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現在經常感覺不論做任何事都沒有把握。」焦慮的陳媽媽對著電話那端的王醫生訴苦道。

「自從他爸爸離開後,她的功課變的退步很多,她的老師經常打電話到家中來跟我商量,我覺得女兒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她現在把自己關在無形的空間裡,不讓任何人與她接觸,天啊!現在這個家只剩下我與她相依為命,我是如此的擔心她,但我已經不知道要如何幫助她渡過這個難關,王醫生,我想,你能幫助我嗎?」

王醫生在電話這頭,靜靜的聽著一位憂慮自己女兒行為的母親,當那母親焦急的說完自己擔心的問題時,王醫生坐在辦公室裡嘴角上揚微笑著,他用著專業的口吻回答著。

「是的,陳女士,我是可以確定能幫助你解決女兒目前遭遇的困難。」王醫生回答著。

「但我希望你們母女兩人一起來我診所找我,因為如果要妳女兒自己一個人來,以她現在的情況一定會拒絕的,這麼說好了,我需要陳女士妳的配合,妳幫我對她編一個謊話,當然,善意的謊話,有時是不得已的,但一切都是為了你的女兒不是嗎?我要妳告訴她,是因為妳自己的精神狀況最近覺得非常不好,經常會有如幻影幻覺等感覺,妳想來做一次特別門診,但沒伴陪同,所以請妳女兒陪妳一起來,你認為我的建議方法如何?」

電話的那頭一陣沈默。

「其實王醫生你說的也是事實,我最近經常夢見我的先生,怪只怪他走的太突然了,我是個成年人,我可以處理我自己的情緒,但,我那可憐的寶貝女兒,唉……!」

陳女士心裡不斷的想著二年前,警察至家中通知噩耗的情形……

「好吧,如果王醫生你認為這是必須的,我答應你。」

「很好,那我們就照這樣約定。」王醫生回答時,聲音裡帶著自信的微笑。

「放心吧,你女兒的情況並沒有你想像的嚴重,只要我跟她輕鬆的聊一聊,我保證情況一定會改善的。明天晚上七點,妳帶她來我家,記住,不要忘了對她撒謊的事,我們這麼做都是希望她趕快好起來,過著跟正常人一樣的生活。不是嗎?」

「晚上七點是嗎?好,我會準時到的。」

「到時候妳將會看我變個魔術,保證讓妳的寶貝女兒回到妳的身邊。」他幽默的向電話中陳女士保證著。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真是太感激你了。」

「陳女士還有其他問題嗎?」王醫生關心的詢問著。

「謝謝你的關心,喔,對了,我叫陳曉蕙,醫生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曉蕙好像已經把醫生當作是自己的親人一樣的,在電話裡訴說著自己女兒及家裡的問題。

「曉蕙,放心,交給我,我會幫你的。」醫生最後用堅定的口吻要曉蕙放輕鬆。

曉蕙掛掉電話後,空虛的看著這間書房。

曉蕙看著自己桌子上一張與前夫親暱的照片,她早已經不記得上一次跟男人說這麼多話是甚麼時候了。

「唉……」

她深吸一口氣,心裡只希望,自己的女兒趕緊回復到正常人一樣的快樂就好了,像她女兒的同學們一樣,可以做做少女快樂的夢想,羞澀的跟男同學約會,對一個高中女生來講,人生的黃金歲月時期,不應該是由悲傷來填補心靈的。

「碰」一聲,女兒從外面回到自己家裡逕自走到自己的房間,她早已習慣女兒的行為,她緩緩的閉上眼睛,不讓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流下來。

醫生掛上電話後,用對講機交代秘書取消明天晚上與市長夫人的晚宴。

「那個老女人」

王醫生心裡厭惡的想著強迫自己與那醜女人應酬,共進晚餐是一件多麼虐待自己的酷刑,要不是自己需要市長家族的支持,下一屆「心理醫生理事協會」董事一席競爭又是那麼激烈……

但他認識曉蕙,曉蕙是一個標準的九○年代的女性。

曉蕙是一個開賓士轎車,在進口專櫃店中選購衣物的高級職業婦女,是一個業界普遍公認資優的證券經紀人,她不僅是一個股票分析的專家,更是一個容易讓中年成功男子引起性幻想的對象。但是對於如何面對時下新新人類的教育問題時,她的技巧顯然就不及格了。

王醫生清楚記得她第一次為了他女兒來市立醫院門診時表現的焦慮與不安,在門診結束的空檔時,醫生拿了一張家裡的名片給她,當然她知道,時下很多醫生在自己的家中都有特別為一些『特別』有需要的病人服務,當然服務的金額也是很『特別』的。

醫生開心的開始計劃,明天在自己的家裡將會上演一場精心安排的魔術秀。

曉蕙和她的女兒盼融正好準時到達,醫生已經在家等候。

他在自己家中的書房分別放置二張舒服的躺椅,他計劃讓曉蕙坐在左邊這張躺椅,她的女兒盼融將坐在他的右邊,母女兩人相差約是二呎的距離,他則坐在她們二人的中間,這樣母女兩才能容易同時聽得見他的聲音。

醫生輕鬆的打著招呼,他看見她帶著十七歲的女兒,盼融她的手緊張的握著媽媽的手心,低著頭看著書房地上的藍色長毛地毯,一個標準個性內向的年輕小女生。

「醫生,你好,這是小女盼融」曉蕙她的眼睛看著醫生的手勢,轉頭看著自己心愛的寶貝:「盼融,這是王醫生,妳可以叫他王叔叔,還記得嗎?上次王叔叔曾在醫院有為妳門診過,今天晚上我好不容易請他幫我解決一些困擾我多時的問題。」

「嗨!盼融,最近好不好?」

醫生溫和地微笑,終於看見她的眼睛盼容不自然慢慢抬起頭來,當她接觸到醫生溫和的目光時,卻立刻警覺的把頭看著別處,醫生知道這女孩確實如她媽說的無法相信任何人,清楚的出現一個極度內向者沈浸於自閉的表情。

「嗯!」盼融勉強地回答著,在這世界上除了她的母親,她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雖然她曾經一度痛恨自己的媽媽於爸爸離開後,冷漠的將自己整日埋首於工作裡,難道媽媽不愛自己的爸爸嗎?不然她為甚麼可以裝的像家裡沒發生過事一樣,照樣工作,照樣跟客戶聯絡,甚至打情罵俏,為甚麼媽媽沒有像自己那樣的為失去爸爸而悲傷呢?

母女之間的代溝深深的存在家中各個角落裡。

會同意伴隨她的母親來這裡,是因為她的母親請求她的,母親騙她說她不想於晚上獨自一個人來看心理醫生。

「曉蕙,你喜歡坐在這張椅子嗎?」醫生說,然後用手指引她到這張天鵝絨躺椅。

「盼融,你坐這張,抱歉,我這裡沒有專門的等候室,而且我確定你的母親將會感謝有你陪她在這裡。」

醫生直到等她們兩人分別座在他們自己的位子上,然後,他坐到自己的地方上對她們說。

「好吧!」他開始對著曉蕙說。

「昨天,妳在電話裡跟我討論關於妳的問題,曉蕙,我完全地了解,我想這蠻嚴重地,有關幻影和幻覺我十分的有經驗,我知道這很麻煩,而我決定馬上開始為妳醫療,妳準備好了嗎?」

曉蕙微笑著,「他真是一個非常的好的演員」她想。

「是的,醫生,我已經準備好了,我想我們可以開始了。」

醫生轉頭看看盼融。

「你感覺舒服嗎?盼融」他問道。

「妳媽媽治療的過程起碼要幾小時,在這段時間裏,妳為什麼不將妳的鞋脫下,這樣好讓自己感覺真正地輕鬆與舒適的。」

盼融只是點點頭,但甚麼也沒做,好像這醫生不是對她說的一樣。但當她看見了她的母親脫下她的高跟鞋後,自然的跟著脫下自己腳下的涼鞋。

曉蕙決定靠在這張柔軟的天鵝絨躺椅上,她心中佩服醫生是怎麼能夠找到一張如此柔軟舒服的躺椅,她的手臂溫暖的觸摸著這絨毛表面,她想到之前和醫生的協議,為了女兒,她必須完全配合醫生的遊戲。

「等看完後,我一定要問他在哪可以買到這種躺椅……」曉蕙心裡輕鬆的想著。

「對了,」醫生開始說道。「我們在治療開始之前,我想要讓妳做一些可以讓自己放鬆的鬆弛運動,經過那個途徑,它將可以讓我更快而且正確診治到關於一些困擾妳問題的真正核心,好不好?」

「是的。」曉蕙回答著,她再一次調整她自己的姿勢,使自己更加舒服進入這張大的椅子裡。

「好,接下來我要你仰望這間天花板,並嘗試將眼睛保持盯在天花板那個紅色的小光點那裡,你將會很容易的看見它,但別傾斜妳的頭,只要保持你的眼睛跟它的接觸。」醫生指示著。

盼融不自覺的跟著她的母親,當醫生抬起它的左手指向天花板的小紅點時,她輕易的就發現天花板上那個小光點的存在,就在眼睛跟隨著醫生手指的方向那裡。

「不需要刻意的將自己注視著那光點……」醫生緩緩引導這一對母女「當妳發現並要求自己專心的注視它時,妳本身就陷入一種緊張狀態,所以,我要求妳們,不要刻意,重點是鬆弛的體驗,可以想像自己剛剛從溫暖的被窩裡醒來,那種半夢半醒、全身慵懶的感覺是不是很舒服,是的……慢慢的看著,妳將發現那光點正因為自己的凝視而產生變化,如果再仔細點的注意它,甚至發現它的外觀及大小正隨著自己的脈搏忽大忽小,好奇怪,是吧!自己好像已經察覺到心情突然變的有一點輕鬆,自己正緩緩的呼吸,每一次輕鬆的呼吸似乎都能把自己的煩惱驅離,眼睛凝視著那光點,放輕鬆……當然妳慢慢也會輕鬆的感覺到眼皮的沈重,如果妳願意的話,妳可以將沈重的眼皮輕輕闔上,當然沒人能強迫妳做任何的決定,如果妳願意的話,閉上眼睛會感覺到更輕鬆…更舒服……」

醫生慢慢熟練的引導著。

曉蕙看著天花板上的光點,耳邊聽著醫生低沈磁性的聲音,閉上雙眼全身輕鬆的像是在夢中,好久沒有讓自己的心靈如此的寧靜了,她好像真能感應王醫生所說的那種感覺,真是讓人心曠神怡,她好想讓自己沈醉在這寧靜的夢裡不要醒來,外面的世界是殘酷的。

醫生轉過頭看看盼融,他發現盼融的眼睛不時的轉頭看著媽媽,當她發現媽媽臉上的表情洋溢著一種安詳媽媽的嘴角微微的上揚,她努力的眨了幾下眼皮之後,感覺眼皮漸漸的變重,經過一陣子後,緩緩的也閉上雙眼。

醫生仔細的研究他們母女兩臉部的表情,他們現在暫時只能感覺到身體的輕鬆和心情的平靜而已,但仔細觀察她們眼皮覆蓋下的眼球仍然能發現一些輕微的移動,他知道她們母女兩對暗示的感受性都算還可以,尤其是媽媽,幾乎只要簡短的指令就能輕輕的令她進入淺眠當中。

他休息了一下,並細心觀察這對母女對自己指令的服從性。

「很好。」他慢慢柔和的引導著。

「我現在要你們允許自己的想像力,你們的心中,內心將溫暖的出現一幅樓梯的影像,再舒服的想一想,那是一座自動的手扶梯的影像,或是一座電梯,當然如果妳喜歡想像的話,放輕鬆,的想像自己喜歡的樓梯,而我將幫助你們,每當我輕輕的彈一次手指時,妳將感覺到自己一層又一層的往樓下走去,但妳的思緒卻一層一層的向上飄去,好奇怪的感覺,不是嗎?放心,你們可以專心的往下走,越往下走,就會感覺到每一樓次的放鬆都不盡相同,腦海裡慢慢變成一片空白,耳朵漸漸只能聽到我的聲音,放鬆,讓自己深深的放鬆。」

醫生同時彈著雙手手指,他的左手直接地彈在曉蕙的左耳朵旁邊,而他的右手這些手指靠近盼融右耳朵邊。

他看到曉蕙的身體開始產生一些反應,比如她的雙肩鬆弛,她的頭無力的向旁邊傍側靠著,他可以感覺到她深深地在這張大的椅子上昏睡著,他在轉身觀察盼融的情形,她雙手自然地垂在身體兩側,她的頭則沈重的向前低下垂在自己的胸前,感覺好像盼容的下巴快要碰到自己的年輕的乳房上。

醫生滿意的微笑著。

然後經過一陣子的寂靜,他蓄意技巧的領著她們母女盡可能達到深層的催眠狀態裡。直到並允許自己的心靈讓醫生完全的填滿屬於他個人的意識。

曉蕙從來沒有感覺到生命裡竟然還有這塊輕鬆的空間,藉由醫生的引導,她恍恍惚惚的不斷改變著自己的意識,她原本以為今晚為了女兒,只要在診所那裡跟著醫生演一場戲,以防止萬一她寶貝女兒需要她的幫助時,她好使上力,但在聽到一座自動電扶梯之後,每個深深的層次,她聯想到她在百貨公司裡輕鬆的挑著美麗的衣服時,一層一層的手扶梯,一層一層的挑選,她不在感到煩擾,它是那麼簡單地放鬆自己的四肢,此外,醫生完全不像是一個需要她幫忙的人,她在確定他將不會需要她的幫助後,他又能叫醒她,她決定靠在這舒服的椅背上想著百貨公司裡的自動電扶梯並允許她自己的意識到深深的漂流出自己的身體,舒適的躺在椅子上慵懶的在夢中蜷曲著。

盼融本來無心傾聽醫生對她的母親所說的話,而且自己四處的打量周遭的環境,當醫生指示她的媽媽看著天花板上那個小的紅點時,她嘗試開始看一些牆上掛的懸瀑的畫及這間辦公室的裝潢,但當他已經開始談論到放鬆,並慢慢地描素一個奇怪的路徑,她感覺到被吸引,不得不專心的傾聽下去,盼融知道她是很深地放鬆,雖然她不疲倦,但隨著醫生的暗示,她感覺它正控制自己的思緒,她被引導想像成自願的和平、沉沒和鬆弛,每件事正似乎有規律的離開自己的大腦,除了醫生的聲音,他是那麼甜美及佔據自己所有的聽覺,盼融舒服的開始感覺到一種想睡與疲倦的心情。

醫生他慢慢讓將視線徘徊在兩個昏睡的女人身上,並滿意他們對自己指令的感受度,經由觀察她們的臉和五官,曉蕙輕微的張開嘴,盼融坐在原地不動,頭低垂的更深,他決定延長她們訓練的時間並加深控制她們母女的思想,只要聽到他的聲音,她們將快樂的為他打開自己的身體與心靈。

經過更多時間的訓練,經驗豐富的醫生繼續用他的催眠術深深的控制這二個女人,他從一開始就有計劃的讓兩人都處於催眠的恍惚狀態中下,他想到以後不論何時,都能夠擁有這一對成熟的母親和年輕的女兒,他開始用一種更低沈的聲音指揮。

「這種感覺……和經驗……你以前都沒有體驗過,你現在是在一個很特別的地方……你……感覺如此溫暖的……和放鬆,那裡……你是很安全的……你的心湖是很和平的……你的感覺如此輕鬆。」

他仔細端詳凝視眼前女人催眠的深度,並一一檢查兩人恍惚的情形,曉蕙似乎比盼融深入。

然後他決定他的下一個計劃。

「它是美麗的,你是……和平的和……安全的……身體是如此放輕鬆和平靜的……仔細聽我的聲音……是的,只有我的聲音能讓你隨時進入這夢中,我的聲音將帶來慰藉你們空虛的心靈……」

當一步步做完這些暗示後,醫生決定讓她們慢慢的醒過來,恢復到原有的精神。

他告訴昏睡中的母女,他將開始慢慢地計數,當他數第到十下時,她們將在美好的夢中醒來

「……七……八……九……十……,醒過來,妳們可以輕鬆的讓自己張開眼睛,醒來時全身充滿快樂,心靈保持非常開心……」

盼融慵懶的伸著懶腰,她的母親勉強睜開雙眼並頻頻打著呵欠。

「啊!」曉蕙好像作夢般嬌滴滴地說道。

「我怎麼睡著了?」她未能記起來,她嘗試一會兒,但發現自己甚麼也沒想起來,她除了覺得神情輕鬆,並覺得精神蠻好的,好像從一個難得的美夢醒來,天曉得,一個美夢對她來說好像是奢侈的,她有些不情願,但看著醫生時,她高興的微笑著向醫生道謝。

「謝謝你,讓我做了一個美夢似。」

盼融聳聳肩好像同意她的母親的話,她伸展她的手臂並高舉在她頭上。

「我好像也做了一個夢,但我似乎無法想起它,只知道它感覺是很好的…」盼融詢問她自己,當她凝視她母親的臉上滿溢著輕鬆的與平靜,盼融雖然曾經與媽媽發生不愉快,但她也知道,已經很久不曾看見她的母親這樣放輕鬆。

只是盼融困惑著,為什麼她無法記住這個美夢,好像發生在一分鐘前的事,她以前做的夢都可以記得清清楚楚,她現在只能感覺輕鬆與平靜。

「……睡覺時間……」醫生說出一句在這對母女在催眠中,由醫生所移植到她們大腦裡的關鍵語,測試她們兩人,然後靜靜的等待著。

「什麼?」曉蕙驚訝的疑惑著,同時感覺她的眼睛變的非常地沈重,她的身體迅速失去支撐似,然後深深地沉入在昏睡之內,而她美麗成熟的嬌軀靜靜的躺在這柔軟的天鵝絨椅子上。

盼融只記得好像聽到醫生對著她們詢問一些事情時,她忽然注意到她母親的眼睛突然閉上,而她自己的眼瞼也是感覺非常沈重,從來沒有感覺如此沈重,她掙扎努力的想使自己意識保持清醒,但那莫名而來的疲倦,好像癌細胞一樣迅速擴散到全身,她自己只好向睡神投降,當她閉上眼睛的時候,她感覺剛剛的夢境又再次襲擊自己,心情呈現完全放鬆,就像突然被人在背後偷偷被打了一針麻醉劑,藥效讓自己的神經從頭部經過身體到達腳趾,完全的被麻醉。

醫生慢慢地看著盼融的頭聽話的無力的落下到達她的胸部,他知道她已經失去知覺,她的眼睛現在無法張開,而曉蕙是早已經迅速地昏睡過去。

醫生仔細的為她們兩人檢查每一個人的意識狀態及反覆測試訓練她們對於催眠命令的服從性,最後殘忍的消除她們原有的道德心及羞恥感。

這對母女的心靈已經純潔的像一張白紙一樣,醫生關閉她們意識中對命令質疑的功能,他只需要她們乖乖的執行他要她們所做的事。他不斷移植一些指令,深深的進入她們的潛意識當中,這些指令的功用像一把鎖,只要擁有了這把鎖,他就可以任意開啟及控制她們大腦裡的想法,醫生知道,他剛剛已經製造好一把鑰匙了。

「妳們現在處在一個特別安全的地方,沒有惡夢、沒有悲傷,全身非常舒服深深地睡著,妳們發現外面吵雜的聲音將離我們遠去,是的,漸漸發現自己只能聽到我的聲音,妳們也將習慣我的聲音,並允許自己喜歡及渴望聽到我的聲音……」

醫生沈默一陣子後,等待她們無意識的心靈自然接受他的思想,他能感覺他的脈搏加快,他的心臟加速的跳動,他愛這工作,天啊,他愛死這挑戰。

醫生終於檢查完曉蕙和盼融,看見她們的思想完全接受醫生的建議。

「很好,妳將允許自己只能聽到我柔軟的聲音,當我說著妳的名字時,」他輕聲的告訴她們。「當我只有說到妳的名字時,妳將仔細注意的聽著,並毫不考慮的去完成我要妳做的每一件事情,但假如我說的是另外一個人的名字時,你的耳朵將變成聾的,注意聽清楚,假如我說的是另外一人的名字時,你的耳朵將聽不到任何我的指示的。除非我說的是你的名字,我如果不是對妳說話時,你將聽不到任何一個單字。」

然後他大約等了一分鐘後,他的手開始離開他的膝蓋,他的右手伸向曉蕙,他的左手到達盼融的臉。

「盼融?」他開始要她做第一件事。

「妳信得過我,因為你同意自己甘心情願接受和服從我要妳做的每件事,你相信每件事都是完美的、自然的,身體與心靈每一方面都毫無疑問地服從我…」

醫生靠近盼融,撫摸著那昏睡中美麗的臉龐說道。

她慢慢地頭往前點著。

「…是……的。」她含糊的回答說。

他滿意微笑的轉頭看著曉蕙,然後對曉蕙重複說著相同的話。

「…是的……」她夢囈輕聲說道。

「盼融……現在小心站起來,脫去穿在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後……然後,坐下去,因為,將衣服脫光後,妳會得到更輕鬆的感覺,記得嗎?任何嬰兒初生時,都沒有穿一件衣服來到這人世間,妳現在脫光衣服後,你會感覺像嬰兒一樣的舒適,嬰兒是沒有煩惱的,我想看妳全身無邪的裸體,妳了解嗎?」

「…是的……瞭解。」盼融只是點點頭。

她心中突然好像看到自己變成一個純真無邪的嬰兒一樣,是的,嬰兒不都是沒穿衣服的嗎?她慢慢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不管如何,她只知道,她將聽話的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醫生想要欣賞她裸體的樣子,她站在原地,她的手到達在她背面的領口處,將她衣服的拉鏈向下拉開,然後她讓衣服離開她的雙肩並讓它落下至地板上,她很快地找到她胸罩的釦子,當胸罩除去的那一剎那,那感覺真是非常好的,她成熟年輕的胸部,迅速的得到解放,間挺結實的雙峰自由的挺立在醫生面前,醫生感覺到這她粉紅色的乳頭慢慢的挺起,她用大拇指輕輕鉤在她白色透明的內褲後,經過她白晰粉嫩的大腿掉到地板上。

催眠中,盼融如塑像一般地站著原地,兩手自然下垂擺在身側,頭部稍微抬高。

醫生輕輕的搖了搖盼融的細嫩潔白的雙肩,但是她並沒有醒過來,盼融現在只是一個活的玩具,她不會說話,也不知道醫生現在正在做的事,一切任醫生擺佈,醫生動作輕巧的好像放置易碎物品一般,他看著盼融柔嫩光滑的肌膚,他發現盼融從臉部到頸部幾乎連一顆痣都沒有,他輕輕的把手掌放在女孩的胸前,那種感覺就像是年輕時摸著自己初戀情人的感覺,直到醫生把手收回來後,依然發現那感覺從手直接到肩膀還殘留著那種觸感。

他低頭開始輕吻著盼融渾圓的乳房,他發現盼融的乳頭十分的嬌小而且呈桃紅色,雖然嬌小稚嫩的乳頭因醫生牙齒的啃褻而挺立,但盼融卻一直昏睡著,甚麼也不知道,所以,盼融的臉型就跟剛才看到的一樣,純潔無邪天真,醫生發現這位女孩的睡姿實在是太美了。他感到年輕女孩的溫馨飄溢過來,充滿了整個房間。

「…盼融……」他溫柔地指揮她。

「慢慢的坐下來,分開妳的雙腿,我要妳開始想像男人與女人之間親密的影像,是的,妳開始會慢慢感覺到身體某處焦慮、空虛……那種感覺將全身的神經集中在妳身體那飢渴的地方,妳可以像在自己的家中一樣,放心的撫摸自己,放心,這是個只有妳自己的夢裡,妳的手指將清楚的知道自己敏感的部位,當手指觸碰到那部位時,妳將發出舒服地呻吟…並飢渴地想要滿足自己,當然沒有我的命令,妳是不能停止的,知道嗎?」

盼融的內心像是被點燃一種無名的慾火,她開始幻想一個男人正溫柔的愛撫著自己的胴體,她順從的坐在地毯上,無力的舉起她的手和慢慢的分開自己的雙腿,當她張開自己的大腿時,醫生清楚的發現那美麗的丘陵,盼融的陰毛又濃又密,兩片迷人的肉瓣已經濕潤的流出黏滑的液體。

她性感的坐著,她柔軟的手指深深知道她敏感帶的中心位置,她先是撫摸著自己大腿的內側,漸漸開始用手指上上下下在陰唇周圍不斷的劃圓圈,最後她彎起中指然後將它埋入體內,她感覺到雙頰一片火熱,快樂陶醉在那淫蕩的夢中,寂靜的房間裡,不時聽到她急促的嬌喘聲。

「曉蕙,不管現在妳的身體是如何的被挑逗,如何的火熱,但是妳的意識依然深深的沈睡著,沒有我的命令,妳將深沈的進入昏睡狀態,除非我要妳醒來,知道嗎?」

「……」曉蕙好像迷糊的點點頭。

醫生轉身看見曉蕙無意識的癱在躺椅上,她的短裙往上縮,露出一雙線條優美的大腿,醫生輕輕的跪在曉蕙的跟前,溫柔小心的抬起曉蕙的雙腿,他開始慢慢的從曉蕙的腳趾到膝蓋一路吻上去,順著她的修長的雙腿滑進她的洋裝內,從大腿外側慢慢撫摸到她的私處,當他隔著曉蕙大腿穿的絲襪撫摸著被包住的陰部時,他感到一陣燥熱,他看到曉蕙依舊閉上眼睛全身無力的蜷曲在椅子上。醫生突然覺得曉蕙是屬於既淫蕩又聖潔的妖婦。

醫生緩緩的脫下曉蕙的洋裝,以她的年齡而言她的身材渾圓,曲線也很棒,醫生溫柔的將手繞道她的背部,鬆開了她的胸罩,開始愛撫她那迷人的乳房,曉蕙的皮膚保養的有如天鵝絨,又平滑又柔軟,他的手指來回輕觸著曉蕙豐厚性感嘴唇裡潔白的牙齒,這使的醫生格外的興奮。

醫生渾身發燙的看著曉蕙那令人感動的大腿根部,他盯著那件迷人的內褲下繃凸的丘陵,他輕輕的觸碰一下,那柔軟的內褲便深陷進她的私處,顯現出她那突出陰唇形狀。

醫生接著將曉蕙的圓臀往上挪抬,慢慢扯下絲襪及內褲,他對眼前的景象忽然有點令人眼花撩亂,他看到曉蕙一大叢黑色的捲曲毛髮,以及暗紅色的陰蒂,因為先前摩擦的關係,昏迷中的曉蕙,內陰唇依然已經完全覆蓋上了她那甜美的汁液。醫生將曉蕙的左腳抬起,從她的現在的角度,王醫生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熾熱的部位,他像一頭失去理性的野獸,快速的除去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後喜悅的、呻吟著撲向曉蕙的身上,在辦公室燈光下她迷人豐滿的身材顯得更是美麗。

醫生抬起曉蕙天鵝絨般的大腿靠著自己的頭,他可以用雙耳感覺到那柔膩的觸感,他把舌頭顫抖的伸進曉蕙的私處。

他先舔著曉蕙豐厚多汁的陰唇,顫動的把她吮入口中,盡力的吸著,再把舌頭探進曉蕙愛之縫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那個敏感點,直到自己的臉沾滿了她噴出陣陣的汁液。

盼融不知甚麼時候由坐者變成躺到地毯上,雙眼緊閉,她原先穿的鞋子就靜靜的躺在自己身旁,她那荳蔻少女般結實美麗的潔白大腿張開著,她修長優雅的手指不顧一切的撥弄著自己的陰部,那濕潤、柔軟、有著年輕少女才有的粉紅色唇瓣,周圍佈滿蜷毛,深處一片殷紅。

「哦,天啊,救救我,啊……不要……」她喃喃的說道,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讓她快要失禁,可是沒有主人的命令,她只好繼續這邪惡的遊戲……

「妳可以舒服的停止了,親愛的盼融…」醫生用著磁性低沈的聲音指揮著。

醫生將曉蕙抱到大辦公桌上,她沒有任何反抗,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她的膝蓋軟弱無力,曉蕙仍舊睡的很沈,醫生把曉蕙的手臂順著身子伸直放好,然後看著她乳暈顏色很濃、豐滿而肥大的乳房,由於乳房稍微下垂,醫生便向上拖了拖,那乳房微溫,他忍不住的把沾滿汁液的臉伏在兩個乳房之間親吻著。

「盼融……我現在要妳張開眼睛,當妳張開眼睛的時候,妳將比現在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中,妳將更允許自己的心靈完全為我打開,服從我要妳所做的任何事,知道嗎?」

「…是的……」盼融嬌聲的回答。

她睜開雙眼,模模糊糊看到媽媽的影像像一條沈睡的美人魚,靜靜的仰躺在這間房內的一張大書桌上,醫生好像正在為媽媽做一些檢查……

她被引導到書桌旁邊,跪在醫生的面前,她隱約聽到醫生要她做一些自己從沒做過的事情。

「盼融……,我要妳小心的服侍我,……跟著我的步伐……」

盼融靠近後才看到醫生正伏在自己媽媽光滑的乳房上,盼融被要求笨拙的撫摸主人碩大的睪丸,然後僵硬的用自己的舌尖順著主人的話一次又一次舔著他的根部,在醫生黝黑皮膚的襯托下,盼融的肌膚愈形雪白,催眠中她完全忘了這個房間還有她昏睡的媽媽。很快的醫生教會盼融學會如何能夠讓一個男人得到至高的歡愉,她先是慢慢的張開小口讓那快炸裂的指揮棒塞進嘴裡,漸漸被指揮開始熱烈的想要盡量的把它塞到喉嚨裡,但大約只能把那根成熟巨大的指揮棒吞進去一半,她的小嘴被撐的滿滿的,她雙眼呆滯精神恍惚的盯著主人的下體,王醫生突然感到一陣難以抗拒的呻吟,雙手緊緊用力握住曉蕙豐滿的乳房,將滾燙的精華灌滿盼融嬌小的嘴裡,盼融發出咕嚕咕嚕的呻吟來不及吞下去的精華順著小嘴慢慢的流下來。

辦公室休息一陣子後。

王醫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溫柔的看著盼融細心的清潔母親和自己的大腿,並恢復當初原來的穿著打扮後。

醫生看著盼融她將現場完全整理好,十分鐘後他讓她們母女坐在當初的位置上,再一次確定並親自檢查房間內沒有殘餘留下衛生紙等證物後,他開始進行委託人當初交辦的事項。

「盼融……我要妳今後無論在任何環境之下都要聽你媽媽的話,妳自己內心也知道,媽媽是最關心妳的,妳要好好孝順她,而且她是如此的孤單,如果妳還讓她擔心的話,就太不應該了,我知道,自從妳爸爸走了以後,妳對媽媽的態度上有些偏見,但是妳媽媽也不想妳爸爸離開她,記住,從現在起,只要我們單獨相處,我就是妳生命中最重要的親人,最重要的親人,知道嗎?」

「…是的……爸爸……親人……」盼融低聲輕輕的喊著,眼淚在眼眶中不斷的打轉。

「我要妳們忘記今晚發生在自己身上所有的過程……妳們將會在我『倒數』聲中逐漸的醒來,醒來妳們將感覺做了一場美麗的夢,每個人的心中都充滿者希望與滿足,我們將固定的聚會,當然有關我在妳們身上所設的指令,只有潛意識才能喚起,平常是絕對不會記起來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一切將是如此的圓滿,七……六……五……四……三……二……一……醒過來了,非常舒服的,醒過來了……」

一個月以後,王醫生和曉蕙一塊到學校去接盼融放學,遠遠的看到盼融高高搖擺著手臂,大聲高興的喊著「爸…媽……我在這裡,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曉蕙含情脈脈的靠著身邊的王醫生,夕陽下,一家人的手緊緊的握著……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飛機上的小妹妹
小阿姨的絲襪
無止盡的強姦嫂子明敏
給我捉住把柄的嬸嬸
大學裡的五朵淫花
丈母娘性奴
媽媽的陽光沙灘
雪白的屁股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