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餐飲從業人員,今年廿七歲,己婚,有一個小孩,和妻子的感情很好,生活規律,我在一家大型餐廳上班,老婆小我四歲,她有兩個姊妹。

兩年前因為老婆生產之故,我們搬到她娘家暫住,因為她們有兩間房子,她父母住前橦;我們則和大姨子和小姨子住在後橦,平時大家就感情蠻好,所以起居也較隨便。

我老婆叫怡情,是那種賢妻良母型,總是對我完全信任,凡事以我為中心。

我大姨子大我一歲叫怡雯,對我很好,也很關心我老婆和我,仍待字閏中。

我小姨子小我六歲叫怡華,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對任何事都好奇,很依賴我老婆,和老婆的感情也最好,平時我也像疼妹妹一樣對她,所以她也對我有好感,常說要找和我一樣的男朋友。

有一回我因為人不舒服提前下班回家,回到房間倒頭就睡,也沒先開燈,可一下子就發覺旁邊似乎有睡人,轉頭一看是小姨子怡華。

因為她是上夜班,而只有我們房間有冷氣,所以老婆會讓她在我們上班的時間進我們房間睡。

起先不以為意,後來我看見床尾的放影機電源沒關,就起身去關,我將片子退出來,發覺是我放在衣櫃的A片,原來這小妮子趁我們不在在看這些,突然心裡怪怪的,回頭看她有沒醒,發覺她只蓋著一條薄被,從胸前蓋到大腿根附近,腳微張開約30度,昏暗的光線仍能看到濃密恥毛,(啊!她沒穿內褲)。

心裡驚叫著,心跳突然加快,顧不得她醒了有什麼後果,悄悄地俯身向前,試探的把被子再拉高些,怡華仍睡得熟,輕輕將她的腿向外移動,趨前一些看,哇!處女的穴一覽無遺,好濕的樣子,連周圍陰毛及肛門上都有淫水。

她剛才一定手淫了,好想摸摸看,怕她會醒過來。

靜靜躺回旁邊,心想可能她下班洗完澡就光著身子到我們房間,偷看我平時藏在衣櫃那幾卷A片,邊看邊自慰。

也許累了就睡著了正想著,突然怡華翻身側睡,兩條腿張得更開,棉被也滑落了,哇!兩個大奶子擠在一起。

理智己蕩然無存,所幸我也假裝睡覺,將外衣脫到剩條內褲,故意翻身和她相對,右手則放在她腰上,過了一會兒又往上移,心跳的好厲害,就這樣一寸一寸地移到她奶子上。

不知要佩服我的動作細膩,還是她昏睡的程度,我開始搓揉她奶子,一會兒輕輕掐弄乳頭,一會兒平放在她奶子上慢慢旋轉,過了一會兒抽手向下進攻,這時剛碰到她屁股時,她就向另一頭翻了個身;並拉起棉被蓋上,我趕緊閉眼假裝熟睡,嚇了一身冷汗。

約莫過了30分鐘,我拉起她的棉被,進去從後面抱住她,繼續假裝睡覺,感覺她似乎有稍微抬頭看我一下,又繼續原來的姿式,我於是大起膽子慢慢用右手滑向她的小腹。

慢慢地再向她的陰毛上滑過,濕濕黏黏的,剛才自慰的淫水還沒幹,當手指碰到陰蒂時怡華的屁股微微扭了一下,我用食指及無名指撐開她濕滑的小穴,用中指輕輕滑入。

聽見怡華輕哼了一聲「嗯……」中指更加濕潤了許多,慢慢地進出小穴,怡華的臀部似乎也有規律地迎和著。

我左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右手不停加速及加重力道,時而旋轉、時而揉插,怡華的浪叫聲越來越明顯。

「啊……啊……哼……嗯……。」

怡華的淫水流得我滿手都是,我拉過她的手來摸我陰莖,它翹得很,又硬,也許是不好意思,馬上就縮回手去。

我把她身子反轉過來面對我,左手用力搓揉她的乳房;右手則不停地撫弄她的小穴。

「啊……啊……好舒服……啊……不要……停下來……。」

「喔……嗯……啊……啊……。」

這時怡華接近高潮也顧不得女性的忴持,浪叫了起來。

「喔……快……好舒服……不要停……。」

「啊……啊……好爽……啊……快……。」

我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並俯身吸吮她的奶頭,不久,她就高潮了,兩腿用力夾著我的手,身體微顫,兩手緊緊將我的頭抱在胸前。

「姐夫……。」

怡華叫了我一聲後,睜開雙眼看著我,我們對望了一會兒,我褪去我的內褲,翻身壓上,用龜頭摩擦著她的兩片灣濕滑不已的陰唇。

「嗯……嗯……嗯……喔……姐夫……不行……。」

突然怡華將我人推開,整個人光著身子跑出房間,留下我愣在房裡,翹著老高陰莖兀自腫脹,一跳一跳地在抗議著,只好打手槍解決了。

「怡華……。」

經過那一次意外的亂倫,我似乎一直在,期待著下一次的機會,而且怡華看到我時,表情也較以往不自然,尤其有其他家人在旁時更甚,可是我發覺她在家時變得更『居家了』,因為她總是套一件薄薄的連身睡衣,裡面空空如也,兩粒小乳頭突出,啊……好性感哪!

有時候我和怡情休假在家,怡華在房裡和我們一起看電視,她還會技巧的把雙腿盤起,薄睡衣僅僅蓋住一些,老婆總是坐在我的右邊,怡華則坐在我的左側的沙發上,那雪白的屁股不時裸現,因為老婆被我身體擋住視線,不然她會制止怡華的,就這樣一晚的電視看下來,我的老二可受苦了,翹得腰好酸哪。

我想怡華一定有意戲弄我,尤其當她轉身向我方向,卻將盤起的腿由膝蓋帶起睡衣,那小穴都看到了時,我便更加篤定了。

這一日我和老婆又休假在家,當我們在看電視時,怡華敲門進來。

「你們在看什麼?」怡華問。

「黃金夜總會」我說。

「今天好冷喔!」老婆說。

這時我和老婆是一同蓋著一條大棉被,窩在沙發上看的。

「是啊!」怡華說。

一邊鑽進我們的棉被,沒錯!那座次就是你想像的那樣。

我在中央,怡華在左,怡情在右。

我們看著看著,突然發覺怡華用翹起的膝蓋,有規律的輕撞我的腳,我轉頭看她,她則淺淺的媚笑著,我伸手悄悄的往她大腿摸去,她按住我的手,我的手停在離她蜜穴約五公分的大腿根上。

我用小拇指玩弄著她的淫毛,一會旋轉一會聯合無名指夾弄,然我學毛毛蟲的方式讓手一步一步往小穴前進,我先用中指和無名指,在她兩片陰唇上下滑動,再用食指和無名指將陰道撐開,用中指去探索陰蒂。

當我開始捏弄陰蒂時,怡華將她兩條腿張得更開,並放下右邊的腿,只留左邊的腿繼續翹在沙發上,因為她的配合,我更能輕易的撫弄她的淫穴。

「我們來看片好嗎?」老婆說。

我停下手上的工作,因這時黃金夜總會作完了,她想看我們租回來的VCD,「好啊!」我說。

並起身離開我摸得正漸漸濕潤的小穴,放片去了。

「姐……我們把電燈關掉好嗎?這樣比較像在看電影!」怡華說。

「好啊!我們租的正好是恐怖片。」老婆說。

我放完片,去關了燈回座。

「姐……我很困!如果我待會兒看到睡著了,要記得叫我哦!」怡華說。

「你是豬喔!看恐怖片也會睡著?」老婆說。

「好啦!人家昨天下班去唱歌嘛!」怡華說。

「我會叫你的。」我說。

這時我的手已經回到怡華的穴口了。

有光線不明的掩護,我們兩的動作更大膽了,我稍轉身向怡華的方向,雙手同時在她身上撫摸,淫水也沾得整個陰道口都是,她們家的女孩都這樣容易濕嗎?

好滑啊……。用右手中指插入抽動,也許她太舒服,竟大膽的往我肩膀上靠,我深怕老婆查覺,轉頭查看,她正靠在枕頭上舒服的享受電影,我加快抽送,及旋轉陰蒂、陰唇的頻率,怡華小聲的在我耳邊說。

「姐夫……」

「姐夫我好愛你……」

聽得我軟酥酥的,索性我拉過她的手,將我的肉棒讓她握著,這次她不再回縮,而且還上下套弄著,喔……好爽啊……。

「啊……啊……啊……好舒服……啊……。」

「喔……嗯……啊……啊……。」

怡華開始輕聲在我耳邊浪叫,由於我們為了要模擬電影院,所以把音樂調很大聲,怡華的浪叫聲,老婆是聽不到的。

「哦……姐夫……慢一點……慢……我會忍不住住的。」

「啊……你好壞~……喔……嗯……。」

「怡華,等你姐睡著我們繼續那一天那個好嗎?」我輕聲說。

「啊……啊……啊……姐夫……好舒服喔……不要停下來……。」

「我快來了……我快來了……啊……啊……。」

「怡華,好嗎?」

「嗯……嗯……啊……好……姐夫……好爽……喔……。」

「我要去了……啊……。」

我拉著她的右手示意她要繼續套弄著……。

她的臀部扭動著,腳張的好開,左手按住我摸在她陰核的手旋轉,屁股也跟著旋轉扭動著。

「啊……姐夫……好爽……我出來了……我出來了……。」

淫水流好多,沙發上也滴了不少,我放回她為我打手槍的手,她仍偎在我肩膀上。

這時電影作到一半,要換片了,我輕輕放回她的頭到沙發的枕手,起身換片。

「她睡著了?」老婆輕聲問。

「對呀!」我撒謊說。

「把她叫到床上睡。」老婆說。

「讓她睡吧,別吵她。」我說。

「喔!」老婆說。

看完片,老婆先去浴室刷牙準備就寢,我則親親怡華的臉頰說:「今天和我們睡?」

她沒回答,起身抱著我吻起來,我抱起她將她放在我們床上,也到浴室去刷洗,我從後抱住老婆,雙手不安份的在她胸前及下體遊走,老婆對著鏡子嬌罵道:「別鬧了!呆會被人看到」

回到房裡,老婆見怡華睡在床上,也不疑有它,拉過被子把她蓋上。

「也不怕感冒!老公,她今天和我們睡好了,反正今天很冷。」

「好吧!」故作失望狀,摸摸老婆的奶。

「明天再來啦!嗯?」老婆淺笑安慰著我。

畢竟睡覺是一件較敏感的事,所以老婆睡中間,我們分別在兩側,約過了一小時,我就聽到兩組沉重的呼吸聲,我想她們都睡著了,因為怡華昨天和同事下班後去唱歌,很晚才回來,所以似乎睡欲戰勝了愛慾。

我呢?則利用時間,慢慢的將手從老婆的頸下往怡華的方向移動,老婆有枕著我的手睡覺的習慣,所以,這一小時裡備感艱辛,我用手摸摸怡華的長髮,順著往下滑到臉頰。

她略有所覺的用臉頰及肩膀夾住我的手,並微微的扭動著頭,我想她大概快被我吵醒了,左腳翻開棉被側過身將腳跨在老婆的大腿上,左手加入進攻,從怡華的腰上慢慢用手指的力道,將連身睡衣往上拉,伸手進入,好細好柔的皮膚,畢竟處女就是不同。

貪婪的在她的小肚肚上廝磨,逗得她小蠻腰直扭,慢慢向胸部摸去,那飽實感令人愛不釋手,搓揉了一陣,雖然天氣很冷,但我已是滿頭大汗,因為太刺激了。

偷偷查看老婆的動靜,所幸她和往常一樣,都是一覺到天亮的深睡型,悄悄起身下床,來到怡華床下,鑽進去將她的睡衣脫起來,再回到床下,用一隻手伸進去摸索,先撫摸她的大腿,「啊!……」她叫了一聲,我趕緊臥倒在地,她查看床下時,我用食指在嘟起的嘴上比個一「噓……」她見是我,無神的笑了一下又躺下。

過了一會兒沒動靜後,再次伸手進入,從小腿到大腿再到大腿跟來回撫摸,拉下她一條腿吻著大腿內側,微微的淡香撲鼻而來,繼續親吻著她的小腿肚,並一一舔著她每一個腳趾,也許是怕癢的關係,屢屢要縮腿回去,都被我硬是拉住了,慢慢的往上看。

「哇……天助我也!今天怎麼這樣順利啊!」心裡暗呼著。

我看見老婆是背對著我們方向側睡著,心裡陣陣暗爽。

我於是向怡華的嘴吻了上去,右手搓揉著她的乳房,捏弄著乳頭;左手將自己的內褲拉下,並拉過怡華的手來握我的雞巴,親了一會兒我將她下半身拉下床,上半身斜著仰臥在床上,先用中指扣弄,怡華先前看電視時流的淫水還未乾,濕淋淋的,手指滑動了幾下,怡華將腿張得更開。

我俯身吸吮她的蜜穴,酸酸滑滑的,逗弄著她的陰蒂,上下來回的不停的舔著,淫水夾雜著口水弄濕了一片,怡華兩手按在我頭上,腰臀不停扭動,有時又因快感強忍時,收縮著小腹微微顫抖。

這時因不再有電視機的掩護,我們的行動都刻意的輕、慢、聲音都壓到最低,只為了這意外的偷情不要惹來風波。

為免老婆醒轉,我決定快快達到我多日來期望的目的。

抖抖怡華的手,示意她下床,讓她仰臥在地上,我在上,右手扶著老二對準洞口,輕輕的滑動,怡華抖得很厲害,我俯身抱住她,腰漸漸下沉。

「啊……好緊喔!」我忍不住小聲的說。

「啊呀!姐夫我好痛啊……嗯……」怡華說。

「姐夫小力些!」於是又退到洞口,在陰唇及陰蒂間廝磨。

「嗯……嗯……嗯……」吻著她的小嘴,想不到雖說是處女之身,這舌技可不輸那被我訓練得不錯的老婆。

「怡華要進去了嗎?」不停的磨著陰核,那淫水流個不止,怡華的腰扭得更厲害了。

「嗯……我要……插進來……插進來……啊……」怡華說。

我三淺一深的漸進式慢慢抽送,再加上淫水很多,我沒遇到多大的阻礙,已經整根沒入怡華的小穴裡了。

「好舒服喔……你呢?還痛嗎?」我說。

「我也……啊……啊……好舒服……喔……啊……啊……」

「好……好……好爽……啊……啊……啊……」

「姐夫……我愛死你了……我愛死你了……啊……啊……」怡華接連的浪叫,並用力的抱緊我,像深怕我會離去一般。

「姐夫也好愛你……我的寶貝……」我說。

「啊……啊……喔……啊……啊……姐夫我要尿尿……啊……啊……我好舒服……」

「出來了……出來了……哦嗚……哦嗚……啊……嘶……」怡華誤以為高潮是要尿尿,整個人已經完全釋放開來了,我用手捂著她的口鼻,以免吵醒老婆,她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措,趕緊抿著嘴收聲。

由於本身怡華的陰道已經很緊再加上高潮,我的雞巴被箍得緊緊的。

「啊……好緊……好舒服……寶貝……我要射了……」我說。

「啊……啊……來……來……啊!……啊……我好舒服……」怡華加速扭動著她的小蠻腰,不一會兒,我趕緊將龜頭拉出,射在怡華的小肚上。

俯身下去吻了她說:「這是我們的小秘密,好嗎?」

「嗯……姐夫……」怡華緊緊的摟著我。

和怡華的故事暫告段落,我和老婆搬到市區,怡華也有了男朋友,只是……大姨子怡雯因為工作之故,亦須搬到市區,所以我們就同租囉。

怡雯是那種非常保守型的女人,凡事皆以世俗禮教去衡量,又因為她的保守感情觀,以致至今廿九歲仍未交過男朋友。

她在一家玉器店上班,每天接觸的人也不多,然而上班很輕鬆,整家店就老闆和她兩人,老闆常出國買辦玉器,以至於她上班的時候,常常只有一個人在店裡。

自從搬出來一起住後,也許因為年齡相近,話題較能契合,我們變的無所不談,比在她家時,感情更加親近了。

我常會到她店裡和她閒聊,下班回到家裡又常常是只有我和怡雯在家,而老婆怡情現在上小夜班的工作,要凌晨二點才回來。

我不是那種喪心病狂,每每要向自己老婆的姐妹下手,但我最近發覺怡雯思春了!而且很嚴重,我不知是不是她們家的小孩是遺傳的原故,都喜歡自慰哩!但是我就從來就沒看過怡情這麼做過,否則我會對她性慾大增的。

那一回我洗完澡,攤在沙發上看電視,正為「電視冠軍」裡那一男一女,爭奪大胃王比賽冠軍而須吃下一百多道菜贊讚歎時,怡雯從外頭回來,看來喝了一點小酒。

「咦?怡雯你喝酒了。」我說。

「對呀!今天老闆請顧客吃飯,我也一起去了……」怡雯說著並脫下高跟鞋及外套向客廳走來。

「老闆開了一瓶九三年的拉圖紅酒,覺得還不錯喝就多喝了幾杯,臉很紅嗎?」怡雯繼續說著。

「好紅喔……姐啊(台語)你喝醉了?」我說。

「沒有啦!」怡雯說著並在我對面坐下。

我和以前一貫的作風一樣,在家總是著一條內褲,家人都習慣了,只是我今天穿一件四角內褲,褲口寬鬆,因為看電視看得入迷,不知不覺兩隻腳就往沙發上翹起來了。

我們客廳的沙發是ㄇ字型的,中間是茶几。

不知什麼時候怡雯移到我右側,正對電視的位子坐,從她尷尬的表情我發覺,她在偷眼看我內褲裡面,我稍微有動作,她就很不自然的轉頭看電視,我的老二在褲襠裡會自然的往右邊偏,我想現在一定整副被看光了。

發覺她在看後,我也不迴避,反而移一個她更能看到的角度,因為有被偷窺的刺激,陰莖漸漸蠕動變大,頂著內褲翹起,這時怡雯起身說到:「有點累,我去洗澡了。」

直覺告訴我,經我這麼挑逗,怡雯也許要借洗澡之名行自慰之實,果不其然,我大膽得從通風窗口縫看進去……。

她脫下她的連身短裙,白色的胸罩及粉紅色的內褲,襯著喝了酒微紅的身子,真好看。

她坐在浴缸緣,左手從小腹往右乳遊走,右手則在大腿內側及隔著內褲撫摸陰部,口中發出「呃……嗯……」的歎息聲。

左手鑽進胸罩裡平貼乳房旋轉著,右腿翹到浴缸緣上,左腿放直,右手則用中指邊上下在穴縫上來回滑動,隱約可以看到內褲上已有約十元大小的濕痕了。

她脫下胸罩,露出34c的成熟乳房,乳暈微淡紅,足以證明那是未開發之地。

她把右手往內褲右邊鑽入,四指來回的撫摸,左手則跟著將內褲縫拉的更開,濃密的陰毛,可以看到怡雯的小穴,比老婆或是怡華都來得小,陰唇小小的,陰道也小小的。

「呃……呃……呃……嗯……嗯……嗯……」

怡雯的浪叫聲越來越大,她脫下內褲,兩腳下垂並張得很開,她用中指及無名指用力的在陰蒂及陰唇上搓揉,口中浪叫聲忘形的哼出。

「嗯……嗯……嗯……」

「咦……喔……嗯……」

手指快速的在陰道內來回抽插,和她平時貞女般的形像,完全無法聯想在一起,身軀扭動的很厲害,眼看高潮就要來臨了。

「啊……啊……啊……」

左手用力的在乳房上捏著、擰著,彷彿浪女一般,雙腳一開一合的配合著抽插淫穴的節奏。

「喔……喔……喔……」

「嗯……咦……喔……嗯……」

「哎……逸……逸……」

突然感到震驚,「逸」是我的名字,原來怡雯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完全釋放自己,一直以來,她都把我當做性幻想的對象?

陰戶上明顯有淫水伴隨著身體的抖動緩緩流下,好濕啊!

「喔……喔……喔……逸……快……逸……快……」

這時我的老二已翹的半天高,馬眼亦流出半透明的液體,我也跟著開始自慰,快速的套弄著,心裡想著:『幹死你,我要幹死你,怡雯。』

怡雯的手幾乎是三根手指同時伸入體內,不知她小小的陰道是否受得?

她用雙腿夾著右手,仰頭驕喘,屁股怵自扭動。

「啊……啊……我出來了……逸……我出來了……啊……啊……」

我心裡想著:『我也出來了。』

將一股精液射在牆上,通體舒暢。

欣賞完怡雯洗澡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想著剛剛怡雯那一幕淫穢的畫面,心中激盪不已,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老公!老公!」原來是老婆下班叫我的聲音,瞇著惺忪的眼睛,著制服的怡情最動人。

我一把將她抱住,反身將她壓在我兩腿之間,解開她制服和胸罩,俯身吸吻乳頭。

「老公……我還沒洗澡啦……」,『嘖~嘖~嘖~。』

「老婆……你的胸部真好吃……」,『嘖~嘖~嘖~。』

將一隻手伸進她短裙內,隔著內褲在肉縫上來回搓揉,「啊……嗯……啊……」

我脫下內褲,將陽具往怡情的嘴唇送,她開始幫我舔龜頭,右手則在陰莖上套上套下。

「老婆……好舒服……」我手指仍在老婆的肉縫上有規律的按摩。

「老公……我要……」怡情在我手指攻擊下再次棄械,淫水也滲濕了內褲。

將我們身上的衣物全扒光,將她兩腿屈在我的腋下,龜頭對準陰戶,來回的滑動幾下後,突然一下插到底部。

「喔……你真壞!」老婆被我這樣狠狠的插入,不覺叫了出來。

我三淺一深有規律的抽插,並不時的在她的耳朵、脖子、及嘴唇親吻著。

「喔……喔……喔……」兩手握住怡情的手壓在床上,下身時而快速的抽動,時而慢慢的扭轉。

「老公……好……好……老公……好舒服……」

「你幹死我了……喔……喔……好舒服……啊……啊……」

她忘情的浪叫著,增加我征服的慾望。

將她左腿放直,右腿繼續屈著,側著幹到底部,一下比一下用力。

「啊……啊……好爽……好深……快……老公……快……」

扭著屁股旋轉,這時的怡情已經淫水氾濫,沾濕了我整只肉棒,及兩人的胯下。

「老公……啊……啊……好爽……」

突然抽出肉棒,俯身去舔她的陰蒂,用食指及姆指將原已翹突的陰蒂擠出,一手繼續用中指在陰道內抽送,舌頭上下挑動,並不時用兩唇夾舔陰蒂。

「啊……啊……老公……不要……好髒……喔……啊……」

淫水一陣一陣的從陰道內奔流而出,夾雜著酸酸的腥味。

「啊……我不行了……老公……幹我……插進來……快……插進來……喔!」

將雞巴再次插入,這次是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兩手握著兩顆大奶子搓弄,時而用兩指夾捏奶頭;時而壓著兩乳旋轉。

「老公……快出來了……啊……啊……嗯……快……」

將老婆推趴在床上,陰莖用力次次到底的插。

「好舒服……好舒服……真爽……」

最後把一股濃精射在她背後的腰上。

『叮噹……叮噹……』

「姐夫!開門!」原來是怡華。

「咦!怡華你來啦?剛下班嗎?」她穿制服的樣子真好看,臉上略施薄粉,因為SOGO百貨上班之故,公司對儀容有一定的要求。

「是啊!姐呢?」

「喔,她2:00才下班,你怎麼有空來?」一邊倒飲料給她,一邊欣賞她別後的改變。

「想你們呀!大姐呢?」脫下外套,小背心襯托出日見成熟的乳房。

「她和她老闆出國去買玉,聽說去緬甸,去兩天了,下星期才回來!」

「真好!我也好想出國喔!」盤起兩條腿在沙發的同一側。

「和阿茂的感情還好嗎?」阿茂是在一家電腦公司上班,和她交往約4個多月。

「別提他了。」一臉厭惡狀,眼睛盯著一旁若有所思。

「怎麼了?吵架啦?」微笑以對。

「要男人忠於一人似乎很難吧,姐夫,你說是嗎?」

「……」看著她的臉。

「我好難過,……我們以已經好幾天沒有說話了!」頭低低的說。

「怎麼了?」壓低聲音同情得說。

「她有別的女孩……」

「……」我靜默著。

「……」她靜靜的,頭稍微抬一下又低下來,我看見她眼睛泛著淚水。

「什麼時候的事?」我坐近她身旁,低下身子問她。

「姐夫……」抬頭看著我,兩眼淚汪汪的,好可憐,也許這初戀讓她走的很沉重。

「告訴姐夫,嗯……說不定我能幫得上忙。」

「姐夫……嗚~嗚~嗚~嗚~嗚~哇……他不要我了……嗚~嗚~」抱住我放聲大哭,兩粒奶子頂著我的胸膛,隨著哭聲一跳一跳抽續的動著。

「怡華,乖!快別哭了,告訴姐夫怎麼回事,嗯……」用手在怡華背上拍動著,微微感覺到怡華的胸罩肩帶。

我當然知道這時候想著這些太卑鄙了,但老二不聽使喚的覺醒,大腦的思考大權被老二剝奪,原在大腦工作的血液叛逃到老二身上。

「我看見他帶別的女孩從開放MTV走出來,我上前去問他,他只推說是同事,要我別無理取鬧,嗚~嗚~他還說我的缺點就是愛疑神疑鬼,這樣在一起很痛苦,要我想清楚,嗚~嗚~」淚水流濕我的衣服上。

一手不斷的拍著她的背,不時在背上來回滑動;一手則輕撫著她的頭,鼻息傳來陣陣髮香。

「想清楚什麼啊?嗚~嗚~他不要我了啦……」怡華繼續哭著,並不時喃喃自語,約過了廿分鐘,她哭累了,抬頭看我。

「怡華不哭喔……會變醜醜的!」兩手按在她的兩頰,用拇指去拭她的眼淚,她兩手環抱住我,小嘴湊過來親我,並把我推倒在沙發上,舌頭伸入和我交纏,大腿壓在我已硬起的陰莖上,並不時用大腿磨擦我的男根。

「這小妮子讓她男友訓練的如此厲害?」心裡暗喊著。

我抱著她的腰,享受著她的主動,她從我的嘴巴移到脖子,並脫下我的居家內衣,開始親我的胸膛,一下一下,酥酥癢癢的,再到我的乳頭,說實在的,那裡是我的性感帶,我忍不住「啊……」的輕哼了出來。

我把怡華的裙子拉高,隔著絲襪以及內褲,撫摸著睽違多時的臀部,它變得更堅挺,更翹,來回的在小穴及大腿根撫摸著。

怡華的嘴向下移,看來沒有停下來的趨勢,在肚子上「啾……啾……」的親著,肚臍也不放過,在此同時,兩手連同內褲及外褲一起拉下。

「這是什麼幸運日啊!」我暗爽著。

怡華用右手溫柔的在我堅挺的老二上撫摸,小嘴又回到我乳頭親吻,時而旋轉時而夾舔,我因太過興奮雙手抱著她的頭輕哼著。

「啊……怡華……」

她俯身到我的下體,舔我的睪丸,並握著陰莖套弄,舌尖挑動,兩唇微含,點吻陰莖,撫摸陰毛,最後終於張口將我龜頭含入。

「啾!啾!」吹舔起來,有韻律的上下套吹三下,旋轉舔龜頭三圈,並用一手溫柔的在睪丸托著搓揉,這樣的刺激實在太大了,要不是歷盡多個性伴侶的修行,老早就丟精走人了。

「啊……好舒服……怡華……我愛死你了……」

怡華加快吹吸的速度,我則翻轉過她的臀部,快速的拉下她的絲襪以及內褲,伸舌舔弄她的小穴,也許她正專心取悅我,我的舔穴並沒有對她帶來多大的興奮,倒是我讓她那柔軟的舌,挑逗的舌技逼的不時屁股用力強忍陣陣襲來的快感。

「怡華……你這樣弄,姐夫會射出來的,啊……」

「姐夫……抱我!」

我拿了一個放在沙發上的抱枕,墊在怡華的腰及臀部之間,慢慢的脫下她的背心及襯衫,眼睛注視著她,她的眼神很複雜,羞赧、仇恨、意淫、愛慕……她閉上眼睛並說:

「把電燈關了吧!」

我起身關掉電燈,她則走到我房裡的浴室,我尾隨進去房間,她鎖上浴室門。

「……」我躺臥在床上,傾聽浴室內的動靜。

約經過十分鐘,她出來並關上浴室的燈,微光中我看到她全身赤裸,微翹的乳頭點綴在33B的胸部上,濕漉漉的長髮使得她更添性感,她站在床前不動,用手滑梳著頭髮。

「我美嗎?姐夫……」

「你好美……」心裡暗暗咒罵阿茂,這樣秀麗的怡華都不懂珍惜。

當然也許有一些感謝他的蠢吧!

「過來……」我張開雙手。

我在她身體裡射了兩次,她浪叫的程度可以比擬A片女明星,其中特別要提到的是,她還舔我的屁眼,好有快感。

我抱著她,手指不安份的在乳房上遊走。

「真希望你是我老公,姐夫,我真的愛上你了。」怡華幽幽的說。

「我們常為你吵架,他討厭我拿你和他比,但我情不自禁,我很傻對不對?」望著我說。

「我也很想你,我不知道你過得不如意,聽你姐說你有男朋友後,我就壓抑自己別去打擾你。」

「我想和他分手……姐夫,我……你能常陪我嗎?」吻著我說。

「嗯!我會陪你的。」深深的擁吻她。

「逸民,看我從緬甸帶啥回來?」怡雯剛下飛機,我到機場接她。

「哇……你大採購啊?上車吧!」看她拎著大包小包的,臉上掛滿著笑,一點倦容也沒有。

「呼!陪我老闆鑽入深山及野外礦區,真不是人幹的,不過很好玩,見識得蠻多的。」邊說邊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小陶壺。

「這送給你。」一邊留意中山路上的路況,一邊用右手接過來。

「謝謝!這是什麼啊?」滿心疑問的轉頭看她。

「喔!我也不知道,但這是我老闆向一個土著買的,他跟我說是對夫妻感情有幫助的符水,所以我就向他要了來。」

「符水?」……。

「我還買了一些要送媽跟爸的。耶……耶……小心!」

我因為太專注端詳這個瓶子,差點撞到前車。

今天中山路上的路況真差,為什麼政府不把這條幹道想辦法弄得更順暢些。

一路上聊著她旅途的軼事、趣聞,很快的就到家了。

「老公……老公……」老婆剛下班,叫我起來吃宵夜。

「老婆……你回來了啊?」揉揉惺忪的眼睛。

「姐回來了?」

「嗯!哈……啊!」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她有沒買什麼東西送我?」期待的微笑著。

「喔!有啦,在鏡台前,一個玉觀音吧。」我指了指鏡台。

「哇……!好漂亮……那你呢?她有沒送你?」興高采烈的為自己戴上。

「一個陶壺啦!漱……」一邊吃麵一邊懶懶的說。

「我要看!」

我指了指冰箱上,繼續吃麵。

「好奇怪的東西喔……。」老婆邊打開聞著。

「香香的……啊呀!……老……公……咚!」忽然看到老婆昏倒在地上,撞到冰箱,手裡還握著陶瓶。

「怡情?!怡情……怡情……」趕緊飛奔到老婆身邊,將她扶到床上,顯然她已經不省人事,看她還在呼吸,心中稍稍寬慰,擰了一條毛巾給她蓋在額頭。

將地上倒出一大半的陶瓶撿起,趕緊封上蓋子,心中盤衡著:。

「怡雯說是幫助夫妻的符水,哈!這明明是……」

「好熱……好熱……」看到怡情自顧的脫著自己的衣物,我來到床邊輕撫著她的額頭,一聲一聲的叫喚她,她一點回應也沒有,只見她脫完衣服便開始在自己身上亂摸,口裡並喊著:

「我好熱……好癢……啊……好癢……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表情似痛苦又似歡愉,那動作就好像全身佈滿蟲子。

「老婆……老婆……你別嚇我啊!老婆……」我扳起她的身子坐起,企圖搖醒她。

她突然將我抱住,反轉將我壓在下面,兩隻手開始脫我的衣褲,也不知她那來的力量,怎麼也起不來,也許也因有刺激感吧,索性我就任由她去。

過程中她不斷的扭動身軀、喊熱,當我伸手去摸她下體時,我下一大跳,她陰部簡直濕透了,似乎仍繼續在流著淫水。

「啊……啊……我要……我要人幹我……好癢……好癢……」邊說邊將我雞巴往她穴口塞,我平躺著,兩手扶著她屁股,她塞入後便快速扭腰,兩手放在兩個乳房上狠掐。

「喔……喔……喔……啊……好爽……」昂首發出愉悅的浪叫,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淫水流得我大腿跟床上都是,我要強調真的是用流的。

「啊……啊……啊……啊……」繼續用力的扭著,一下一下的力道,快感陣陣襲來,現在的感覺有點像被強姦,被我結婚多年,賢淑文靜的老婆強姦了?!

「我好爽……我好爽……再來……哈……啊……啊……啊……嗯……嗯……嗯……」我抱著老婆的腰,一樣坐起,俯首下去親她的奶頭及頸項。

「啊……啊……啊……要來了……要來了……快……」我的刺激讓她扭的更劇烈,完全是蕩婦一個,甚至還講出很淫穢的字眼,為了顧全我老婆的名節,和讓尺度不至於太露骨,這裡省略不寫出,各位自己想像。

經過了約三十分鐘……。

「怡情……我要出來了……啊!……」將一股濃精在她體內射出,我們仍保持三十分鐘前的姿勢,腰好難受,可是……。

「喂……喂……怡情你別再動了啦!很敏感的。」她仍緊閉雙眼,自己扭個不停,完全沒聽見我講話。

「啊……喔……啊……」雖然其間有好幾次她已經高潮,但今天的需求大多了。

「……」強忍敏感。

「我好癢……還要……還要……啊……啊……」

就這樣我們折騰了一個晚上,隔天?我請假!

事後我問老婆記不記得著昨晚的事,她說不記得了,只知道聞了陶瓶就很想睡覺,後來就不記得了。

她很驚訝我跟她說,她聞完後的表現,並問我陶瓶呢?

「你跌倒時就摔破了,我掃掉了。」故做鎮靜狀,其實我已經將它藏好,準備告訴怡華這個好東西。

「姐也真是的,亂買東西。」抱怨著說。

「她不知道吧,是她老闆給她的,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嘛。」我摟摟老婆的肩說。

這天,我在家裡上網(伯爵網),怡雯從外頭回來,穿了一件白色連身窄裙,領口稍低。

我的電腦桌是擺在客廳,坐在位子上是面向沙發,只見怡雯在沙發上坐下。

「!!!」

不曾發覺這個位子的風水那麼好,因為平時她都穿七分褲或長睡衣,跟本沒今天這機會,她內褲被我看到了!起先她小腿還成八字型,只能看到一丁點,隨著看電視越看越入迷,兩條腿已經開到可以一覽無遺的地步了,我用螢幕做掩護,一飽眼福,再加上情色貼圖的刺激,我實在受不住。

「好想幹她啊……」一邊套著硬起的老二;一邊看著她隨著笑聲而震動的裙內。

「有了!」趕緊進入房間拿出那日她送我的陶瓶,將它裝一點到老婆一瓶快要用完的香水瓶內,其餘仍收好。

「嘿!嘿!嘿!」看著香水瓶,若有所思著。

「怡雯、怡雯你知道這瓶香水的牌子嗎?」

「知道啊!這是香奈爾的傾城之媚啊!怎樣?」看著我說。

「喔!我老婆生日快到了我想買一瓶送她,你幫我買好嗎?」

「好啊!不過先借我聞聞看,我也好想買一瓶哩。

你老婆用的東西都不錯哩!」一邊伸手要,一邊說。

「是啊!沒辦法誰叫我那麼疼她。」做了一個鬼臉,一邊遞給她,心中暗爽著。

「少來!你老婆說你對她很摳哩!」對著香水聞著。

我靜待著它發生效用,但為了保險起見我突發奇想的說:

「怡雯,你看過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嗎?」說著從怡雯手中接過香水,並向上噴了三下,張開雙手從香水雨中穿過,當然我是閉著氣的。

「有啊!我也要,我是輕舞飛揚,哈……」說著也跟我做了同樣的動作,但是她當然沒閉氣嘍。

「哎呀……」她跌坐在沙發椅上。

「怎麼了?」我趕緊假惺惺的問。

「我……頭暈暈的,怪怪的?」她扶著頭眼睛微閉著說。

「要不要緊?」如果說謊鼻子會變長,我想我現在鼻子已經頂到怡雯的胸部了,雖然我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我……我要進去房裡了!」搖搖晃晃的要站起來又跌坐下去,身體斜著一邊,兩腿不自覺的分開。

「嘩……」心裡暗暗讚歎眼前的美景。

「要不要我扶你進去?」我坐到她身邊低頭問著。

「嗯!好啊。」眼睛瞇瞇的看著我,兩頰飛紅。

『藥效應該開始了吧!』我暗喜著。

讓她仰倒在床上,將她的腿扶上床,脫去她的鞋子,來到她床頭坐下,看著她起伏的胸部,我摸摸她額頭,順著她的長髮滑梳著,微紅的臉使她更添姿色。

她瞇著眼,我想我這些動作她都已經看在眼底了。

靜靜的等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怡雯真是矜持的女人,我想她這樣強忍一定很難受吧。

於是我伏近向她的額頭親吻了一下,她張開雙眼定定的看著我,慢慢的她拿起雙手托著我的臉,閉起了眼睛向我的唇吻了過來,我將舌頭溫柔的攪動她的牙關,她先是不熟練的伸了一下舌頭又縮回去,經過我多次進擊她才怯生生的與我深吻。

我左手環抱到她身後,企圖尋找她的拉鏈頭,又手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慢慢的將她的連身裙退去,粉紅色的胸罩及白色的內褲盡入眼簾,我從她的額頭開始親,耳朵、耳後、臉旁、頸項、手臂、拉起手臂的腋窩、胸部上方,小肚,大腿,小腿、甚至腳趾,任何可能的性感帶也不放過,只是盡可能不去碰觸她的重要部位。

「逸……不要,髒……啊……」我親腳趾時她說。

我回到她的唇上,這時將手放在她的胸上隔著胸罩搓揉,偶爾鑽入兩根手指頭去探索乳頭。

「啊……」怡雯的身子慢慢蠕動,兩手向上緊捏著怎枕頭。

我探頭向下往胸部親了下來,並扭開了她的胸罩。

「啊……嗯……」她抱著我的頭。

用手握著她34C的乳房,舌尖逗弄著她的乳頭。

「啊……啊……逸……」

「嘖~嘖~」親著她的乳頭並發出令人愉悅的聲音。

右手慢慢向最後關卡進擊,當接觸她陰部時她陣了一下,張開眼睛看我,隨即閉起,並將我緊緊抱住。

「逸……我好愛你……好愛你……」

我知道我回不了頭了,即使我願意,怡雯也不同意,就是怡雯同意,我翹的老高的老二也會苦苦哀求哩!

在她陰部摸了一會兒後,我將手伸進她內褲裡,哎呀!還是一個濕字形容;另外,真的是小穴,陰唇飽滿,又敏感,我摸一下她陣一下,那淫水也涔涔的流下。

「啊……啊……」隨著我一下一下的撫摸,怡雯的屁股也一翹一翹的,好可愛。

「喔……喔……啊……啊……」開始忘情的浪叫了起來。

為了怕她痛,我只插入一根手指抽插,避免她一痛前功盡棄,雖然有藥水的助威,但我個性一向謹慎。

「嗯……嗯……啊……」我見她滿臉通紅,扭腰的頻率也加快,我想她的高潮快來了,記得上次老婆也是高潮來得快且多。

「呵……啊……啊……嗯……嗯……」我將她的內褲扒掉,用舌頭去舔她的陰蒂,那淫水一點異味也沒有,還有微微的淡香,兩手停留在她雙乳上搓揉。
「啊……逸……我……我好舒服……啊……啊……」兩手張開緊捉床單,頭微左右甩動。

「嘖~嘖~舒服就叫出來……嘖~嘖~」親淫穴發出了聲音。

「喔……喔……我好……好……啊……啊……我要……」忘情的浪叫著。

「快……快……喔……喔……會……啊……來了……」我用兩唇上下快速的在陰唇上刷動,並伸入一根中指到陰道裡快速抽送。

「啊……來了……我要……逸……我會死……啊……」她的淫水流的一塌糊塗。

我在為她愛撫的同時,也已經將自己脫了精光,這時便提槍對準靶心,在陰道口滑動了兩下,慢慢挺進,也同時緊緊抱住她,吻著她,以分散她的痛楚及住意力。

「怡雯,好緊好舒服喔糊」我在她耳邊輕聲說。

說也奇怪,雖然她很緊,但淫水多的情況下,她並沒太大的痛楚,而且,沒處女血?我雖有疑慮,事後也不便多問。

(最近她告訴我實情,但也是後話,日後再說分明。)

完事後我不知不覺在她房裡睡著了。

「叩!叩!叩!姐……」老婆的敲門聲驚醒了我。

這時怡雯也醒來,她看到我,大吃一驚。

「啊!!」兩眼張大看著赤裸的我,拉起棉被在自己胸前,坐在床頭。

「叩!叩!叩!姐……」老婆再次敲著,語氣有些急。

「完了!完了!」心想。

「什麼事?」怡雯起身到門後應著。

「你有沒有看到逸啊?」老婆問著。

「他……他有打電話回來說公司加班,今天不回來了。」怡雯先是轉頭定定看著我,隨後看著我說,表情似笑非笑。

「喔!趴!趴!趴……」老婆應後就聽到她拖鞋漸漸遠去的聲音。

怡雯坐回床上,眼睛仍定定的看著我。

「我……」我不知該如何起頭。

「你不用說了……」低頭,兩手撐頭,胸前的棉被滑落,露出乳房。

「……」仍然呆呆的看著她,好似一個待宰的羔羊,雖然她是我剛宰完的老虎,或者是羔羊?

「你……給我一個理由?」她保持原狀,幽幽的說。

「怡雯,和你同住以來,我漸漸的從喜歡和你聊天,到偷偷看著你的一舉一動,到喜歡你,現在我是深深的喜歡你;但我知道這是不對的,我對不起你!但我不會為我做的事後悔,因為我喜歡你……」反正你要理由,我就灌灌迷湯嘛,頓一頓看她的表情有些和緩,湊進環抱著她繼續說。

「我知道我也對不起你妹,但你知我心裡很難受嗎?你曾有過暗戀、苦戀的感覺嗎?」

「我有!」盡乎無聲的說。

「什麼?」我沒聽清楚問著「……」

「我現在就是!況且你敢承認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我用手托起她下巴說著。

「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她說。

「怡雯……」我摟著她。

過了一會兒,我看她沒掙脫我的懷抱,便抱著她斜躺下。

又過了一會兒,我慢慢的吻著她的額,她的唇,有些抵抗,牙關緊咬。

「嗯……嗯……嗚……」突然我發覺她的眼角有淚「怡雯……」

「沒事!繼續抱著我,逸……我只是愛哭。」她說。

我擦拭著她的淚,吻著她的臉龐,她的眼睛。

這時老二又甦醒了,我開始撫摸她的胸,她推開我的手。

「逸……早點睡,明天還要上班!」溫柔的說。

「怡雯!叩!叩!是我……」我小聲的敲著怡雯的房門。

現在是凌晨三點,老婆熟睡了,自從和怡雯有了親密接觸,我們常在半夜幽會,她常說這樣不好,但又無法拒絕我,看來她心裡也很掙扎,一方面有罪惡感;一方面卻又難捨快感。

所以在這樣的情境衝突下,做起愛她特別有感覺。

所幸我們的房間和怡雯的房間有一段距離,否則那浪叫聲定會驚醒老婆。

她從一個完全保守的女孩,到前不久答應我拍下她的自慰照,歷時約四個月。

當然期間我和怡華亦有接觸,直到前不久她和一個在PUB當DJ的交往上後,我們就較少聯絡了。

幾個禮拜前老婆對我說:「老公,我發覺姐交男朋友了,她變得比較開放,而且有時還會跟我討論男女的事耶!」

我心裡暗想,老婆如果知道她們說的是同一個男人,不知會做何感想?

因為景氣的關係,怡雯公司的老闆欲結束營業,她向我提起要上台中,因她同學有一個不錯的工作要提供給她,所以看來這歧戀是要結束了。

雖然萬分不願意,但畢竟有決定權的人不是我,有婚姻的是我,且對象是她老妹,我又能如何?

前次提到怡雯的第一次沒落紅,據她說是在她國二那年,有一個暗戀的學長,她從國小就暗戀他,家住她家附近,後來有一次那學長在她家趁我丈人及丈母娘不在時,硬是把她推在床上撫摸,當時他還有女朋友,但為達目的騙怡雯說要和她分手,怡雯又礙於很喜歡他,怕他生氣,就傻傻的讓他上下其手。

就這樣她把寶貴的第一次獻給了他。

事後那學長開始疏遠她,並向週遭的朋友說了些傷害她的話,當然仍繼續和他的女友交往,就這樣怡雯陷入苦戀中。

所以我先前的問話,她才會小聲的說『我有!』自此之後怡雯封閉她的心,不再相信愛情,日子久了,人也就越保守起來。

「謝謝你……逸!」怡雯她躺在我懷裡對著我說。

「謝什麼?」我輕撫著她的身子說。

「你治好了我的心病,我開始相信我生命中會有個和你一樣疼愛我的人。」她吻著我的胸膛說。

這是前不久我們造完愛她對我說的一席話,言猶在耳,如今她將遠離她成長的高雄到他鄉發展,我想我會祝福她。

最近老婆和我的關係如常,只是,上個禮拜帶她到七賢路的健新醫院檢查,醫生說她懷了三個月的身孕了,囑咐我要多注意她的起居,減少房事。

「減少房事!」這對我著實是一個不小的震撼。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