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醫院門口,我佇立許久,手中緊握著那份體檢單,思緒卻越想越亂。單中寫明我沒有生育能力,這對於男人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而更令我不能接受的就是,我最愛的妻子趙雪已經懷孕一個月了,那麼,她肚子中的孩子究竟是誰的呢?

步履蹣跚的我回到家,小雪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飯菜,看得出來,她還沉浸在懷孕的喜悅當中。她真的有對我不忠嗎?我呆坐在沙發上苦思卻不得解。

小雪看出了我的異常深情,坐在我身邊說道:「今天你們公司體檢,結果怎麼樣,不會得什麼絕症了吧?」

我苦笑道:「沒事,不過你說如果我要是死了,你不成寡婦了。」

小雪靠在我肩旁喃喃說:「我可不要當寡婦,那我就馬上再找一個。」說完自己咯咯的笑了。

我也笑了,心中卻是陣陣的痛。

我和趙雪戀愛了四年,一年前結的婚。小雪個子不高,但比例勻稱,尤其是她那雙殺人的雙腿,最叫我欲罷不能,胸部不大但也剛剛好,還有就是人如其名的白贊皮膚,像公主一般讓我著迷。

因為我和她都有穩定的工作,我在一家外企作部門經理,而她在市裡一間重點高中教書,所以婚後我們打算馬上要孩子,儘快組成一個完整的家庭;況且小雪她也特別喜歡孩子,因此我們做愛當然就從不帶套了。可差不多一年過去了,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就在我們懷疑是不是我們當中有人無法生育,打算去醫院作檢查的時候,小雪有一天終於欣喜若狂的告訴我她懷孕了。

之後我們就一直沉浸在為孩子將來做打算的快樂當中,直到今天早上公司去醫院集體體檢,我一時衝動就把生殖檢查也順便作了,可結果……

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上,正好趕上是週末,我還是陪小雪去醫院做了檢查。當初因為太渴望孩子的原因,就連做檢查都選最好的醫生,所以我們就找了市裡最有名的陳醫生。

說到陳醫生,還是妻子小雪當初介紹給我的,那時小雪懷疑自己無法生育,就去諮詢他,結果吃了醫生幾個療程的中藥,終於見了效果。所以小雪見到陳醫生就顯得格外親切。

兩個人說說笑笑得進了裡屋作檢查,我就站在房間外邊等。

過了半晌,陳醫生送小雪出來,叮囑了一些話語,我們便和他道別離開了。路上我發現小雪的臉上透出陣陣紅暈,覺得有些奇怪。

回到家裡,小雪去洗澡,我給她拿換洗內衣時,發現她那條脫下的內褲上邊有一些潮濕的白色痕跡,我湊上去聞一聞,頓時呆若木雞,這熟悉的腥臊味,絕對是男人的精液!那個可惡的陳醫生,一定是和我老婆在裡屋做那些苟且之事。

靠在洗手間外,聽著裡邊小雪淋浴的聲音,腦子裡想到今天早上他們倆在診室裡屋赤身裸體的樣子,那個男人骯髒的雙手在小雪身上來回游走,下邊有節奏的拍打聲。他的傢夥在我老婆小穴裡肆意抽送,小雪緊緊抱著那個男人,微皺眉頭,被這重重的插入沖得呻吟連連,兩個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最後那個男人的精液全部灌入小雪的肉穴最深處……

想到這裡,我突然瞪大了眼睛,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小雪肚子裡的孩子會不是這可惡的陳醫生的?

我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讓自己冷靜下來,決定先不跟小雪攤牌,看看情況再說。最壞也就是捉姦在床。

過了一段時間,小雪又提出去醫院檢查一下,因為最近有些不舒服。我騙她說公司最近忙,抽不開身,叫她自己去。實際我是要實行我的計畫。

出發當天,我自己先到了醫院,調虎離山雇人讓陳醫生去醫院大門口見一個人,我則趁機溜進診室,快步走進裡屋。裡邊擺著一張床和一個女人躺上去劈開雙腿的儀器,房間裡還有一陣奇怪的幽香,我聞上去渾身都變得舒服,這香一定有問題。

我看著空空的床上,想到親愛的老婆躺在上邊,身上卻壓著一個醜陋的老男人……不敢再想,躲進房間角落一個放便攜儀器與用具的拉門裡,拉門是百葉窗那種,外邊看不到裡邊,裡邊可以看到外邊。正好,等一下就從這裡跳出去把你們當場拿下!

沒過多久,陳醫生帶著一個女人走進了房間,對,那就是我妻子小雪。小雪脫去外衣躺在床上,陳醫生則坐在她旁邊,給了她一杯不知道什麼東西,小雪喝了下去。

兩個人開始聊起天來。可是與我想像的曖昧調情不同,他們聊得都是孩子,而且是醫生和病人最平常的那種。陳醫生這時伸出兩隻手,在小雪的肚子上來回撫摸,奇怪的是,這種撫摸也絲毫不帶那種下流的意味。

話語間,小雪還多次提到我,說我多麼關心她、說我有多麼愛這個孩子、說我是多麼好的丈夫、說她是多麼愛我。這讓躲在拉門後的我頓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過了一回兒,小雪好像不再說話了,靜靜的躺在床上,睡著一般。一定是剛才那杯水有問題!

這時,陳醫生慢慢扶起小雪,開始脫去她的衣服,我在拉門後怒火中燒,這個可惡的醫生就在我的面前漸漸褪去小雪的衣衫,最後把她的胸罩和內褲扔在地上,將小雪輕輕抱起,放在旁邊的叉腳儀器上。

小雪的雙腿就自然的分開了,而我正對著小雪,中間僅有一門之隔。我透過百葉窗,清楚見到小雪的美穴口,應經有一些液體溢出,莫非剛才的那杯東西不僅可以催眠,還可以催情。

我站在門後,緊握著拳頭,可就是挪不動腳,還一動不動杵在那。

──快出去啊,那個畜牲就要上你老婆了!

想到這裡,那個畜牲已經迫不及待的趴在小雪身上,貪婪的揉摸著小雪的全身,自己則肆無忌憚的舔著她透紅的乳頭。跟著一隻手伸向小雪下體,在陰蒂上撥弄了幾下後便直接伸兩個手指進去,我看出來他也在趕時間。

果然,他三下五除二他脫掉自己的內褲,跪在小雪面前,一手撐這儀器一手扶住他的肉棍在小雪穴口來回摩擦,說道:「寶貝兒,我又要上了!」

媽的,他的傢夥跟我的也差不多尺寸,區別就是我的槍沒子彈。

隨著那個男人身子一沉,我看到,他的肉棒已經深深沒入小雪的體內,頓時擠出更多的液體,跟著便開始瘋狂的抽插起來,小雪的嫩嫩的陰唇被插的直往外翻,可能是藥水的原因,小雪溢出了很多愛液,正好給陳醫生的抽送作了潤滑作用,他的陰囊一下下打在小雪穴口,發出啪啪的響聲,肉棒也越插越深了。

此時小雪好像也漸漸起了反應,眉毛有些微皺,不時發出輕輕的呼吸聲,身子也隨著陳醫生的插入漸漸有了起伏。

我知道藥效就快過去了,陳醫生當然也清楚。只見他把小雪雙腳搭在自己肩上,身子前傾,小雪的屁股也隨著翹了起來。最後,陳醫生開始了衝刺,肉棒像活塞一樣在小雪下邊進進出出,頻率越來越快,終於,他重重的吼了一聲,肉棒一動不動插在小雪的小穴裡,一陣一陣輕輕抽動,我知道,那是精液一汩一汩地沖向小雪的最深處。之後他保持這個姿勢待了片刻,他一定是怕精液過早流出來被人發現。

半晌,陳醫生抽出他的傢夥,果然,他的精液基本上都灌進了小雪的體內,陰道口看不出任何異樣,只是剛才被插得通紅,還沒褪去。

陳醫生迅速穿上自己的衣服。跟著幫小雪穿好衣服,把她抱回床上,從懷裡掏出一小瓶東西,給小雪聞了一下。片刻,小雪醒來,沒感覺出任何不對,笑著說:「陳醫生你就是好,每次來還允許我在這睡會。」

陳醫生也回答道:「要是別人我還不答應呢!」跟著便扶小雪走了出去,送她下了樓。

我跟著也偷偷溜了出去,獨自回家了。

我也不知道在外邊轉了多久才回的家。一進門,老婆小雪照舊做好一桌子的飯菜等我,看到我,高興的跑過來抱住我:「老公,今天我去檢查了,陳醫生說沒事,一切正常……怎麼樣,放心了吧?來快吃飯吧。」

我什麼也沒說的點了點頭。

席間,小雪還不停憧憬著我們孩子的未來,看得出來,她現在真的很幸福。我其實也有一絲欣慰,那就是,小雪她是愛我的,一直都是愛我的。她對陳醫生對她做的那些至今毫無察覺,完全不知情。

我此時犯難了,究竟該不該把這一切告訴她,如果告訴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那個醫生的,她崩潰了怎麼辦?而當她知道我不能生育的時候,她又會怎麼想?

看著愛妻的肚子,我最後作了一個瘋狂而又最適合的決定:那就是永遠不把真相說出來,把這個秘密一直保守下去。真相大白有時候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雖然小雪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的,但我清楚,我們是彼此相愛的,這就足夠了。我們也一樣會有一個美好的將來。站在醫院門口,我佇立許久,手中緊握著那份體檢單,思緒卻越想越亂。單中寫明我沒有生育能力,這對於男人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而更令我不能接受的就是,我最愛的妻子趙雪已經懷孕一個月了,那麼,她肚子中的孩子究竟是誰的呢?

步履蹣跚的我回到家,小雪已經做好了香噴噴的飯菜,看得出來,她還沉浸在懷孕的喜悅當中。她真的有對我不忠嗎?我呆坐在沙發上苦思卻不得解。

小雪看出了我的異常深情,坐在我身邊說道:「今天你們公司體檢,結果怎麼樣,不會得什麼絕症了吧?」

我苦笑道:「沒事,不過你說如果我要是死了,你不成寡婦了。」

小雪靠在我肩旁喃喃說:「我可不要當寡婦,那我就馬上再找一個。」說完自己咯咯的笑了。

我也笑了,心中卻是陣陣的痛。

我和趙雪戀愛了四年,一年前結的婚。小雪個子不高,但比例勻稱,尤其是她那雙殺人的雙腿,最叫我欲罷不能,胸部不大但也剛剛好,還有就是人如其名的白贊皮膚,像公主一般讓我著迷。

因為我和她都有穩定的工作,我在一家外企作部門經理,而她在市裡一間重點高中教書,所以婚後我們打算馬上要孩子,儘快組成一個完整的家庭;況且小雪她也特別喜歡孩子,因此我們做愛當然就從不帶套了。可差不多一年過去了,卻一點動靜也沒有,就在我們懷疑是不是我們當中有人無法生育,打算去醫院作檢查的時候,小雪有一天終於欣喜若狂的告訴我她懷孕了。

之後我們就一直沉浸在為孩子將來做打算的快樂當中,直到今天早上公司去醫院集體體檢,我一時衝動就把生殖檢查也順便作了,可結果……

那天晚上我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上,正好趕上是週末,我還是陪小雪去醫院做了檢查。當初因為太渴望孩子的原因,就連做檢查都選最好的醫生,所以我們就找了市裡最有名的陳醫生。

說到陳醫生,還是妻子小雪當初介紹給我的,那時小雪懷疑自己無法生育,就去諮詢他,結果吃了醫生幾個療程的中藥,終於見了效果。所以小雪見到陳醫生就顯得格外親切。

兩個人說說笑笑得進了裡屋作檢查,我就站在房間外邊等。

過了半晌,陳醫生送小雪出來,叮囑了一些話語,我們便和他道別離開了。路上我發現小雪的臉上透出陣陣紅暈,覺得有些奇怪。

回到家裡,小雪去洗澡,我給她拿換洗內衣時,發現她那條脫下的內褲上邊有一些潮濕的白色痕跡,我湊上去聞一聞,頓時呆若木雞,這熟悉的腥臊味,絕對是男人的精液!那個可惡的陳醫生,一定是和我老婆在裡屋做那些苟且之事。

靠在洗手間外,聽著裡邊小雪淋浴的聲音,腦子裡想到今天早上他們倆在診室裡屋赤身裸體的樣子,那個男人骯髒的雙手在小雪身上來回游走,下邊有節奏的拍打聲。他的傢夥在我老婆小穴裡肆意抽送,小雪緊緊抱著那個男人,微皺眉頭,被這重重的插入沖得呻吟連連,兩個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最後那個男人的精液全部灌入小雪的肉穴最深處……

想到這裡,我突然瞪大了眼睛,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小雪肚子裡的孩子會不是這可惡的陳醫生的?

我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讓自己冷靜下來,決定先不跟小雪攤牌,看看情況再說。最壞也就是捉姦在床。

過了一段時間,小雪又提出去醫院檢查一下,因為最近有些不舒服。我騙她說公司最近忙,抽不開身,叫她自己去。實際我是要實行我的計畫。

出發當天,我自己先到了醫院,調虎離山雇人讓陳醫生去醫院大門口見一個人,我則趁機溜進診室,快步走進裡屋。裡邊擺著一張床和一個女人躺上去劈開雙腿的儀器,房間裡還有一陣奇怪的幽香,我聞上去渾身都變得舒服,這香一定有問題。

我看著空空的床上,想到親愛的老婆躺在上邊,身上卻壓著一個醜陋的老男人……不敢再想,躲進房間角落一個放便攜儀器與用具的拉門裡,拉門是百葉窗那種,外邊看不到裡邊,裡邊可以看到外邊。正好,等一下就從這裡跳出去把你們當場拿下!

沒過多久,陳醫生帶著一個女人走進了房間,對,那就是我妻子小雪。小雪脫去外衣躺在床上,陳醫生則坐在她旁邊,給了她一杯不知道什麼東西,小雪喝了下去。

兩個人開始聊起天來。可是與我想像的曖昧調情不同,他們聊得都是孩子,而且是醫生和病人最平常的那種。陳醫生這時伸出兩隻手,在小雪的肚子上來回撫摸,奇怪的是,這種撫摸也絲毫不帶那種下流的意味。

話語間,小雪還多次提到我,說我多麼關心她、說我有多麼愛這個孩子、說我是多麼好的丈夫、說她是多麼愛我。這讓躲在拉門後的我頓時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過了一回兒,小雪好像不再說話了,靜靜的躺在床上,睡著一般。一定是剛才那杯水有問題!

這時,陳醫生慢慢扶起小雪,開始脫去她的衣服,我在拉門後怒火中燒,這個可惡的醫生就在我的面前漸漸褪去小雪的衣衫,最後把她的胸罩和內褲扔在地上,將小雪輕輕抱起,放在旁邊的叉腳儀器上。

小雪的雙腿就自然的分開了,而我正對著小雪,中間僅有一門之隔。我透過百葉窗,清楚見到小雪的美穴口,應經有一些液體溢出,莫非剛才的那杯東西不僅可以催眠,還可以催情。

我站在門後,緊握著拳頭,可就是挪不動腳,還一動不動杵在那。

──快出去啊,那個畜牲就要上你老婆了!

想到這裡,那個畜牲已經迫不及待的趴在小雪身上,貪婪的揉摸著小雪的全身,自己則肆無忌憚的舔著她透紅的乳頭。跟著一隻手伸向小雪下體,在陰蒂上撥弄了幾下後便直接伸兩個手指進去,我看出來他也在趕時間。

果然,他三下五除二他脫掉自己的內褲,跪在小雪面前,一手撐這儀器一手扶住他的肉棍在小雪穴口來回摩擦,說道:「寶貝兒,我又要上了!」

媽的,他的傢夥跟我的也差不多尺寸,區別就是我的槍沒子彈。

隨著那個男人身子一沉,我看到,他的肉棒已經深深沒入小雪的體內,頓時擠出更多的液體,跟著便開始瘋狂的抽插起來,小雪的嫩嫩的陰唇被插的直往外翻,可能是藥水的原因,小雪溢出了很多愛液,正好給陳醫生的抽送作了潤滑作用,他的陰囊一下下打在小雪穴口,發出啪啪的響聲,肉棒也越插越深了。

此時小雪好像也漸漸起了反應,眉毛有些微皺,不時發出輕輕的呼吸聲,身子也隨著陳醫生的插入漸漸有了起伏。

我知道藥效就快過去了,陳醫生當然也清楚。只見他把小雪雙腳搭在自己肩上,身子前傾,小雪的屁股也隨著翹了起來。最後,陳醫生開始了衝刺,肉棒像活塞一樣在小雪下邊進進出出,頻率越來越快,終於,他重重的吼了一聲,肉棒一動不動插在小雪的小穴裡,一陣一陣輕輕抽動,我知道,那是精液一汩一汩地沖向小雪的最深處。之後他保持這個姿勢待了片刻,他一定是怕精液過早流出來被人發現。

半晌,陳醫生抽出他的傢夥,果然,他的精液基本上都灌進了小雪的體內,陰道口看不出任何異樣,只是剛才被插得通紅,還沒褪去。

陳醫生迅速穿上自己的衣服。跟著幫小雪穿好衣服,把她抱回床上,從懷裡掏出一小瓶東西,給小雪聞了一下。片刻,小雪醒來,沒感覺出任何不對,笑著說:「陳醫生你就是好,每次來還允許我在這睡會。」

陳醫生也回答道:「要是別人我還不答應呢!」跟著便扶小雪走了出去,送她下了樓。

我跟著也偷偷溜了出去,獨自回家了。

我也不知道在外邊轉了多久才回的家。一進門,老婆小雪照舊做好一桌子的飯菜等我,看到我,高興的跑過來抱住我:「老公,今天我去檢查了,陳醫生說沒事,一切正常……怎麼樣,放心了吧?來快吃飯吧。」

我什麼也沒說的點了點頭。

席間,小雪還不停憧憬著我們孩子的未來,看得出來,她現在真的很幸福。我其實也有一絲欣慰,那就是,小雪她是愛我的,一直都是愛我的。她對陳醫生對她做的那些至今毫無察覺,完全不知情。

我此時犯難了,究竟該不該把這一切告訴她,如果告訴她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那個醫生的,她崩潰了怎麼辦?而當她知道我不能生育的時候,她又會怎麼想?

看著愛妻的肚子,我最後作了一個瘋狂而又最適合的決定:那就是永遠不把真相說出來,把這個秘密一直保守下去。真相大白有時候未必是一件好事情。

雖然小雪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的,但我清楚,我們是彼此相愛的,這就足夠了。我們也一樣會有一個美好的將來。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