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群青舂活潑的女高中生湧出校門,或跑或行,有說有笑,喧鬧聲此起彼落。校門邊的人行道上,有三兩個不同校的男高中生,手中不約而同拿著小禮物,等候心目中的女神─賈毓宜。突然,一道人影迅速竄出,男孩們還沒認出面貌,那背影早跑遠了。幾個男生留在原地癡癡等候,殊不知剛溜走的正是他們的目標。

身為聲名遠播的校花,每天放學都有男生在外守候,毓宜也習慣以急速奔跑來閃避。她年紀尚輕,未諳情事,但因姣好身形與長相,不只同學嫉妒,還引來大批愛慕者,令她困擾不已。

太陽逐漸西斜,毓宜一路向前跑,胸前飽滿的山丘隨跑動在校服內擺盪,兩粒蓓蕾亦隱約凸現。好容易來到客運站,由於腳步聲太大,引得其他人回頭觀望出了什麼狀況。她頓覺難為情,雙頰泛紅,無聲地排在行列後頭。沁出的汗水染濕校服,貼伏在美妙玲瓏的身形上,看得不少男士心猿意馬。

「嘰~」巴士進站停妥,乘客魚貫上車,不一會便幾近客滿。毓宜吃力地走入沙丁魚般擁擠的車內,空氣中混雜瀰漫各路味道,最後來到中央才停下來;偏偏那位置抓不到扶手,唯有當夾心餅乾般站著。她由衷希望有人中途下車,但事與願違,只得用肩膀輕倚其他乘客,並用手護住前胸。突然後方一擠,她腳步沒站穩,正好跌在身前男學生身上,面對面地緊貼在一起。

男學生神情尷尬,卻實在無處可避,只能維持這姿態。車子移動時,兩人身體隔著衣料摩擦,男學生有了生理反應,腿間突起,抵在毓宜小腹上摩擦;毓宜胸前蓓蕾亦同時硬挺,蹭著男學生的胸口。兩人滿臉脹紅,呼吸皆急促起來。毓宜頭一回接觸男性身體,心中產生莫名慾念和好奇。她左顧右盼,望向車外飛逝的景色,以期逃避;可時間一久,慾念漸趨膨脹,私密處竟滲出愛液。她羞愧萬分,兩腿卻互相摩擦,好抵消空虛感覺。

車子行駛到半途,情況並未改變,禁區愈見濕潤,毓宜整個人也發熱起來。這時她察覺有隻手在觸摸臀部,雖然驚疑不已,卻不敢叫出聲。她原想怒目以對,可惜受限角度,始終看不清楚是誰伸出狼爪。那手慢慢向下游走,伸進黑色校裙內,停駐於私密地帶輕輕碰觸。快感瞬間傳到腦海,令她不經意叫出聲,幸虧被嘈雜聲響掩蓋過去。

進犯的手不斷按壓禁區,毓宜面龐的紅霞越來越深。身上汗水不停冒出,制服呈現半透明狀態,嬌嫩肉體若隱若現地展示於外人眼前。確認內褲已經濕透,那手開始進逼,趁她不及抗拒,伸出兩指鑽入內褲邊緣,撫摩挑弄濡濕的肉縫和敏感小核。毓宜全身酥癢,兩腿痠麻,勉強支撐免於出糗。當花蒂被大肆逗弄時,她緊抓著面前的男學生,男學生再也克制不住,朝櫻唇吻去。二片舌頭彼此攪動交纏,宛若熱戀的情侶;神秘的手指也挺進蜜穴抽送,流竄的劇烈歡愉讓她大感吃不消。

男學生的吻緩緩移向粉頸,兩手亦在毓宜胸前摸索。他靈巧地解開釦子,摸進白色胸罩內,玩弄硬挺的粉嫩蓓蕾。「啊…哈啊…」前後夾擊的快感使她連聲呻吟,但旁人卻沒發覺蹊蹺。男學生鼓起的下身猛烈摩擦著毓宜小腹,好幾次欲揮軍向下,她立刻回絕,深怕被發現遭另一人非禮的實情。就在打得火熱時,白色內褲被褪至膝部。

「不…不要…」毓宜暗叫道,迅速夾緊雙腿。神秘人不受影響,挺起的下身隔著長褲摩擦肉縫。一波波快感讓她產生巨大渴望,蜜穴變得麻癢而空虛,兩腿緩緩分開。神秘人見機不可失,拉開拉鍊,將碩大巨棒頂在幽穴口。

淫汁汩汩流出,毓宜翹起臀部,雙腿分開而立,迎接肉棒臨幸。神秘人以低沉嗓音問道:「要我弄妳,就求我吧!」

慾火焚身的她管不了那人究竟是何方神聖,輕聲回答道:「請…請你插我,可以嗎?」

「聽不見,再說一次。」神秘人說道。

「啊…請…請你…」毓宜只得放膽道:「請你快幹我吧…」

「既然妳求我,就好好滿足妳吧!」神秘人在蜜穴外流連片刻,隨即向內挺進。最初只有一小部分,然後在愛液潤滑下沒入緊窄蜜穴,直達深處盡頭。肉壁緊緊吸附巨棍,些許痛楚讓初嚐滋味的毓宜眉頭緊蹙,緊咬下唇,但緊接而至的愉悅感帶來更大刺激。想到居然在公眾場合和陌生男子交媾,她不禁感到羞恥,然而高潮讓她漸漸失去理智,不顧四周擠滿人,低聲嬌喘道:「啊…哈嗯…好…好棒…唔…哈啊…」

車內過於擁擠,肉棒難以隨興抽送。為得到更多高潮,毓宜自行擺動身體,讓熱燙的巨棒在蜜穴進出抽動;神秘人也配合將身體微蹲,向上衝刺。每逢車子停等紅燈,便暫停歇息一會;而隨車速加快,抽送也跟著提速。「唔…啊…啊…」甫成熟的少女軀體被不斷衝擊,交合處嘖嘖有聲。約莫半個鐘頭過去,毓宜已是高潮迭起,全身無力。待班車即將抵達終點站,她又達到另一次高潮,肉棒在蜜穴痙孿數次,伴隨強烈抖動,灼熱的濃液高速灌進蜜穴深處。

大汗淋漓的毓宜全身濕透,校服幾乎等同透視裝。數雙手伸了過來,在她背脊和臀部四處撫摸,到站之際卻消失無蹤。神秘人緩緩抽出疲軟肉棒,協助穿上內褲與整理衣衫。她直至此時才如夢初醒,掙脫男學生的胸懷,男學生也即刻收回熱吻和雙手。

車廂內人潮慢慢散去,待她能夠順利轉身,已無從辨認適才侵犯的元凶。男學生說道:「還好吧?我送妳回家。」

「不必了…」毓宜匆匆下車,男學生追上她不斷懇求,拉住手腕往小路走。她嘴裡說道:「不…不行…」,仍欲拒還迎地跟了過去。兩人來到一處僻靜的公園,男學生將毓宜按到角落的鋁製長椅上,便動手撩起裙子。她見情況有異,拼命掙扎,男學生卻緊緊糾纏,毫不退讓。發現抵抗徒勞無功,她只得讓步:「別這樣…我…我給你看…」

毓宜雙手顫抖抓起裙襬,沒多久便打退堂鼓。男學生苦苦央求,她內心天人交戰,反覆躊躇,最終一咬牙,裙子掀至腰際,白色素面內褲亦撩向一側。如願看到殘留濁精的紅腫蜜穴,男學生正要湊近欣賞,毓宜迅速將之遮蔽。

「沒看清楚啦!」他軟硬兼施,好說歹說,毓宜經不住糾纏,抬起雙腿,任由男學生將內褲脫至足踝。誘惑肉縫一覽無遺,她害羞地捂住臉,不敢直視。男學生大為亢奮,出手撫玩逗弄,毓宜略微抵禦一下便完全棄守,聽憑輕薄。

男學生邊看邊摸,把花蒂、肉瓣玩個透徹。毓宜坐立難安,不停催促道:「夠…夠了吧…別人會看見…」

男學生置若罔聞,自顧自把手指插入濕熱的蜜穴。闖進去的瞬間,毓宜全身猛然一震,伴隨「哈啊~~」一聲嬌喘。男學生食髓知味,還想打蛇隨棍上,她當場斷然拒絕。男學生倒不強迫,而是改弦更張,伸進她上衣撫摩玉乳,同時解開褲子,要毓宜欣賞胯間寶貝。她未曾顯露厭惡的表情,默默套弄聳然挺立的雄風。

「好舒服,能不能舔一下?」男學生問道。毓宜搖頭否決這提議,此時遠處傳來交談聲,兩三個人信步走進公園。唯恐東窗事發,男學生急忙抽身,將彼此凌亂不整的衣衫打理妥當,故作鎮定地離去。毓宜留在原處,許久才平復波動的情緒,踏上回家的路。

往後數日,毓宜照常到校上課,但腦海總浮現當天的全部經過。師長同學看出她有些魂不守舍,關心詢問狀況,她都輕描淡寫,一語帶過。放學搭車回家,也都平靜無事,別說不見那男學生的蹤影,連遑論神秘人的騷擾。「那天只是偶然?」雖身為受害者,但與其說不堪回首,念念不忘反更為恰當。毓宜好想了解神秘人的真實面貌,看著熙來攘往的人潮,正想:「往後應該遇不到了吧?」殊不知一道目光潛伏在人群理,暗中鎖定向她。

路上狀況不少,交通更形壅塞,回家路程顯得愈加漫長。車內人群摩肩擦踵,毓宜被擠到車廂一角,難以動彈。就在這當口,身後的人突然壓上前,完全貼合她的背脊。毓宜還來不及反應,一隻手迅速撩起校裙,闖進修長的兩腿之間。她瞬間不知所措,口中驚呼道:「啊…」

叫聲被完全淹沒,裙內的手繼續上溯,占領豐盈翹臀。毓宜總算反應過來,但先前的短暫空白付出代價,嬌嫩身軀完全落入他人控制。那手攫住臀部肆意褻玩,時而輕柔愛撫,時而強力揉捏;一會向外掰開,一會朝內擠壓。她急怒攻心,阻擋不懷好意的進犯,然而炙熱大手牢牢盤據,隔著棉質內褲撫弄柔軟的禁區。

「住…住手…」毓宜全身僵直,死命夾緊雙腿,那手突然離開。她以為危機解除,暗自鬆了口氣,馬上發現是天大的錯誤:手再度游移,只是不再鎖定下身,而是從上衣和裙子交界處探入,摟住纖細腰部。滾燙的掌心緊貼光滑肌膚,堅硬的物事強行抵住翹臀探索。毓宜很想呼救,卻完全叫不出聲,區區幾分鐘宛若漫長的夢靨。堅挺尖端在臀溝淫褻磨蹭,雖然隔著校裙,仍能顯著體會到粗硬、灼熱的觸感。她這才醒悟先前的暫停只是幌子,赤裸裸的肉棒現正頂著自己。

「要是被發現,如何善了?」僅存的勇氣消逝無蹤,她渾身火燙,動輒得咎,只能默默祈禱:「夠了…停…不要…」

進犯絲毫未見停止跡象,潛入裙內的手將內褲拉成一條細線,兩瓣豐滿臀肉在拉扯下,展現絕佳彈性。碩大巨棒乘機擠進毓宜腿間,貼在隱密的恥丘肉處摩擦挑逗。薄薄布料沒啥阻隔作用,她內心亂跳,滿面潮紅,熱流自小腹升起,肉瓣不自主地收縮。毓宜試圖掙脫肉棍,旋即被緊緊按住,再無活動餘地;同時雙腿一涼,校裙被掀到腰際,粗硬雄風直接觸及大腿和臀部。她全身緊繃,暗叫道:「噢…天哪…」

孰料一條腿也進行卡位,硬是撬開毓宜雙腿。她迅速嘗試夾緊,惟效果極其有限。她被固定於車廂壁上,兩腿分開,呈現後側位的姿態。不安分的手繞到前方,撫觸平坦的小腹;肉棒則隔著水藍色內褲徐徐蠕動,撩撥濡濕肉瓣。   「啊…不…」毓宜緊抿雙唇,欲阻斷下身傳來的異樣感覺,但是巨棍貪婪無饜地襲擊整個禁區,一次次擠壓神秘花園的門扉。強大電流傳遞全身,她摀住嘴巴,強自壓抑快脫口而出的呻吟,除了備受屈辱,更感到絕望。

侵犯者得寸進尺,摟住纖腰的那隻手向上進攻,趁車子搖晃之際,悄悄推起胸罩。「不…不可以…」毓宜企圖攔阻,卻宛如螳臂擋車,無從抗衡。只見那手迅速排除阻礙,攫住豐盈雙乳玩弄揉捏,挑逗撥動粉嫩乳尖。

「別…別這樣…」毓宜仍在進行無謂掙扎,盤據緊要之地的肉棒再度刺激肉縫。顧此失彼的她上天無路,下地無門,虛弱地倚靠車廂壁。嬌滴滴的蓓蕾飽受蹂躪,放射陣陣快感;禁區被挺拔巨棍碾壓,源源滲出蜜汁。侵犯者湊近毓宜耳後,用身體巧妙阻擋旁人視線,展開更大膽的行動,用舌頭舔舐耳尖和潔白玉頸。

「唔…不…」沉重吞吐的熱氣灌入耳中,毓宜四肢乏力,雙眼緊閉,忍受邪惡的愛撫。當她將注意力集中此處,潛伏在下腹的手突然滑進內褲,探向稀疏的草茵。她大吃一驚,還想出手救援,卻被硬生生擋駕。

敵軍順利踏上隱蔽的草場,從容地悠遊漫步,並朝盡頭處探索。防線潰堤的毓宜猶如刀殂下的魚肉,僅能任人宰割。侵犯者並不著忙,輕鬆寫意地侵入肉瓣,慢慢玩弄無路可逃的獵物。卑鄙的指尖輕拂過粉嫩花瓣,靈活地啟閉,稚嫩的花蕾不顧主人感受巍巍綻放。

「啊…不要這樣…」私密地帶被公然玷汙,羞憤欲絕的毓宜全身僵直,血脈賁張,腦袋一片空白,低啞的嗚咽聲隨即消逝在嘈雜環境中。這廂粗糙的指頭撫弄水漾花瓣,進入蜜穴輕刮柔嫩肉壁,清醇蜜露屈服於淫威大量湧現。侵犯者發現這些變化,多路齊攻,先在耳垂留下熱情印記,然後一手捏揉胸前蓓蕾,一手襲擊敏感小核,沾起橫流愛液,不客氣地塗抹於蜜穴周圍。

花瓣腫脹增厚,嬌嫩欲滴;敏感花蕾不堪調戲,充血挺立;花蜜汩汩湧出,滋潤誘惑禁區。「啊…哈啊…噢…」毓宜狼狽地嬌喘著,咬牙承受快感衝擊。侵犯者持續追擊,將內褲撥向一邊,覬覦許久的火熱巨棍大剌剌地頂向私密處,緩慢摩擦濕熱花瓣,輕觸顫動小核,以各式猥褻行為進行精神摧殘。體內火焰熊熊燃燒,被高漲慾望吞噬的她瀕臨崩潰,靠在侵犯者身上勉強支撐。

車子困在車陣裡動彈不得,侵犯者變本加厲,手一使勁,「嘶…」內褲襠部當場斷裂。禁區喪失僅存的藩籬,完全暴露在外。「來…來這套…」毓宜明顯感到一絲涼意,臉色霎時刷白,內心埋怨咒罵,但昂揚雄風不給任何空檔,直接攻擊赤裸私密地帶。

人聲鼎沸的車內一隅,淫行如火如荼地暗自進行。侵犯者耐心地揉弄堅挺椒乳,並在腰腹、美臀、大腿游移;輕佻的手指不經意地揉搓,刺激敏感花蒂;粗壯肉柱乘勢夾擊,摩擦汪洋一片的蜜穴口。嫌惡感漸被滔滔不絕的歡快感受取代,毓宜雙眼迷濛,眉頭緊蹙,朱唇微張,低聲哼道:「唔…哈…」

侵犯者掠開及肩秀髮,蜻蜓點水般地親吻白皙後頸;當火熱的唇碰到耳後,立刻激起甜美歡愉。「唔嗯…」麻癢觸感使她微微抖動,僵硬的軀體開始軟化。儘管不願承認,她確實產生巨大反應,手腳末梢不自覺痙攣扭曲。

「舒服吧?」耳邊傳來侵犯者的淫穢低語:「又見面啦!妳還是跟上次一樣敏感。」

熟悉的嗓音促使她努力回想,發現跟先前姦淫自己的神秘人如出一轍。「莫非是他?」毓宜咬緊牙關,將頭別開,侵犯者毫不猶豫地追上,緊緊貼住臉龐。她無法動彈,終於一睹侵犯者的廬山真面目─年約三十出頭,長相斯文,衣著筆挺,實際竟是個衣冠禽獸。

「當著這麼多人被玩,興奮了吧?」男子問道。毓宜臉上發燙,搖頭否認。男子輕浮地挑起透明愛液,拿到她面前:「不承認?自個看!」

她無可辯駁,只得閉眼忍受下流的對待。

「低頭,看我玩妳的胸部。」男子發話道。

「什…什麼?」毓宜正想拒絕,校服內的手用力抓住雙峰。「敢不聽話,當下就把衣服扯爛!」

「不…不要…」她擠出細若蚊鳴的聲音,微弱地搖頭。

「那就乖乖低頭看!」男子強勢命令道。

「誰來幫幫我…」毓宜內心悲泣道,回應的只有喧囂吵雜的車陣,和周圍靜默的人群。她低下頭,校服領口已被撐開,雪嫩雙乳在魔爪下扭曲變形。屈辱轉化為快感的閃電,炸響全身每一處毛孔。

「妳在做什麼呀?」男子又問道。

「我…我…」

「說啊!」男子發力摘捏硬挺乳尖,潛伏在毓宜雙腿間的手冷不防刺入蜜穴。

「不…不行…求求你…饒了我吧…」她雙唇顫抖,苦苦哀求,無助模樣更顯楚楚動人。男子氣焰更甚,一聲輕響,校服鈕扣掙斷飛散,飽挺雙峰呼之欲出。眼看無力回天,毓宜只能忍辱說道:「我…我在看…看你玩我的…我的胸部…」她恨不得立刻從世界上消失,雙眼泛起晶瑩淚光。

男子壓根不給喘息機會,說道:「親一個。」

「別…」全身泛起雞皮疙瘩的毓宜還來不及應對,潮紅的面頰便被親了幾下,紅唇隨後遭包圍堵截。她死命閃避,男子抓住下顎,手指稍稍用力,她略一鬆弛,男子的舌頭趁機鑽進牙關。抵抗漸漸削弱,振奮的男子恣意逗弄柔軟的舌頭,盡情吸取甘美的唾液,同時將自身的唾液送進毓宜口中。

「不賴吧?再一次。」男子張大嘴,激烈而貪婪地展開進攻,熟練的技巧讓她完全順從,任其為所欲為。

「舌頭伸出來。」毓宜略為遲疑,緩緩依指示伸出。男子用舌尖輕觸劃圓,徹底探索美人舌頭表面與側邊。絕妙感覺擴及整個口腔,觸動性感帶開關,呼吸急促的她不僅唇舌淪陷,胸部也不得閒地被搓揉玩弄。另一頭男子微微撩起校裙,在大腿根處綿密愛撫,手指陷入蜜唇裂縫,撫摩充血挺立的花蒂。

「啊…」毓宜兩腿發顫,腰部以下一陣酥麻。她虛弱地併攏雙腿,但顯無法發揮功用,男子更猛烈攻擊棄守的胸部及口舌。誠然還穿著衣服,可上衣敞開,裙子掀起,內褲撕裂,暴露的潔白肌膚映襯露珠殘存的烏黑草地,看起來反更淫蕩羞恥。

「爽嗎?」男子離開毓宜朱唇,笑問道。她大口喘著息,沒有力氣否認這番實情。「我還難受呢!」男子說話同時,震動的硬挺肉棒便抵在毓宜翹臀上。

「又要噩夢重現?」她全身僵硬,背脊一陣發涼,慌張地扭動腰肢,想逃開蠢蠢欲動的巨棍。男子看透她的內心,慢條斯理地說道:「別緊張,我不會硬來,倒是妳要堅持住啊!」

「說得好聽,也不想剛才怎麼做的?」毓宜恨恨想道,始終不解箇中含義。男子立時公布答案,抱住她腰側向上抬起,兩腿從中穿過她雙腿頂住車廂壁。如此一來,毓宜僅剩兩腳尖還留在地面,形成倚坐在男子腿上的姿態。她猝不及防,全身重量集中於昂揚肉棒,花瓣向兩側撐開,滾燙棒頭順勢擠入小穴。

「呀啊…」淒絕快感上衝頭頂,毓宜失聲叫道,踮起腳尖,兩手死命撐住車廂壁。男子沒有乘勢追擊,得意說道:「剛講過,自己堅持住!」

毓宜挺起身體,粗硬棒尖滑出蜜穴,依然虎視耽耽地頂住入口。驚魂未定的她才明瞭那席話的含意:雖然男子不逼迫,一旦腳尖支持不住,落下時巨棍照樣會達陣。她又氣又急,身體拼命扭動,男子不慌不忙撐開修長雙腿,左手緊抓纖腰,右手捏住乳峰,將之壓制在懷裡。她徒勞地掙扎,差點讓肉棒溜進濕滑蜜穴。她急忙暫停,繃緊雙腿,但無法擺脫窘態。男子雄風突破第一道防線,磨蹭粉嫩穴口,與真正交合僅有毫釐之差。

「慢慢享受啊!只要挺住,我絕不會強上的。」男子牢牢掌控局勢,打擊毓宜的心理層面。她進退兩難,不甘心地用腳尖維持身體姿態。抓住腰際的手徐徐下滑,來至腹底玩弄禁區。

「啊啊…」雙腿霎時失去力量,蜜穴瞬間受到壓迫,毓宜不由得反手抓住男子,極力將腰挺起。激情電流擴散全身,肉縫一陣潮濕,她覺得快站不住了。男子不輕易放過,手指在敏感小核劃圓,或輕或重地挑逗刺激。

「唔喔…哈…啊…」私密地帶氾濫成災,淫水沿巨棒流淌。狂喜的波濤與無法止息的抖動,讓她身體猶如熔岩般燃燒,口中急促嬌喘,內心嚴重動搖瓦解。

「想要了嗎?」男子色瞇瞇地揶揄道。毓宜沒吭聲,但身體反應昭然若揭。男子指尖於花瓣來回劃動,快意道:「還裝?」

「啊~~唔嗯…」她渾身一震,表情扭曲,發出近乎崩潰的悲鳴。

「真敏感!」語音剛落,毓宜胸前的手重新攀上乳峰,須臾間抵達挺拔的尖頂,繞著粉嫩乳暈滑動。充血的蓓蕾更為挺翹,劇烈衝擊令她搞不清究竟在逃避還是迎合,顫聲道:「噢…嗯…哈啊…」

男子持續搧風點火,下方的手輕輕撥弄花瓣與花蒂。「啊…不~~」毓宜雙頰漲紅,兩手蜷曲,下身激情擺盪。碩大的巨棒再度侵入緊窄蜜穴,她猛然驚覺不妙,將身體略微抬升。男子並不著惱,只是玩弄入口周圍,品味夾貼摩蹭的快感。粗硬肉棍在蜜穴外示威似地跳動,毓宜陷入極大矛盾,明知拒絕只會增添對方的快感,還是不停搖頭。

「不必害羞,想就說。」男子雙腿施力,頂起苗條的身軀。毓宜全身陡然下落,火燙巨棒無情殺進蜜穴。她繃緊修長雙腿,絕望暗叫道:「啊…」

「別硬撐了。」男子狡猾地撩撥乳尖和花蒂,又完全不給借力支撐的機會,即使毓宜死命扶住牆壁,卻不見任何幫助。她全身痠軟,直接承受自下腹直逼喉頭的熱燙壓迫。

「進去這麼多啦!」淫語摧毀最後的理智,勉強堅持的雙腿亦舉起白旗,鼓漲肉棒迅速塞滿緊實祕徑。男子打定主意,要好好“照顧”毫無反擊能力的少女。粗硬棱角擦過幽徑的滑潤嫩肉,飽受摧殘的毓宜處境宛若瀕死的羔羊,無助地放任可怖肉棍征服蜜穴;不自覺微張的小口也被手指攻破,粗魯地玩弄。

「嘴巴說不要,下面倒夾得超緊。」男子奸笑道。巨大的屈辱、羞恥讓毓宜不敢正視,妄想逃離遠避,但精壯軀體硬生生壓了上來。大難臨頭的她臉色發青,劇烈撞擊彷彿要將之撕裂。生氣勃勃的巨棒已徹底佔有她,近乎窒息的毓宜發出輕輕鼻息,無言承受無盡折騰。

男子稍稍抽出肉柱,立即快速壓入,開始規律抽送。「唔…嗯…嗯…」毓宜現在能做的,只剩滿足男子的淫慾。所有屈辱不堪全拋諸腦後,她自我安慰道:「不管怎樣,總會結束的。」

挺拔雄風好似機械一樣,準確地反復進出,朝更深處邁進。「啊…哈啊…嗯…」毓宜身體深處逐漸火熱,主動迎合撞擊,讓男子的小腹逐步貼合渾圓翹臀。巨棍開始加速,插入的力量也增強,雖發出輕微的撞擊聲,但被車內噪音掩蓋。男子的手指從毓宜麻木的口中取出,伸進散亂的上衣撫摸酥胸。彈動的雙乳變得更加堅挺,備受欺凌的乳尖傲然挺立。男子大肆玩弄時,蜜穴也將肉棒愈挾愈緊。

「唔嗯…噢…」燒灼感在毓宜體內由點而面擴張,男子若無其事地進行活塞運動,在她耳邊低聲道:「還裝清純,很爽吧?」

她扭過頭,一言不發,恨不得能將耳朵塞起,可是男子的言行挑動敏感神經,內心烈焰狂燃,小穴一陣緊縮,愛液涓滴而出。剎那間,粗硬肉棍全力向前一衝,嗆辣襲擊讓她差點高叫出聲,忙用手掩住。

「要叫給大家聽嗎?」巨棒毫不憐惜地肆虐,毓宜苗條的身軀反弓,倒在男子身上悶聲呻吟:「不…不要…」

「那妳說,我們在幹什麼?」肉棒在蜜穴盡頭留連,屈辱感連環爆裂,靈魂好像快離開軀體,毓宜感官幾近停滯,唯獨充塞感還是無比鮮明。

「我…我們…在…在…在作愛…」

「換種說法。」男子要求道。

「我…我…」

「不說,就給所有人聽妳叫囉!」男子語帶威脅,作勢要粗暴對付。毓宜嚇得魂飛魄散,顫聲道:「啊…別…我…我說…」

「說清楚點。」

「你…你在…幹我…操…操我…」聽著自己親口說出不堪入耳的話語,她全身泛紅,恨不得一死了之,但蜜穴隨肉棒衝擊不斷痙攣,愉悅的火苗悄悄出現。身體撕裂的感覺轉變成快樂泉源,將羞恥、躊躇、抗拒盡皆帶走。「啊…哈啊…嗯…啊…」毓宜漸漸接納男子,口中綿延嗚咽,軀體搖搖晃晃,輕舔乾渴紅唇,期待高潮降臨的那一刻。

「感覺很棒吧?」男子問道。毓宜本能地掙扎了一下,肉棍火速以強力抽送回應,有條不紊且意志堅定。深陷高潮漩渦的她更顯飄飄然,不知身處何方,悶哼道:「啊…哈…哈嗯…啊…」

男子放緩速度,毓宜反而貪心追求,送上紅潤櫻唇。兩人接觸剎那,火花四散迸出。拋棄道德貞操的她伸出香舌,和對方的舌彼此摩娑纏綿。男子緊緊堵住小嘴,用力抓捏雙乳,肉棍戳入蜜穴深處,灼熱精漿大肆噴灑澆灌。她腳尖反勾住男子雙腿激情熱吻,攀上極樂巔峰。

「啊…操…操死我吧…唔嗯…哈…噢…哈啊…」巴士呼嘯前行,駛向終點…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師,你現在是我的
一個女大學生的遭遇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