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啊雨,現在在G城讀大學二年級,準確地說應該是下個學期就是三年級了。我家在D城,離G城不遠,大概是有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吧,我本來打算這個暑假不回家的,跟同學趁著假期出去玩一下,見識一下的。其實我本來就不想回家的,因為家裡多了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而我得叫她做媽媽的人,這是多麼令人難以啟齒的事啊,叫我如何叫得出口呢!當然拉,她不是我的親媽媽,我的親媽媽在我小時候就由於覺得農村生活太艱苦,跟一個男人私奔到外國去了,一直都沒有音訊。後來我們那裡在九十年代初掀起了房地產熱潮,我們的土地被外商征去搞房地產開發了,父親手頭裡有了點錢後,利用其所謂的文革時期的高中文化水平,買了些書回來自學並出去參加培訓了一下,利用這股房地產熱潮開了一家室內裝修設計公司。嘿,竟然還讓他闖出了名堂來,公司越做越大,在當地已頗有名氣了。由於我跟父親自小就相依為命,也還算比較懂事,所以父親雖然沒什麼時間來管我,我還是刻苦地學習,後來還考上了G城裡比較有名的大學。

不知是父親在我去了G城讀書後感到寂寞還是什麼的,去年年底他打電話告訴我要跟我商量一下他準備再婚的事。我笑著對父親說:「爸,忍了十幾年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呵呵,沒關係的拉,反正我都長大了,又不能常回家,你也應該有個伴照顧一下才行的,不過你要記住,不要生那麼多小孩來跟我掙家產啊,呵呵!!」

父親在那邊哈哈大笑,:「你這傢夥就是知道那筆微薄的家產,放心吧,她是不能生育的!」

「那最好不過拉!哈哈!」我趕忙笑著說。

然後父親詳細介紹了我那未來後媽的情況,原來她只有31歲,足足比我父親年輕了15年,也是比我剛好大了10年,是讀大學出來的,由於在大學時無知,跟一個師兄熱戀發生性關係並懷孕了,被那個師兄帶去一個地下診所做人流引起了感染,沒能及時醫治,當後來越來越嚴重,去大醫院看時,醫生說已不能再生育了,然後那個師兄知道這個消息後就把痛不欲生的她拋棄了。後來她畢業後到了我父親的公司工作,由於工作認真賣力,又是讀設計專業出來的,所以特別得到父親的倚重,後來還當上了公司的二號人物。儘管有非常多的男孩子追她,但由於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生育了,所以一直不敢拍拖,。父親還說她長得非常漂亮的,叫我有空回去跟她見一下面,認識一下。我一聽,大感不妙,立刻衝口說了N個不能回家的理由。我心理暗想:要我叫年紀比我大不了多少的人做媽媽,哼,我才不幹這樣的尷尬事呢!所以我就堅決避免回家。

他們是在去年年末時結婚的,我當然找到理由來推脫不回家參加他們的婚禮拉。在放寒假時我就騙他們說我要幫一個教授做研究,必須是在寒假做的,叫他們把生活費寄來給我,就這樣我又混過了一個寒假。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又要到暑假了,才剛剛考完試,我還在苦苦想著怎麼騙過這個暑假,父親就來電了,他開始就問:「嘿,小子,什麼時候回家啊?」「我——我——–我還沒決定呢!」我只好先這樣敷衍一下,然後再想辦法來開脫的。不料父親已先發制人了,他繼續說:「我要到Z城去考察一下,準備在那裡開一個分公司,明天就要走了,我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也許要兩三個月的,那時你們的新學期已經開學了,所以我我已把你下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都給了你媽媽了,你就回家向她要吧,記住早點回去啊!」我一聽,簡直是氣得要吐血了,想不到父親竟然用了這樣的絕招來逼我回家。沒辦法了,為了下一年的學費,死就死吧!!反正我都時不叫她媽媽就可以了。但是我叫她什麼好呢?總不能不叫她吧,哦,對了,就不如就叫她姐吧,反正她比我大不了多少,雖然不是很合適,但總比叫她媽媽好啊。

我打定主意後就打了電話給父親告訴他我收拾一下過幾天就可以回家了,並順便問了他新媽媽的名字。哈哈,原來她的名字叫曉儀,好像聽起來名字還不錯呢,不知老爸的艷福怎樣,究竟是不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漂亮呢?哼,反正我是回去拿錢的,如果是恐龍的話,我就三十六計走為上,她也管不著的!

兩天之後,我隨便收拾了幾件衣服就奔赴車站,踏上回家之路。我走之前並沒有打電話回去,因為我早兩天就告訴過父親我今天回去的,我想新媽媽會在家等我的,在車上時我不禁感到有點緊張,這是我和新媽媽的第一次見面,不知她的為人怎樣,見到時跟她說些什麼好呢。唉,反正都坐在車上了,都時見機行事吧!!

大巴經過兩個多小時在高速公路上的飛馳終於駛進了終點站,下車後我隨手招了一輛的士直奔家門,不一會就到了家。我家是一座三層半的小洋樓,是早幾年父親用村裡分的住宅地起的。

我來到家門前從書包裡抄了幾下,唉,糟了!我把鑰匙留在了宿舍,忘了帶回來了,怎麼辦?這時我不禁有點後悔沒預先打個電話回來,也不知新媽媽在不在家呢?唉,現在才下午5點多,如果她要出去談生意或應酬吃飯的話,那我就要在這裡狂等了嗎?這時唯一的希望就是新媽媽在家了。我一邊求神保佑,一邊按門鈴,「叮咚!叮咚!」兩聲響了之後,不一會,傳來了陽台門的開門聲,還夾帶著一個甜美的女人聲:「誰啊?誰按門鈴啊?」我抬頭一望,只見陽台門開了,露出了一個苗條的少婦的身影,皮膚白淨,一雙大眼睛配著一張瓜子臉,烏黑的頭髮盤在腦後打了個結,顯得明艷照人。面對這個比想像中美得多的新媽媽,我不禁眼都有點看直了。她見到我後,臉上馬上露出驚喜的神色,微微地對我笑了一下,說:「啊,你就是小雨吧,回來了拉?先等一下,我下去給你開門!」當我反應過來時,她已出現在樓下了,她身上還穿著上班穿的職業套裝裙,露出了一對雪白圓滑的小腿。她一邊接過我的包一邊說:「你原來是這麼大的拉!我看過的以前拍的照片,現在大多了,已經變成了大帥哥了!哈哈!!」我一時也不知說什麼好,我面對著這位美麗的新媽媽,好像已經失去了正常的說話能力了,唯有呵呵地跟著她笑了幾下。

上了樓後,發現家裡發擺設跟以前沒什麼改變,只是比以前整潔多了,以前是我們兩個大男在家,東西都處亂扔的,原來家裡有個女人就是不同的啊!我坐在沙發上,新媽媽遞了罐可樂給我,我接過後笑著說:「看來我是絕對不能叫你媽媽的了,哈哈!」她一聽,臉上一紅,也笑著問:「為什麼啊?」這時我第一感覺就是這位新媽媽是很隨和,很容易相處的,於是一開始的那些緊張也就煙消雲散了,馬上打開了話匣子,說:「你又年輕,又漂亮,我看年齡也可能比我大幾年而已,你看我怎麼有可能叫你媽媽呢?這會讓人笑的啊!!所以我只會叫你姐姐!!」她一聽,也樂了,「你的嘴巴真甜,我那裡還漂亮年輕啊,都過了三十拉!」

我故意睜大眼睛看著她用一種不相信的語氣說:「不是吧?我看你至多才是25而已啊!!」

她哈哈大笑:「你這傢夥,就會哄人,幸虧我不是學校的小女生了,不受這一套拉!你先帶東西上去你的房間,你的床我已鋪好了,我一會換件衣服就帶你出去吃飯,怎樣啊?」我其實看出她對我的話還是很受用的,拿起了包,笑著應了聲「OK!」就上樓去了。

進了房間後,發現也是收拾乾乾淨淨的,床單也新洗過,上面還散發著洗滌劑的清香。我把包隨手扔在床上,順勢躺了下去,多麼舒服啊!才躺了一會,新媽媽就在下面叫了:「小雨,你放好了嗎?要出發拉!」我應了聲只好坐了起來整理了一下頭髮下樓了。她已從車房裡推出了摩托車在等我了,我關好門後趕緊坐了上去,新媽媽換了一套齊膝的白色的連衣裙,頭髮也紮成了馬尾辮,顯得更加年輕動人了。車啟動後就直奔M記而去,我坐在車尾,聞著新媽媽頸發間發出的幽香,看著她背上那微現出來的胸圍,不禁有點春心蕩漾的感覺,下面那粗大的小弟弟也不自覺地漲大起來,還在那裡不自覺地跳動著,嚇得我趕緊向後挪了一下,免得頂到了她的後面,引起尷尬。

唉,如果她不是我媽媽就好了,這樣我就一定想辦法把她泡上,老爸那個老傢夥也真有艷福,居然泡了一個這麼年輕漂亮的妞!我這個人雖然滿肚子的賊心,卻沒有賊膽,依然保持得規規矩矩的,雖然美色在前,卻不敢有什麼舉動。就這樣我一路上跟她有講有笑地去M記吃飯,雖然我們在一起才一個多小時,但我們都好像都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大概也叫做臭味相投吧,哈哈!),所以說的話特別的多,從學校到工作,從興趣愛好到生活趣文,無所不談。原來我們都還有一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游泳,她還說等週末時就帶我到水上世界去玩。我當然滿懷興奮地答應拉,因為這樣我就可以欣賞到新媽媽的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了。

從M記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新媽媽上樓後對我說:「小雨,我明天還要上班,得早點睡,你明天如果在家裡感到悶的話就到公司裡玩吧,你坐車回來也累的拉,也早點上去洗澡睡覺吧!」我應了聲後就開了電視看了起來。不一會,新媽媽的房間裡就傳來了淋水聲,大概是在洗澡吧,聽著窪窪的流水聲,想著新媽媽那雪白豐滿的身體,不禁感到煩躁起來,慾火也漸漸地燃燒起來,色膽驅使著我輕手輕腳地摸向新媽媽的臥室,來到門前,輕輕地轉了轉門把手,哎!真令人掃興!她居然把門鎖上了才洗澡。沒辦法了,唯有按老辦法來解決了。上到了我的房裡,一邊在電腦上看珍藏的頂級黃碟,一邊打手槍來舒緩一下慾火了,打了兩次後,然後就洗了個凍水涼,才稍微感到舒服了點。

第二天,我醒來時已是太陽老高了,新媽媽早就上班去了,她已煮好了早餐放在微波爐裡,還留下了紙條,說中午要見客,不能回家煮飯了,叫我出去吃或者叫外買,還說她今天起得有點晚了,昨晚洗好的衣服還在洗衣機裡,她臥室的門沒有鎖,叫我幫她曬一下。我一看到這紙條,心理一陣狂喜,立刻衝進了新媽媽的臥室裡的浴室,打開了洗衣機,裡面果然是有一一些衣服,包括了一套工作制服,一套連白色的連衣裙,一個標碼為34D的文胸,一條性感的白色蕾邊小內褲。我如獲至寶地那起了小內褲,放在鼻子一聞,啊!一股新媽媽的肉體幽香和洗衣粉清新香味直撲而來,多麼舒服啊!!這時我不禁把小弟弟從褲子裡拉了出來,它早就昂然而立了,我用新媽媽的內褲包住了小弟弟激烈地摩擦著,一種從沒有過的舒服感迅速電流般遊遍全身,「啊……啊!好舒服啊!」我呻吟著,一會之後,我感到全身一陣囉嗦,一股白色的液體從小弟弟裡激射而出,我達到高潮了。平靜下來後,一看手中的內褲,噢!不妙,上面已沾滿了我的精液了,我趕緊用清水洗乾淨了把它晾在衣架上,當然,還有其他衣服也一起晾好。

中午的時候,我到外面吃了飯,一看時間才12點多,反正放假閒著沒事,不如就到公司裡逛逛,看一下新媽媽有沒有多麼東西需要幫忙的吧,於是我就坐上了前往父親開的公司的公交車,來到了公司,新媽媽剛剛應酬吃飯回來,在辦公室正裡看著文件。一看到我立刻露出了燦爛笑容:「啊,是小雨你啊,吃飯了嗎?」我也笑著說:「姐,你也不用這麼賣力啊,我看你中午都回不了家,就過來看一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拉!」

「不是啊,有個客說要在中午才有空的,所以就約了他去吃飯順便談一下拉!」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談好沒有啊?」

「基本可以了,他要我們先交份設計說明書給他看,如果滿意的話就可以簽約了所以我現在就對剛做好的設計做一些修改。」

「那你繼續幹你的工作吧,我過那邊的會客廳坐坐看一下報紙就回去了。

「好啊,那你就過去坐坐,我走的時候叫你吧。」

於是我就坐在會客廳裡看起報紙來,我在學校裡是習慣了睡午覺的,每天一到中午一點多的時候就開始想睡覺的。所以才看了一會報紙瞌睡蟲就來了,就順勢趴在桌子上睡了起來,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有人在拍我的肩,伴著一個甜美熟悉的聲音:「小雨,醒醒啊,我要走拉!!」那不用想都知道是新媽媽了在叫我了。我趕忙抬起頭來,一看,外面工作室已坐滿了人了,原來已到了上班時間了,新媽媽手裡拿著一份設計書,看我醒了就說:「小雨,我要去見那個客了,我先送你回去吧,怎樣啊?我趕忙說啊:「好啊!」呵呵,我又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新媽媽的體香了!

我又坐在了新媽媽的車尾上,今天新身上穿的是職業裝,雖然並不能把那惹火的身材勾畫出來,但她身上發出的那些醉人體香就已令我興奮不已,我放開鼻子盡情享受著,我實在不想這麼快就離開新媽媽,於是我對她說:「姐,不如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反正我回到家一個人很悶的啊。」「那好啊!我也想有個人陪我呢!」於是我就可以多享受一會了。

不一會,我們就到了一個規模不小的公司裡,在辦公室裡找到了那位老闆,新媽媽就跟他談起了設計書的問題,那個傢夥60來歲,光頭,大腹便便的,我感覺上是有點猥瑣。在談話時總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那雙老鼠眼總是往新媽媽的胸部瞟,在聽她講完後接過設計書時還故意碰了一下新媽媽那嫩白的小手。我一看這個樣子,就知道這個傢夥不是什麼好東西來的,他沒有做出什麼不軌的動作(可能是看到我在旁邊吧)那個傢夥接過設計書看了一下,隨便地找了幾個地方說要改動一下,然後問新媽媽能不能在晚上時送到他家裡去,就可以簽約了。我一聽,大感不妙,這個傢夥肯定是有什麼陰謀的。忙打眼色叫新媽媽不要答應,誰知新媽媽是不是沒看到,想都沒想就欣然答應了,這個傢夥就高興地把我和新媽媽送了出了公司門口,走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下,這個傢夥好還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淫笑呢。

在回家的路上,我抱怨地說:「姐,你怎麼就這麼隨便就答應那個老色鬼呢?我看他就不像個好人,他叫你去他家,肯定有企圖的。」

新媽媽笑著說:「你別多心了,他是我們老主顧來的,很有錢的,他有幾個房子的裝修都是我們公司做設計的,他在一年多前包了個二奶而跟妻子離婚了,而且我跟你爸也去過他家,他那個二奶比我年輕漂亮多了,而且他家那裡不是什麼偏僻地方來的。」

「我看還是小心點好,不如叫別人去吧?」

「那不行的,他們都下班了,不能麻煩他們了。」

「那讓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你還是在家裡呆著吧!我一會煮飯吃了就過去,離我們家不遠的,只有兩條街遠罷了。」我也沒辦法了,不過還是了個心眼,問了那個老頭的詳細地址。

回家後,時間還早,新媽媽就先修改好了設計書再煮飯。吃完晚飯後,是晚上七點半左右,新媽媽換下了工作裝,穿上了一件略緊身的白色休閒服和一條淡綠的長裙,雖然沒能吧那優美的曲線顯現出來,但看起來是別有風味,她整理了一下就出發了,臨走前還叫我先看一下電視,她一會就回來陪我。

新媽媽走後,越想越不妥,那個老色鬼對我那漂亮的新媽媽肯定是有什麼企圖的,不行,我得跟去看一下。於是我就趕緊跟了出去,新媽媽大概是覺得不是很遠,懶得拿車吧,是走路去的,雖然路上行人也比較多,但我還是一下就認出了新媽媽拿嬌小玲瓏的身影了。我悄悄地跟在後面,果然是轉了兩條街就到了,那是一座不是很舊的兩層的小洋房,面裸體聊天室積不小呢,外面還圍了個三十多平方米的小院,新媽媽在院外的大門按了門鈴,果然一會就見到那個老傢夥笑咪咪地出來開門了,他把新媽媽請進去後就砰的一聲鎖上了大門,我趕緊跑了過去,他們已進了裡屋了,我一看情況不妙,得趕緊想辦法混進去才行,圍牆還是比較高的,這當然難不到我拉,我本來就是生活在農村的,爬樹翻牆早就精通了,所以我找了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輕輕地翻過了圍牆,輕手輕腳地靠近屋子,順著他們說話的聲響摸到了客廳的窗戶旁,因為裡面是亮著燈的,在外面看裡面就很容易,而在裡面是很難看到外面的。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盡在我的掌握之中。

只見只有他們兩人在客廳裡,那個老傢夥好像是規規矩距的樣子,認真的聽著新媽媽說著話,兩人面前各放著一杯飲料,我不禁有點困惑了,難道我是看錯了,這個傢夥明明不像個好人啊。我正想著的時候,他們好像談完了,然後在一份合約裡簽了字。新媽媽一邊收好合約,一邊向老頭告辭道;「李總,謝謝你拉!我先走拉,有空再談,好嗎?」那個老頭笑著說:「好!好!那我們有空再談,來!我們以茶代酒,喝了這杯茶說完就拿起新媽媽面前那杯茶遞給了新媽媽,新媽媽大概是掛著我,急著要走吧,想都沒想就喝了下去,那個死老頭呢,卻沒有喝!站在那裡,滿臉寫滿了興奮。我一看那神色就感到不對勁了,趕緊走向門口,糟糕,大門關得緊緊的,看來那個老傢夥真的有陰謀的。只見那個老傢夥笑咪咪地對新媽媽說:「儀經理啊,我給了這麼多生意你做,對我有什麼表示啊?」

新媽媽聽了,略有愕然,趕緊笑著說:「李總,那我們明天就去南湖大酒店吃飯吧!」

「不行啊,我明天早上就要出國公幹,要很久才能回來啊,你最好今晚就給點表示我」

「那……那你想我怎樣表示呢?」

「沒什麼的,只想你今晚不要走,留下來陪我聊一下天,反正你丈夫不在家,我妻子也不在,你知道一個人是很寂寞的啊!!」

「什麼?」新媽媽臉上現出了憤怒的神色,激動得都有點紅了,「你叫我留下來陪你?你是不是瘋了?「

「呵呵,我當然沒有拉,你千萬不要生氣啊!我沒有勉強你的啊!那你現在就可以走啊,我不會攔你的啊!」老頭說完就上前拉開了廳裡的大門。

新媽媽正想走出去,才剛剛走出一小步,就好像全身發軟,一個踉蹌就要倒下了,那個老頭趕緊抱住了新媽媽,說:「儀經理,你怎麼拉?是不是全身乏力啊?啊哈!!這種藥還真有效啊!!哈哈!!」我明白了,原來是這個老頭在茶裡放了藥,這時我還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如給他發現了報警說我私闖民宅就麻煩了。

那個老頭繼續說:「這種藥只會讓你乏力,但還是會神志清醒的,等我一會兒就給你享受一下,你丈夫不在,你一定很久沒爽過拉!哈……哈!!!」

新媽媽在那個傢夥的懷裡,哭著哀求著:「李總,不可以啊,你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嘛,我是給你享受啊,來,來,我抱你去臥室。」說完就抱起她向臥室走去。我趕緊從廳門口竄進大廳,誰知那個傢夥已進了臥室了,還上了鎖。

怎麼辦啊?唉,新媽媽肯定遭不測了!!我又穿出了屋外,摸到了臥室的窗前,幸虧窗子的窗簾拉得不是很緊,透過縫隙還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新媽媽躺在床上,那個老傢夥正在除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一下子就全部剝光了,他胸脯上滿是黑毛,一直蔓延到小腹下方,他的雞巴還真大,大概有15厘米長,粗粗的,那龜頭紫脹發亮,看起來好凶的模樣,不過可能是年紀大了吧,硬度好像不是很足。新媽媽在床上抽泣,還在不斷哀求著。

那老頭可不管這些了,撲倒在新媽媽的身上,隔著衣服就捉住新媽媽的雙乳猛搓著,嘴巴在新媽媽的臉上口上亂聞亂拱著,新媽媽雖然極力想反抗,但是由於喝了藥,根本就沒力氣,最多只能扭動幾下,不一會,在老頭那頗有經驗的攻勢之下,新媽媽可能有點動情了,停止了反抗,閉著眼睛,默默承受著老頭的攻擊,老頭看到時機已成熟,就開始輕輕地除去新媽媽的衣服,乳罩,那雪白豐滿堅挺的乳房就呈現出來了,他一邊把裙子往上推,一邊用嘴巴含住新媽媽的乳頭,還用舌頭輕舔著,那個手也沒有閒著,把裙子推上去後,身進了新媽媽的小內褲裡,不斷地揉動著,新媽媽大概開始感到很舒服吧,嘴巴不斷地哼著:「啊!……啊!……不要啊!」

老頭弄了一會就把新媽媽的裙子整條連小內褲都扒了下來扔到了一邊,這時新媽媽那美妙的胴體已完全暴露出來了,微帶暗褐的小穴已佈滿了淫水,連周圍的陰毛都濕漉漉的,老頭還在不斷地用口刺激她那不斷漲大的乳頭,一邊用手刺激著她的陰蒂,新媽媽大概是感到太舒服了,雙腿緊夾,眼睛緊閉,不斷扭動著身軀,嘴巴「哼……哼!」地呻吟著,我看著看著,下面早就支起了大帳篷,小弟弟不斷地跳動著,我多想衝進去,一腳把老色鬼踢到大西洋去,讓我趴在新媽媽的身上來大展一下雄風。這時,老頭拉過枕頭塞在新媽媽那豐滿的屁股下面墊高,然後雙手用力分開新媽媽雙腿,.把嘴巴伸到新媽媽那淫水潺潺的小穴下面,用舌頭對著陰道陰蒂等地方用力地舔著,然後用一隻手套弄著那又黑又粗長的雞巴,可能是想弄硬一點吧。

在老頭那嘴巴的強力挑逗下,新媽媽早就迷失本性了,雙腿夾繞著老頭的腰上,雙手扯住床單,嘴裡在大聲地呻吟著:「啊!……啊!……小穴好癢啊!!……你不要舔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