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那年的開學日,班主任就要我們去做一件挺麻煩的事情。

「健康檢查」班主任推一推了眼鏡,說「我們學校和附近的公共診所約好了,在這星期會有醫生為我們做健康檢查。

從學校走過去大概是這樣……」看著班主任在黑闆上畫簡陋的地圖,我皺了皺眉頭,想︰「健康檢查呀……」健康檢查原來也沒有什麼值得煩惱的,但聽聞這一年的健康檢查會有點不同。

除了去檢查身體外,還必需證明自己發育健全。

也就是說,要在素未謀面的醫生面前雄糾糾的舉旗緻禮。

這是多麼令人尷尬的事情,尤其是我下面一根毛也未有長的情況下。

平日聽那些豬朋狗友說猥瑣話的時候,多少知道自己發育比較慢,不止喉結不太明顯,下面更是寸草不生。

但我又不想給人當小鬼看,所以體育課換衣服時,總是一個人躲在廁所格去換。

要我在陌生人面前曝露自己的私,就算他是醫生,也令我覺得非常難堪。

「記著!一定要去!」回頭過來的班主任,大概看到大家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狠狠地丟下這句話,我心裡不禁嘆了口氣。

抱著早死早超生想法的我,趁著開學日當天下午沒課,就跑去做健康檢查。

公共診所總是有很多公公婆婆排隊輪診,我在長長的隊列中排了半個小時,終于可以對櫃台的護士小姐說明來意。

那位護士小姐笑了笑,然後指著對面一個站立指示闆,告訴我去闆上寫的房間就行了。

我尷尬地笑了笑,原來我不用排隊,這半小時白排了。

出師不利,來時那必死的決心也煙消雲散,想想等會要面對的情況,正要敲門的手就有點敲不下去的感覺。

輕輕的敲了一下,就聽到一把蒼老的聲音叫我請進。

推門而入,見到一位頭髮花白老醫生,看來有五十好幾了,抬頭對我說︰「XX中學的吧?來,請坐那邊。」

然而指了指角落的一張木椅。

「有帶眼鏡嗎?」看到老醫生起身走到我身前的投映機,我搖了搖頭。

「嗯。

那我們開始吧。」

老醫生笑著對我說,感覺上很和藹可親的,心裡登時放松不少。

對著這樣和藹的老人家,等一下那件事也就沒那麼尷尬了。

接著老醫生打開投映機,又關了燈,然後要我讀出映片上大大小小的英文字和數字。

一時閉著左眼,一時閉著右眼,把映片上的字都讀了一遍,最後要我在一個由很多直線組成的圓形中,告訴他那條線看來比較粗。

前後大概花了二十多分鐘。

亮了燈,老醫生指示我坐到他寫字的椅子,同時又問我要了學生證。

「沒什麼近視。」

老醫生在病歷表上抄上我的姓名學號等資料,微笑說︰「但散光挺深的,記著不要眼。」

「嗯。」

我點頭應了一聲,心想戲肉要來了,但卻一點也不緊張。

畢竟眼前這位老醫師,年紀比我爸還要大了。

「好了,拿這張表到208號房去做身體檢查吧。」

說著把病歷表和學生證一同還給我。

「咦?」我呆了一呆,心想驗眼和身體檢查不是一塊做的嗎?「出門右手邊第5間就是了。」

大概看到我一臉疑惑,老醫生以為我不知怎樣走,聲音還是那麼和藹可親。

拿著病歷表走到不遠處的另一扉門,心想若這個醫生如果比較年青的話,不知會不會偷笑我一根毛也沒有,心情就不禁下著大雨。

在胡思亂想下敲了門,隱約聽到回應後就推了門進去。

「來做健康檢查的吧?請坐。」

眼前的醫生禮貌地站起身來,向前的木椅擺了擺手,示意我坐下。

但是我卻呆住了,握著門把張開口,完完全全給嚇呆了。

因為眼前的不但是位年青的醫生,而且還是一位年青的『女』醫生。

想到等一下要面對的情況,下著大雨的心情瞬間雷電交加,心裡不停打,想著要不要說敲錯門了,然後逃回家下次再來檢查。

「來做健康檢查的吧?來,不用尷尬,我是醫生呀!」年輕的女醫生微笑著對我說,並且親切的走過來把我拉進房去。

大概在我驚慌失措的表情中,猜到我的顧慮吧。

「不用怕,我是醫生呀。」

我半推半就之間坐到椅子上,女醫生從我手中取過病歷表,微笑著重復自己的職業,希望消除我的顧慮。

但我總覺她那專業的笑容下,給我一種「這下好玩了」的感覺。

「原同學嗎?我是黃醫生。」

女醫生坐在前另一張椅子上看著我病歷表,而我則唯唯諾諾的回應著。

這位黃醫生不算漂亮,但絕對和醜字沾不上邊,臉尖尖的帶著一副銀框眼鏡,看起來挺業的。

臉上化了淡淡的妝,但還是看到眼角的一些魚尾紋。

想想大學再加上實習,到成為持牌醫生到少也廿七八歲吧,而且學醫比學其他要辛苦,有些魚尾紋也不奇怪。

大概是房間裡開著空調吧,大熱天時,白色的醫生袍下卻穿著淺藍色的闊領毛衣,毛茸茸的看起來就覺得很和暖。

「好吧,請脫衣服。」

放下病歷表,黃醫生抬頭說。

「咦?脫衣服!?」這麼快就進入主題了嗎?胡思亂想中的我,突然聽到這樣一句,不禁嚇了一跳。

「你不會認為我可以隔著衣服做聽診吧。」

黃醫生打趣地說,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大概覺得我的表情很有趣。

我低頭借著解衫鈕避開黃醫生的目光,心中暗罵自己神經過敏。

同時心中惴惴不安,想到等下要對這位陌生的女性,舉起我光禿禿的旗幟緻禮,一顆心就猶如懸在半空,一點也不踏實,不知如何是好。

畢竟除了小時候家中母親和姐姐看過以外,從來未給外人見過,更何況要舉旗緻禮?!心裡緊張得要命,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噗噗」亂跳,只希望等一會黃醫生也會不好意思,然後大家隨便混過去就算。

冰冷的觸感忽然而至,冷冰冰的聽診器把我拉回現實。

黃醫生一邊把聽診器壓在我的左胸,一邊看著自己的手表在讀秒。

一會後,又移到別處,再叫我深呼吸幾下。

如此重復幾次,最後巡例的用電筒照了照我喉嚨,又摸了摸我那不明顯的喉結。

「好了。」

黃醫生拿起筆在病歷表上寫字,但正當我要扣好衫鈕的時候又製止了我,指著房裡另一對門說︰「請脫掉鞋,躺在那間房的床上等我。」

「終于要來了。」

我心裡嘆著氣,一步步走向那房間,心裡頗有點到刑場赴死的感覺。

打開門,脫掉鞋子,爬上那純白色的病床,靜靜的等待劊子手的來臨。

等待的時間緦是過得特別慢,我看著白色的天花闆,體會著荊軻剌秦「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的心情。

「咯咯」的腳步聲卻突然響起,心裡那種視死如歸的心情立即灰飛煙滅,背脊一陣發涼,身體也變得僵硬︰「真……真的要來了!!」黃醫生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床邊,未語先笑,隨手將病歷表放在床邊的椅子上,對硬化的我說︰「不用怕,只是作一些簡單的檢查而已。」

我苦笑了一下,心想︰「我知,只不過我有個地方不太想被檢查而已」同時又再次希望黃醫生會不好意思,大家含糊過去就好。

黃醫生在我的右腹有節奏的按一下,然後問我痛不痛,我搖搖頭。

之後用同樣手法在我肚上幾個不同地方按了按,又問我痛不痛,我同樣以搖頭答覆。

「嗯,起來吧,差不多了。」

聽到黃醫生叫我起來,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最害怕的事竟然沒有發生。

心情立即變成萬裡晴空,一個個煙花在心頭爆開。

我高興地坐起身來,心想黃醫生畢竟是年輕的女性,這種檢查當然還是會害羞的,這樣含混過去,大家都不用尷尬就最好。

「最後…………」正當我要走下床,原來坐在椅上寫病歷表的黃醫生卻抬起頭來,笑著說出這兩個字。

「最……最後?」我喃喃地重復著,不安的感覺突然涌上心頭。

我看著黃醫生那淺淺的微笑,背脊卻在發涼。

「不安?為什麼要不安?」我心想,是因為黃醫生那笑容是那麼的似曾相識嗎?我在什麼時候看過這樣的笑容了?對!對了!!那天同班的女生把我錢包丟下樓前,不就露出過同樣的笑容嗎?!「最後請把褲子脫掉吧,是最後的檢查了。」

果然…………我看著黃醫生那燦爛的微笑,卻感到前途一遍黑暗。

「該來的,逃不了。」

腦海中突然浮起這句話,我心想︰「這就叫宿命嗎?」不由得有些唏噓。

「不用怕,我是醫生呀。

快脫吧,脫一半就好了。」

黃醫生催促著我,眼中流出惡作劇的目光。

坐在床沿,我的手在催促聲下伸向皮帶,解開皮帶時感覺卻猶如替自己套上吊頸索。

在無限羞恥的重壓中,我向一位陌生的女性,展露出我那無毛的雛鳥。

「咦!?沒有長毛嗎?」轟的一聲,這句話如大戰錘般重重的敲在我的腦海。

我低著頭,不敢去看黃醫生那略帶驚訝的表情,右手不由自主地握緊。

這一刻,我好想哭。

「不緊要。

沒長毛也不代表發育不健全。」

可能意識到自己無意中的一句,傷害了我的自尊心吧。

黃醫生一邊說一邊摸著我的頭,像哄小孩般哄我。

但我只覺得我全身的血都像涌上臉上去了。

「平日會正常勃起嗎?」黃醫生溫柔的問我,無奈地點點頭。

我想我的臉大概紅得會發亮吧。

「那就請你表演一下吧。」

黃醫生用冰涼的手,輕拍我發燙的臉,語帶輕松的說︰「來,閉上眼楮,幻想一下,向醫生展示一下你的男子氣概。」

我依言閉上眼楮,其實我早就想閉著眼找個洞鑽了,但展示男子氣概這下就難到我了。

雖然我努力回想在朋友家看到A片內容,幻想各AV女優在我面前裸體熱舞,但我的小兄弟就是不動如山,一直不肯抬頭見人。

「不舉。」

這兩個字突然劃過腦海。

在女性前舉槍緻禮只不過是失禮,但若果在女性前舉不起來,那可是一生的恥辱烙印,特別是她叫你展示一下男子氣概的前提下。

這下我可更急了,努力想像一切淫穢的畫面。

但我越急,那些畫片越是變得支離破碎,最後反而真的不舉了。

「怎樣?不行嗎?」不知過了多久,黃醫生終于開口說話了。

但我卻無顏回應,感覺就像斗敗了的「小雞」一樣。

「你太緊張了,放輕松一點吧。」

黃醫生站起身,拍了拍我的頭,語調聽起來卻相當愉快︰「在確定你沒說謊之前,檢查可不會完哦。」

捧打落水狗,就是指這樣的情況吧。

「等我一下,給你一些好東西。」

黃醫生摸了摸我那垂得不能再低的頭,施施然的走了出去,然後是開抽屜的聲音。

回來時,我看見黃醫生手上多了本雜志,她兩手遞給我時說︰「給你看,這樣該沒問題了吧。」

是PLAYBOY!!傳說中風行全世界的NO.1色情雜志,我以前只在書報攤偷偷看過它的封面一眼而已,如今它卻在我手上了。

雙手捧著PLATBOY,心裡興奮了一下子。

忽然感到黃醫生笑兮兮的注視著我,沒有一點猥瑣的意味,但總覺得她那眼神有點不懷好意,很令人尷尬。

得到PLAYBOY的興奮也一下子冷卻下來,而黃醫生則坐回床邊的木椅上,擺了擺手,作了個「請」的姿勢,那不懷好意的眼光卻依然盯著我。

我舉高雜志擋住黃醫生那令人尷尬的眼神,翻開第一頁。

一位身材一流的金發美女,穿著魚網裝展露出她迷人的身段。

金色的長髮,妖艷的綠眼,在渾圓高聳的豐腎下,用兩指撐開她粉紅色的私處,足以令任何男性熱血沸騰。

但我卻沒有,我的心神根本沒放在那噴火女郎身上。

總覺得黃醫生那眼神正射穿厚厚的雜志盯著我,令人好不自在。

一頁頁的翻過,書上的女郎個個都是性感尤物,但我感到那雙盯著我的目光似乎越來越熾熱了。

飛快的從書邊偷看了一下黃醫生,果然是直直的盯著我看。

那不懷好意的目光,一直盤踞著我的心神,PLAYBOY那些動人的肉體正我眼中猶如走馬看花一樣。

不知不覺間,就翻到最後一頁了,但我的小鳥依舊雌伏在我兩腿之間。

「怎樣?還是不成嗎?」黃醫生一手取過我手中的雜志時問我。

而我現在卻連苦笑也擠不出了。

「沒有騙醫生嗎?」黃醫生站起身來,溫柔的問我。

我紅著臉,低著頭,恨不得自己現在腦溢血死掉算了。

「真是沒你辦法呢∼」黃醫生笑了,危機感一下子涌上我的心頭。

我記起了!我記起了!!那個眼神,那個微笑,次班上的女生要欺負我時,都會露出類似的表情的。

「等我一下。」

黃醫生旋風似的走了出去,烏黑的長髮在半空中畫了個半圓,但一下子又回來了,手上已經多了一對乳白色的即棄型膠手套。

看著黃醫生穿手套的樣子,我害怕了。

次我看到那種表情的時,總會伴隨著不幸的。

乳白色的膠手套因為拉扯而略變透明,緊貼著黃醫生修長靈活的手指,然後她又從衣袋中拿出一小瓶乳液,均渾地涂在雙手。

我心裡狐疑著︰「難……難道要觸診嗎?」但舉不起和捅屁屁沒有關係吧!?難道是傳說中的前列腺按摩?!看著黃醫生站在我面前活動著手指,心想黃醫生的手指那麼幼細,等一下插進去也不會太痛吧?心裡胡思亂想,屁屁還不由自主的夾了夾。

「你準備好了嗎?」黃醫生俯下身來,幾乎面貼面的對我說。

但我這時卻是完全聽而不聞了,剛才的胡思亂想也消失得無形無蹤,整個人都被一樣東西吸引住…………「是乳溝!!!」我腦海中下剩下這三個字,黃醫生那對雪白的乳球,在黑色蕾絲胸圍承托下,形成一條深深的乳溝。

我從醫生那闊領毛衣處,看到了巧奪天工的雪山奇景。

第一次看到女性豐滿雪白的胸脯,我整個人都有點失魂落魄,完全不知時間是怎樣過去的,只是貪婪地盯著黃醫生漂亮的乳溝看。

直到醫生站直身來,我才驚覺自己的失態,雙眼尷尬地往上看,心想醫生一定有發現我偷看她領內春光吧?!只見醫生對著我笑了笑,說︰「我累了,我們可以開始了嗎?」那惡作劇的眼神和俏皮的聲音,倒像是在問我︰「漂亮嗎?」「嗯……嗯。」

我含糊的應了一聲,見到黃醫生又再替雙手涂上乳液,大概之前的已經干了,意識到自然不知盯著醫生的胸脯看有多久,連乳液都干了,耳朵就不禁發熱。

好丟臉!!「開始了。」

黃醫生坐到我的身旁,柔軟的身體像 一樣挨過來。

毛茸茸的毛衣貼在我的手臂上,一種柔軟帶彈性的觸感隨著溫暖傳了過來。

我反射性的閃了閃身,但醫生卻抱著我的腰把我拉了過去,將整個胸部都壓在我的手臂上。

然後在我的耳珠旁像呢喃般說︰「有試過自瀆嗎?」我不敢答,也答不出口。

只覺得醫生在耳邊細語時,溫暖的吐息弄得耳朵癢癢的,感覺很奇怪,不由自主的偏了偏頭。

但醫生卻執拗地要在我耳邊說話,以熾熱的吐息包圍我的耳朵說︰「有?沒有?這可是和檢查有關的哦!」我勉強地點了點頭,感覺脖子都在發熱了,但黃醫生卻進一步問我更難堪的問題︰「那∼你平時是怎樣弄的呢?」我咬了咬嘴唇,漲紅著臉堅決地搖了搖頭。

我看不到醫生的臉,因為她貼我太近了,但感覺她似乎偷快的笑了,說︰「真是倔強呢∼來!告訴醫生,你平常是不是這∼∼樣弄?」一根冰涼的手指接觸到的胸口,然後一圈一圈的在我上面兩點周圍畫圓。

手指畫過的地方都因為乳液的關係而感覺涼涼的,但胸中反而燃起了一團火,臉上血好像聚集在胸口似的。

「嗯,開始有反應了。」

黃醫生幾乎是含著我的耳朵說,但我卻對那濕熱的感覺沒有反應,緊閉著眼忍受胸間傳來的麻癢感,同時心裡強烈地懷疑著︰「檢查真的是這樣做的嗎?」但我沒有膽量問,也沒有機會。

因為醫生的手指一下子劃過我的腹部,在我的小鳥上盤旋。

滑溜溜的手指首先從根部至龜頭間來回游動,然後手掌整個握住陰囊搓揉,卻不忘以指尖輕掃我大腿內側。

我的小鳥無意識的扭動,在醫生的手間一點一點掙扎站起。

無視我個人意志的發熱,發硬,直到我感到下身猶如挺著一根燒紅了的鋼棒為止。

「哦∼∼!不是硬起來了嗎?」醫生惡作劇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也不禁松了口氣。

心中滿以為這場充滿屈辱的健康檢查,會隨著我兄長吐氣揚眉而結束時,醫生卻一手握住我的槍身,並且上下套弄起來。

「明明可以挺的又熱又硬,剛才卻一直不肯起來。

你說∼你剛才是不是在裝傻,騙醫生疼你?」快感從下身蜂擁而至,白色的膠手套在乳液的潤滑下,亳無睏難地貼著我的槍管來回穿梭。

無機的塑膠在敏感的龜頭上留下一波波的快感。

醫生的縴手以略帶旋轉的手法上下套弄,到冠狀更會稍加壓力,身體在這種純熟的手法玩弄下,上身不由自主地向後跌,挺起槍桿以尋求更大的快感。

手肘自我保護的撐著病床,看著醫生雙唇微彎的淺笑,我艱難的吐出一句︰「我……我沒有…………」「真是倔強呢。

來∼告訴醫生,這樣弄舒不舒服?」醫生的手加快套,激烈的快感幾乎令的要閉上眼了。

但僅有的理性和羞恥感,令我把咬牙偏過頭去,不敢回答她那恥辱的問題。

眼角間看見黃醫生蹙起眉頭,略帶責備的說︰「真是沒你辦法呢!醫生我可不喜歡不聽話的病人哦!」說著用力的捏了我的小弟弟一下。

「呀!!!舒……舒服!」我痛得大喊。

「嗯!這才乖。」

醫生瞬間變為溫柔的搓揉,刺痛的感覺化為一陣熱流在槍身裡擴散,中斷的快感又再燃起。

只見醫生湊前過來,在幾乎和我鼻貼鼻的情況下對我說︰「就給你一些只有乖孩子才獎勵吧!」接著就以小嘴封了我的唇。

我雙眼驚訝地瞪得大大的「這……這也是檢查的一部份嗎!?」但這念頭很快就變得迷糊了,醫生的舌尖似會分泌令人醉倒的津液,我的舌頭被動地隨著醫生的舌尖打轉,微微甘甜的感覺在口裡擴散。

而醫生的手亦將套弄改為在龜頭的冠狀部分施壓,但快感反而加強了。

「嗄∼∼啊……」在快感的沖擊中,我不禁從醫生令人窒息的深吻中,仰頭閉著眼長呼了一口氣,一切好像變得有點不真實。

醫生的雙唇順勢從我的頸吻到我的胸膛,然後柔軟濕熱的香舌就在左乳間舔吻起來。

觸電般的麻痹沒有傳到大腦去,卻向流向鋼棒的底部,和那裡蓄勢待發的麻癢混在一起,在那裡形成一股難以抵擋的波濤。

然後在醫生靈活的手指引爆下,決堤般沖破在尿道間的關口…………「嗄∼∼∼∼」我長唉了一聲,雙腳不由自由地抖震了一下。

意識在一瞬間變得空白,完全沉醉于射精快感中。

到我回神過來時,卻看到醫生不知從哪裡變出一個瓶子,把我射出來的精液都擋到裡面了,並且由下至上揉弄我的肉棒,似乎要將裡面的精液都擠出來。

「哎呀∼這麼快。

觸診只好等下次再做了。」

醫生看著我剩余的精液從龜頭滴下,略帶遺憾的說。

「下次?」我疑惑的想了想,但很快就沉醉于醫生揉弄肉棒所帶來的余韻中。

最後,黃醫生站起身來,略為整理了一下衣服,並將裝有我精液的小瓶扭好,回復成我剛進房時的語氣說︰「檢查完了,請穿好衣服。」

接著就走出去了。

這時我的理性也回恢復正常,強烈的疑問立即涌上心頭︰「這……一般的檢查不應該會這樣做的吧?」但我不能肯定,我不知其他人舉不起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做。

看著醫生在胸前留下的吻痕,我滿腹疑問的穿好衣服。

走到外面時醫生正在寫字寫字,於是我坐到前的木椅,靜靜地等待。

「這……這個……黃醫生,平常的健康檢查也是這樣做的嗎?」等了一會,快要給疑問壓死的我,終于鼓起勇氣將問題說了出來。

只見醫生抬起頭,托了托眼鏡,以很認真的口吻對我說︰「當來驗身者有這方面的睏難時,我們一般會給予他們一些幫助,一切按本子辦事。」

眼楮卻散發著奇特的光芒。

「這……難道那個吻也是嗎?」我心裡嘀咕著,不自覺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似乎仍殘留著那柔軟溫熱的觸感。

但卻在意醫生剛剛那眼神,和坐在我旁邊的女同學要騙我時的眼神很似。

我從思考中回神過來,卻見到醫生大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微笑著對我說︰「好了,今天的檢查完畢。

請你在星期日上午到我的私家診所復診。」

說著給了我一張名片。

「復診!??」我不解的說,難道我這樣還不能證明我發育正常??「沒錯。

剛剛我聽到你心跳規律不正常,最好到我那裡詳細檢查一下,而且要來拿我另外會為你做的生育調查報告。」

黃醫生說著搖了搖上我的精液瓶。

心跳規律不正常!?我不過是緊張而已!!另外,原來是不用收集精液樣本的嗎?大概是看到我懷疑的目光,黃醫生皺了皺眉說︰「聽我說的就行了,我是醫生呀!」語氣略帶責備,但接著卻挽著我的手送我出門。

關門時還笑著的提醒我說︰「星期日記得要復診呀∼我在期待著呢∼」然後便消失于門後。

我看著手中的名片,黃醫生的診所是在市中心的,心想健康檢查真的是這樣做的嗎?星期日的復診,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