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已經夠怪的了,每天在街上匆匆忙忙的,錢又賺不了多少,辛辛苦苦的也不知為了什麼。哈!原來香港的天氣更怪,已經是農曆年十二月了,天氣一點都不冷,二十多度,穿外套有點熱,不穿又覺有些寒意,一點冬天的感覺也沒有。

街上都是些匆忙的人,就隻有我這個傻 ,一個人傻呼呼的,還跑去信和中心買了幾張「A碟」回家看。說起「老翻」(在街上賣翻版的家夥)就一肚子的氣,現在的「老翻」,整天把些貨不對版的東西放裏面賣,尤其是旺角,豉油街天橋底,封面是最新的電影,放進VCD機裏播出來,都不知道是些什麼 來,有一次他媽個 ,還是空白的,你說氣人不氣人?

回到家換了件衣服,從冰箱拿了罐啤酒,躺在沙發上,把買回來的「A碟」播出來看,想不到劇情還蠻有意思的。說母女倆去參加朋友家裏的一個小宴會,誰知這斑家夥不止強奸了母親,連女兒都被這斑家夥強奸死了,後來這個做母親的為女兒報仇,將這幾個奸夫一個一個的殺死,以色情電影來說嘛還算是不錯的啦,不光隻是做愛。

當我看到那班家夥強奸她女兒時,我雞巴都硬了,就把它弄出來套弄,心裏想著:假如我老婆在就好了,不用打手槍。套得正爽的時候,突然聽見開門的聲音,我知道一定是我可愛的小騷 回來了,我拿著大雞巴站在門後,等老婆一進門,就馬上給她個熊抱,掀起她的裙狂 她的 。

我老婆非常漂亮,二十多歲,是做保險經紀,身裁有點像電影「卿本佳人」裏的明星葉玉卿,嘴角邊有顆美人痣,像她母親一樣又蕩又騷。見客的時候,老搔首弄姿的嬌聲嬌氣,跟客人簽合約一般都在「卡拉OK」或者酒店裏,雖然和我結婚的時候已經不是處女,但結了婚,就別太離譜了嘛。

「老公!你在幹嘛呀?」進來的真是我老婆,我剛想有所行動,「姐夫,您好!曄!姐夫你……」原來她小妹雯雯也跟在她後面一起進來,這下可尷尬了,雯雯望著我突在褲子外面的大雞巴,驚訝得瞪著眼睛。

「哦……哦……沒……沒有……我剛想去廁所。」我滿臉通紅的按著我的大,把它塞回褲子裏面,一個轉身把電視機關上,沖進廁所裏。

「姐夫,怎麼那麼剌激呀,好捧喔!」我蠻不好意思地從衛生間裏出來的時候,雯雯眼睛瞄著我胯間,笑著說。

「咳!咳!來了嗎!」我尷尬得不知說什麼好,心想:死丫頭笑我?你姐夫我當然棒啦,遲早把你強奸了。

「老公,小妹說想在我們家住幾天呢!」老婆望著我說:「她想出來找工作做!」

「怎麼啦?沒念書了嗎?」我好奇地問。

「沒啦,去年已經出來幫老爸的忙啦!煩死了。」她翹起著嘴唇說:「他的活,又髒又臭。」

老婆的小妹雯雯,今年15歲,大約5尺高,可能是承受了家族的遺傳,胸前的乳房,望上去已經不小了,樣子也長得不錯,不過看起來有點像「 蘭街」(注: 蘭街可以算是香港一條紅燈區吧,很多一間間的時鍾別墅,裏面提供各種妓女,現在大部份都是大陸拿雙程證的女孩子,當然也有一些本地的女孩子,打一炮也就三、四百左右)跑私鍾的那些女孩的感覺。邪邪的,身上穿著一件緊身T恤,披了件黑色皮外套,下面穿了條黑皮短裙及長皮靴,坐在沙發上,短裙子縮了上去,白色的小內褲包著那隻腫脹的小鮑魚,壓出一條小縫,陰唇的輪廓全印了出來,看得我雞巴都直豎了起來。

她們老家在長洲,長洲是香港的一個離島,以前島上的居民大部份都是以打漁為生,我嶽父是長洲土生土長的水上人家,自已家有幾條漁船,很小的時候就跟著他父親出海打魚,沒受過什麼教育,土包子一個,打魚的生活比較困難及辛苦,這幾年來才轉了做魚販,去東沙群島一帶買魚回來賣。

我嶽母四十多歲,也是在長洲長大,身裁長得很豐滿,樣子雖一般,但是很騷,胸前的一對大奶,就像塞了兩個排球一樣,有機會我一定把它拿出來乳交乳交。她們家裏兄弟姊妹特多,可能水上人家嘛,在海裏生活沒什麼其它娛樂,最爽而且免費的娛樂,就是打炮。

「你這麼小就出來工作?現在找活幹可不那麼容易呢!」我望著雯雯說。

「找到合適的就做,找不到就算羅,頂多回去幫老爸賣魚。」

雯雯是個典範型的現代反叛青年,對於念書一點興趣都沒有,錢沒賺到卻滿身的名牌,不過這也不知是誰的錯,父母隻是小學程度,沒受過什麼教育,子女多,生意又忙,一來沒有時間,二來也不懂怎麼去管教子女,隻有靠她們自己。自愛的,可以讀到大學,怎至去外國留學,反正家裏也負擔得起;不自愛的,就隻有自生自滅了。

晚上我們沒煮飯,我和她姊妹倆到外面餐館吃飯。吃完飯回到家裏,雯雯沖進洗澡間洗澡,她剛把門關上,我馬上就抱著老婆來吻,下午的欲念都還沒平息呢!

「走開!王八蛋!」老婆推開我說:「先跟你說清楚了,可別打我妹的主意呀!」

怎麼女孩子的第六感這麼利害呢?我心裏想,但嘴巴卻說:「怎麼會呢!」我抱著她,一手摸著她的鮑魚,接著說:「有那麼漂亮的姊姊,我怎會打她妹妹的主意呢?」

「別搞嘛!」她推開我的手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她坐在沙發的時候,你望著她的那種色迷迷的樣子,就像要把她強奸一樣。」

「哪有喔!你可別冤枉我。」我狡辯著說。

「總之我不管!」老婆推開我,走過去沙發那邊坐下繼續說:「你搞她,我就把你那裏給剪了。」

「不用那麼嚴重吧?」我跟過去坐她旁邊說:「看她屁股翹翹的樣子,早已經不是處女了吧?」

「她才十五歲呢!」老婆說。

「我和你打賭。」我逗她說。

「賭什麼?」老婆望著我問。

「如果她還是處女,我輸你一千塊,如果她不是處女,你輸回我一千,好不好?」

「好呀!等她出來我問問她。」老婆好狡猾的說。

「你問她,她當然說是羅。」

「那你想怎麼樣?」

「給我檢查呀!」我笑著的說。

「怎麼檢查呀?給你這個死淫蟲用你那條雞巴插進去嗎?你想找死呀!」她用手大力地握住我的雞巴。

「嘩!你想弄斷我呀?」我捉住她的手說。

「弄斷它才好,不用它那麼煩。」她一邊說一邊上下地套動著幫我打手槍。我老婆就是這樣,一說到有關性愛的事就特別興奮。

這個時候洗手間的門忽然打開,老婆馬上縮開手,我的雞巴被她那麼弄了一會,已全硬了起來,整條褲都給它頂起。雯雯望了一下我豎起的地方,又望了一下她姊姊,沒出聲低著頭進了客房,關上了門。

我忍不住了,一手把老婆拉過來,狂吻她的嘴,又伸手進去她衣服裏搓她的大奶。我老婆這個小騷貨,隻要男人一摸她奶頭,她就會全身發軟,下面的鮑魚就會張開嘴,流出鮑魚汁來。

「唔……唔……不要啦!」她一邊講一邊握住我的雞巴猛套,「不要啦……雯雯出來看……見,嗯……不啦……先洗澡去嘛!」她氣喘喘的說。

「不行!先幫我吹兩下再說。」我把雞巴從褲裏拉出來,把她的頭按下去,她用手抓住,放進口裏,頭上下的移動著。含了幾下後坐起身來說:「王八蛋,搞得我下面全濕了,快點去洗澡!」

我走進洗澡間,門一關上就見到門後面的鈎子上掛著些衣服,吸引我的不是那些衣服,而是一個白色奶罩和一條白色的內褲,我老婆喜歡用黑色和紅色的,所以這一定是雯雯的啦。

我拿起起奶罩嗅一下,一股處女奶油香味,香極了!我把內褲攤開一看,內褲裏面中間的位置有些淺黃色的污積,雖然聞起來有些尿味,但是又有股好濃鬱的體香味,妙極了!我伸出舌頭舔了舔,有點鹹鹹的,我把它包住我的大雞巴,鼻孔嗅著雯雯的奶罩,一邊打手槍,一邊幻想著 雯雯的 。

正在陶醉的時候,突然間有人拍門:「老公,你是不是洗澡呀?為什麼沒有水聲呢?洗快點啦!我還未洗耶。」老婆在外面拍門催著我。

「我正在拉大便呢!」我大聲的回答,接著依依不舍的掛回雯雯的內衣褲,沖了一下馬桶,走進浴盆裏洗澡。我剛踏出了洗澡間,老婆接著就走了進去。

「怎麼?還未睡嗎?」我出來後,見雯雯坐在客廳裏看電視,我走過去她那邊問。

「快了,看完這套電視劇就睡。」她回答我。

我坐在另一張沙發上,望著雯雯,發覺她今晚特別美,可能是剛剛洗完澡,頭髮梢都沾濕了,臉頰和嘴唇紅粉飛飛似的,嘴唇微微的翹著,穿了一件白色睡袍,因為沒戴胸罩,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很明顯的印了出來。坐在那裏,就像一朵剛伸出水面的白蓮花一樣,我真想走過去擁著她,吻她那甜美的小嘴唇。

雯雯見我望著她,面紅紅的說:「姐夫,幹嗎老盯著人家看嘛?」

「誰叫你樣子長得那麼美,身裁又好啊!」我逗著她說,女孩子最喜歡別人贊她又美又好。

「嘻!你小心姐姐扭你耳朵。」她好開心的說。

「你姐不喜歡扭我耳朵,她喜歡扭我另外一樣東西。」我猥褻的笑著說。

「姐夫,你壞死了!」她面紅紅的說。

「還在泡妞,快點進來啦!」老婆這時候洗完澡出來,衣服都沒穿,隻用條大毛巾包住身體,望著我和雯雯說:「雯雯,你也早點睡啦!」

「知道了姐姐。」雯雯對著我扮了個鬼臉。

「臭王八!又想騙我妹妹?罰你幫我舔。」我老婆一進房間,門都沒關上就把毛巾脫去,裏面什麼都沒穿,爬上床張開大腿,就要我幫她舔。

「嗯……嗯……舔進點……上點……嗯……」

我老婆真是百份之一百的淫婦,最喜歡我舔她的 ,不過對我來說這也是份優差,因為我很喜歡她的 。她的 肥美飽脹,光滑無毛,陰唇色澤鮮豔粉紅,翻開裏面有一條清幽溪道,永遠都是春水潺潺的流,還發出著誘人的香味。

我跪在床邊伸出舌頭舔了幾下,擡起頭想看看她的表情,但隻是看到她的大乳房輕輕地一蕩一蕩的,低頭望一望她那迷人的洞穴,再擡頭望一望她的乳房,真是此景隻應天上有,突然間我想起「毛伯伯」的淫詩。

暮色蒼茫看勁松,(霧氣蒼茫中,看我雞巴勁如松)

亂雲飛度仍從容;( 到毛亂飛,他仍然豎立從容)

天生一個仙人洞,(老婆的陰戶,天生一個仙人洞)

無限風光在險峰。(無限的風光,就在老婆雙乳中)

老婆的淫 多水又多汁,舔了一會後,我站起來擡高她兩條腿,拿個枕頭墊在她屁股下面,把她的腿擡起來擱在我的肩膀上,握住自己的雞巴插進她的 裏去,接著開始大力地狂 她的 。

「啊……啊……大力些……Yes……Yes……啊……」她大聲的叫著,屁股死命地頂上來。 了一會後,我將她翻過來,要她跪在床上把屁股翹起來,我掰開她的屁股洞,將我那已沾滿了她淫液的雞巴慢慢插進去,其實我老婆真的不止一個仙人洞,其實有三個才是真的。

「啊……給你插……插爆了!……媽個 ,你的大雞巴快要 死……我……啦……」我老婆做愛的時候很喜歡說粗話,不過我也很喜歡聽,好刺激喔!

「啊…… 死我了……大力點……啊……再大力點 我啦……」

我插得正過癮的時候,忽然覺得我旁邊的房門好像給人打開了一些,我扭頭一看,原來是雯雯正躲在門邊偷看。

我見到她,她也見到我,但她卻並沒有離開,隻是臉紅紅的繼續躲在門邊偷看,我老婆背著房門所以看不到雯雯。我覺得很興奮,特意將我的雞巴拔出來,向著她晃了幾下,插進我老婆的 洞裏,然後又拔出來再插進我老婆的屁眼裏,如此的拉出插入,讓雯雯看看我的雄風。

「啊……你搞什麼…… 呀……快點插我的 ……啊……啊……」我老婆按著我屁股,令雞巴深深插進她的 裏,不讓我拔出來,我隻好專心地 她的 ,但眼睛卻望著雯雯。

她的偷看讓我感到很興奮,可能是太興奮刺激了大腦,雞巴就有點不能控制了,屁股收縮了幾下,感到快發射了,我將它拔出來讓她噴射在老婆的背上,我見雯雯一直望著我的雞巴,直到它射完以後,她才輕輕的把房門帶上。

老婆躺在床上一會兒就睡著了,但我一點睡意都沒有,我起來穿了條短褲,走進廚房冰箱裏拿了罐啤酒,打開了電視機,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深夜播放的無聊節目,這時候客房的門忽然打開,雯雯走了出來。

「怎麼還不睡覺呢?」我問她。

「睡不著!」她站在我的電視機前面說。

「過來我這邊躺一會吧!」我把身體往內挪了點,讓出一些位置來,我拍拍沙發對她說。她猶豫了一下,走過來躺在我身邊。

她的身體充滿了少女獨有的那種香味,我忍不住伸手抱著她,把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她全身顫抖了一下,用手捉著我的手不讓我撫摸,但也沒有把我推開,隻讓我按著她的乳房。

我抱著她,鼻孔裏嗅著她的發香,我按著她的乳房,剛射完精的雞巴不覺又開始硬了起來,我把它壓在她屁股上慢慢的磨著,她由喉嚨裏發出了輕輕的一些聲音:「嗯……嗯……」

我把雞巴從短褲裏拿了出來,把她的手拉向我的雞巴,她的手碰了一下馬上想縮回去,我不給她縮讓她捉著它,她閉著眼握住我的雞巴,整個人就像木偶似的一動都不敢動。我伸出舌頭舔她的耳朵,然後屁股輕輕的聳動著,雞巴就在她的手裏一進一出的抽插起來,而我按著她乳房的手,也伸進她的睡袍裏直接搓揉著她的乳頭。

這時候,她的呼吸聲開始大起來了,乳房也開始一上一下的跳動著,她閉著眼、喘著氣說:「姐夫,不要嘛!給姐姐知道就不好啦!」她的嘴裏說不好,但是握著我雞巴的手卻沒有放松。

我沒說話,隻是加快了抽插她手的動作,我感覺龜頭的馬眼裏開始有些分泌流出來,沾滿在她的手心裏,我的雞巴在她那柔若無骨的手裏抽動時就更加滑溜過癮了。我把手伸進她內褲裏,發覺她的陰戶已長出了一些柔軟的陰毛,而陰唇邊的毛已沾滿了 縫間滲出來的水,黏黏滑滑的,我剛想把她的內褲脫下,突然聽見老婆房間裏發出了些聲音,雯雯嚇得馬上跳下沙發跑回自己的房間裏去了。

早上起床,老婆和雯雯早已不在了,老婆上班,雯雯說過要出去找朋友看看能否介紹工作給她。我因為拿了一個月大假,過了年之後才上班,自己在廚房裏沖了杯咖啡,坐在客廳裏看電視,忽然聽見門鍾響,是誰呢?

「咦?阿媽,怎麼這麼早呀?」原來是我嶽母。

「雯雯是不是來了你們這裏呢?」嶽母一見我就問。

「是呀!」我說。

「雯雯這丫頭,和她爸爸頂了幾句就走了出去。」我讓她進來後她對我說:「我打電話給你們又不通。」我望了一下廳裏的電話,原來擱歪了。

「打蓮蓮的電話又沒人接。」蓮蓮是我老婆的名,她的同事們都叫她「大波蓮」。

「她開了震機,所以聽不到。」我說:「雯雯一早就出去了,可能要晚飯才會回來。媽!你吃了早餐沒有?我煮些東西你吃吧!」

「謝謝你,不用啦,我已經吃過了。」嶽母很客氣的說:「雯雯過來打擾了你們一整天,真不好意思!」

「大家自己人,不用那麼客氣嘛!」我望著嶽母說。

她進來的時候把外套脫去,內面穿了件淺米色的絲質上衣,布料有點透視,可以見到包著她那巨大乳房的白色乳幪鏏小小的乳罩把她的那對大波壓出了一條很深的縫隙,可能她來的時候有點焦急,現在坐在沙發上都還有點氣喘,呼吸的時候那對大乳房一上一下的很有節奏感,起伏得很過癮。我站在她前面一直望著她那大乳房,我的雞巴又開始有點不安份的豎起來了。

「嘿!你怎麼老這樣盯著人家呢?」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臉紅紅的瞄了我胯間一下,我在家一般就隻是穿條短褲,內褲也不穿,所以有什麼變化一眼就能看出來。

「媽,誰叫你這麼飄亮,身裁又好,是男人都喜歡盯著你看啦!」這句話雖然是土了點,但是呢,你說出來凡是女人都喜歡聽。

「嘻嘻!媽都這麼老呢,你還吃我豆腐?」她開心到笑得眼都眯起來,很風騷的用手輕輕打了我一下,這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個「老騷貨」。

我見她一點都不生氣,還滿風騷的樣子,我接著再逗她一逗說:「誰敢說你老呢?你望上去最多就像28歲,又成熟、又有女人韻味。」她更開心到「咯咯咯」地笑,我接著又說:「媽,我看你的波,其實並沒有什麼壞心眼,我隻是在做健身運動而已。」

「胡說八道。」她有點不好意思的拉一拉衣服。

「怎麼,你沒看報紙嗎?報紙說《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引述德國韋瑟比醫生的研究指出,他們向二百五十名男士進行了曆時五年的調查,結果發現那些一見到『胸前偉大』的美女就緊緊的盯著不放的男人,和其他那些目不斜視的男士比較,前者的血壓較低,較少患有心髒病,脈搏的跳動也會比較慢。」我走到她身邊坐在她旁邊繼續說:「韋瑟比醫生說:男人盯住美女的波十分鍾,差不多等于做了三十分鍾的健身運動,這種視覺刺激會令男人心髒加速,脈搏上升,從而促進血液循環,如果每日能夠『盯』上幾分鍾,患心髒病的機會也減半,壽命都可以延長四至五年,所以我說,媽,你是男人的『健康之寶』沒說錯吧?」

「哈哈哈!我才沒你那麼無聊呢!」她開心到「哈哈哈」地笑,見我挨著她坐,有點不好意思,站起來走開去。

她下面穿了條淺藍色的褲,布料也很薄,可以見到裏邊一條罩著她那個大屁股的白色內褲,真的很誘惑。我跟著她站起來,走到她後面一把抱著她,用我那條已硬了的雞巴頂在她的屁股上磨,她的屁股很多肉,軟綿綿的好過癮。

「媽,我好喜歡你喔!我見到你就忍不住了,你又成熟、又有女人味,我要和你做愛。」我邊磨邊在她耳邊說。

「嗯……別胡鬧啦!你亂說什麼呀?我是你老婆的親媽媽呀!」她滿臉羞紅的,掙紮著想脫離我的擁抱。

「媽,我說的是實話,我最喜歡有女人味的成熟女人。」我繼續在她耳邊說話挑逗她,我的手接著也摸在她的乳房上。

「嗯……不要啦……嗯……我也算是你媽呀!」她開始有點喘氣,輕輕的裝模作樣地掙紮著,扭動著她那大屁股,向後頂著我的雞巴,捉住我撫摸她乳房的手。

我伸出舌頭舔舐她的耳珠,另外一隻手伸進她那條淺藍色的褲裏面,輕柔地掃著她的陰戶。她陰戶的毛很濃密,幾乎把整個陰道口都遮蓋住,那些陰毛很柔軟,摸在手上的感覺好像絲絨一樣,我用手指探一探林中的幽道,馬上沾了滿手的溪水。

「啊……你好壞嘛……不要啦……我會告訴蓮蓮……喔……知……嗯……不要啦……嗯……嗯……」她捉住我兩隻手,頭卻擡起向後靠在我肩膀上,張開著口好像很辛苦的喘著氣。

我並不管她說什麼,用牙輕輕的咬著她的耳珠,接著又用舌頭伸進她的耳朵裏亂舔,用兩隻手指搓揉著她那粒凸起來的陰核,我把中指屈起來插入她的陰道裏。

「啊……不要……會給你整死……死……我的……你這色鬼……壞蛋……我……告訴……蓮蓮……喔……啊……蓮知……你亂倫……嗯……喔……喔……」

她整個人好像軟了似的靠在我身上,我把她抱起來讓她坐回沙發上,把她所有的衣服脫去,她害羞得雙頰粉紅,靠在沙發上任由我擺布,兩手環抱著乳房,雙腿合並著,半遮半掩的,雙眼緊閉著不好意思看我,把臉轉向旁邊。

她的這種良家婦女似的羞態,很自然、很可愛,那種害羞的表情真要了我的命,怪不得那麼多男人喜歡玩人家的老婆,她們那種害羞的樣子,以及那種又想要、又害怕的欲拒還迎騷樣,不是你自己的老婆或者情婦能裝得出來。

我跪在沙發前面,把她的大腿分開,又一個仙人洞露在我面前,我把頭靠上去,可能是肥人的體味都比較濃,她的 裏有一股很濃的氣味,陰唇邊的毛都黏滿了她流出來的淫水,有些發光的感覺,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味道還不錯,有些鹹鹹的。我是一個賤男,最喜歡舔女人的淫 ,我老婆說我每次舔她的 ,她都會有高潮。

我用舌尖伸入她的 裏,上下的攪動著,又輕輕的從喉嚨裏呵出一些熱氣進去,用嘴唇含住她的兩塊陰唇,輕輕的拉上來放下去,含住她的那粒陰核,用舌尖舔、啜、吻、吹,同時將中指輕輕的向上摳著她的陰道磨擦,令媽流了很多的騷水。

我站起來把自己的衣服除去,用她的那對大乳房夾住我的雞巴玩乳交,我要她把嘴張開,我緊壓她的一對乳房夾住我的雞巴向前一插,我的雞巴經過她的乳隙插入她的嘴裏,拉後、向前入口;拉後、向前入口,好過癮。

「壞蛋……啊……我的嘴很累呀……唔……不要玩啦,快來吧!」她已經開始忍不住了。

「不行!你還未幫我吹。」我將雞巴塞進她嘴裏,她把整根雞巴都含進去,我用屁股一頂,嘩!整條雞巴全插進她嘴裏。我的雞巴雖然不是特別大,但也有6寸半,想不到她也會玩深喉,過癮!

「玩夠了嗎?王八蛋,快點來吧。我下面很癢麻……我好想要啊!」她開始難受了,連女人的矜持都沒有了,好饑餓的拍了我屁股一下。

「你先叫我作老公啊。你說,『老公,快點來 我啦!』」我見她難受,特意逗逗她。

「我是你媽呀,壞蛋。」她的臉馬上又紅起來了,小聲的低著頭說。

「我現在要做你老公,快點說啦!」

「老公,快……點……」她羞紅著臉,低聲的說。

「你說什麼呀?老婆。」我用手搓揉著她的乳頭。

「快點 我啦,老公。」她低著頭不敢看我。

「大聲點!」我拿著雞巴,用個龜頭磨的乳頭。

「嗯……壞死了你。老公,快點 我吧!」

我擡起她的腿,把雞巴一下插進去她那已泛濫成災的 裏。

「喔……嗯……好……舒服……插入點……喔……喔……」

所謂「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陰」,想把小姨幹掉,未幹著,竟然把嶽母給弄上了,不過小姨也隻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