎的打著主意。(這一周我都沒怎麼碰老婆,一碰心裏就想著她和楊哥上床玩跳蛋的事,立馬就軟了),老婆起了個打早說是去敢早集買菜,我心裏當然知道老婆要去找楊哥,也就迷迷糊糊的答應了。

9點鍾起床我給楊哥打了電話,他接起來,我問說話方便嗎?他說方便。我說老婆在你那吧?他說:「是啊,在裏面洗澡呢,剛完事。一大早你老婆就跑過來,我還沒睡醒就被扒光了,今早這情況算是弟妹把我給強奸了。你和她是不是很久都沒做愛了?」

我敷衍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此後老婆每天總是找借口出去,不是去補鞋,就是去買菜或是去商場換東西。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轉眼到了2月份快過年了。各家都洋溢著過節的氣氛,往年都是我帶著老婆回老家過年,今年老婆說什麼也不回,我知道,這是因爲楊哥過年也不回,老婆看來是真愛上他了,怕他一個人孤單,也好,我帶著豔回老家去見父母。

過完年回來有一天老婆很深沉的告訴我有事跟我談,她倒是很直接了當的說愛上了別人,卻死活不說是誰,而且已經懷上了孩子,哭著請求我和她離婚,雖說這是我一手安排的,結果也如我所願,心裏總是很痛,兩人在一起畢竟有了十多年,就算沒了愛情至少也有親情。

我的冷靜出乎她的意料,她什麼都不要,包括孩子和房子,隻離婚就行。

這件事我是知道的,我曾經給楊哥說過,就算離婚一定讓他逼迫老婆別帶孩子離婚。

楊哥真的辦到了,老婆確實很愛他,甚于愛自己的孩子。

離婚前夜我找到了楊哥,我說這是我一手導演的離婚大劇,現在要求他第一絕對不能把這出戲告訴老婆,我不想老婆一輩子恨我。

第二,離婚後他要和老婆結婚並且好好對待她,老婆是個善良單純的女人。

第三,老婆肚子裏他的孩子一定要要上。

離婚後,07年5.1期間我和豔如願以償的步入婚姻殿堂,老婆離婚後和楊哥一起搬離了小區,老婆在走的時候告訴我那個男人是楊哥,央求我原諒楊哥,這事不怨楊哥,是她主動愛上楊哥的。

哎,傻女人,我哭著送她下樓。

轉眼又到了11月份,一年過去,物是人非,一直也沒和前妻、老楊聯系,那天觸景生情給老婆打了個電話,她很快就接了,隨便聊了聊,她和老楊還在北京。

約她出來聊聊,她說下午還和老楊一起約了客戶。最後終于答應了。約在星巴克,相處過10多年從來沒帶她來過這,離婚後反而來了。

老婆10點多才到,大半年過去了,快不認識了,老婆穿著很高檔的皮大衣,口紅塗的鮮紅,眉毛紋過,眼影也畫過,原來順直的長發燙過,臉上打了粉本來白皙的皮膚顯得更白,高跟鞋至少10公分,比以前顯得年輕許多,她一進門引得很多男人側目,我心裏卻很不舒服。

她坐下後點了杯咖啡,很客氣的和我聊了聊,她和老楊已經結婚領證,但沒辦婚事,畢竟兩人都是二婚。我說裏面熱,你把皮衣脫了吧,她說不用,坐坐就走,中午和老楊約了客戶。

閑談中知道她和老楊的孩子不小心流掉了,現在她跟著老楊跑生意,日子寬裕了,她還問了問我的生活狀況,聊了聊她覺得有點熱,把大衣扣子解開,我很驚奇的盯著她,皮衣下面隻穿了個夏天的小吊帶,而且吊帶絕對是老楊挑的,V子口及其低,大半個乳房露在外面,乳暈都能看到一些,我很生氣:「你中午和老楊去見客戶?你是去見客戶還是去當雞的,穿成這樣?」

她眼圈一紅,愣了半天說:「我已經和你沒關系了,我的事你不用管。」不歡而散。

下午三點左右,我越想越生氣,給老楊掛了電話。:「你在哪呢,老楊。」老楊:「哦,老弟啊,我一直在北京呢,你咋樣啊?」我:「小芹呢?我想和她說說話。」

老楊:「哦,我不知道啊。」

我:「好,那我自己給她打電話吧。」

老楊:「小芹在和客戶談事呢,晚點我讓她給你回電話好嗎?」

畢竟夫妻一場,掛斷老楊的電話,立刻給小芹去了電話,關機!我意識到了什麼,但沒辦法,她的路她自己走,離婚後原本一體的夫妻形同陌路。隻能作罷。

最後一次接到小芹的電話又是過年:「辛強,我是小芹,我和老楊離婚了,明天我就回老家離開北京這個城市,你能見見我嗎?」

世事無常,這次我給現在的老婆豔編了謊說是出去天津見個客戶,一天就回來。

趕到小芹住的地方,一間半地下室,屋子裏昏暗不堪,小芹穿著睡衣,形容憔悴,與在星巴克見她時光彩奪目的形象差距太大。喝了不少酒,眼睛迷離。

我輕輕的坐下來,很心疼的摟住她,把她抱在懷裏,她哭了。于是一五一十的說起老楊和她的事。

「你第一次帶老楊過來時我是很反感的,他總是眼睛在我身上瞟來瞟去,一副色迷迷的樣子,我是最煩這種男人的。後來他請我們去吃飯,看電影,印象慢慢好了起來,覺得他很大方,老楊做事時也有男人的那股陽剛勁。漸漸把他當成大哥看待。

他來咱家時幫著下廚,遇到洗菜時他就搶著洗,說是女人一般都手腳涼,動了涼水更冷,而且那麼漂亮的手,洗菜會變粗的;有時炒魚時油崩的到處都是,他總是搶在我前面炒魚,偶爾油沾到我手上,他看我的眼神很柔和,很心疼,我當時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很久沒被人疼過了。

老楊是個很懂女人的男人,他似乎讀懂我的眼神。咱們三人一起吃飯時,偶爾他會把腳有意無意碰到我腿上,在廚房做飯是有意無意的碰碰我的手,不知怎麼地,當時隻覺得很害羞,卻從沒有翻臉。

有一次周末我說要去長城,你說有事讓老楊陪我去,我來北京5年了,還沒去一趟長城,其實當時心裏既不想和老楊單獨出去,心裏又有說不出的期盼,期盼什麼?我自己也不明白。那天去了長城,爬的太遠,老楊非說一定要爬到最高處,爬了一半我就走不動,他就一直拉著我的手往上怕,時而不時的他會在我手背上捏一下,當時心裏咚咚的跳,沒好意思說出來。

爬到了最高處,周圍人不多,眺望遠方,真的很秀美,我陶醉在裏面學著他張開雙臂閉上眼睛大口呼吸空氣,這時他把我抱住,親吻了我,我用力掙紮,掙紮不開。羞愧難當的哭了,他吻了很長時間才放開我,我罵了他,舉起手準備抽他一耳光,但沒忍心,他對我說很愛我,像著了魔似的。

說著站在牆壁上說這輩子吻了我值了,如果我真的不原諒他,他就跳下去,然後真的跳了下去,我心裏著急,哭著說,楊哥,別跳,我原諒你,真的原諒你啊。他又笑嘻嘻的爬了上來,原來這段城牆下面又個平台,離城牆才兩米多高。」

老婆說到這,我心裏對老楊生出很多怨恨,這些事他從來沒給我提及,他的情商很高,我還傻乎乎的在那給他出主意,老婆喜歡什麼,愛好什麼,討厭什麼全都告訴了他。

老婆接著說:「老楊爬上來後,看我哭了,還安慰我,小寶貝,你別哭,我這不又回來了嗎?這時,我不由自主的倒到他懷裏任他親吻。從長城回到家後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有家庭,還有你和孩子,這種事不可能發生。于是之後老楊給我發短信我沒回,來我們家吃飯我也對他愛答不理。」

「你那次出差,在你出差前的一天,他來做飯的時候告訴我「聽說辛強要出趟長差,一個月呢?」然後眼神熱情辣的看著我笑,我的臉一下燒了起來,我讀懂了他話裏的意思。我告訴他老公出差你就別再來了。他很失望的樣子。第二天你出差和你吵架,你竟然打了我,我心裏委屈的要命,認識到結婚8年了,你第一次動手打了我。而且也不哄我提起包就走了。我趴在沙發上一直哭,過一會有人按門鈴,我以爲你回來勸我,趕緊跑過去邊哭邊開門,老楊突然來了,見我哭著,趕忙問我怎麼回事。

我一五一十全說出來了,他趕忙說,這個大的一個美人辛強也不知道珍惜,要是換做他,肯定會非常疼愛。老楊是個很能說的人,句句話都說到我心坎裏了,不知不覺中我就進了他的懷抱,接著擁吻,他像個野獸似的把我放在地上,很粗暴的扒光衣褲,不知怎麼地,自己非常渴望這種感覺,一直都認爲男人的天性就該這樣,當他掏出他那雞巴的時候,我卻很害怕,非常大,伸進去的時候我感覺隻有痛,老楊沒理會我的疼,繼續象野獸般的用力,老楊作愛的本領很高,不一會我就到了高潮,說實話,和你在一起時都是很機械的抽插,很少體會到高潮的感覺。

就這樣在地上來來回回的折騰了不知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的回到現實,真的和做夢一樣,我無數次的到了雲端,無數次的感覺在飛,無數次的感受到滾燙的精液沖擊子宮的熱度。等老楊從我身上爬起來的時候,我連挪動腳的力氣都沒了,老楊卻在旁邊開始抽煙,時不時捏一下乳房,休息了一會,我掙紮著起身,下身疼的要命,擡一步都很費勁。我衣服都沒顧得上穿就給了老楊一個耳光,老楊那時的表情是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他似乎沒料到我剛才還享受著大聲呻吟的女人怎麼會說翻臉就翻臉,我喊著讓他滾,不滾我就死給他看。他灰溜溜的穿上衣服跑了。」

老婆繼續邊喝酒邊說:「之後的幾天我身體慢慢的恢複,老楊也似乎消失了,每天我的生活恢複原來的平靜,按部就班但卻空虛無聊。這是老公你卻常給我發黃色短信,挑逗的短信。晚上到了8點就睡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大學裏自慰過,慢慢的自己在被窩裏自慰,想像這和你(老公)作愛,自己發狂似的使勁撫摸,不一會想像中的人變成了老楊,就這麼一會想到老楊色色的眼神,一會想到他那碩大的東西,一會又想到自己和老楊作愛時的表情,就這麼迷迷糊糊從開始到作愛,從作愛到開始,一直不停的叫著老楊的名字。

第二天早晨起床發現被單浸漬了一大片,全身酥爽,想起來愧疚萬分,起身時雙腿一合又有了種沖動,于是又來了一次。躲在被窩裏鬼使神差般的給老楊發了條短信,他立刻回了電話,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早晨起來洗了個澡舒緩了一下心情,正準備洗床單,老楊來了。我開門看到他時,心裏隻有激動。但依舊冷冰冰的讓他出去。他一把鼻子一把淚的哭了起來,我心一軟也跟著哭了告訴他我們兩是不可能的,他是個好男人,會找到好老婆的。

他聽完後抱著我說了很多情話,邊說邊在我的後背撫摸,他的鼻息很重,熱氣碰在我臉上讓我感受到男人的氣息,我不覺動了情,又一次的讓他進入我的身體。幾個高潮過後,我躺在他懷中,他給我說了他的所有經曆,我很同情這個男人。我也把我的所有事告訴了他,我兩就這樣躺在床上談到了晚飯時間。他恢複體力後,一直在逗我笑,他本身就很幽默,似乎能看穿我的心,我想什麼他就說什麼,我漸漸主動親吻他,就這麼一直纏綿了一晚。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醒來,看著酣睡中的老楊,情不自禁的親了親他的臉,簡單梳洗一下就去買早點,他吃過早飯就出去見客戶了。他一走我心裏空蕩蕩的,一直在給他發短信,他卻一條也沒回。打電話也關機。于是我在小區門口等了幾個鍾頭,快到傍晚我才見到他,當時自己快凍僵了,一見到他便撲到他懷裏哭著說以爲他出事了,電話關機短信不回。他哄了好半天,我才破涕爲笑。跟著去了他家。除了搬家的時候去過一次,這是我第二次去他家,家裏亂髒髒的,沒處落腳,廁所裏也都是髒衣服。

我心疼的親了親他,讓他休息休息,忙乎了幾個小時,終于把家裏打掃乾淨。看他在電腦跟前一動不動,湊過去一看在看黃片。他見到了,把我拉了過去坐在他腿上,說一起看看,說著說著手伸進胸罩亂摸。我啐了他一口,以前上大學同宿舍的女孩也看過,不過我是從來不看的。他興高采烈的讓我陪他看,不想讓他掃興,就陪他一起看,他把聲音放的大大的,邊看邊給我講解而且邊脫我衣服。一會我兩就滾做一團在床上,他學著片子裏的動作,本身他床上功夫就好,再加上一些花樣,我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過了兩天他不知從哪找到一堆和片子裏一模一樣的內衣內褲,那時我確實愛上他了,隻要他高興我就開心,而且變著花樣的作愛也讓我很著迷。最後他要求給我拍裸照,我不同意,他說自己留著看的,趁年輕拍些,我勉強同意,但要蒙住臉。他聽我答應高興的手舞足蹈。跑過來蒙了個黑布,找了個毛筆說幫我畫畫,手用繩子綁住,全身愛撫,完全是學片子裏的東西。于是在我胸上,大腿上寫了一會,讓我擺出不同的造型,沒有松綁,幫我用熱水把字擦掉,接著一起做愛,第二天我要看照片,他說數碼相機倒照片時出了問題,照片全都沒了。

這幾天我都住在他家,晚上他沉沉的睡了過去,我上他的電腦隨便看看,看到一個隱藏文件夾中竟然是我昨天拍的照片,在乳房上寫的字是「極品騷貨小芹」,在腿上寫的是「歡迎來操小芹」,屁股上寫的是「老楊的性玩具小芹」。我立刻哭了,我承認當時很愛很愛這個男人,他理解我,關心我,我願意把一切都給他,但在他眼裏我隻是個性工具,哭的聲音驚醒了老楊,他看看電腦照片知道了怎麼回事,連忙解釋他是看黃片裏有這樣的才仿傚的,他很愛我,當面把照片完全刪除了。哄了好一陣子,我也覺得他隻是在仿傚,並沒有別的想法。于是原諒了他。」

隔了一天我來事了,老楊這段時間足不出戶,我兩瘋狂的看片,作愛,洗澡,繼續看片,作愛,生活的簡單但心裏很充實。我來月事了,老楊還是在看片,剝光我擺弄擺弄又不能插,唉聲歎氣的說要自己自慰,我心疼的看著他,突然想到黃片裏有插後門的,老公也想過,但我沒答應覺得那樣太變態。我于是紅著臉給老楊說,「第一次給了老公,我也給你我的另一個第一次」。他基本上是懂意思了,因爲他在看黃片的時候也提過乳交和肛交,但我的胸部不是很大,所以一直也沒乳交過。

第二天我們買來凡士林做了一次,的確很疼,疼的我一直在哭而且屁股根本挨不到床,過了幾天的這種生活很難受,老楊好像精力永遠這麼旺盛,我告訴他要讓他節制,我的人都是他的,他想要隨時都給他。他一臉郁悶的說,「可是辛強快回來了。哎」我心裏也很亂。我想了想告訴他是不是真的愛我?他很肯定的說是。我說現在也和丈夫沒什麼感情了,離婚後和他結婚。他想了好一會,終于答應了,我當時覺得自己很幸福,當然也覺得對你很愧疚。你出差回來後我還時而不時去找老楊,接下來的事你也知道,咱們最後終于離婚了。」

我滿臉淚水的說道:「你和他的孩子最終也夭折了」她突然清醒了似的,狠狠的說道:「那是老楊逼我打掉的,他說我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還不知道,我告訴老楊那段時間都沒和辛強同過房,老楊說同過一次,他知道的」

我仔細想著,是我給老楊說過出差回來和小芹做過一次愛,當時沒提硬不起來的話,沒想到這句話害了小芹。

我接著問道:「你和老楊不挺好的嗎?一起做生意,一起生活,怎麼走到了離婚的地步?」

小芹又開始哭了:「離婚後老楊和我領了結婚證,我以爲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段時間真幸福。爲了老楊付出的也很多,他嫌我胸不夠大,花了2W多做了隆胸手術,你上次在星巴克見我的時候沒發現胸部大了一圈嗎?說到做生意,當時的確是想幫老楊,他每天很累的到處應酬,我也很想學習做做生意,我提出要幫他一起做生意,老楊很痛快的答應了。隔了一周告訴我,去見一個客戶,政府裏的人,還特意給我買了幾件名牌衣服,都是很緊身的,買來高跟鞋,說要打扮漂亮點,別丟他的人,于是出去又做了頭,紋了眉毛。

見面地點是一個不大的飯店,老楊和服務員都很熟,上了一個6人包間,過了會一個矮胖子來了,大腹便便的,老公讓我叫他于處,老公向于處介紹了我-他的夫人,于處和我握了握手,捏了幾下,我很反感,于處說道:「是你夫人?你小子淨蒙我。」老楊連忙從包裏拿出我兩的結婚證讓于處看,我當時很納悶,結婚證還隨時帶啊?于處看了半天,眼裏放光的看著我:「果然是老楊的老婆,良家啊」說著和老楊一起笑起來。

這頓飯吃的很別扭,于處邊和老楊說著葷段子,邊瞅著我胸脯看。壓根沒談正事,老楊一個勁的讓我敬酒,喝得五迷三道,于處淫笑著問老楊,「你小子豔福不淺,弟妹什麼罩杯的?」老楊趕忙說道34D的。

于處很滿意的看著我說:「怪不得很大啊……」。

那晚暈暈乎乎的吃完飯,醒來後旁邊躺著的男人是于處,我發瘋似的拍打他,他起來把我摁住又一次狂肏了我。」

我躺在床上直哭,他邊提褲子邊說:「老楊讓你陪我的,你告訴老楊,這次開標就是老楊的了。良家的滋味很不錯,以後有空讓老楊帶你過來陪陪我。」回去後和老楊大鬧了一通,老楊三寸不爛之舌說服了我,我想事情已經發生了,老楊是我老公,他不嫌棄我,我好好過日子也就行了。

沒想到自此後,老楊的懇求下我輾轉于多個男人的胯下,衣著也越來越暴露,往往是在包間裏一脫外衣就引得那些男人吃飯的心思都沒了。更有甚者,老楊陪著有些人一起和我做愛。我哪像他的妻子啊?就和妓女一樣。

這麼過了幾個月,于處要私人去海南遊玩,老楊讓我全程陪同,和于處在海南的一天,于處拿出照片給我看,就是當時老楊當著我面刪掉的全裸照片,于處笑道:「沒想到你一個良家玩的比小姐還開,讓我也照一張?」我一把推開于處自己回了北京。

回來之後,卻在家裏發現了老楊和一個小姑娘赤裸裸的在一起,這小姑娘我認識,住樓上的,長的不好看,身材挺好,年齡也很小,不到20歲。我徹底失望了。和老楊離婚了。今天把你叫到這就是想把這些說出來,很多事後悔是沒用的,當初我沒好好珍惜一個好男人。

這話說的我無地自容,從此再也沒見過前妻。

我珍惜著和豔的每一天,自己幸福了,卻毀了一個女人一生。有些事做了只能來生補償。

希望大家引以爲戒。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的酒店領班
跟朋友交換了女友
我在KTV被同學群姦
愛穿絲襪的舅媽
合租房子的故事
別墅的秘密
妓女的不歸路
我和老公純潔的SM遊戲
精品色醫生
女學生的恥蜜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