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晚,美妮跟男朋友吵得好猛烈,因為懷疑他在外頭別有女人,他說她不相信他,而她又不肯妥協,所以他們就鬧翻了!

她帶著憤怒的心情走了出去,流連於人群滿佈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四處盪.走到一間酒吧的門前,想了想便進去了!

她從沒試過獨自一人到酒吧喝酒的,但心情仍未平伏的她,這晚很想用酒精麻醉一下憤怒心情。

現在是11時多了,但酒吧仍有很多客人,她坐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叫了兩瓶啤酒來喝,一向酒量也很淺的,喝完兩瓶後,已開始有點點酒意了,但仍覺未夠,她又再叫了兩瓶。

就在這時候有一個陌生男子走過來,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他跟她說:〔小姐,一個人這麼悶,不如我陪妳划拳好嗎?〕

原來他是來搭訕的,如果在她清醒狀態下,一定會拒絕的,但這一晚,她心情實在太混亂了,在酒精的薰陶下,又有點想報復男友,她沒拒絕那男人,她跟他開始傾談玩樂起來。

〔哈哈...妳又輸了..喝酒啊!〕男子笑說著!

美妮已連續輸了很多拳,喝了很多,她竟拿了男人那瓶啤酒來喝也不知道,男人看在眼裡,一邊在打量著她,小妞兒看上去大約20出頭,穿上開腔外套,短裙子和一對球鞋,乳房也蠻豐滿的在外套下挺出來,臀部也飽滿圓渾,包裹在薄薄的短裙內,皮膚雖不是太白晢,但卻很細滑,青春氣息洋溢!

酒精在她體內急速起作用,臉蛋開始發燙,視線有點花,頭有眩,男人有意無意用手肘輕碰她的乳房側邊,試探一下反應,她的感覺反應亦隨之減弱,對男人的輕薄一點也不介意!

男人見她沒有抗拒,開始把一隻手纏在她腰間,上下掃著,見她又沒有大反應,他另一隻手大膽地放到她脹滿的乳房低部擦摸著,她有少許擺動身軀,但她的頭已經好昏,有點天旋地轉感覺,根本沒有意識或氣力去抗衡那隻手!

男人越摸越興奮,索性張大手掌抓捏她整個乳房,雖然隔著衣服,仍覺彈性十足,大約是34B的上圍,男人一掌也不能盡握,那男人胯下的雞巴已經蠢蠢欲動,這晚走了好運,飛來艷福,怎能白白讓她溜走呢?

見她只用雙手托著頭,眼睛半合的,醉意極濃,他在她耳邊說:〔妳不舒服嗎?不要睡在這兒啊..我扶妳出外頭清醒一下好嗎?〕

她根本沒太聽進他說話,只管點了兩下頭,男人便扶著搖搖欲墜的她,出去酒吧外的冷巷,那兒是掘頭巷,所以沒有途人會進來的,男人在這裡可以為所慾為了!

他脫去她的開腔外套,裡頭是一件吊帶小背心,他扯高了背心,一雙奶跳著似的彈了出來,他推她背部靠著牆壁,他把粉玉色的乳罩掀高,肆意地搓捏她一雙大奶,她雖然是醉,但也有幾分知覺,她用一雙軟弱無力的手企圖推開他:〔不要啊...不...救命呀..不要...!〕

可惜她的聲線太微弱了,人也機乎站不穩了,怎有力氣反抗?

男人完全沒理會她,他把頭埋到她一對奶前,忘形地吸吮著她的粉紅色的奶頭,他用雙手一起按著她的手在牆上,她的姿勢現在像舉高了手,但是被按住的,男人把一對奶頭輪流地舔吮,她兩雙奶也佈滿了男人的口水,水光閃爍的,她口中不停說:〔不..不要..求你不要..啊...不....求你...!〕

但她控制不了生理上的變化,乳頭被吸吮得又脹又硬,像兩顆圓大的葡萄掛了在胸脯前,男人一手再掀高她的小短裙,粉玉色幼帶內褲暴現,他毫不客氣一手伸入內褲裡頭撫弄,他在她陰唇不停地搓揉著,嘴仍然吮著一隻奶,美妮此刻感到全身酥軟,但她理智上依然不想被人這樣羞辱,她用那隻沒被按住的手拼命地推他的頭。

〔走開啊...不要這樣...啊..喔...啊..不要...〕

當然,她是推不開一頭慾火焚身的野獸!

他把手指按住了陰核,然後不停地顫動著,蜜汁隨即泊泊流下來,她此刻感到羞澀的快感湧上心頭,她欲抗無從!

他知道是時候了,他即拉開褲鍊,掏出早已抖大堅硬的熱棒來,然後把她的內褲褪到大腿上,按下她的身軀,她90度彎曲著腰,那整片濕潤淋漓的蜜穴清楚地展示男人眼前,淺粉玉色的蜜穴好誘惑人,男人將熱棒一頂而入,一插就插到最盡,她〔嘩〕聲地叫,她知道沒回頭了,陰穴都被人插著,還可以怎樣?

她眼角滲出抖大的淚珠,一滴滴的滑下來,男人很大力的抽插著,每一下都把她撞得向前俯衝的,緊窄的陰道有被撕裂的感覺。

〔呀..嗄~~~喔...呀...呀...喔~~~~!〕

她的吟叫聲夾雜著痛苦和微微興奮,男人很享受她熱哄哄的陰壁,和陰道的吸啜力,再加上強姦帶來的刺激感,他抽插了十多分鐘左右,就洩了,他的龜頭在陰穴裡抽搐,然後精液全噴了在她蜜穴裡,潺滑的精液沿著大腿滑下,她連忙即拉上內褲穿好,一邊又擦拭臉上的眼淚,但那男人已經飛快地逃之夭夭!

她非常後悔,為什麼要獨自來酒吧?又好痛恨自己,剛才為何會有快感?

怎麼被人強姦也有快感,即使是一點點也不應該有的!她很惱自己,她拉好衣服,再次走進街道上,行人都有注視她,可能她哀愁的面孔,還有一頭有點凌亂的頭髮,被人感覺有點奇怪。

她也不知自己要去哪兒,只知道很不高興,想哭又哭不出來,突然...有一男子聲音叫她:〔美妮!妳到哪去?〕

她抬頭一看,原來是男友的哥哥,他叫小偉。

〔我...我不知道...我...〕她看到熟人,欲言又止。

始終是被人姦了,不是光彩事情,她不知道好不好跟他說。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阿忠(美妮男友)呢?〕小偉見她有點異常,再追問。

〔不要提他了,不是他,我今晚就不會....〕她差點說了出來。

〔不會怎麼?妳剛才做什麼啊?〕小偉開始懷疑她一定有秘密。

她眠著嘴沒有說下去,一副想哭的臉。

〔前面有一個公園,沒什麼人的,不如到那邊冷靜一下,妳慢慢告訴我吧!〕小偉說著,她也點了點頭,就一起去了公園。

他們在一個小涼亭坐了下來,因為這公園只是下午時段才會多點人來,晚上是沒太多人的,四下又比較暗黑,只有他們兩人,美妮在寂靜的環境下,冷靜了一點,她終於告訴小偉剛才被強姦的事。

〔什麼?被人強姦?那...他怎麼姦妳的?〕小偉聽後愕然,又追問。

〔那男人..他推我靠著牆,掀高我的上衣,然後..他吻我的..乳房..〕

她說時帶點羞澀,臉頰緋紅。

〔然後呢?〕小偉越聽越覺得興奮,著她說下去。

〔他又伸了手進我的內褲裡摸我的陰道,我有反抗但不夠他大力,後來他脫了我的內褲...就...插入來...〕她臉更紅地說出。

小偉一邊聽,另一邊胯下的雞巴開始興奮充血,他看著美妮心想,原來這麼容易就可以幹到她,我來一下也好啊!

他的淫念充斥腦袋,他一手摟著她,然後說:〔妳這淫娃,跟人幹得那麼爽還說被強姦?〕

〔你幹嘛?放開我...小偉..你瘋了嗎?〕她被他舉動嚇一跳,她極力推開。

〔剛才那麼快的,一定不夠爽吧!我來令妳嚐嚐慾仙慾死啊!〕小偉淫笑著說。

他扯脫她的外套,再一手扯高乳罩,兩隻雪白的大肉球慌張地彈跳不巳,她那兩隻大白奶雙雙向前拋動,他兩手捏下去,熱力之中充滿彈性。

〔不要...啊....呀....呀....〕她用有點沙啞的聲浪呼叫。

但可能剛才一役,已令她筋疲力竭,她反抗力更加低,他按了她在涼亭的石椅上,對著動彈搖晃的大白奶。

〔那男人是這樣嗎?就是這樣吮妳的奶嗎?〕他說著便把頭埋過去,用力地吸吮她乳頭。

〔不啊...小偉...求你停止啊...不要....〕她仍喊著!

他用舌尖又舔又吮她乳頭,還不時用齒輕輕地咬,她又開始有那種酥軟感覺了,小偉握著大奶又晃又搓的,兩邊輪流不住舔吮,兩雙奶頭又開始發燙發脹!

〔小蕩婦..妳的奶脹得差點兒擠出奶水了..呵呵...〕他興奮地說

〔你...這混蛋...嗄...不要...不要搞啊...〕她已沒氣再說。

一手再扯高那短裙,脫下她的內褲,剛才被人抽插過的陰穴,濕漉滑潺潺的,還有點脹紅,再加上淫汁正從陰穴泊泊湧出,他的亢奮至極。

〔妳這蕩婦給操得淫洞也脹開了,現在又想被幹了嗎?看看自己的淫汁吧!〕

他用兩根手指在陰穴挑出白沫沫的淫水,再展示在她眼前,她清楚看到小偉的手指真的完全被淫汁塗滿,她感到莫名的興奮!

〔我就吮乾妳的淫汁...小蕩婦..〕他就把嘴貼上她濕濕黏黏的陰穴上舔起來。

他用舌頭輕輕舔著那暗紅的陰蒂,時而又吸吮著,淫水更加像河水缺堤流下。

〔啊...喔...啊....你..怎可以..啊....〕

她按捺不了魔鬼的慾念了,下體的陣陣酥軟痲痺直刺她每根神經線裡。

〔被人幹過的淫穴原來好滋味啊~教人好興奮!!〕小偉邊舔邊說出。

他用舌頭顫動著她兩片陰唇,再來回舔吮陰蒂核心。

他吮得唧唧有聲,淫水充斥他口腔內,整個陰道佈滿他的口水,淫水,和殘餘的精液,糊粘粘的一大片,根本已分不出是什麼了。

〔啊...你舔得我沒命了..喔..啊..喔..〕她毫無保留地放浪呻吟,她沒想到第二次被人幹,會可以這麼爽的,她淫穴一陣抽搐,大量陰精湧上,他大口大口地盡吞肚內,一滴不漏!

〔好淫蕩的賤貨,我喜歡...來,給我啜弟弟〕他取出大大的堅挺熱棒塞進她小嘴內,她伸出舌頭慢慢的刮著他的龜頭,他立刻一陣快感湧上來,她再整根含入口中,肉棒鑽在一個溫暖,濕熱的地方,脹的更大更粗了。

他一邊搓揉著她的雙奶和奶頭,非常享受,他慢慢在她塞得脹滿的嘴巴抽送起來,甚至有幾次探得深到她的喉嚨裏,他快忍不住了,拔了出來,向著那汪洋般的肉洞插進去了,使勁的向上頂著,以便他更能深入到她的花心,她也兩腿緊夾住他的雙腿,一起一落,然後又猛烈地抽送著。

〔呀...啊..頂到...子宮...了..啊...喔...〕她吟呼著。

〔小賤貸...那男人是這樣操你的淫穴嗎?...我可是操得妳更爽?〕他邊抽邊問。

〔是...啊...你抽得...我好..爽..啊..喔...喔〕她淫浪地說。

她周圍的陰毛也濕透黏成一團,沾複在他的肉棒上,分不清是誰的汁液了,他一出一進的抽插著,她也掉進了高潮的旋渦中,淫穴開始抽搐收緊起來。

〔啊...呀..天呀..受不了...啊...啊...呀...〕

猛然的撞擊,陰囊拍打下去,使得噗嘆聲響,他被她緊窄的穴洞磨擦得受不了,龜頭抽搐了幾下,他差不多要射了,他從陰穴掏了熱棒出來,放到她嘴巴去,她亦張口迎接,白沫沫的精液噴灑出來,她伸出舌頭又舔又吮他抖動搐著的龜頭,有些又灑到在她臉龐上,她軟弱無力地躺在石椅,腿仍是張得大大的,淫汁流到石椅也沾有,他看見又不禁低頭下去吮幾下。

〔好淫的蕩婦,被人操兩次還有這麼多汁,下次男友操得妳不夠時,記得找我!我又來給妳爽啊!〕

她感到又羞但又興奮,她跟男友做過無數次,卻從沒試過像這晚的爽,她對於強姦,真是又愛又恨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