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南下的火車上,我看著手機裡前女友的照片,煩躁的靜不下心來,一直想東想西。她到底要跟我說什麼?上次不是已經說了很清楚?

雖然我還愛著她,但我沒辦法原諒她的劈腿,這是完全沒辦法讓人接受的事。我們的結局只有分手,她可以盡情做她想做的事,我也管不著了,這樣對彼此都好。但是事到如今,她幹嘛又說要和我談談,還要我去她家?到底是怎樣?我心中抱怨著,但現在還是不爭氣坐在火車上,考慮等等再見到她時,我要怎麼面對她。 我們分手至今,已經一個月了,從那天之後我就沒再見過她了。我聽系上同學說她很傷心,也無心上課,後來便停課回家了,已經好一陣子沒在學校見過她。

我不懂她到底要療什麼傷?明明是她先劈腿,像個婊子一樣,騙我說要回家,卻和老男人去開房間,也不知道被她騙了多久,一想到這,我還是憤恨難平,深怕等等控制不住情緒,會給她一巴掌。但是一想到她的可愛,我應該是打不下去。

她在學校是出了名的系花,功課好又漂亮,一頭動人的烏黑長髮加上一對誘人的巨乳,又是社團明星,不知道吸引多少蒼蠅纏著她。相比之下,我功課平平、外表一般,也沒什麼特殊才能,還是動漫阿宅,真不知她喜歡我哪裡,我們剛交往時可是跌破一堆人的眼鏡。

一想到這,我便不禁嘆了一口氣,關上手機,不再看她,深怕自己忍不住心軟,沒骨氣的原諒她,跟她復合。我懶的再想,盡量讓自己放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火車到站的吵雜聲驚醒睡著的我,我睜開眼看看窗外,已經到站了。

我拿起背包,懷著焦慮又期待的心情,匆匆踏出車廂,找尋剪票口。出站後看看牆上的電子鐘,此時已經快接近中午了,車站大廳人來人往,非常擁擠。我環顧四周,想在人群中認出女友來。

她還是這麼亮眼,我沒多少時間,就看到站在出口處,低頭放空發呆的她。

好久不見,她變得清瘦,穿著一件淡黃色的連身洋裝,長髮散亂的披在肩上,神情有點憔悴,亙襯托出她的出眾美貌。 我慢慢地踱到她面前,平靜的說:「嗨,李紓茗。」我刻意叫她的全名。

她抬起頭,微笑著說「嗨,子文。」她本來是活潑熱情型的,但現在卻憔悴的楚楚動人。

我強忍著拉起她手的衝動,故作冷淡的說:「我來了,你有甚麼事要跟我說的。」

她搖搖頭,主動牽起我的手,笑著說:「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不過,先到我家吧。」她的手還是那麼柔軟,讓我捨不得甩開。

我裝作沒這件事,讓她握著,並說:「為什麼要到你家?還有什麼好說的?」她的邀約,這幾天煩得我睡不好覺,我完全猜不透她想做什麼。

她露出一個神秘、又朦朧的神情,好像喝醉酒一樣,淡淡的說:「你來就知道了。」此時我陷入一陣天人交戰,到底還要不要跟她這樣糾纏下去。到她家,難道是要見她爸媽嗎?真的莫名其妙。

不過我瞅著她的雙眼,還是決定跟她去了,我倒不是因為心軟,而是我感覺到,如果我不跟她回家,將來一定會後悔的。我們走出車站,紓茗隨手攔了輛計程車,上車後直奔她家。一路上我們沒什麼講話,但她一直握著我的手不放,好像有點緊張,我也懶得關心她,心不在焉的跟計程車司機隨口亂扯。

我很少來南部,火車站周圍很繁華,街景跟北部差不多,過了十多分鐘,街景慢慢轉變,從熱鬧的都會轉變成安靜的郊區,我看看四周,這裡似乎是高級住宅區,有點像是北部的天母,環境非常怡人。

紓茗幾乎沒跟我說過家庭狀況,我只知道她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爸爸好像是大學教授,媽媽是家庭主婦,家裡蠻有錢的,但除了這些之外,我完全一無所知。

以前我曾好奇的問她家裡的狀況,跟爸媽怎麼相處,都被她輕言迴避掉,而且她竟然會臉紅。我不想猜測太多,她不說就不說,反正也沒妨礙到我們交往。

倒是她對我家的家庭狀況還蠻好奇的,很喜歡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我喜不喜歡我媽媽或我妹妹。我不知道除了喜歡我還能說什麼,但我感覺這並不是她要的答案就是了。

終於計程車在一座高級社區門口停下,下車後,紓茗和警衛打聲招呼,我們穿過大門,往其中一棟大樓走去。一路上紓茗還是不發一語,默默的拉著我,走入大樓內,進入電梯。這座社區的保安應該蠻嚴格的,電梯必須用磁卡才能啟動,這更添增了紓茗家給我的神秘感。進入電梯後,紓茗按下樓層按鈕,電梯緩緩上升。

站在我前方、背對我的紓茗,此時突然說「子文,我想跟你說,我會帶你回家,是因為……我很喜歡你,很愛你,你要記得這一點喔。」

紓茗沒有回頭,我看不見她說這話的神情,感覺很糾結似的,讓我完全不懂她為何在此時要說這些。正當我忍不住,想說話時,電梯門開,我便把話吞回去,跟著紓茗出去。

我胡思亂想著,隨著她往右轉後,在一座綠色大門前停下,紓茗掏出鑰匙打開門後,回頭叮嚀我一句,「我們家很重視整潔喔,進去要先脫鞋放在鞋櫃裡。」我點點頭,心想這女的真是囉嗦。

這棟住宅大廈外觀寬廣,但一層樓只有兩個單位,想必紓茗她家應該很大吧?但進門後才發現並非如此。紓茗家格局細膩,裝潢不算土豪且很有時尚品味,四處都擺設藝術畫像當作裝飾。我不懂藝術,看不出來這些作品好壞,只看得出來大多數是裸體畫,製作精美,就算是複製品也應該不便宜。

紓茗家的確很乾淨整齊,沒有太雜亂的擺設,我家這種一般家庭比起來,真的相差很多,不知道她們家有沒有請傭人打掃,不然真是太乾淨了。不過,一進紓茗家,我就注意到一點,就是空氣中有股淡淡的、很奇怪的味道,感覺很熟悉,但我說不上來是什麼味道。

「小茗,是妳回來了嗎?有帶妳男友回來嗎?」

我們剛要進入客廳,就傳來一道溫和的男人聲音。紓茗低聲提醒我「說話的是我爸。」我點點頭,心裡暗暗吃驚,想說果然如此,硬著頭皮跟紓茗踏入客廳。

客廳很寬敞,二組三人座的皮套沙發相對擺設在正中間,紓茗的的父親李爸正坐在其中一座上,背對著我們看著電視。紓茗示意我們在李爸對面坐下,當我轉過去,看到李爸的正面時,不禁愣住,腦袋一片空白,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也根本忘記打招呼。一個月前,我在鬧區的某間豪華旅館門口,看到紓茗親熱的挽著一個中年男人的手臂,倆人有說有笑的一同走進去開房間,我在門口等到深夜,也沒見他們出來。現在眼前的李爸,正是就是我當時看到的中年男人,絕對是他。

李爸看見我,露出一個神祕的微笑,接著用溫和的語氣說:「你好呀,子文,我是紓茗的父親。」

我一時忘了怎麼回話,紓茗在旁邊偷偷用手臂撞我一下,才讓我回過神來,支吾的說「伯父……你好,我是王子文。」

「呵呵,我已經從紓茗那邊,聽到你的名字很久囉,一直沒機會見一面,看看弄得我女兒這麼傷心的臭小子到底長什麼模樣,現在看來也很普通嘛!」李爸溫和,但不太客氣的嘲弄著我,讓我十分不爽。

「痾……伯父,請你客氣一點,我和紓茗之間的事,我們自己處理就好了,我覺得自己並沒有對不起她,感情的事既然無法強求,那就只好分手。分手後一定會有段調適期,這是沒辦法的。而且我的心情也受到很大的影響,也正在調適中。」我強忍著怒氣,不卑不亢的說著,完全不理會坐在我旁邊的紓茗。

李爸聽到我這樣說,也不生氣,反而呵呵一笑,露出一個肯定的表情,接著說「小茗你聽到沒,妳男朋友脾氣這麼硬……」

我立刻打斷李爸說「是前男友。」

「好好,你前男友脾氣這麼硬,你幹嘛還要這麼傷心?分了就分了呀!你幹嘛又求爸爸讓你把她帶回家?」

聽到李爸這樣說,我旁邊的紓茗一時沒有接話,沉默一陣子後,才說「因為我覺得應該把話講清楚……」

什麼叫把話講清楚?紓茗的回應,讓李爸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接著他繼續看著我說「子文,你為什麼和紓茗分手,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李爸這樣問,登時讓我不知道說什麼,之前我以為紓茗和男人去開房間,她也沒否認她劈腿,導致我們分手。

但我現在看到李爸就是當時那個男人,爸爸和女兒住在一起,這似乎沒什麼可質疑的,既然如此,那不就沒有分手的理由了?不過,一想到這,我疑惑的脫口而問「痾……李爸,那當時紓茗怎麼不跟我說呢?」

當時紓茗只要說當時是和父親在一起就好了,但她卻沒提到這點,不承認也不否認她劈腿,只強調她很愛我。

「那這要問問看紓茗囉?」李爸將目光轉向女兒,不過紓茗卻沒有接話,這時我也轉頭看著她,紓茗頭低低的,眼神低垂,不知道在想什麼,客廳一片沉默。

原來這就是紓茗要我到她家的原因呀,她想測試我,最後自己又說不出口,只好由她父親來說。既然分手的理由消失了,紓茗看起來又明顯對我還有感情,我也頗捨不得她,那理所當然的還是復合比較好吧。

想到這,我便打破沉默說「伯父,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這件事是我誤會了,是我不對,我要向紓茗說對不起。」我先不提復合的事,到時我們私下再談。

李爸哈哈大笑,對紓茗說「哈哈,乖女兒,爸爸說得沒錯吧,把話說開不就好了,你看,子文跟你道歉,有沒有甚麼話想跟他說?」

紓茗抬起頭,轉頭看著我,神情非常羞澀,非常可愛,但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害羞?紓茗對我說「子文,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而已……我也有錯。」

「沒有……是我太心急了,沒有問清楚就先入為主的想像。如果早知道是妳爸,就不會有這些誤會了。不過……我希望以後你要盡量坦白的說,別再讓我多想,造成誤會。」我很誠心的說,希望紓茗能原諒我。

這時李爸突然接話:「子文你為什麼覺得,如果早知道是我,就不會有這些誤會呢?」

李爸這樣說,讓我腦袋突然卡住,不知道為何他要這樣問?父親和女兒住在一起,會產生什麼誤會呢?那天應該是李爸北上想跟紓茗聚聚吧?至於紓茗為何不跟我說,一定有她的理由。想到這,我便說出我的想法。

聽到我們的對話,紓茗突然呼吸急促起來,神情變得有點慌張,我連忙問她是不是不舒服,她搖搖頭,但又不說為什麼。

當下我突然覺得,我和李紓茗會產生這些誤會,根源還是在她的這種個性,憋扭又不愛將事情說清楚。

看見紓茗緊張的模樣,李爸好像完全不當一回事的,沒有特別關心她,繼續對我說「子文,紓茗應該還有很多事沒有跟你說清楚吧?」

我聽到一愣「還有什麼事嗎?」

「基本上,子文你是個聰明的人,所以這也怪不得你。紓茗一直都想跟你復合,但我跟他說,只有向你說清楚,以後你們的關係才不會有問題,但她怕你接受不了而受傷,才遲遲不肯做決定,拖到現在。」

李爸這樣說,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到底要說清楚什麼呢?於是我只好靜靜的看著他,等待他的說明。李爸向紓茗招招手,示意她過去。

紓茗坐到父親的身旁,雙臉脹紅著,低頭不敢看我,此時的氣氛有點詭異。

李爸柔聲的對我說「紓茗並沒有劈腿,那一天子文看到的確是我,我和紓茗一起到旅館去過夜。不過,事情完全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事實上,你也沒有誤會,只是你沒辦法將兩件事連結起來而已。然後…我想要跟你說清楚,還不如直接讓你親眼看到比較快。」

李爸說到這,停頓一下,露出奇怪的微笑說著「這就是紓茗猶豫不決的原因,到底要讓你眼見為憑,還是就此跟你徹底分開?」

當我的疑惑還沒解答時,眼前所發生的事已經激烈的衝擊著我的大腦,消解我以往的思維,我完全無法想像眼前所發生的事,但就這樣發生了。

就在我的眼前,李爸熟練的將紓茗的上衣背扣解開,幫她螁到腰際,展現出她美妙豐滿的上半身胴體。

接著李爸揉捏著女兒的乳房,將胸罩往下扳,張嘴大力吸吮粉紅色的乳頭,客廳迴盪著激烈的吸吮聲,嘖嘖生響。紓茗完全不反抗,像隻布娃娃樣,任由父親擺布。

她將頭別到一旁,閉起雙眼,臉泛紅潮,我對這表情非常熟悉,紓茗正在享受著,享受著父親的愛撫。李爸邊舔著女兒的乳房,邊不時地看著我,眼神透露出深厚的慾望。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呆呆的看著,任由眼前的事情發展下去。此時我完全明白李爸剛剛的話了,完全明白紓茗為什麼會有這麼奇怪的反應。

她的確是劈腿,她的確是去開房間的,只是她的對象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既然我想通了,我似乎不用再看下去,應該快點逃離這荒謬的現場,但是我的雙腿卻無法移動,因為…因為…我還想看下去,我下腹部奇怪的反應,也要我繼續看下去。

李爸似乎覺得玩弄夠了,注意力從女兒的乳房轉移到她的下半身,撫摸著她白皙的雙腿,似乎刻意挑逗我似的,將女兒的裙襬慢慢的往上拉,直到露出她白色的內褲,撫弄雙腿,讓她的身軀不停的抖動著,他越摸越上面,紓茗便越是扭動著身軀,甚至開始發出嬌吟聲。

接著李爸乾脆將女兒的雙腿掰開,將紓茗的右腿高高抬起來,讓雙腿之間的縫隙徹底曝露在我的眼前。李爸看著我,用手指頭逗弄著女兒內褲上的水漬,暗示我紓茗非常的興奮,非常的享受。來回撫弄後,李爸將手指探入內褲邊,深入肉縫中,來回穿梭著。

李爸輕聲的對紓茗說「乖女兒舒服嗎,你看,你男朋友正再看著你喔,正再看著你被爸爸欺負的快樂模樣喔!」

我完全無法想像,李爸溫和又帶點威嚴的聲音,竟對女兒說這種話來,我感到理智被狠狠的踐踏著。

「來,乖女兒,小茗,坐上來吧,讓子文看看你最真實的樣子。」李爸看著我,柔和的說。紓茗不發一語,將上身的胸罩完全脫下,堅挺的巨乳在燈光下不停顫動著,然後她掀起裙擺並扎在腰際,再優雅的抬起雙腿,將內褲褪下,一雙婷婷玉腿翹在半空中,雪白的屁股蛋間擠著粉紅色的肉縫,狠狠的刺激著我。紓茗似乎想到某件事,停止動作,開口說「爸爸,那個。」

「喔,那個呀?」

李爸笑著,從茶几下面拿出一個籃子,裡頭裝滿各式各樣的保險套,他隨便拿了一個,遞給紓茗說「呢,幫爸爸戴上。」

紓茗點點頭,到目前為止,她仍然保持著完全不看我,只看著她的父親,看著他將掏出褲內的陽具,一根非常雄偉的肉棒,碩大的龜頭在彷彿有生命的蠕動著。

紓茗默默的跪下來,撕開保險套包裝,用手指頭輕巧的拿出套子,然後伸出舌頭,熟練的舔著父親陽具的龜頭,再張口含住,吞吐幾下後,再將套子緩緩戴上,拉到根部。這個場景對我來說非常熟悉,我們剛交往還會戴套子做時,她就是這樣服務我的,當時我還笑她怎麼這麼熟練,到底交過多少個男人?

紓茗見準備妥當後,站起身來,背對著我,雙腿跨到父親身上。李爸雙手環著女兒的細腰,將她的渾圓屁股盡量扒開,似乎刻意要讓我見到兩人的私密交合處。

紓茗扶著李爸的肩頭,隨李爸的指引調整好位子,她下體兩片薄密的紅色陰唇覆蓋著底下的大龜頭,隨時都可吞噬下去。

此時李爸不急進入,反而搖動女兒的腰部,摩擦著兩人的下體,讓紓茗發出不滿的嬌嗔聲,兩顆乳房左右晃動著。

我沒法看到她的表情,但完全能夠想像得到,我無法想像的是我的這時的表情。

持續動作的李爸看看我,似乎很滿意我的表情,他說「子文你知道嗎?以前我和紓茗做的時候,是不戴套的,但自從一年前你們交往後,紓茗便開始要我戴上套子,你看紓茗有多喜歡你?」

李爸的話刺激著我的心靈,我不知道該感動還是該咒罵,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李爸慢慢將女兒往下按,讓肉棒一吋吋的隱沒在紓茗的雙腿間,直到她完全坐下為止。

李爸的陽具明顯比我大得多,竟然能夠完全進入紓茗的體內,我非常的驚訝,難怪紓茗在和我做愛時,總是慾求不滿的那方。

李爸輕輕的晃著下身,環住女兒的雙手開始旋轉著,露出滿足又舒服的神情。他看著上方的女兒臉龐,伸出舌頭,紓茗便乖乖的彎下身軀,也伸出舌頭,主動舔著父親,倆人親熱的互吻著。

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父女倆緊密的交纏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看著紓茗扭動的腰肢,從輕和的旋轉到越來越激烈的抽插,父女倆非常有默契的動作著,完全不會不協調,這讓我產生了強烈的忌妒感。

最後紓茗調整身體,從跪姿變成半蹲著,下身激烈的上下抽動著,父親的陽具在我眼前得意洋洋的不斷進出女兒體內,讓她低聲淫叫著。

「來,要不要看看子文的樣子,他現在的模樣很可愛喔?」倆人一陣消停後,李爸看看我,笑著提醒女兒。紓茗乖乖的轉過身驅,正面對我後,張開大腿,重新在父親身上坐下,李爸則將雙手從後方環到女兒胸前,狠狠搓揉著乳房,留下一道道鮮紅肉痕。

此時紓茗的眼神和我對上了,她睜開眼睛看著我,一頭秀髮隨著父親的動作而四處飛舞著。

她看著我,眼神似乎帶著點愧疚,還有羞恥感,但更多的是充滿熱情的肉慾感,點綴在脹紅的臉頰及嬌豔欲滴的雙唇上。她看著我,停止淫叫,一邊被父親幹著,一邊向我微笑著。她在誘惑我,我太清楚她的眼神了。

此時的我,很想將褲子底下那根脹紅的東西掏出來,狠狠搓弄著,甚至……甚至加入戰局,讓紓茗這個賤人一邊被她爸爸幹著,一邊吃著我的肉棒。不過我不敢,只敢默默的看著女朋友被她父親快樂的蹂躪著,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李爸拍拍紓茗,示意女兒自己快結束了。

李爸說「小茗爸爸射在你嘴裡好不好?還是臉上?」紓茗看著我,搖搖頭說不要,就射在裡面吧。這讓我鬆了一口大氣,但又感到可惜。

李爸看看我,笑著點點頭說,乾脆的說,就射在裡面吧。

然後他雙手從女兒的乳房往下移,重新環住腰肢,然後重重的往上撞擊,然後停止動作,紓茗看著我,雙手包住下體外父親的睪丸,輕柔的撫摸著,讓爸爸盡情的射精著。

我看著李爸露出滿足的表情,還有紓茗喘氣的神情,我自我安慰著,雖然李爸射在紓茗體內,但至少他有戴套,等等我不至於看到紓茗下面一片乳白色。

李爸抖動著身驅,享受了一分多鐘的高潮,睜開雙眼,看著我,得意的笑著說「子文…你現在明白我們父女的關係了吧?怎樣,你接受嗎?」

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我不接受的話又能怎樣。

但不知道為什麼,比起紓茗劈腿陌生人,我反而覺得,她跟父親的性關係,不會太讓我反感,剛開始的噁心感,到目前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濃烈的慾望感。雖然如此,我也不想乾脆的說我接受,而是不置可否的看著紓茗那嬌嫩的臉龐。

李爸看我不回答,就轉頭鼓動女兒說「乖女兒,子文似乎不高興呢?你去安慰一下他吧?」

紓茗看著我,終於露出一個沒辦法的表情,其實在我們的關係中,一向是她比較強勢,一度我還以為她有公主病,但從今天跟著她回家後,她表現出來的都是一副稚嫩的小女孩模樣。

紓茗從爸爸身上起來,雖然射完精,但李爸的陽具還是硬挺著沒消,真是厲害。

紓茗整理好裙襬,將洋裝稍微整理好,一雙巨乳若隱若現的走到我面前跪下,二話不說的拉開我的褲子拉鍊,掏出我早已青筋曝露的陽具,跟剛剛一樣熟練的舔著我,讓我享受著觸電般的快感。

李爸攤坐在沙發上,戴著套子的陽具前端積滿了精液,他也不拿掉,就這樣看著我被紓茗口交著。

我將注意力轉回紓茗,她在我的胯下誇張的舔著我的龜頭,一雙眼睛嬌媚的看著上方的我。

我想報復她,我想欺負她,騙我這麼久,我捧住她的頭,用力的將肉棒擠入她的口中,讓她發出作嘔的聲音,我再她父親面前,將她的雙唇當作屄穴,用力的抽插著,她完全不做反抗的,任我動作著。

我發出激烈的喉音,在當下激動的在心中大喊,看我不插爛你這婊子的臭嘴,叫你再騙呀!叫你再瞞我呀,這一年來,你幾次騙我回家,都跟你爸去開房間了吧?我毫不憐香惜玉的動作,李爸看了完全不生氣,反而微笑著,然後他竟然拿起一旁的手機,對著我們拍攝著,這反而讓我越幹越起勁了。

終於,我感到肉棒一陣抖動,要射精了。

紓茗看著我,感受到口腔內的動作,此時她用力的推開我,然後狠狠咬了我的龜頭一嘴,讓我既痛又爽的大聲叫著,熱流一泄而出,紓茗來不及閃避,噴射而出的乳白色精液濺得她滿臉都是。

她又是氣惱又是嬌羞,但更多的是沒辦法的表情,認命的讓我的肉棒亂射著,我一邊看著她堅定的眼神,一邊陶醉在射精的快感中,在這當下,我覺得不管她作了什麼事,我都可以原諒她的。

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我的心意,紓茗的大眼睛竟開始流下一對清淚,和乳白色的精液混雜在一起。當我射得差不多後,紓茗便低下頭,開始啜泣著。

李爸完全沒有安慰她的意思,繼續看著手機,就當我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從背後傳來女人聲音「小茗怎麼再哭呢?死鬼你又怎麼欺負她了…咦?你是誰呀?」

我回頭一看,聲音的主人是一位身材豐滿,非常肉感的美麗婦人,她看到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而在美婦身旁,她牽著一名身材嬌小的可愛短髮女孩,正用她斗大的雙眼看著我,默默的打量著。

一看到她們相似的臉龐,我登時就明白,婦人應該是紓茗的媽媽,女孩則是她的妹妹紓羽。

「嗨老婆,不是我再欺負小茗,是他男朋友再欺負她啦,弄到她都哭了。」李爸放下手機,若無其事的說著,接著他招招手,紓羽妹妹便向李爸走去。

「喔,你就是今天要來的,紓茗的前男友呀?怎麼,一來就把我們家紓茗弄成這副模樣?都是男人的臭味。」李媽扶起跪坐著的紓茗,到我身旁坐著,並拿衛生紙擦拭著女兒臉龐。

我不知道該辯解什麼,反而是紓茗抽咽著說「不關他的事,都是我不好啦!」說完又再那邊哭。此時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李爸身旁的小女孩給吸引住。

我不知道紓羽幾歲,但她看起來應該還是小學生,但不知道為什麼有個說不太出來的不協調地方。我仔細一看,紓羽的身體嬌小瘦弱,但她的腹部卻微微隆起,感覺不像是肥胖,倒像是懷孕一樣。

紓羽看到李爸的模樣,嬌聲說「爸爸你幹完又不好好整理吼,很煩欸。」

李爸用逗小孩的口氣說「那就麻煩小羽幫爸爸整理喔!」

紓羽白了爸爸一眼,自然的握住李爸的肉棒,將積滿精液的套子取了下來,打了個結,要丟到一旁的垃圾桶。

李爸制止她,說「小羽別丟,你拿著,等等我們上去玩。」

紓羽看了爸爸一眼,轉頭向李媽說「媽媽你看,爸爸又來了。」話雖如此,少女的表情卻是非常歡喜。

李媽沒好氣的白了李爸一眼,接著說「老公你別玩得太過分,今天去產檢,醫生說小羽已經四個月了,胎位已經成型,不能太激烈,小羽才12歲,會受不了的。還有你記得,不能全部進去喔!」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聽到的,12歲的紓羽竟然懷孕,尤其李媽還是這麼自然的說出來,好像只是叮嚀小孩別賴床一樣,讓人不敢置信。我轉頭看看紓茗,她只是笑著。

我看回眼前,紓羽拿著套子,坐在李爸腿上,正一邊被父親撫摸著隆起的腹部,一邊玩弄著他的肉棒,格格的笑著。李爸愛憐的看著紓羽,回應李媽說「知道啦,我不會太粗暴啦!小羽我們上樓吧。」

李爸抱起嬌小的紓羽,站起身來,然後看著我們說「子文,我想你們沒問題啦,休息一下吧,晚上一起吃飯……老婆,這邊就交給你啦。」說完李爸抱著小女兒,轉身往二樓走去,我很想知道李爸要怎麼跟紓羽玩他套子裡的精液,等等再問吧。

此時傳來李媽的聲音,「你叫王子文對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呢!你有看過我嗎?」我當然搖搖頭。

李媽接著說「呵呵,看你這模樣,剛剛玩得很刺激吧?有什麼感想?」我的感想太多了,但現在一句都說不出來,只能說「痾……我知道紓茗沒有劈腿了,然後……剛剛對不起,紓茗。」我將眼神投往紓茗,看著她有點失神的雙眼,她笑著搖搖頭。

「瞧你們恩愛的,看起來是沒問題了……那麼,子文,現在要換我來問你幾個問題囉?」

「嗯,伯母盡管問。」

「首先,不要叫我伯母,這很難聽……但是叫姐姐又有點怪,輩份不對……你就叫我小媽好了。」

李媽的要求真是讓我啼笑皆非,不過我隨即乖乖的叫了聲「小媽」。

「乖。那再來,小媽想問你,剛剛對我們家紓茗做了什麼事,讓她這樣哭哭啼啼的。」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傻笑,並用眼神向身旁的紓茗求援,但她隨即露出一副不關我事的表情。

「痾……小媽,這要怎麼說才好呢?」

李媽站起身來,從紓茗的身旁坐到我的身旁,用她那豐滿的肉體緊緊挨著我。

李媽看著我,神似紓茗的雙眼,露出強烈的媚惑引力,看看我的肉棒,再看看我,她看來很滿意我的表情。接著她露出一抹嬌笑,雙手將上衣脫掉,露出底下那沒有胸罩掩蓋,豐滿的外擴雙乳,巨大的乳暈看著我暗暗心驚。

李媽握住我的肉棒,伸出舌頭在我臉頰上舔著,然後在我耳邊說「那這樣好了,剛剛你怎樣對小茗,現在再對小媽做一次吧!」

李媽的熱情嚇得我目瞪口呆,但我感到她手中的那根我的肉棒,又開始硬挺起來。

此時挨住我另一邊的紓茗,也在我耳邊吹著氣,悄聲說「王子文,歡迎來到我家呀!我媽可由得你受了,我可不救你。」這時我想起來,剛進紓茗家時,感覺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

原來是淫水和精液的臭味。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