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個研究生,總是要有一點打嘴砲的功力。

或許是平常和老闆talk時虎爛成性,讓老闆產生一種我很厲害的錯覺。

「子軒,下學期你當我課程助教」老闆不苟顏色的說,

旁邊學長和同學都偷笑,因為這工作超級無敵他媽的吃力不討好。

「哈哈,老師,這樣好嗎?我才碩一,這樣搶了學長的工作不好吧?」我打哈哈想賴掉,「我這裡有新的國科會計畫要給你學長做,所以他接下來會比較沒空。」

「幹。」剛剛的笑聲轉瞬成為一片哀號,木已成舟,我只能祈禱船到橋頭自然直了!

這是老闆在大學部一年級下學期開的課。

課程助教的鳥事很多,老闆是大忙人,總是有許多應酬or出差,所以解題、改考捲、算分數變成樣樣我都要自己來。

每次上課老闆都會勾習題給學弟妹做,而第一堂課通常都是由我上台解題。

雖然年紀差了一截,但我和學弟妹之間是沒什麼代溝的,解完題or下課後我還是會和他們聊天喇賽一下。

「你們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我手上啊,還不多討好我。」

就憑這句話,我快成為他們新世界的神啦!

跟他們變熟後,我開始注意他們班之間的生態。

每次上課,都有個很漂亮的學妹坐在第一排,從其他學弟妹口中得知她叫小咪。

常常題目解到一半轉過身,會和她的眼神對上,她又馬上低頭看著自己的筆記。

「這麼正的學妹,一定早就被學弟吃走了,幹,真可惜。」我嘴裡咕噥著。

考上這裡的研究所以後,就和前女友分手了,我自豪的肉棒已有半年沒喝過肉湯。

以前大學時常常聯誼,想不到換學校進實驗室以後,身邊盡是些阿宅和尚,想認識新的女孩子也沒啥機會,真的好想念以前患難與共的好夥伴。

時間過很快,期中考也考完改完發考捲了,正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一下課,這群毛頭就一哄而散了。

每次都是我最晚走。

熟練的把筆記型電腦收起來、關投影機、關冷氣、關電燈…

這個時間已快天黑了,系館裡人應該都走的差不多了。

匆忙走出教室門口,心裡想趕快把東西放回去就找個地方eA4j快朵頤,沒想到一出門,門口就站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學長,可以耽誤你一下嗎。』是小咪。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很平靜的語氣。

「有什麼事嗎,學妹?」我心中有點不安。

在學妹的提議下,我們又走進教室找兩張椅子坐下談起來。

原來學妹想要轉系,但是她想進的那個系需要蠻高的門檻。

「所以,我能幫妳什麼忙呢?」

學妹提出了幫她偷偷調高分數的要求,她考的不是很理想。

「這…可能有點為難…」委婉的拒絕了學妹,她臉上卻沒有半點表情。我趕快岔開話題,「還有期末考啊,妳努力一下,一定可以的啦!」

就這樣,談話結束了。關了教室門,我們向系館大門前進。

昏暗的走廊,一路很安靜,很詭異。

突然,她抓住了我的手,『學長沒有女朋友吧?』

我嚇了一跳,「妳…妳說什麼?」

『我想和你做愛。』

我傻了,「學妹,不要鬧。」

『我真的想和你做愛。』

「那,在哪?」抱著懷疑的心態,我問了。

學妹手指一指走廊盡頭的殘障用廁所。 『就那吧。』

一言不發,兩個人迅速的進入廁所鎖起門。

這間殘障廁所很寬敞,一塵不染,看來很少人使用。

我抱著她微熱的身軀,下體已經膨脹起來。

「為什麼要這樣?」

『你會幫我調高分數的吧?』

「那要看妳的表現了。」

唇,迫不及待的緊貼在一起。手,早就不客氣的從低腰牛仔褲的屁溝裡插進去亂摸。

馬桶的旁邊有兩個扶手可以握,十分的方便。

把馬桶蓋蓋上,我們兩個就面對面跨坐在上面,而褲子早就丟到門邊的地上。

我把臉塞在她軟綿綿的胸口,磨蹭,又磨蹭。

然後,手猛然將衣服向上一拉,露出潔白的胸部。

什麼小咪? 這咪超大!!

拿出以前的功夫,伸到後面一彈,解開了胸罩。

好像兩座飽滿的饅頭山,點綴著兩片櫻花,美不盛收。

「妳的胸部好漂亮。」嘴巴老實的吸住其中一點粉紅。

「有E吧?」『D而已。』說著說著,學妹手也沒閒著,解開我襯衫的扣子,手伸到我內褲抓住我那根血脈噴張的小兄弟,上下搓動。

原本的火燙,現在感到很涼很舒服,十分的受用。

在一陣愛撫後,學妹的下面早濕了,「可以進去了嗎?」 『嗯…小力一點…』

我看著她因為興奮而脹紅著的小臉,又吻了上去。

『啊!』 趁她一失神就插了進去。

可能是因為太緊張了,也有可能是因為前戲學妹搓的太久,或是太久沒受到這種刺激,一插進去,感到一陣溼熱,稍微娜個位置,學妹又叫了一聲,雙手使力屁股向上一擡,我的小弟弟被一夾、一吸,忍不住就射進去了。

『你射了?』 「嗯….不好意思…」

我扶著學妹的屁股,「不算啦…」

「這次是我太緊張了,可不可以再來一次?」

我使出我的盧功想要多凹一次,學妹沒好氣的看著我,『反正只要你給我高分就好了。』 成交。

急忙穿好衣褲,我們鬼鬼祟祟的走出廁所,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請學妹吃了晚餐。

吃完飯之後保險起見,我還帶她到藥房買了避孕藥。

送她到學校宿舍的門口,我們約好下次換到我在外面租的套房。

上研究所之後除了家教、老闆發的薪水,家裡還會給我生活費,這些錢加起來足夠我在外面租一間不錯的冷氣套房了。

學妹第一次來我家時嚇了一跳。

『哇,好大喔!』

「還好啦,才三坪而已。」

『我說的是床。』指著我的雙人床。

「哈哈」 我從背後抱住學妹, 「要先洗個澡嗎?」

『嗯,好啊。』 『要不要一起洗?』

「妳洗吧,我剛剛洗過了。」

我脫到剩一件四角褲,躺在床上等。良久,學妹洗好了,圍著我借她的浴巾出來。

浴巾輕輕的跌落到地上,眼前出現的是一片白瑕的玉體。

在系館的廁所時過於緊張,竟沒有想好好的去觀察,這沒有一絲贅肉的美。

我貪婪的將學妹壓倒在床上,舔著她的肌膚,底下還隱約見得到血管,聞著熟悉的沐浴乳味道,我巴不得把每一滴晶瑩的水珠都從肌膚上吸乾。

『好癢喔…不要嘛…』 學妹不知不覺地開始求饒,我的進攻位置也從頸部、胸部、腰部慢慢的向神祕的三角地帶進攻。

學妹雙腿緊閉,從旁邊可以看出,她的黑森林有特別修剪過,整齊的覆蓋著。

微微使力,撐開她的雙腿,露出來的是兩片好可愛的、粉紅色的小花瓣。

『人家好害羞…』從一開始推著我的頭,想拒絕我繼續舔著她的敏感地帶,到後面已經發不出聲音,邊顫抖著,邊享受了。

「差不多了。」 『嗯….』 我吻著學妹,輕輕的放了進去。

又濕又滑的蜜肉,緊緊的包住了我的下體,讓我再次確定,這種感覺是前任女友身上感覺不到的!

隨著一前一後的抽送,傳來一陣又一陣吸力,不斷的刺激小弟弟前端。

學妹手抓著枕頭,有別於在學校廁所時的矜持,她放聲叫了出來。

『啊…啊…好舒服…啊…』

麗的碗形乳房跟著抽送的步驟,像個布丁一樣震動著,我一手抓住一邊,吸著那有如一元硬幣般大小,粉紅色的蓓蕾。

儘管在洗澡時已經先打過一槍了,還是很難抵擋這視覺及肉體帶來的無上快感。

不知過了多久,我射了,滿足的躺在她的胸口,嗅著兩人身上的汗味。

結果,本來說好一次的,那晚我們來了至少三次。

我告訴她,來吧,期末考我罩妳。

我們在床上,抱著,聊著。

她告訴我她以前的男朋友就讀當地高中的第一學府,常常會教她功課,當然,也常常教她怎麼做快樂的事。

只是當時年紀小,沒什麼錢,每次都偷偷摸摸的在教室、廁所之類的地方做。

『你上課解題的樣子好像他喔。』

『而且你比他帥一點。』我暗爽一下。

從那天以後,學妹偶爾會想個理由來找我。

有時候說宿舍好熱想來吹冷氣,有時候是要我教她作業,不過我們有默契,我們最後一定會一起做快樂的事。

好喜歡從背後來時,一手扶著她前後擺動的腰或白淨的翹臀,另一手伸到前面抓著她豐滿的胸脯,腰上有兩個像酒窩一樣的小凹槽,十分的性感。

床邊放著我的全身鏡,讓我能看見她正面又享受又害羞的表情。

這個姿勢,插的又緊又深,常常射出去以後,兩個人一起癱軟在床上,小弟弟還放在裡面捨不得拔出來。

「為什麼妳可以這麼緊啊…喘…」 『喘…可能…跳舞有練到吧…』

這樣的場景,一直持續到了學期末。

成績出來了,學妹很高分。也成功申請了轉系。

後來聽說學妹跟她們國標社上的一個學長在一起了,

學長很帥,總是不乏有女生倒追他,最後在學期末成發時跟學妹告白成功。

之後我們在路上遇過幾次,都是輕輕點個頭,笑了一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