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號安瀾提前一天來到了學校,今天是她開學的前一天,確切的說應該是報道的前一天,安瀾比其它學生更早的來到學校,至於原因嗎,大概是不喜歡明天人多,安瀾是一個喜歡安靜的女孩,有著黑色的長頭髮,圓圓的臉蛋,清純的笑容。

安瀾雖然是一個很乖的女孩,但並不代表她缺少獨立性,相反,骨子裏安瀾是一個非強堅強的女孩,有著同年齡女孩沒有的安穩和堅韌,這也是家裏人這麼放心她自己出來的原因。

由於提前來到學校,學校並沒有組織好接待人員,安瀾隨便的在宿舍區走著,希望能盡快找到自己的宿舍,這時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生走了從安瀾身邊走過,男同學陽光帥氣,很是讓人親近,安瀾猜他是學校的學長,因為這個時候除了學長也沒有人會呆在這裏了。

「學長,您好」,安瀾甜甜的笑著,對著學長喊到,對面穿著白衣服的學長愣了愣,沒想到會有人叫自己,而且是一個極為清純漂亮的美女,安瀾這時穿的是深藍色的連衣裙,這個時候開氣還是比較熱的,安瀾露出自己兩只潔白的手臂,腰間束著腰帶,將自己細細的腰身勾勒了出來。

連衣裙到小腿之上,細直的小腿暴漏在陽光下。

安瀾上身胸部以上是透明的白紗,露出自己性感的鎖骨,雖然已經過了最熱的季節,但安瀾頭上仍然流了不少的汗,這也是她一個弱女子帶著一個大行李,不累倒是奇怪的事情。

由於汗水的原因,白紗緊緊的貼在安瀾身上,雪白的肌膚似乎沒有穿著任何衣物,讓她清純中帶了絲性誘惑。

學長雖然覺得眼前的美女讓人一亮,便畢竟早已不是花絲新手,看到美女就走不動的人,仍然有禮貌的對安瀾說道:「你好,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學長,我這剛來的新生,想去14號宿舍,您能給指下路嗎?」,安瀾極有禮貌的答道,學長眼前一亮,剛來的學妹居然讓自己給碰到了,真是天降的緣分,看這小美女清純的樣子,大概連戀愛都沒談過吧,沒有戀愛經曆的高中學妹到了大學就會特別容易勾引,就算是談過戀愛,到了陌生環境,也容易產生不安全感,這時候自己能夠趁虛而入,豈不是天降奇緣。

於是學長熱情的說道:「咱們宿舍區挺大的,14號宿舍比較遠,這樣吧,我送你過去」,「那就謝謝學長了」,安瀾準備提起行李,這時學長卻比她先一步抓住了行李,「我來吧,你看你都出汗了」,「那怎麼好意思啊」,安瀾心想這樣麻煩別人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我是學長嗎!學長不就應該幫學妹」,既然學長已經這麼說了,安瀾也不好意思再去要行李,這時她看到旁邊有個小賣鋪,靈機一動說:「那我給學長買瓶飲料」,安瀾知道學長們都會拒絕學妹的好意,讓她們欠下自己人情,將來提出交往的時候就變得容易很多,但如果給學長買了飲料,正好還了他人情,於是不等學長拒絕,安瀾說完就跑到了小賣鋪處買了兩瓶綠茶來。

一路上學長不斷的為安瀾介紹著學校的景色,不斷暗示安瀾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便安瀾明知道學長的意思,卻沒有做出回應,安瀾是個傳統的女孩,覺得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太不好了。

終於,兩人走到了14號宿舍前面,這時學長似乎醒悟了安瀾是住在14號宿舍,有點詫異的說:「原來你住在14號宿舍啊」,「怎麼了學長,有什麼問題嗎?」

安瀾覺得學長似乎很是古怪,似乎到了14號宿舍前想起了什麼一樣。

「沒事,我就是隨便說下」,雖然覺得學長話裏有話,但安瀾也沒有深入追究,每個人都有保持秘密的權力。

這時安瀾敲響了宿管大媽的門,開門的是一張極為難看的臉,倒不是說她長的難看,雖然她長的一般,但長的一般再緊繃著臉,一副沒有絲毫表情,似乎別人都欠了她似的。

看到這張不友好的臉,安瀾小心的開口,盡量讓自己顯得有禮貌,免得被宿管阿姨借機生事,畢竟她長著一張不好惹的臉。

「阿姨,我是來報道的新生,我住314房間」,安瀾拿出自己的錄取通知書和宿舍分配證件,宿管阿姨而無表情的看了看,又對頭安瀾打量了好一會,直把安瀾看的心裏發毛,結果阿姨卻什麼都沒說,拿出一張表來讓安瀾簽到,並將宿舍的規矩給安瀾說了一遍,這大概是提前來的學生的福利,不用去看公告了。

臨末,阿姨卻又問了一句,「你住314」,語氣中有著濃濃的憐惜,跟她的形象很不相符,「是啊,阿姨,我住314」,阿姨欲言又止,「你是第一個到來的學生,晚上自己小心點,早點休息,別到處亂跑」。

語氣又恢複了那種豪無感情的樣子。

學長提起安瀾的行李,正要和安瀾一起進去,宿管阿姨去是冷冷的說道,「男生禁止進入女生宿舍」,學長頓時如打了蔫的茄子,「那學長我自己進去就可以了謝謝學長幫忙」,「不用這麼客氣舉手之勞,那你進去吧,我就走了」,至始至終,都沒有得到學妹的電話等聯系方式,這讓學長很是尷尬。

看著安瀾走進宿舍,學長這才轉頭對宿管阿姨說道:「王阿姨,這個時候並不禁止男生進去吧」,然而得到的是王阿姨「咣」

的關門聲音。

安瀾走在樓道上,樓道靜的可怕,靜的不正常,如同身處一片鬼域之中,帶著死寂的氣息,安瀾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覺得一絲絲的寒意侵入自己身體。

「自己嚇自己,世上又沒有鬼」,壯了壯膽子,安瀾提著箱子繼續向上走。

這時樓道中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達達」

的,在這寂靜的樓道中分外刺耳,腳步聲是從下面傳來的,安瀾已經走到三樓,向下看去,卻並沒有一個人,這時腳步聲卻突然消息了,如從沒出現過一樣。

「或許是誰路過吧」,安瀾這樣想,快步走向自己宿舍,安置好了自己行李。

夜晚,安瀾正在玩著電腦,一陣突兀的敲門聲響起來,配上如今陰深的環境,安瀾的心跳不住的加快,「這個時候會是誰呢,難道是宿管阿姨?」

雖然心裏害怕,但安瀾堅信世上沒有鬼,仍然小心的打開了門,然而,外面並沒有任何人,沒有人?敲門聲音是從哪裏來的,安瀾心再一次撲騰撲騰的跳著,「誰啊?」

安瀾站在門口,對著空蕩蕩的走廊,除了回音,整個宿舍靜的沒有一點聲音,安瀾又一次看了看走廊,確認沒有任何人,這才準備關門。

當六即將合上的時候,一只蒼白的手突兀的伸了出來,阻止了門繼續關閉,「啊」,安瀾驚恐的大叫起來,蹬蹬蹬的向後退了幾步,這時門開了,安瀾怎麼都沒看到,雙手就胡亂的向前拍去,她的手被人捉住,「是我」,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安瀾這才回過神來,這時發現宿管王阿姨正捉著自己的手,「王阿姨,是你啊」,撫了撫自己仍然快速跳動的心髒,安瀾覺得自己要虛脫了。

「我每天都要巡樓,看到你房間燈還亮著,就過來看看」,對於安瀾的失禮行為,王阿姨似乎一點都不奇怪,也沒有詢問的意思,她放開安瀾的手,「我不是說讓你早點睡嗎?都到這個點了怎麼還沒睡?」

對於自己的好意被對方無視,王阿姨有點惱怒,「我正要去睡呢」,「那你早點睡,別玩了,夜裏小心點。」

似乎只是客氣的說話,但安瀾總覺得王阿姨似乎在刻意提醒自己什麼,沒有任何頭緒,安瀾回到宿舍,被剛才一鬧,也沒有上網的興趣,於是準備上床休息。

一夜無事。

第二天,正是學校報到的時間,安瀾的室友很快的來了,最先來的一個叫李家玉,長相倒是一般,遠沒有安瀾漂亮,但到是個特別活潑的人,一到宿舍就和安瀾主動打招呼,嘰嘰咋咋的說個不停,於是兩人很快就熟識起來。

第二個來的人叫朱靜,一副冰美人的樣子,帶著一副眼鏡,對誰都愛理不理的,她長著一個瓜子臉,身材很是高挑,足比安瀾高了半個頭。

看她一臉冷冰冰的樣子,安瀾生怕自己觸了黴頭,李家玉將自己的行李擺好,立刻走了出去。

安瀾這才對家玉說道,「她好怪啊」,「她啊,以前跟我一個學校的,叫朱靜,一心想著考港大,結果準備了多年,還是沒有考上,你不用管她,她就那個樣子。」

這時朱靜突然走了進來,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李家玉的話,只是冷冷的看了她們一眼,接著就坐在自己床上看起了書。

最後來的一個叫楊盼盼,父母一起陪著她來的,父親提著行李,母親拉著她的手,她進來後立刻捂住了鼻子,「好難聞啊」,又看了一圈,指著衣櫃對母親說:「這衣櫃怎麼這麼小,怎麼放衣服啊」,這時楊母接口到:「親愛的,你不是跟盼盼系主人是同學嗎?你給他打個電話,讓咱們盼盼出去住,這哪是人住的地方。」

聽到楊母的話,安瀾和朱靜同時皺起了眉頭,心裏想到,這人怎麼說話的,然而沒等楊父回話,李家玉卻是突然插口了,「阿姨,學校有規定,大一新生必需住校,只有到了大二才能走讀的。」

「媽」,聽到李家玉的話,楊盼盼立刻對母親撒起嬌來,這時楊父才開口說話,「別人家的孩子都能住,就咱家的孩子不能住,都是你,把她寵壞了」,又對安瀾幾位說道:「我家盼盼啊,從小被寵壞了,你們多多擔待,多照顧著她點」。

聽到楊父的話,楊盼盼不樂意了,「爸,哪有你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又對楊母說道,「你陪爸爸回去吧」,說著將二老推了出去。

這時楊盼盼轉個圈,似乎父母的離開讓她感到非常的快意,臉上也沒了剛才對宿舍不喜。

黑色的連衣裙繞著她的身體旋轉,整個富貴的氣質立刻顯露無遺。

「我還是第一次住宿舍呢」,楊盼盼興奮的說道,圍著宿舍轉了一圈,然後坐了下來,對最近的李家玉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楊盼盼」,她五指修長潔白,不顯一絲粗糙,李家玉和她一握手,立刻被比了下去。

「我叫李家玉,這位叫安瀾,那邊是朱靜」,安瀾對楊盼盼笑了笑,「你好」,對面的朱靜似乎沒有聽到她們的話,一直在看自己的書。

隨著室友的入住,宿舍逐漸熱鬧起來,安瀾已經忘記了她剛來時的恐懼,然而不安隱藏在她身體深處,隨時會席捲而來。

時間在一天天的流逝,轉眼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的時間,這時間安瀾已經適應的學校的生活,生活變得平靜起來。

今天晚上,她穿著校服,坐在自習室中溫習自己的知識,已經不晚了,陪著她的李家玉失去了耐心,對安瀾說道,「安瀾,都沒人了,我們回去吧」,安瀾看了看自己還有點東西沒看完,於是對李家玉說,「你先回去吧,我看完就回去」。

「那我就先走了,安瀾你也快點啊」。

隨著李家玉離開,安瀾又沉寂在書本之中。

終於最後一張也被她翻過,安瀾站起了身體,「啪」,隔著安瀾不遠的距離,另一個座位的椅面立了起來,如同剛有人站起來一樣,安瀾看了看四周,只有自己一個人存在。

安瀾抓起書本就跑了出去。

安瀾不停的按著電梯,似乎這能讓電梯來的更快些,終於電梯停在這一層,連續按了幾次關門鍵,電梯緩緩的關閉著,安瀾剛緩了口氣,一只手就突然的伸了進來,在電梯完全關閉前塞了進來,正關閉的電梯又打開了,「啊……」,安瀾的書散了一地,她緊貼著電梯,雙眼驚恐的看著打開的電梯門,就像在等著可怕怪物一樣。

電梯終於打開了,沒有可怕的怪物,只有朱靜靜靜的站在電梯前,無視安瀾驚恐的眼神,朱靜撿起了安瀾掉落的書本。

沉重的呼吸傳來,「朱靜,怎麼是你啊」,朱靜沒有說話,她話一向很少。

不過這也讓安瀾放下心來,有了朱靜的陪伴,安瀾暫時將剛才的恐怖畫面忘記。

只是對學校的詭異認識越發清晰。

自身的詭異遭遇讓安瀾很是不安,可又沒有任何人可以傾訴,這是一個不信神鬼的時候,自己說出去也只會被人當成神經病而已,於是安瀾在孤獨中承受著一切。

這天,安瀾一如既往的在宿舍學習,朱靜從她身邊走過,安瀾看她臉色不是很好,關心的問道:「朱靜,你怎麼了,臉色好難看」。

「我沒事,就是學習累了」,朱靜自從來到宿舍,一直都很努力,整天書不離手,連正常的戶外活動都極少做,但安瀾不認為朱靜是因為學習累的原因,但她不肯說,安瀾也沒有辦法。

「朱靜,那你好好休息,有什麼需要的話一定給我們說」。

朱靜勉強的對安瀾笑笑,就躺到了床上。

這時,李家玉卻突然叫了起來,「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經常傳出鬧鬼的消息呢?」

「家玉,你嚇唬誰呢」,回答是楊盼盼,兩人一直混在一起,可以說極為熟悉。

「真的,不信你們看,我都在網上找到了,咱們這個宿舍區了,以前有個叫沈未央的就是被鬼害死的,聽說她看到了一些不幹淨的東西,被纏住了,最後都被逼瘋了」,「我倒是聽說過,有的人啊,天生不一般,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仍然是楊盼盼,自從住到宿舍,倒是沒有顯得什麼嬌氣,跟其它人合得來。

「你們別說了,怪嚇人的」,安瀾接口到,她自己遭遇差不多,好不容易壓著沒爆發,經不起她們這樣嚇唬。

這時家玉和楊盼盼湊到一起,看起了網上的傳聞,楊盼盼突然說道,「這個沈未央和安瀾好像啊」。

家玉一聽,仔細一看,真的和安瀾有七八分相似,同樣圓圓的臉,長直發,「這個沈未央是被鬼給強奸的」,安瀾被說的心裏一跳,「你們別胡說八道了,世上哪有什麼鬼」。

一臉的不高興,楊、李二人適時的閉上了嘴。

是夜,安瀾自己一個人出去解手,總覺得後面有東西跟著自己,她轉頭看去,又沒有什麼人,安瀾急沖沖的解完,跑回了宿舍,又裝作無事的樣子。

接下來的幾天,安瀾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有時候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對方的身影,和對方有直接接觸,安瀾知道了,那是一個強壯的男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至今只是偶爾騷擾她,難道沈未央的事是真的,安瀾心裏想到。

隔了幾天,安瀾聽到李家玉和楊盼盼討論楊盼盼的男朋友,他叫韓吉,楊盼盼一直誇她男朋友帥又身體好,有6塊腹肌,人魚紋什麼的,對她如何如何,韓吉這個名字安瀾聽過,只是她聽說他和一個叫江雪的是男女朋友關系。

不知道怎麼又成了楊盼盼的男朋友,只是她並沒有開口詢問。

隨後幾天,楊盼盼又和李家樂越談越天,甚至談起了他們兩人的性關系,李家玉表示很是羨慕,讓楊盼盼幫她也找個男朋友,楊盼盼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這時卻把安瀾也扯了進來,楊盼盼堅持要給安瀾也找一個男朋友,並約了明天一起去KTV,雖然安瀾推遲,但楊盼盼一直堅持,非要帶她去。

第二天,安瀾繼續躲在圖書館看書,不想參加楊盼盼的KTV,但沒想到楊盼盼直接找到了圖書館,強制性的將安瀾拉了出來。

在KTV,楊盼盼和李家玉一直對安瀾勸灑,擋不住她們的熱情,安瀾少多多少少的喝了一點,喝了點灑,安瀾心裏不舒服,就跑到衛生間洗手,沒想到正好撞到楊盼盼和韓吉在做愛,當時楊盼盼坐在台子上面,雙腿叉開,韓樂硬挺的肉棒正插在楊盼盼的身體裏面,雙方動情的抱在一起,淫叫著。

安瀾不小心看了幾眼,發現韓吉的身材確實極好,來回抽動的肉棒大概有17厘米左右。

兩人的淫行讓安瀾很是臉紅,看到安瀾進來,楊盼盼一點都不避諱,反而叫的更大聲,「老公,你操的盼盼騷逼好爽啊,盼盼要被你幹死了」,「你個騷貨母狗不要臉的,在自己同學面前居然也這麼騷」,韓吉將自己粗長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楊盼盼流著淫水的騷穴,只是有意無意的對著安瀾。

這時安瀾突然感覺到一雙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安瀾知道是那個他又來了,幾天來他就不斷的出現,不斷的占自己的便宜,卻又不肯直接強上自己。

這時他的雙手揉搓著安瀾堅挺而不大的胸部,隨著對方的揉搓,一點點情欲在安瀾體內生長,酥麻的感覺從胸部傳遍全身,安瀾感覺到自己的小穴有點濕潤了。

自己是個蕩婦嗎,不,她還是處女呢,只是在鬼不斷的騷擾調教下,安瀾的身體卻是越來越敏感,對性的反應也強烈了許多。

並且從來沒有男人碰過自己的身體,安瀾也不知道如何抵擋這樣的快感,反而有些沉溺其中。

鬼不滿足於隔著衣服玩弄安瀾的乳房,刺啦一聲,安瀾的校服就在對方手中變成兩半,這雙手沒有任何阻隔的按在了安瀾的乳房之上,安瀾柔軟的胸部被揉成各種形狀。

一只手逐漸不滿足於胸部,開始順著安瀾的腹部向下滑動,整只手貼在從沒有碰過的嬌軀之上,一點點的顫抖讓安瀾的情欲更加高漲。

最終那只手停在了安瀾的陰部,中指貼在她的陰蒂之上,輕輕的揉動,安瀾的淫水分泌快速增加,很快將陰部打濕,身體內部有種渴望被喚醒,安瀾知道那是什麼,她知道應該有東西插到自己身體裏面,就像韓吉操楊盼盼一樣,自己也應該有個人來操。

但操她的是鬼,鬼並不急,一直很有耐心的挑逗她。

在對方的揉動下,快感不斷的從陰部傳來,讓安瀾的整個身體為之酥麻,無法站立。

安瀾陶醉在對方的挑逗之下,而身體更加的空虛。

這時對方又在好陰蒂上狠狠的壓了幾下,蜜液從身體裏面噴出,安瀾知道自己高潮了。

而對方在自己高潮後迅速消息。

安瀾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的衣服沒有任何變化,仍然穿在自己身上,除了自己高潮是真,一切都是假的,自己根本沒有動過。

這時韓吉仍然奮力的操著楊盼盼,而楊盼盼也努力的迎合著韓吉,雙方相當的投入,安瀾看了一眼,快速從洗手間退了出來。

在KTV,安瀾結識了慮吉的好友沈奕,這個第一眼就給了她好感的男孩很穩重,有種成熟的氣質,不像同齡的人一般輕浮,在KTV安瀾招架不住好友的勸酒時,沈奕多次幫她解圍,晚上又送她回宿舍。

接下來的幾天,沈奕用各種借口找安瀾聊天,由於對他很有好感,安瀾並沒有拒絕,只是一直瞞著宿舍的幾位,免得她們八卦。

自從上次安瀾發現朱靜的不妥之後,提醒朱靜多休息,然而朱靜的情況卻越來越差勁,時常夜深時驚起,而且伴隨著不同的自慰行為,李家玉暗中罵她發春,這讓安瀾懷疑起朱靜是不是同樣跟自己一樣碰到了「他」。

這晚,安瀾又被朱靜弄醒了,她躺在床上,雙手揉著自己的胸部,朱靜的胸是幾個人中最大的,足有D的尺寸,幾人暗中討論時都是各種羨慕。

這時她的手伸到粉紅色的內衣中,大力的搓著自己的巨乳,嘴裏不進發出各種呻吟,「哦,用力,使勁,來玩騷貨的奶子吧」,「朱靜,朱靜,你醒醒啊」,安瀾搖了搖朱靜,不但沒有叫醒她,反而被朱靜抓住了手,朱靜將安瀾的手按在她胸部上,安瀾臉色一紅,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這樣去摸同性的胸部。

朱靜按著安瀾的手,在她的胸部上揉動,安瀾不得不感歎,朱靜的胸部真的很大,自己的小手根本握不住,「這死妮子不知道是被多少男人玩大的」,安瀾恨恨的想著。

「反正朱靜在做夢,自己玩玩也沒事吧」,禁忌之下,安瀾的膽子變大了不少,也不管另外兩個室友隨時可能醒來,反而用力的揉起朱靜的胸來,在安瀾的揉動下,朱靜發出了美妙的聲音,「好舒服,騷貨的奶子好爽,用力玩駐華的奶子吧」,不知道朱靜是做什麼樣的春夢,不過看越來很快樂的樣子。

這時,朱靜又抓著安瀾的手伸向了她的騷穴,「騷逼好癢,哥哥你摸摸騷貨的騷逼啊」,看來夢中朱靜的小穴正在被人玩弄,所以才讓安瀾去玩她的騷空。

朱靜下面居然是白虎,安瀾怎麼也沒有想到,小穴之處沒有一根毛,安瀾好奇下拉下了朱靜的紫色蕾絲內褲,「好漂亮」,安瀾心裏想到,朱靜下面不但沒有一根毛,而且柔柔嫩嫩的跟小女孩一樣,紅粉粉的,完全沒有一點黑色,「難道朱靜還是處女」,安瀾心裏想到,隨即又否認了,「這騷貨怎麼可能是處女,肯定是體質原因」,安瀾很是嫉妒。

將兩根指頭伸入朱靜的小穴中,安瀾一邊揉著朱靜的胸,一邊玩弄她的小穴,大拇指按在陰核之上,刺激的遊戲連她自己都開始動情。

「啊,寶貝好粗啊,騷貨的小穴要被捅裂了」,安瀾又叫出聲來,看來夢中她正被人幹著騷穴,安瀾不服氣的將自己的四根手指全部插入朱靜騷穴之中,在朱靜的騷穴中鼓動。

「好爽,用力,操靜靜的騷穴,大雞巴厲害啊,靜靜要死了」,隨著幾下抽搐,朱靜泄出許多淫液,明顯達到了高潮。

隨著朱靜的身體軟下來,安瀾以為朱靜的春夢已經結束,應該會好好睡覺了,沒想到朱靜卻又嘟囔了一句,「不要了,讓靜靜休息下,你們這麼多人,靜靜應付不來了」,安瀾呆了一下,沒想到朱靜的春夢居然如此豪放,直接跟許多人一起玩。

這時朱靜居然自己趴了起來,翹起了屁股,「你們好壞,就喜歡用這樣的姿勢來操靜靜,好羞人,跟小狗一樣」,「用力打靜靜屁股,靜靜是個欠打的騷貨,你越打靜靜越騷」……一句句的淫語從朱靜口中說出,挑動著安瀾的情欲,下面不知不覺的濕了,安瀾緊夾著自己的雙腿,摩擦著自己的陰唇,一邊叫著朱靜。

沒想到朱靜卻一直不醒,只是不停的搖動著屁股,似乎在配合著什麼一樣,不一會,朱靜又達到了一次高潮,「這小妮子身體居然這麼敏感」,安瀾吐了吐舌。

然而並沒有結束,朱靜依然在做著春夢,而朱靜如今已經沒了力氣,拍在床上,只是嘴裏的呻吟仍然不停,安瀾又叫了朱靜一會,她仍是不醒,反而又來了一次高潮。

「這樣下去,朱靜非得出事不可」,安瀾心裏想道,「一定得叫醒她」,正好桌子上有一瓶沒有喝完的礦泉水,安瀾將她倒在朱靜頭上,被冷水一激,朱靜終於從夢中醒了過來。

「朱靜,你沒事吧」,安瀾關心的問道,朱靜呆呆的,似還沒有清醒過來一般,安瀾又叫了幾聲,她這才回應,「沒事,我怎麼了」,「朱靜,你做春夢了」,李家玉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這時過來打趣她,「朱靜,要不要我把男朋友借給你,看你平常正經的樣子,沒想到都饑渴成這樣了」,「你們別鬧了,朱靜,到底怎麼了,你不只是做春夢吧?」

結合自己的情況,安瀾覺得朱靜應該也是被鬼給纏上了,想打聽點情況,「我沒事,你們別管了」,朱靜扭過頭,將背對著她們三人。

「朱靜,你說沒事就沒事啊,這是什麼」,這時李家玉從朱靜枕頭下面拿出一瓶藥,「你什麼病,居然要吃治神經病的藥」,李家玉語氣不善,剛剛還在開玩笑,如今已經翻臉,「我可不想跟神經病住一個房間」。

「家玉」,安瀾叫住了李家玉,「朱靜,你就跟我們說說吧,你是不是真的碰到了不幹淨的東西了」,「安瀾,你……難道……」,朱靜遲疑的問道,安瀾沉重的點了點頭,「其實,我也有碰到」,這時旁邊的楊盼盼也說話了,「這很說來,只有家玉沒碰到了!」

「其實……我也有碰到,我都看了兩個星期的心理醫生了……」

說完李家玉便哭了出來,「我們怎麼會碰到這樣的事啊」。

四人面面相覷,沒想到竟然是如此情況,「你們先別急,我打電話找個法師來」,這時候楊盼盼說,她出身富人家族,家中常有迷信之輩,這時到是用上了派場。

隨後楊盼盼便打了個電話,告知了法師自己的遭遇,法師明言色鬼乃是人之執念所留,只要滿足他的願望,到時自可化除執念,令其轉世投胎,於是四人開始尋找有關此鬼的相關線索。

第一個被想起的自然是死去的沈未央,楊盼盼想起男友韓吉是學長,一定知道學校的諸多傳聞,於是去找韓吉了解情況,只是一連幾個電話都打不通,楊盼盼心裏著急,想起男友租的小屋,於是前往尋找男友,車上楊盼盼終於打通了韓吉的電話,但沒想到接電話的是個女人,楊盼盼問她是誰,對方卻不肯回答,再問時對方已經掛了電話。

幾分鍾後楊盼盼便到了韓吉的屋子,她曾經和韓吉同居,自然掌有鑰匙,於是直接打開房門,沒想到首先看到的卻是一具赤裸的女體,對方正背對著她,仔細一看,她正坐在一個男人身上,腰部前後晃動,一副舒爽的樣子。

再仔細一看,在女子身下的男人不是韓吉是誰,楊盼盼一陣暈眩,從來沒想過自己男友會背叛自己,一股怒氣從心中升起,「韓吉你是不是人,你竟敢背著我養女人」,氣憤的話驚醒了正在偷情的男友,發現自己女朋友站在門口,韓吉慌了一會就立刻鎮定了下來。

而他身上的女子看到楊盼盼過來,不但沒有絲毫害怕,反而挑釁的看著她,動作更加的誇張。

楊盼盼心裏大罵,「賤人,搶我男朋友還敢挑釁我,看我不撕爛你的臉」,楊盼盼一個箭步沖了上去,揚起手就打向女子,而女子早有準備,一個側身躲了過去,但她還和韓吉連接在一起,這一扭間,卻是讓韓吉異常舒服。

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楊盼盼聽到韓吉的呻吟,怒氣沖的一下子轉向了韓吉,「啪」

一巴掌打在他臉上,「臭婊子,你反天了」,被楊盼盼打了一巴掌韓吉也生氣了,將身上的女子推開,反身將楊盼盼壓在身下,「一天沒操你,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韓吉粗魯的扒掉楊盼盼的衣服,雖然楊盼盼竭力反抗,但面對兩個人,終是勢單力薄,很快就被扒成了白條。

「江雪,你坐她身上,媽的,今天不操服她她就不知道自己是條母狗」,江雪依言坐在楊盼盼背上,韓吉從背後分開楊盼盼雙腿,趁著自己雞巴剛從江雪體內抽出來,沒等楊盼盼濕潤,對著楊盼盼的陰道就一捅到底,被韓吉一插到底,楊盼盼也悶哼了一聲。

不管楊盼盼的反應,韓吉就跟蠻牛一樣的沖撞起來,他肉棒又粗又長,每次都能捅到楊盼盼花心,不一會就把楊盼盼幹的淫水直流,渾身沒了反抗的力氣。

楊盼盼被韓吉幹了一會,不但不再反抗,反而主動的迎合著韓吉的抽插,「老公,你說的沒錯,這母狗果然又賤又騷,只要被人一幹,就立刻發情」。

江雪抓住楊盼盼的乳房,兩只手指捏著她的乳頭,用力的拉扯,隨後松手,乳房反彈回去敲打著楊盼盼,乳頭上的痛苦反而變成了快感,「什麼狗屁的千金,不過是喜歡被人虐的賤貨」,楊盼盼自幼生於富貴家庭,要什麼有什麼,父母從來不責罵她,但不知何時,楊盼盼反而愛上了被人辱罵的感覺,這種顛倒讓她沉迷不已。

韓吉正是知道楊盼盼的秘密,這才有持無恐,只要他足夠強勢,明知道他出軌,楊盼盼也離不開他。

此時的情況正符合韓吉的預料,只要將楊盼盼關起來訓練幾天,不愁楊盼盼不服氣。

這時江雪卻坐坐在了楊盼盼臉上,流著淫水的騷穴正對著楊盼盼的嘴巴,明知道江雪此舉是為了羞辱自己,在情動之下楊盼盼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對著江雪的淫穴舔了起來,一股股的淫水被她吞到嘴裏,一部分塗在她的臉上,楊盼盼立刻變得淫靡起來。

韓吉抱住楊盼盼雙腿,楊盼盼的淫穴緊緊的夾著他粗長的肉棒,韓吉使出自己所有的功夫,將楊盼盼操的不能自己,楊盼盼只能不斷的在他向下呻吟,一次又一次的達到高潮。

直到到了晚上,三人累的都站不起來,這才彼此抱著睡去,到了第二天,江雪和韓吉反而將楊盼盼囚了起來,發誓要把她調教成性奴。

對外只說楊盼盼有事回家。

本指望楊盼盼打聽出來點事,沒想到她卻是一去不回,而朱靜的情況反而變得更加不妙,白天夜裏都不斷發生淫夢,沒有任何理由就開始自慰,安瀾和李家玉只好將朱靜關在寢室裏,由李家玉照面,安瀾自己出去打聽消息。

想到沈奕亦是學校中人,安瀾心想不如去問下沈奕,於是約沈奕在飯館吃飯,言中提及沈未央之事,沈奕卻是面有難色,似乎不肯說出,安瀾再三請求,不得已說出了自己的情況,沈奕聽後大為驚異,同時告訴了安瀾一個重要的消息,沈未央還活著。

下午沈奕帶著安瀾卻了一家醫院,沈未央安詳的躺在床上,安瀾細看下,發現她果然和自己極為相像。

「她是我姐姐,10年前的事後就一直是這個樣子,當年的記者為了炒作,說我姐姐已死,我心想這樣一來便沒有人再來打攪我姐,便沒對別人說」,沈奕停了一下,「當年我姐姐的事其實我並不是很清楚,我小姐姐幾歲,當時還小,並不知情」。

接著沈奕帶著沈未央進入了病房,沈奕掀開沈未央的床單,露出沈未央的下體,「你看,我姐姐已經成了植物人多年,下體卻經常分泌淫液出來,幾個年幾乎沒有停止過,靠著醫院這些設備才活了下來」。

從醫院出來,安瀾的心情異常沉重,如果找不到方法,她的未來幾乎注定和沈未央一樣,而現在朱靜的情況已經差不多向這個方面發展了。

安瀾心想,或許沈未央的室友知道些情況,於是約了沈奕去找當年沈未央的室友,但不幸的是,她們其中二個已經死了,另外一個跟沈未央一樣成了植物人,但安瀾也同樣打聽出了一些情況,沈未央當年是參加了一個實驗室的實驗後才變成這樣,同時參加實驗的另外幾人都出了事故,只要找到當年的實驗,或許可以找到些線索。

但相關人士幾乎都離世,活著的也說不出話來,這讓安瀾特別的苦惱。

這時安瀾被沈奕帶到他家中,正當安瀾和沈奕一起歎氣時,安瀾突然想到沈未央的遺物或許有什麼提示,安瀾和沈奕於是開始尋找安瀾留下的東西,好不容易來找到了一個相冊,安瀾仔細的查著相冊。

「沈奕,你過來看,這個人是不是很眼熟啊」,安瀾指著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我想起來了,他不是咱們學校的那個生物博士嗎」,「他是我導師」,沈奕走過來看了一下,「我從來不知道他跟姐姐認識啊,老師也沒有提過」,沈奕疑惑的說著。

「他一定知道什麼東西,我們去找他」,安瀾拉著沈奕立刻回到學校,到了實驗室,沈奕按住安瀾,讓她不要輕舉妄動,「導師,你認識我姐姐嗎?」

沈奕直接問道,對方看了沈奕一眼,「我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問我呢?」

沈奕的導師停下手中的實驗,轉過頭來,「沈奕,我是你姐的男朋友」,沈奕各安瀾同時呆住了,沒想到會有這個關系,「那我姐姐是怎麼死的」,沈奕急急問道,「你姐姐沒死,你自己不是知道嗎」,對方反問,似對沈未央的情況了如指掌,「老師,你到底知道些什麼,我姐姐變成這樣,是你做的。」

沈奕緊緊握住自己雙手,既害怕老師承認,又怕他否認。

「既然你們現在都問道了,我就給你們說說好了」,對方歎了一口氣,「10年前我還是生物學碩士的時候,研究了一個課題,我將一些植物的催情基因複制到一種菌類體內,想要培養出一種新菌類」,安瀾和沈奕同時被震驚了。

「這種菌一旦形成,經過研究,就可以成為治療陽萎的絕好藥物,但在我實驗的時候卻發現了極為強大的副作用,」。

「那就是這種菌植入人體內後會自動分泌催情物質,讓人時時處於發情狀態,而且隨時時間加深,會逐漸侵蝕神經系統」。

「因為沒有找到克制之法,我沒有將成果公布出來」,對方又歎了口氣,似乎想起了不願意讓他想起的事情,「但不知道如何走漏了風聲,你姐姐的室友知道了這個東西,她將我的菌種偷了」。

「後來我才知道她們嫉妒你姐姐,想用這種方式害你姐姐,只是我知道時已經太晚,而且沒有救治之法,只能看著你姐姐病情越來越嚴重」,「你怎麼知道是她們偷的」,安瀾問道,「我查了實驗室的出入記錄,所以才知道,她們害了你姐姐之後又來敲詐我,所以我將她們二人殺了,剩下一個雖然沒殺,但她被植入了菌種,現在肯定變成白癡了」。

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難道自己也被植入了菌種,安瀾將自己的情況告知對方,「菌種的生存能力極強,一般情況下處於休眠狀態,如果被人吸入人體,就會被喚醒,你說的情況跟中了菌種差不多」,「那就沒有辦法解救嗎?」

安瀾著急的問道,「十年前自然沒有,但經過我研究多年,已經找到了解決的方法,菌種已經能夠被控制」。

「那應該怎麼治」。

「你還是處女吧」,對方突然古怪的問道,安瀾臉一紅,沒有回對方的話。

「你喜歡沈奕吧」,「那個時候除了她室友偷了我的菌種,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做了什麼」。

對方對沈奕問道,沒等沈奕問,對方主咆哮到,「你姐姐她背叛了我,她將我實驗室的情況告訴她奸夫,但沒想到的是她奸夫背著她搞上了她室友」。

「你姐姐活該變成這樣,只不過便宜了你小子」,對方卻突然古怪的笑了起來。

「沈奕,你喜歡你姐姐吧,就喜歡她不就是因為她跟你姐姐長的像」。

「你瞎說什麼」,然而他慌張的聲音卻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每次去醫院都要偷偷的搞你姐姐一次,你以為我不知道,我告訴你,不但你搞過你姐姐,很多人都搞過她」,對方和笑容如同惡魔一般,「你姐姐背叛我以後,我就發誓報複她,她被植入菌種以後,整個人就跟淫娃一樣,是個男人都能幹她,等她變成了植物人,我不知道找了多少人幹她」,「你……」

沈奕氣極,「你也別生氣,你自己不了搞了。多虧了你姐姐,給我賺了那麼多錢,我才能完成我的實驗,你應該感激我,要是沒有我,你女朋友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治」。

「沈奕,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收你當學生嗎,我告訴你,這些年來,你是唯一一個幹了我女朋友卻沒掏錢的,現在啊,應是你掏錢的時候了」,「你女朋友這麼漂亮,足夠付你這幾年的嫖資了」。

氣極的沈奕一拳打在對方臉上,「你打啊,你打完了我,你就等著你女朋友變成植物人吧,還有你奸淫你姐姐的事,誰都會知道的」,對方一臉有持無恐。

沈奕握著的拳頭卻如何也落不下去,「怎麼樣,小美女,是變成瘋子,還是從了我」,安瀾想拒絕對方,但不知為何,卻是沒有說出任何話,這些天來她一直被「鬼」

折磨,身體上早就適應了性交,如今想到自己即將接受真正的性愛,一時之時難以決定,然而對方卻並沒有耐心等待,大手一攬就將安瀾攬入懷中,對著她親了過來。

安瀾最終還是沒有反抗,任憑對方在自己身上摸索,然後將自己衣服全部扒下,看著對方的肉棒刺破自己的處女膜……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