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大早難得阿傑這麼早起,坐在沙發上看著偌大的客廳凌亂不堪、一片狼藉,心想是該有個傭人幫忙整理,前幾天阿傑接到母親電話,說是請了家裡以前司機老陳的太太淑芳過來幫傭,母親要阿傑待人客氣一點、要有禮貌,母親說了一大堆阿傑似乎一句也沒聽進去。

淑芳今年四十三歲,一年多前擔任阿傑家司機的丈夫因病去世,雖然丈夫留下一些保險金,可是為了即將出國深造的兒子和還在上大學的女兒,淑芳可不願坐吃山空,所以才找上阿傑的爸媽,希望能到他們家幫傭。

阿傑的父親是大公司的老闆,夫妻倆待人亦非常的寬厚就是對獨子阿傑太溺愛,把他給寵壞了,阿傑快三十歲了整天的放蕩揮霍,從不到父親的公司幫忙,也不工作,一整天窩在自己的小別墅裡,三天兩頭的和朋友開轟趴、泡妞打炮沒個正經事。

阿傑的母親告訴淑芳,家裡目前已經有兩個傭人了,但是阿傑的小別墅那邊沒有,路程是遠了點,不過有房間可以住還都是套房,阿傑的母親希望淑芳一個禮拜能在阿傑那住個三、四天,一來照顧阿傑起居,二來家裡多個人在,希望能多少改變一下阿傑靡爛的生活。

因為阿傑的母親提出相當優渥的薪水,所以淑芳也高興的答應了,月初淑芳帶著簡單行李依約來到阿傑的小別墅雖然阿傑不是很樂意家裡多個陌生人,還是一個媽媽級的婦女可是眼看著自己的小別墅就快變垃圾堆了,沒個人整理也真的不行,便不再多想。

阿傑讓淑芳住在離自己房間最遠,靠近廚房的房間,其實阿傑經常帶不同的女人回家幹炮,他可不希望被淑芳聽到尷尬的聲音,就這樣十多天也過去了,阿傑和淑芳也不再那麼生疏了,一天將近中午阿傑正準備出門和朋友吃飯,淑芳過來問道:少爺晚餐有沒有想吃什麼嗎?阿傑想了想笑笑說沒有耶。

傍晚時分阿傑進了家門,淑芳還在廚房忙著,淑芳大聲說道:少爺你先洗個澡,再一下下就可以吃飯了,沒多久阿傑洗完澡出來,盡職的淑芳在一旁準備服侍阿傑吃飯,這時阿傑對淑芳說:芳姨我們一起吃吧?淑芳趕緊的搖手道:不少爺你先吃,我等會..阿傑未等淑芳說完,便道:芳姨陳叔幫我們家開了那麼多年的車,我們並沒有把你們當下人看待,反倒像是一家人,我希望芳姨你以後不要再稱呼我少爺了,就叫我小傑吧!以後我也叫你一聲阿姨。

就這樣阿傑和淑芳也越來越親近,或許是芳姨的緣故阿傑比較少帶女人回家打炮了,甚至阿傑也慢慢的發現其實芳姨是一個既成熟又撫媚的女人,有好幾次阿傑都會不自主的偷喵著豐滿、肉感十足的淑芳,看著她成熟女人豐腴的肉體和雪白的肌膚,這一天淑芳回自己家去,阿傑突然有個想法應該到芳姨的房間去探探險,心想著像芳姨這樣成熟的美婦人,不知道她都穿什麼款式的內衣褲呢?其實阿傑並沒有那方面的癖好,只是出於好奇罷了!

阿傑拿出備份的鑰匙打開了淑芳的房間,一進門便聞到房間裡一股淡淡的幽香,房間裡整理的整整齊齊,浴室也是一樣,阿傑打開淑芳的衣櫃,掛著幾套都是平常淑芳在這幫傭穿的衣物,接著阿傑蹲下去拉開第一個大抽屜,阿傑像是找到寶似的,這個抽屜正是淑芳擺放內衣褲的,因為淑芳是來幫傭的,一個禮拜只住三、四天,所以裡面只放著五、六套內衣更換,阿傑看了看芳姨的胸罩果然是大罩杯,少說也有D以上,而內褲只有二件是款式比較大膽性感的蕾絲三角褲,一件棗紅色,一件深咖啡色,其餘都是一般的平口無痕褲和束褲。

欣賞完淑芳的內在美,阿傑心想芳姨有些年紀了,身材那麼豐滿,尤其那碩大圓潤的肥臀,自然不可能像他帶回家打炮,那些年輕纖細的年輕女子一般,也穿那小到不能在小的丁字褲吧?或許阿傑幹過、玩過太多年輕女孩,突然之間阿傑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可以幹一次芳姨,像芳姨那樣成熟的美婦,不知道幹起來是什麼滋味?

阿傑腦海裡對淑芳的慾望是越來越強烈,這一夜阿傑輾轉難眠,心裡想的都是對芳姨的邪念,在迷糊中睡著,醒來時已是近中午時分,阿傑起床盥洗,下面那支大肉棒硬的不像話,青筋爆竄的,阿傑握著自己巨大的肉棒輕輕搓揉,已經五天沒幹女人的穴了,今天一定讓你好好的爽,阿傑已下定決心了,虎狼之年又失去丈夫的芳姨,一定對性非常的飢渴的,就算芳姨不肯就範,那只有硬上了。

阿傑穿上內褲輕輕的走出臥房,緩緩的往廚房走去,興奮的肉棒在內褲裡規律的跳動著,淑芳正在廚房裡忙著午餐阿傑窺視著淑芳的背影,今天的淑芳仍是簡單的居家穿著,上身一件寬鬆的鵝黃色長T恤、搭配一件白色棉質五分內搭褲,緊身的內搭褲完全將淑芳臀腿的曲線呈現出來,阿傑恨不得撲上前去,一臉埋進淑芳的股間,阿傑進到廚房向淑芳打個招呼往餐椅一坐,淑芳正切著菜,微笑對阿傑說:再等一會,再炒個青菜就可以吃飯了。

這時阿傑對淑芳說:芳姨你穿內搭褲真好看,身材很棒喔!芳姨噗蚩一笑說道:阿姨都幾歲人了還身材好,都是贅肉、屁股鬆垮垮的好什麼,倒是你上禮拜帶回來那個女朋友那身材才棒,阿傑接道:那不是女朋友,我沒有女朋友,那些都是夜店認識的炮友,芳姨你知道什麼是炮友吧?喔!對了芳姨,那些女孩常常深夜鬼叫鬼叫沒吵到你吧?淑芳一臉尷尬回道:什麼鬼叫?我沒聽到什麼阿!雖然淑芳的房間離阿傑的房間遠,那些女孩和阿傑做愛時的淫叫聲還是會隱隱約約的傳出。

阿傑偷喵著淑芳臉上尷尬怪異的表情,知道淑芳一定經常聽到那些女孩的淫叫聲,這時淑芳放下手中的菜刀,在阿傑的旁邊坐了下來,對阿傑說:阿傑啊!你媽媽要要阿姨多勸勸你,把心定下來,趕緊找個好女孩結婚,別老是帶那些看起來就知道不是什麼正經人家。阿傑說:我知道啊!芳姨你看從上禮拜你看到的那一個,到現在我都沒再帶女孩子回來幹炮了,淑芳說:這樣才對啊!還是不要亂搞的好,淑芳對那個「幹」字完全當作沒聽見,免得尷尬,她那裡知道阿傑都是故意講出那些穢語來挑逗她的。

阿傑說:芳姨!這些話我只對你說,我當然也想定下心啊這幾天那些女孩子一直打電話跟我說,說她們的小穴好濕好癢啊,求我用大肉棒幹她們,讓她們的小騷穴止止癢,我都不理她們,淑芳聽到阿傑說出這樣不堪入耳的穢語,臉上一陣火熱,隨即出現一絲的不悅!起身準備炒菜,淑芳背向著阿傑說:所以你要快點找個好對像結婚啊!,阿傑說:好對像又不是一下子就能找到,況且、況且我的性慾那麼強,才五天沒幹女人的穴,就快憋爆了。

淑芳將菜擺上桌,添了二碗飯坐了下來,來阿傑吃飯吧對阿傑後面說的話充耳不聞,這時阿傑突然的問淑芳說:芳姨!人家說你這個年紀的女人是虎狼之年,就是女人性慾最強烈,騷穴最渴望被男人幹的時候,芳姨你渴望被男人幹嗎?淑芳一陣錯愕正想喝斥阿傑,沒想到阿傑還問了一句:芳姨你的小穴一定很癢吧?我現在也好想幹女人,芳姨不如讓我來幹你吧!幫你止止癢!

聽到小傑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此時的淑芳恐怕是驚訝多於生氣吧,淑芳脹紅著臉,想訓斥的小傑的話卻一時說不出口,淑芳起身解下圍裙往餐桌一丟,淑芳只想回房去,淑芳的心裡也清楚,小傑說的話確也不假,從照顧生病的丈夫到丈夫去世,淑芳足足有二年沒有性生活,自己不是什麼貞女烈女,只是個平凡女人,一樣有七情六慾,只是淑芳選擇壓抑自己,強迫自己盡量不要去想那檔子事。

淑芳轉身想回房,小傑發現淑芳原本生氣的臉卻露出一絲的哀愁,小傑並不知道淑芳的心事,只知道自己真的慾火中燒,眼前淑芳這塊美肉非吃不可,小傑突然一個箭步上前從後面緊緊的抱住淑芳,淑芳驚呼一聲:小傑你幹什麼!快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子,淑芳心裡清楚明白小傑的意圖,淑芳奮力扭動身體試圖掙開小傑的束縛,只是那理掙脫的了呢小傑的身體緊貼著淑芳,強烈的感覺到淑芳成熟肥軟的肉體熟女體香直竄腦門,這下小傑真的是精蟲上腦啦!二個人的身體緊貼,彼此都感覺到對方急促的心跳和呼吸,淑芳更感覺到巨大硬物正抵住自己的腰臀。

淑芳掙脫不了,只有不停的求著小傑放手,小傑緊抱著淑芳並在淑芳的耳邊說道:芳姨!你真的好美,我真的好喜歡你芳姨!你一點都不老,你知道嗎,這個年紀的女人是最美的,芳姨你才四十出頭,還年輕應該好好的享受、及時行樂,往後的日子難道你要這樣過下去,小傑剛說完便往淑芳的耳垂和雪白的粉頸吻去,淑芳被親吻的心神一蕩,想到小傑剛說的話,心口就像被大錘狠狠的敲了一記!

剎那間「及時行樂」在淑芳的心頭縈繞著,雖然有丈夫的愛、孩子的愛、家庭的愛,然而生理上的愛誰給過我,誰又能瞭解自己內心深處的渴望,自己已不再年輕,幾年後又老又醜誰還喜歡我,雜亂思緒在腦海一閃而過,淑芳沒有時間仔細多想,得先解決眼下小傑這個麻煩,淑芳知道自己是掙脫不了,男人這玩意興致一來,你不讓他洩洩火那可是什麼事都做的出來。

但是淑芳還是秉持著自己的堅持,淑芳不再掙扎,反倒是緩緩的對阿傑說:小傑!你冷靜一點,芳姨自認不是貞女烈女,但芳姨也不是隨便的女人,你不能這樣硬來啊!芳姨知道你想要,這樣吧,那芳姨用手讓你舒服,幫你搓出來好嗎?小傑想,只要踏出第一步,那第二步就容易多了,於是對淑芳說:芳姨你真的要幫我打手槍嗎?淑芳回道:嗯!芳姨幫你、、幫你打手槍(打手槍三個字淑芳差點說不出口)!但你可不能再要求其他的喔、不能再欺負芳姨,小傑連忙答應,也將雙手鬆開。

淑芳轉身面對著小傑,羞愧的滿臉通紅,頭也不敢抬,心想自己已經多久沒碰過男人了,何況是幫老公以外的男人打手槍,唉!罷了反正已經答應小傑,盡快讓他爽,把精液洩出來就沒事了,淑芳蹲了下去,小傑的肉棒早已將內褲頂的高高的,雖然還沒看到小傑的肉棒,淑芳光看到那種氣勢就知道小傑的肉棒應該不小,猴急的小傑迅速的將自己內褲脫去,頓時一支巨根挺立在淑芳面前,淑芳著實嚇了一跳,小傑的陽具的確很大,無論是硬度、尺寸都是男人中的極品雖然沒有西洋A片那些男優們的誇張,但以東方男性的尺寸小傑的陽具的確是所有女人的夢想。

驚訝的淑芳緩緩的將右手手掌輕輕握住小傑的肉棒,淑芳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變的好急促!整個身體跟著火熱起來,淑芳感覺到小傑的肉棒在手中的熱度和強烈的脈動,看著小傑的肉棒青筋爆竄,硬到不行,活像一根大香蕉,淑芳雙眼緊盯著眼前的肉棒,渾然忘我,雙手竟不自覺的開始輕輕愛撫著小傑的肉棒,時而輕輕搓揉、時而輕撫龜頭和二顆蛋蛋,彷彿把玩著一件極美的藝術品一般。

小傑享受著淑芳柔細雙手的愛撫,同時也察覺淑芳的表情和眼神有異!小傑心中暗喜他知道淑芳已經春心動了,小傑沒有猜錯,淑芳壓抑已久的慾望正一點一滴的爆發出來,小傑的手也輕輕撥弄淑芳的髮根,小傑輕聲的問淑芳說:芳姨!你用嘴巴幫我含、幫我吹喇叭好不好?沒想到小傑話才一說完,淑芳的嘴巴已經主動含住小傑的肉棒,吞吐吸吮幫小傑吹起喇叭,淑芳不時吸吮著龜頭、時而輕撫套弄,有時深入喉嚨,淑芳溫熱的嘴巴與高超的口技,讓小傑舒服的呻吟不止。

淑芳主動幫小傑口交似乎是出於下意識,淑芳忘情的吸吮著小傑的肉棒,嘴巴不時發出斯、斯、漬、漬的聲音,聽著這淫穢的聲音,和淑芳吹喇叭淫蕩的動作與表情,讓小傑興奮、爽到極點,淑芳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本能的想吸含小傑的肉棒,甚至失望的覺得,為什麼小傑的肉棒不是在自己飢渴的陰道裡!小傑呻吟著:喔、、阿姨我好舒服啊!肉棒好爽、喔!芳姨你的嘴巴含的我好爽啊!小傑雙手輕扶著淑芳的頭,時而撫弄秀髮,小傑的臀部也配合著淑芳的吸吹動作,一前一後、一進一出的前後擺動,頻率也越來越快小傑已經達到射精的關頭了。

此時的淑芳其實也慾火中燒,雖然心理上仍然堅持著那一點矜持,但是生理上的反射動作卻是自己無法克制的,淑芳更加賣力的展現自己高超的口技,雖然小傑的陽具又硬又長還不時的深深頂入喉嚨,造成不舒服的嘔吐感,但淑芳仍是盡量的深深含入,只希望能讓小傑更舒服、更爽、更滿足,甚至淑芳渴望欣賞小傑高潮射精的模樣,渴望品嚐小傑濃醇的精液!

淑芳的身體強烈的興奮起來,或者說淑芳不再壓抑自己的性慾、拋開理性與矜持,淑芳突然停止嘴巴的動作,改以手掌套弄小傑的肉棒,淑芳一邊套弄小傑的肉棒,一邊抬頭雙眼如媚的看著小傑,淑芳臉上的表情、眼神,竟是充滿著無比淫蕩與渴望,恍如A片般劇情,對小傑來說那是無法檔的誘惑,淑芳雙目緊盯著小傑,手上的動作也逐漸的加快,嘴裡還出穢語的問著:小傑!爽嗎、喜歡阿姨幫你吹喇叭、喜歡阿姨幫你打手槍嗎?小傑想射了吧、小傑想射在阿姨的嘴巴裡嗎?淑芳舔了舔舌、吞了口水,小傑射出來、阿姨要小傑射在我的嘴裡,阿姨要品嚐小傑的精液!

小傑本來就已經快達到高潮了,竟沒想到清純嫻熟的芳姨會有如此的淫蕩舉動,甚至說出如此淫穢的話語,小傑忍不住大叫:芳姨我要射了、、肉棒趕緊往淑芳嘴裡塞,淑芳右手緊握著小傑肉棒根部,嘴巴將大半截肉棒含住用力吸吮,一來避免小傑的巨物頂入喉嚨太深造成不舒服,二來小傑的精液不會直接射進喉嚨裡,而是可以留在嘴巴裡細細品嚐,小傑雙手拉扯著淑芳的髮根,壓著淑芳的頭,屁股也用力的往前頂,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大叫呻吟著:阿姨我射了、爽啊!好爽啊!喔、芳姨、、、

淑芳感覺到小傑的肉棒在自己的嘴裡脹的更大、更硬,激烈的跳動,滾燙的濃精一波接一波強烈的在嘴裡噴發!濃稠的精液、濃烈的氣味,小傑的精液在淑芳的嘴裡,經過淑芳舌頭的品嚐,一點一滴都吞進淑芳的肚子裡!淑芳竟從未發現原來精液是如此的美味,原來自己是那麼的渴望吃男人的精液,為什麼以前幫丈夫口交,丈夫的精液是那麼的令自己作嘔,就在小傑享受高潮餘韻的同時,淑芳仍是貪婪的將肉棒含在嘴裡用力吸吮,淑芳雙手換成緊抱小傑的臀部,胸前的大奶也在小傑的腿腳間摩蹭。

小傑射完精後,龜頭更加敏感,此時又感到淑芳的嘴巴吸力似乎更強,淑芳的嘴用力吸住肉棒套弄,舌頭也快速的卷弄小傑的龜頭,小傑覺得快感好強烈、好爽!心想莫非芳姨想再讓我爽一次,小傑也感到淑芳的雙乳在自己腿腳間摩蹭的更用力,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屁股,而且口鼻間不斷發出呻吟,沉重的喘息聲,小傑不知道淑芳正迎接著自己生平第一次沒性交的高潮!其實就在小傑強烈高潮射精的同時,淑芳過度飢渴的身體感受到強烈的興奮快感,淑芳發現自己的子宮和陰道竟不自覺的高潮收縮。

那是一種前所未有、全然不同的感覺!雖然沒有正常性交那種高潮的強烈,但是那種無法形容的快感,就像是處女第一次做愛、第一次高潮,淑芳感到一股熱浪由子宮流經陰道頃洩而出,花心熱呼呼的,舒服極了,淑芳如此怪異的媚樣讓小傑的肉棒又再次蠢蠢欲動,小傑的性能力本來就很強剛射完一次精,肉棒未消退反而又迅速勃起,淑芳也發現到了,小傑也跪了下來,雙手捧著淑芳圓嫩的臉頰,往淑芳性感的嘴唇吻去,淑芳沒有拒絕小傑的親吻,小傑拉淑芳的手去撫摸自己堅硬的肉棒。

淑芳雙目微閉,享受著這美好的餘韻,小傑的舌頭舔到了淑芳的耳朵、粉頸,淑芳的身體微微的顫抖,再次輕聲的呻吟起來,一手仍然愛撫著小傑發硬的肉棒!小傑身體慢慢前頃,淑芳的身子也就自然的緩緩躺下,小傑在淑芳的耳邊說:芳姨!讓我幹你好嗎、芳姨讓小傑幹你的穴吧?淑芳頓了一下不說話,其實淑芳早已拋開一切矜持和顧忌,甚至渴望能被小傑幹!淑芳緩緩的對小傑說:小傑!芳姨如果不讓你幹,你是不是會很失望、就算強幹了阿姨也沒什麼意思吧?小傑點了點頭,淑芳又問:如果芳姨答應讓小傑幹,小傑是不是會覺得芳姨是一個沒有原則,根本就是一個淫穢下賤的騷貨呢?會不會從此看不起我呢?

小傑回道:不會的,芳姨我怎麼會這樣想呢?況且從頭到尾都是我挑逗芳姨的!這句話讓淑芳感到無比的窩心,淑芳道:起來吧,到阿姨房間去、、、、淑芳起身牽起小傑的手,倆人親蜜的進了房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