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越來越發覺,將老婆的裸照上傳到網站分享,已經不能給我更大的剌激感。不是因為沒有人回應或者回應都只是千篇一律,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都是不認識的人,有時很難想像他們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反應和表情。我真的很想看著別人看到我那外表純情的妻子的艷照時,到底會是怎樣的反應,於是我開始策劃如何將老婆的裸照給其中一個最要好的朋友看。

我那個朋友叫阿明,和我從小就認識,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讀中學時的同學。我和老婆的結識都是透過他,所以現在讓他看看我老婆的艷照,就當作回饋他好了。他都不算條件很差的人,只是心頭高了點,經常都喜歡條件很好的女子,所以到現在還只是單身。

由於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而他不時都會來我家作客,所以很清楚我家裡的擺設,所以就算那些相沒有拍到臉,或者在遮了臉部,他一看到照片都應該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樣才能給他看又不致洩漏?而且到底他是欣賞,還是會向我老婆說我拿她的裸照四處上傳?

我計劃了很久,終於有一天當我在MSN見到阿明時,就開始試探他。

「阿明,我剛在網上看到一輯相,那個女子在酒店拍艷照,拍得很美,你要不要看?」我當然真的有這麼一輯相。

「好呀!你傳給我吧!」在電腦屏幕中看到阿明這樣說。

「檔案有點大,我先傳幾張給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歡?」打完這段說話後,我就分別上傳了六張圖片,其中一張是老婆的照片。

那張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條紅色薄紗內褲,上身穿一件開胸恤衫,不過恤衫的鈕扣全打開了,衣襟向兩邊拉開,只剛剛遮著乳尖,白晢的肌膚暴露在兩片衣襟間。為免太張揚,這張相沒有拍到臉,而且背景只是一片白牆,但床單的花樣和老婆頸上的鏈我都沒有遮掩,好留些蛛絲馬跡讓阿明發現。

過了一會,看到阿明的回覆:「有一張相好像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像似在家中拍的。」

「是嗎?難道我傳錯了?讓我看看。」我假裝翻看記錄,一會之後才對阿明說:「是有一張傳錯,你刪除它就可以了。那個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歡嗎?若你喜歡那我傳給你。不過有三十多張圖,會有點久。」

「好喔!那個拍得很美,你就傳給我吧!」阿明說。

過了一會,當所有相片傳給阿明後,他都再沒有再提老婆那張相片。為了引起他的主意,我故意說:「那些圖看了嗎?那個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都拍得很有美感。」

「正在看,真的很正點!」阿明說。

「那剛才傳錯的照片刪除了嗎?」若這樣阿明都沒有留意那張相有問題,那他就沒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艷照了。

「那張相還未刪除,而且那張相都拍得不錯。」阿明說我還來不及回應,又見到屏幕打出:「那張相是否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你這麼強調要張照片刪除?」

「沒有什麼特別,那只是其中一個網友的老婆的相片,不小心外流給你不太好,所以才叫你刪除。」我說。

「真的嗎?人妻的艷照,哪還有沒有多一些?」阿明說。

哈哈,看來阿明都是一個大色鬼。我說:「有是有,但那不能外流。」

「不要緊吧!我不說,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那今個週未我來你家看,那就不會外流。」阿明說。

「這不大好吧,我答應了那人只是留給自己看。」我說。

「若你不給我看,那我向阿欣(我老婆)說你的電腦有別人妻子的照片。」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那好吧!但是我只有這一輯相,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而且不能拿走相片。」我假裝被要脅。

因為經過長期調教,老婆其實早答應我張她的裸照上傳到其中一個網站和人分享,她不單有看網友的回應,有時更應網友的要求拍下網友們想看的照片。而她當然更和我一起欣賞其他人的艷照,所以我又怎會怕阿明的要脅。

到星期六下午,當老婆和她的朋友們逛街時,我就約了阿明上來。他一進來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書房,說要看那輯照片。

在阿明到來前,我其實已經將其他照片藏起來,只把上次那輯老婆穿著恤衫和紅色薄紗內褲的相片放在電腦中。而且特別在廳中放了一張我和老婆的合照,相中的老婆就是戴著那輯艷照中的項鏈,我更把在那輯照片的紅色薄紗內褲放在洗手間的洗衣籃內,希望阿明可以從這些蛛絲馬跡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輯照片有十多張,由老婆穿著恤衫和內褲開始拍,一路拍她解開衣襟,除下內褲,直到光脫脫躺在床上。不過所有照片都沒有看到乳頭和陰戶,因為我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點神秘感,使他印象更深刻。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著他一張一張的欣賞每一張相片,尤其是越後,老婆脫得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細。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將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就連我這個看過老婆的身體千百遍的人,小弟弟都禁不住舉起來了。何況是第一次欣賞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經看到他的褲襠脹得高高的,而且更開始用手隔著褲子按壓自己的小弟弟。

「明哥,這輯相是很正點,但你可否忍一忍,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槍哦!」我說。

「對不起,但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妻子的艷照,還要是這麼美的人妻!我一想到她平時是個賢淑的妻子,但現在在我面前將一件件衣服脫下就讓我興奮死了,跟本不能忍著不打手槍。放心,我不會弄汙你的地方。」阿明一直看著屏幕說,說罷還有恃無恐地伸手進褲內打起手槍來。

我本想轉身到洗手間拿紙巾給他,但細心一想,一會他到洗手間清洗時,才有機會看到老婆的內褲,於是我只好留下來。

我終於看到別人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表情了,而且這個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那種剌激感與在綱上放照片給陌生人看,真的有很大分別。不知不覺,我都把手伸進褲襠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槍來。

我邊看著相片和阿明的表情,邊幻想著老婆正躺在我們面前,三數下套弄之後,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到有點發痛。亦因為這樣,我很快就繳械了……

我在洗手間清洗完,再將老婆的內褲放得當眼一點後就出來,那時阿明已經在洗手間門外等侯了。我坐在客廳等著,很想讓阿明發現相中人是我老婆,但又擔心他知道後有何反應。像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終於聽到阿明從洗手間出來。

我怕我的表情會露出馬腳,於是坐在沙發,背著在我身後的阿明說:「你有沒有清潔乾淨?我不要替你抹精液!」

「那當然有!我想看那輯相多一遍,可以嗎?」阿明說。

「剛剛才看完,還打了手槍,你還要看多遍?」我說。

「是哦,看一看就行了。」

「那快一點,阿欣快回來了。不要再打手槍呀!」我向著已經走進書房的阿明說。

阿明一轉入書房,我就跑到洗手間門前,看到放在洗衣籃那條內褲已經不見了,看來阿明開始有點懷疑了。

我坐回沙發上,不消一會看到阿明從書房伸出頭對我說:「阿志,還有沒有別的相片?」

「沒有啊!那人只給了我這些。」我說。

「阿欣真的沒有拍別的嗎?」阿明說「沒有,都說阿欣只有這輯……」

我還未說完,阿明已經插口說:「哦!阿欣只有這輯相嗎?原來那人真的是阿欣!」

我當時真的不懂反應,細心一想,才知自己剛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靜下來後,我說:「不是,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說阿欣的名字,我才跟著你說。」

「那為什麼這條在洗手間找到的內褲,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樣?」阿明拿出阿欣的內褲說。

「那……那……我看完那輯,見那條內褲很美,才買給阿欣的。」我一早已想過阿明會這樣問,於是用顫顫驚驚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詞。

「不要不承認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認,我問阿欣有沒有拍這些相片好了。」阿明說。

「不要,不要。那個……那個……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錯誤傳了相片給你,你……不要向她說。」我裝作驚惶的說,但其實心裡樂透了。

「我不說也可以,但還有沒有別的呢?」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真的沒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幾天才整理相片,還不小心誤傳了給你。你記得不要對阿欣說。」我很辛苦才忍著笑說出來。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好像我之前所估計的說:「那你拷貝多一份這些相片給我,我就不對阿欣說。」

「那當然不行,你現在已經要脅我起來了,若給你拿了相片在手,我怎知你會如何要脅我們?若你要說,就向我老婆說好了,最多當少了這個朋友。而且那些相片都沒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雖然會生氣,但我想都不是一件嚴重到不能原諒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樣說,否則可能真的就範。

「對不起,是我一時想歪了。」阿明一臉內疚的樣子。

「算了吧,始終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給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記得替我保守秘密,否則阿欣一定不會再讓我拍。」我說。

「你還打算再拍嗎?」阿明問道。

「那當然啦!這些照片不在年青時拍,難道到人老了才拍嗎?」我理直氣壯地說。

「你就好,可以天天看到阿欣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這麼美的照片,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

「其實你條件不錯,只是你心頭太高,所以才覺得個個女孩子都不好。天下間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個女朋友,就可以好像我一樣了。哈哈……」

「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都想像你拍一些這些照片。」阿明說。

「那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剛才看了我老婆的相,我都要看回你女友的照片。」和阿明說了這麼久,終於給我等到這個機會,自自然然地說出我想說的。

阿明愕然地望著我,我就繼續說:「你不會打算不讓我看吧?阿欣的艷照你都看過了。不過若你女友不肯讓你拍,我都不會迫你的。」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說:「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時才有女友。」

「那你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換看,這樣你才有動力去結識女朋友。」

「你這樣說,害我又想看那輯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又脹起來了。」阿明未等我回應,已經再走入書房了。

那天阿明在兩個小時足足打了三次手槍,後來還將老婆那條內褲套在小弟弟上打手槍。最後要我說推說老婆快回來了,才能趕他離開。

阿明離開後不久,老婆就回來了。我正在書房看著剛才展示給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進書房,向我說:「你整天看著這些照片,不會厭嗎?」

「當然不會,老婆妳真是百看不厭。那些網友都是這樣說。他們不單說妳百看不厭,更是百幹不厭。」

老婆打了我一下說:「我都不知為何當初答應讓你把照片放在網上,弄得我好像淫婦一樣。」

「不會是淫婦,妳只是艷婦而已……」我邊說邊跳起來,緊緊抱著老婆了。

我雙手緊抱著小蠻腰,口已經吻在老婆的小嘴上。當她掙扎變小後,我雙手從下伸進她的T恤內,隔著胸罩抓著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型是我最喜愛的吊鐘型,而且很有彈性,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會後,我就將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直接抓著兩團滑滑的肉球。感受到那兩顆小乳頭在我的掌心中慢慢變硬。

當看老婆由掙扎變成配合後,我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下,從後抱著她,雙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歡用這個姿勢把玩老婆的乳房,因為可以從高處欣賞著自己雙手怎樣搓弄將雙堅挺的乳房。一時將那雙乳房向中間擠去,弄出一條又深又長的乳溝;一時又拉動那兩顆小乳頭,將乳房拉得左搖右擺。

老婆雙手伸向後繞著我的頸子,整個身體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轉攻老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褲子解開,讓它沿著兩條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雙雪白的長腿,和長腿跟部那條紫色的通花內褲。我的手伸進那條薄薄的小褲褲,輕輕撥動內裡那一片草叢。幾顆指頭在那裡逗留了一會就再向草叢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顆小肉芽的時侯,不知是興奮還是乾澀而帶來痛楚,老婆在我懷內輕顫了一下。我按著那顆小肉芽輕輕打轉,因我知道只要這樣弄一會後,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會淫水泛濫。

我的手指伸向陰戶口,那裡果然已經充滿淫水,我真的很想就這樣將手指滑進陰道內,不過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陰戶和肉芽間不斷前後磨擦。興奮的老婆更主動將右腳擡高放在電腦前的椅子上,好讓我可以更輕易碰到陰戶深處。

老婆摟著我頸項的手一早已經放開,她一手抓著那個在空中蕩漾的乳房,一手就伸進我的褲襠中,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我放開抓著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脫去褲子,好讓迫得有點發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間。而且更可讓老婆的手在毫無阻隔的情況下快速套弄著我的寶貝。

「老公,快點進來吧!」老婆已經主動把內褲撥到一旁,露出她那個濕濕的陰戶。

剛才看著阿明欣賞著老婆的裸照,看著他雙眼發光似的盯著屏幕,而且還當場打手槍。雖然我都即時打了一炮,但現在仍然很興奮,所以平常愛吊吊老婆胃口的我,今天就很聽話地提槍從後插進老婆的小穴。

我從後看到老婆雙手按著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電腦屏幕,看到她被我幹得頭髮亂飛,突然想到將老婆的艷照播放出來,於是我空出抓著她腰肢的手,調教電腦將照片播出來。

「老婆,擡頭看看妳自己的照片。網友們日日夜夜就是看著妳這些照片。」我說。

老婆只是擡頭看著照片,並沒有回應我,於是我繼續說:「就是這一張,A兄看後說要來舔妳那又紅又濕的小穴哦!妳要他來舔妳嗎?」

「不要,我只要老公舔。」

「不要嗎?可妳現在的小穴夾得我緊緊的,是否正在想著被別的男人舔著小穴?」

「不是……不是……快點……老公……快點……」

「若妳不承認,我只好慢慢來,讓妳多些時間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加大了前後擺動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這樣幹她,因她說這樣會很吊胃口。

「你……又這樣,呀……當初不應……向你說。難受死了,不要再這樣……快點給我……」

「那妳快點說要哪一個去舔妳的小穴?」

「你說……哪一個……就哪一個……」

「就叫妳的好友阿明來舔妳的小穴,然後用他的小弟弟來幹妳。」我說。

「好……喔!阿明……來幹我喔!還要他……大力……力一點。」老婆說。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把身邊的朋友當作性幻想對象,所以老婆都肯配合著。

我裝成阿明慣常的口吻說:「阿欣,讀書時我已經很想幹妳了,想不到現在真的被我幹到。」

「我……都等了……很久……快來……快來幹……我……啊!」

我們就這樣邊說著淫話,邊站在書房做愛。大約十分鐘後,我把精液全射進老婆的陰道內,然後兩人軟軟的躺在地上休息。

老婆先進廁所清洗,但她一進洗手間,就聽到她的叫聲:「老公~~你又用我的內褲打手槍嗎?骯髒死了!」

「沒有哦!」我裝出一副傻臉說。

「那為什麼我的內褲全弄濕了?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分明是你弄汙後用水洗了。」我走到洗手間門前,看著老婆一手高舉著內褲向我說。

我低頭裝作沈思一會,然後對老婆說:「真的不是我。但為何內褲會濕了,難道……」

「難道,難道什麼?我早說了不要再拿我的內褲去打手槍!」老婆叉著腰對我說。

我擡起頭一臉疑惑的說:「妳肯定那條內褲沒有濕,而且放在洗衣籃嗎?」

「我今早才換出來放在洗衣籃中的,怎會記錯?」老婆說。

我正視著老婆,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果然老婆疑惑起來,說:「不是有什麼問題吧?你的表情怪怪的。」

「我……算吧,應該不是的。」我說。

「什麼算吧?快點說。」

「沒有什麼,我想不是的。」我續說,但心中開始有點緊張。

「快說!什麼事?」

「剛才……剛才阿明上來幫忙修電腦,因為之前電腦不能上網。臨離開前躲在洗手間十多分鐘。會不會是……」我說。

「不會吧?有時阿明來時我都忘了收起內衣褲,但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老婆口雖這樣說,但我聽得出她都有點懷疑了。

「唔……哎呀!」我衝進書房的電腦前,跟著說:「老婆,原來是這樣!」

「什麼事?」老婆跟著我進書房,很緊張的說。

「剛才我叫阿明到來修電腦,但忘了在桌面有個資料夾寫著『阿欣自拍』。我想他是看過裡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經加密處理,而且移去別處了,這裡的十多張照片都沒有露出重要部位。」

我看到老婆的一臉蒼白呆望著我,一會後才懂罵我:「羞死了,你叫我以後怎樣見人?你……你這麼不小心,我……我……」

「對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這輯還未處理。不過那些相中,妳都只是擺一些性感點的姿勢,又沒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當穿著泳衣好了。」我說。

我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著說:「當然不一樣了,那些姿勢這麼……這麼淫蕩。這……這次被你害死了!」

跟著一整個下午老婆都悶悶不樂,看了一會電視就躲在房中睡覺,但睡了一會又走出客廳看雜誌。總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

其實老婆都已經答應我將照片上傳給網友看,我還以為她知道她的艷照被阿明看到後只會覺得尷尬,但想不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老婆,看到妳這樣坐立不安,不如我致電給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沒有看過好嗎?」我說。

「不要哦!我……」

「就讓我打探一下,若他沒有看過那妳就不用白擔心。」我說。

「但……若他看過了,那怎麼辦?」

「若他看了都沒有什麼問題。那些照只是性感一點,這些照片在網上都經常看到。而且他只看過,又沒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問清楚總比日猜夜猜好。」我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說。

心裡慌亂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說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沒有阻止我撥電話。

阿明很快就接了電話:「喂!阿明。」

「哈囉!阿偉。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謝謝你今天幫我修理電腦。」我說。

「你說什麼?我哪有幫你修電腦?我要謝謝你讓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

「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電腦弄好,不像平時哦!」我說。

「啊?你今天發生什麼事?說話怪怪的。」阿明說「沒有,沒有,只是問問而已。」我說。

「若沒有事,那我要掛線。」

「好,沒有問題。」我說。

阿明掛線後,我繼續對著電話筒說:「是嗎?那輯相是在網上找到的?」老婆聽到我這樣說,雙手緊緊的抓著我,將耳朵靠過來。

我怕被老婆聽到對方早已掛線,於是把頭向另一邊靠,繼續說:「當然是真的。」

「怎會呢?那個怎會是阿欣?」我說。老婆聽到這裡,已經掩面走進睡房。我在客廳裝作繼續講電話,約十分鐘後才「掛線」。

我進入睡房,看到老婆抱著枕頭坐在床上呆呆出神,連我進來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輕輕拍一拍她的肩說。

老婆擡頭看我說:「他……他真的看了嗎?」

我點一點頭說:「我極力說那是別人,但他認出了妳的內褲和項鏈,而且背景都認出了。不過我沒有親口承認,只叫他保守秘密,連對妳也不可提起。」

「那他還說了什麼?」老婆說「剛才心都亂了,都忘了他說什麼。只記得他說夫婦間拍這些清涼照都很平常,他都說他不應看這些照片,還向我說對不起,只是當他知道是妳的照片時,忍不住看了。到後來他都是說一些讚美妳的話,他說妳的乳型很美,腿又長、皮膚又白又滑;又說若知道妳可以這樣騷,就不會介紹給我了。」

「是嗎?」老婆低著頭說。

「最後……最後他還說,可惜沒有看到妳的重要部位,說很想看一看妳的乳頭。他說妳那兩顆小乳頭一定是很美的粉紅色,而且很想看看那濕濕的小蜜穴。若下次再拍,記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別說得色一點,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慾。

老婆輕輕打了我一下:「你們這些男人都是這麼壞,一整天就想著看人家的身體。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個女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給他看?唉!以後看到他多尷尬!」

「今晚不要多想,早點睡吧,過一陣子讓大家淡忘吧!」說罷我擁著老婆進入被窩。

 

 

 

 

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今天的事,又想如何可以繼續調教老婆,讓她自願給阿明看她的艷照。就這樣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了兩個多小時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間起來的老婆,突然起來摸黑到洗手間。開始時我還以為她在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過了十分鐘仍未見她回來。於是我起來走向洗手間,看到門只是虛掩。

再走近正想開口時,突然聽到老婆輕叫:「不要這樣看我。」

老婆為什麼這樣說?難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賊入屋?

一頭霧水的我從門隙中看進去,從洗手台的鏡中看到光脫脫的老婆坐在廁板上,左手抓著乳房,右手中指就已經在陰道中進出,淫水多得連小穴附近的毛都濕了。很久沒有看過老婆自慰了,而且今次是偷看,可以看到真真正正的自慰。

我看到老婆仰著頭、閉著雙目,抓著乳房的手不斷搓弄,擠壓乳球,但有時都會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乳頭;陰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時快時慢,看來並不急於立即得到高潮。

「不要再看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語著,看來她正幻想著給人看到她的艷照。

「不要啊!看相片還不夠,還要來解開我的衣服……不要再脫了……不要脫我的胸罩……啊……你很壞……」

我看見老婆用手指撚弄著乳頭說:「不要吸了,很癢……很癢哦……噢!你的手指……弄死人家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聽著老婆的淫話,我早已脫下褲子在套弄著小弟弟了。

「不要再弄了,快……快給我。這麼羞人,我怎可說出口?」

想不到老婆幻想得這麼入戲,連調戲的部份都有。

「不要再在這裡磨了,我受不了,快來……我……我要你的……大陽具插進我的小穴。啊!是這樣了。」老婆一邊說,一邊將手指抽出陰道,然後狠狠地插到最深處。

「啊……呀……好舒服……快……」老婆呻吟著。

我快速地套弄著小弟弟,而老婆就瘋狂地用手指抽插著蜜穴。一時間,我們兩人好像在比賽何人先到高潮。

「我……快洩……快洩了……阿明……再快點……」

我突然聽到阿明的名字。雖然我知道老婆平時都有幻想看讓阿明幹,但都是我們兩人做愛時來調情的。此刻聽到老婆在自慰時叫出阿明的名字,感覺始終有點怪怪的。

當我在左思右想時時,老婆已經到達高潮了:「呀……阿明……我要……要洩了……啊……」

看著老婆的手從陰道中退出來,雙手垂在兩邊,軟軟的依傍在廁板上,臉上泛著紅暈,而且一臉歡愉,心裡莫名其妙地湧出一點醋意。我不顧一切推開洗手間的門,握著仍高高挺起的陽具往老婆的小穴插進去。

「啊!很痛呀!」一臉錯愕的老婆大叫一聲:「你幹什麼?」

「剛才不是嚷著要人來幹妳嗎?」我說。

「那……呀……很深……」老婆嚷著。

我不知自己是介意還是興奮於老婆在自慰時都想著阿明,只知這一刻我只想狠狠地幹老婆一頓。在我盡情抽送下,很快我就在老婆體內射精了。

我把小弟弟退出來,站在老婆面前看著她。呆呆的看著她軟軟的躺在廁板上喘著氣。接著我開口說:「剛才妳是否想著阿明來自慰?」

老婆可能意識到有點怪怪的,所以坐起來擡頭對我說:「剛才……是。不過那是因為我知道他看過我的艷照後,我……我整晚都想著這件事。接著還……」

「接著怎樣?」我追問她。

「後來越想,下面就越熱越濕,所以禁不住……」老婆說。

我低頭看著她,一時不知怎樣回應。因為她會這樣都是因為我弄出來的,其實這時我應該因調教成功而高興,但又有點擔心。始終這一次不是陌生人,而且老婆還可以直接聯絡到阿明。

「妳都倦了,不如先睡,明天再說吧!」我說。

「老公……你……你怪我嗎?」老婆拉著我的手說。

「沒有,只是今天好像發生很多事,要靜下來整理一下。不要胡思亂想,現在夜了,早點睡吧!」我說。

 

 

 

 

當晚我整夜都睡得不好,天一亮我就起來了。

我坐在床上看著熟睡在身旁的老婆,想著到底我應該要繼續下去,還是要停下這些玩意?我有猶豫,是否因為我不信任自己的老婆?就這樣我呆坐在床上大半個小時。

「唔……老公……」老婆突然說著夢話,讓我如夢初醒。

我應該要信任自己的老婆的!當初老婆讓我拍艷照,讓我將她的相片放在網上,不是因為她信任我嗎?現在她只是找個相識的人作性幻想對象,我就懷疑起來,不是太對不起她嗎?其實這都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

想通後整個人豁然開朗起來,並開始細想如何試探老婆的底線。

不久後,老婆醒來,看到我正在望著她,就羞澀的轉身躲在被內。我從後緊緊抱著她,說:「昨晚開心嗎?」

老婆沒有答我,我只好續說:「早上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又說很尷尬。怎知到晚上就浪起來了。」

老婆轉過身來打了我一下說:「都是你不好,還要取笑我。」

「既然妳不介意,不如就再拿一些給阿明看,讓他每晚都想著妳打手槍。哈哈……」

「你找死!我哪有說不介意阿明看?總之以後不許。」老婆說。

老婆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她已經慢慢改變中。接著兩個星期,我經常嚷著要拍一輯新照片給阿明看,老婆當然老是推讓,直到昨天,她終於給我拍了一輯新照片。

今天我就買了台新的印表機將相片印出來放在相薄,然後拿給老婆看。

「你幹嘛將那些照片都印出來?」老婆邊欣賞著自己的照片,邊說。

「當然是要拿給阿明看。」我說。

「這張這麼羞人,怎可以拿給……」

我打斷老婆的話:「那麼其它照片都可以拿給阿明看囉?」

「那……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快把照片藏好。」老婆說。

「老婆,不要再裝了,昨晚我知道妳又躲在洗手間自慰。是不是想著阿明看到妳這輯新照片?」我看見老婆一臉愕然的看著我。

我見她沒有回應,就跟著說道:「妳想不想見到阿明看著妳這些照片時的樣子?我敢保證妳看後一定興奮死了。」

「我……」老婆說「不要說了,讓我安排一下。」

 

 

 

 

今天是我約阿明來我家看老婆艷照的大日子,之前我一直都有向老婆報告狀況,並詳細說出我的計劃,不過她一直都不置可否,只是默默聽著。

她今天一早就起床,整個早上都有點坐立不安,有時我知她有話想向我說,但我特別弄得忙一點,不讓她有機會。

「叮噹……叮噹……」門鈴響起來我走到大門開門,而老婆驚惶地躲在廚房內。

「阿偉,很久沒見。有新照片嗎?」阿明一進門就大聲說,躲在廚房的老婆當然聽得見。

「輕聲點,阿欣還在家。」我說。

「她今天不是要外出嗎?那……那不是沒有得看嗎?」阿明失望地說。

「她的約會取消了,但當然有照片可以看,先坐下來。」我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老婆,阿明來了,弄點小吃、飲料出來可以嗎?」

「哦……」阿欣在廚房回應。

我和阿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了一會阿欣在廚房出來,放下小點後就坐在沙發的另一端。我們家的沙發是L字型,我和阿明就坐在長一些,對著電視的一邊,而阿欣就坐在另一邊,即是我們現在是望著阿欣的側身。

我們寒暄了一會,我就從身後拿出那本相簿,向阿明說:「我早一陣子到郊外拍了些風景照,要看嗎?」

「風景照?」阿明疑惑的望著我說:「沒有興趣。」

「看一看,真的拍得很美。」我強行將相薄塞入阿明手中。

阿明迫於無奈只好打開來看。當看到第一張照片就是阿欣時,他立即舉起相薄不讓阿欣看到,並望著我露出驚喜的樣子。

我向阿明示意不要開口,跟著對老婆說:「老婆,我沖印多了一份,妳要不要看?」

「我沒有興趣,我看電視好了。」阿欣說後就側頭看著電視,這樣我們幹什麼她都不會看到。當然這是我和阿欣早安排好了。

阿明看著第一張相禁不住問:「一樣的?」

雖然阿明為了不讓阿欣知道我們說什麼而只說了三個字,但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說:「是哦!是一樣,特別這樣拍的。」

但為什麼阿明會這麼問?因為老婆在相片中的衣著就同今天的一樣,都是穿了件白色長袖恤衫,下身就是一條灰色及膝裙,坐在現在她坐的位置,而我那天亦是坐在阿明的位置拍。那即是阿明看著相中的老婆和現實的老婆是一模一樣。

阿明翻到下一張相,那一張相片中,老婆的姿勢和上一張一模一樣,只是上衣脫去了,露出雪白的肌膚和深粉紅色的乳罩。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連裙子都脫去了,只穿了套深粉紅色的內衣坐在沙發上。現在我們擡頭就看到穿著整齊衣服的阿欣,但相簿中就看到同一個坐姿,但只穿著內衣的老婆。阿明現在興奮否我就不清楚,但我這個看了這輯相幾次的人,就已經興奮起來了。

「阿明,今次的照片是否拍得很美?」我問阿明。

「那……那簡直是極品!這樣的照片都能給你拍到。」阿明說。

我看到阿欣的面頰開始泛紅,不過,沈醉在老婆的艷照中的阿明當然沒有察覺。

「快翻到第四張,這一樣更美。」我對著阿明說。但其實我是說給老婆聽,讓她知道我們看到那一張。

老婆此時的面更紅,因為這一張相,老婆連乳罩都脫下來,露出那雙粉粉的乳頭,這亦時阿明第一次看到老婆整個乳房。至於阿明,他都開始有點坐不安,不知是否下身脹到有點痛?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改變坐姿,正面向著我們。所以我們可以看清楚兩個雪白的乳球。

「第五張相是否更靚?我最愛這兩點小水點。」我指著老婆的乳頭說。

「是哦,這兩顆小水點看來晶瑩剔透,喝下肚一定很美味。」阿明看來都很享受這種偷偷看的快感,還配合著我對老婆的身體品評起來。

雖然我們說得不清不楚,但老婆又怎會不知我們在說什麼?這正正就是我想要的,讓好友看老婆的艷照,但都讓老婆享受被人看的快感,而且更在她面前對她的身體評頭品足起來。

接下來的照片都是老婆在沙發上擺出各式各樣的性感姿勢,有時用兩手抓著雙乳,有時就伸手進內褲中。雖然只是六、七張相,而且阿欣始終都沒有脫下內褲,但都看到我們熱血沸騰起來。若果不是阿欣在場,我估計阿明一早拿出小弟弟來打手槍了。

當然我不時都引導阿明對相片品評一下,好讓阿欣都可以投入我們。我看見她不時改變坐姿,又把雙腿夾得緊緊的,她此時下身定必已經淫水泛濫了。

到倒數第四張,角度是從上向下拍我雙腿。在相中我是坐在沙發上,而阿欣就跪在地上,俏麗的臉兒就在我雙腿間向上望著鏡頭。

阿明看後一面疑惑地望著我,「你等一會。」我裝作不讓阿欣聽見,輕聲對阿明說。跟著我將茶倒在地上,說:「哎呀!對不起,阿明,有沒有弄汙你的衣服?」

「沒有,沒有。」阿明說。

「老婆,快幫忙抹地。」老婆此時已經轉過頭來,一臉驚訝的樣子。其實她裝得不太像,不過被老婆的身體迷住的阿明又怎會發現?

老婆依計劃拿起抹布抹去地上的茶,阿明則舉起手上的相薄,低頭看著我老婆邊抹地,邊爬向他。當阿欣爬到阿明雙腿前,阿欣擡頭對阿明說:「可否讓一讓?」

阿明聽後本想站起來,但我立即對他說:「不用站起來。」

他先是呆一呆,然後就想到我的用意,於是他沒有離開,只張雙腿張開讓阿欣向前爬。現在的情景就和相片一模一樣了。

阿欣說了聲謝謝就再低頭幹活,阿明就立即翻到下一張相。相中的阿欣此時已經從褲中抓出我的小弟弟,並伸出舌頭舔著我的龜頭。跟著的一張就是阿欣將我整根肉棒含在嘴裡,而最後那張照片當然是我將精液全射在老婆面上。

「最後那一張是否最精彩?」我問阿明。

阿明還沒有回答,阿欣就擡起頭扁著嘴說:「你弄到一地都是,不單不幫我忙,反而還在看照片。有什麼好看?」

阿明沒有作聲,只是他低頭呆呆的看著阿欣,良久都沒有反應。阿欣被他看到有點不好意思,就站起來說:「阿明,幹什麼呆呆看著我?」然後就拿起掉在地上的杯子走進廁房。

被阿欣這麼一說,阿明才回過神來,當看到阿欣走進廚房之後,就向我說:「剛才我看著阿欣的臉,就好像看到我的精液濺在她臉上,實在太美妙了!我可否借洗手間一用?」

「當然不行,你要打手搶就回家好了。我剛才都看到慾火高漲,我要去找阿欣出出火。」我邊說邊推阿明離開。

「你怎可以這樣?我怎能忍到回家……」阿明抗議著說。但我當然沒有理會阿明的抗議。

一關上大門,阿欣已經從廚房裡走出來,抱著我吻起來了。我們一邊接吻一邊走到向沙發,當我將老婆推在沙發上時,她已經被我脫到一絲不掛。我脫下褲子,打開老婆雙腿,已經看到她下身的陰毛濕作一團團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當然立即將已經脹到硬梆梆的陰莖頂在老婆的陰道口。本來打算把龜頭弄得濕一點才攻佔進去,但稍稍用力,小弟弟就已經滑進陰道了。

「唔……老公,很舒服……」我都還未開始動,老婆已經舒服得叫出來了。我調整好姿勢,跟著慢慢抽動起來。

「呀……快點……我很想要……剛才忍……忍得……很辛苦……」老婆呻吟著。

「是嗎?剛才剌激嗎?我看到阿明的褲襠脹得多厲害!」我說。

「剌……剌……哦……很興奮……呀……不……呀……」老婆開始有點語無倫次「妳說什麼?我幹!」我邊說邊狠狠地將小弟弟插到老婆的最深處。

「哎~~我要死……來……再來……呀……」老婆今天非常主動,除了大聲淫叫外,還主動夾緊陰道,真的爽死我了!

現在我們兩人沈醉在肉體帶來的快感之中,我們沒有變換姿勢,只是用最原始的男上女下,我們只是單調地重覆著一模一樣的抽插動作。可是每一下抽插就好像將一個單位的快感從陰莖注進體內,而且很快就多得連身體都裝不下了。到最後,我將陰莖插進老婆的最深處,而精液亦在同時間注進老婆的體內。

我們兩人相擁躺在沙發上,讓慢慢變軟了的陰莖泡在老婆那又暖又濕的陰道內。跟著忍不住問:「剛才被阿明看著自己的裸照時,有什麼感覺?」

老婆與我對望一眼,跟著低頭說:「只覺得很害羞。」

「真的只有害羞嗎?但為何剛才阿明一離開,妳就從廚房跑出來抱著我?」我微笑著說。

「那……那當然會有點興奮。」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一副惹人憐愛的表情。

「真的只有一點嗎?我看妳剛才定是想叫阿明當場和妳幹一炮哦!」

「沒有,我沒有這樣說。」老婆辯護著說「沒有這樣說,那即是有想了?」我取笑著老婆。

「我不跟你說了,你盡是欺負我。」

「不如打電話給阿明,看他在幹什麼。」我轉換話題。

老婆沒有作聲,只是一臉猶豫的樣子。我見狀立即拿起電話,良久阿明才接電話:「喂!偉哥,什麼事?」

「想問你剛才覺得怎麼樣?」我說。

「當然是興奮死了!現在我正躲在你家樓下的公共廁所裡打手槍。一會再說吧!」我開著電話的免提功能,好讓老婆聽到阿明的話,而且老婆聽後,臉兒即時紅得像蘋果一樣。

「等一會再打手槍吧,先具體一些說給我聽你剛才覺得怎麼樣,若果說得動聽,或者我可以找些東西獎勵你。」我說。

「啊?有獎品?那一定要講了。反正都已經被你打斷了,一會兒又要從頭來過。」阿明續說:「剛才被第一次看到阿欣的裸照精彩多了,而且阿欣還活生生坐在自己面前。料不到你會想到這個點子。」

「那我老婆美嗎?」我看見老婆很細心在聽,而且一臉羞愧的樣子。

「當然美啦!因為認識了這麼久,所以沒有留意。原來她身材這麼好,那雙乳房大小適中,又是我最愛的吊鐘型。但最誘惑人的是那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放在雪白的乳房上。有幾次我真的想走上前扒開阿欣的衣服吻下去……」阿明足足講了五分鐘,將老婆身體每一部份都品評一下,而且還強烈地表達出他對老婆的身體的迷戀。

「夠了,夠了,你不說,我都不知我老婆原來有這麼好。見你這樣賣力,我將我們夫婦做愛時的錄音播給你聽,助你打手槍。」我打斷了阿明的話。

「真的嗎?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招。」阿明欣喜地說。而阿欣就一瞼茫然和驚愕的望著我。

我靠近老婆的耳邊說:「我沒有錄音,但妳現在叫還不是一樣?」

「不行,我不要做這麼淫蕩的事。」老婆輕聲說。

「現在還說這些?阿明連妳的身體都看過了,又對妳有這麼高的評價,妳不會連叫幾聲給他聽都吝嗇吧?」我邊說,邊伸手到阿欣的下身去剌激她那還濕潤的小穴。

老婆沒有阻止我的手,任由我的手在她下身遊走,不消一會,已經弄得她嬌喘連連。可是她始終咬著嘴唇,不肯發出聲音。

「喂!阿偉,你在嗎?你在播著錄音嗎?怎麼沒有聲音?」阿明有點不耐煩說。

「我在,前戲當然是靜一點,要嚐好事當然要有耐性一點。」

我見老婆總是咬著唇不肯吟叫,所以只好忍著她下身傳來那一股精液的腥臭味,伸出舌頭去舔弄她的陰蒂。

「啊~~」在我的舌頭觸碰到老婆的陰蒂時,她終於叫出第一聲了。

「啊……很舒服……老公……啊……不要……不要……弄那裡……」不知是否叫第一聲特別難為情,還是替老婆口交實在讓她太興奮了,她叫了第一聲後,就開始在電話筒旁發出誘人的呻呤聲。

至於電話的另一邊,亦開始傳出沈重的呼吸聲。

「呀……老公……我……快來……我要……你的大肉棒……快來插我……我的……小穴……又熱……又空空……很……難受……快……來……」平時很少會說得這樣露骨老婆,今天居然這樣大膽地淫叫起來。

我不知她是真的想要,還是只是說給阿明聽,但剛來完一發的我暫時都硬不起來,只好用手指代勞。我一邊用口吸吮著她的陰核,一邊用手指在她的陰道中左穿右插,弄得她樂透了,淫叫聲就越來越大,說話當然亦越來越露骨。

「啊……呀……到了……呀……」老婆大叫幾聲後就洩身了,整個人軟軟的躺在沙發上。

「喂!阿明你在嗎?」我拿起聽筒說。

阿明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不說了,先掛線,我現在弄到一褲子都是,都不知怎樣辦。」

「哈……哈……」聽到阿明這樣說,我忍不住望著老婆大笑起來。至於軟弱無力的老婆,就只能將雙手遮掩著羞澀的臉兒。讓好友看遍我老婆(一)

讓好友看遍我老婆(一)作者:siukeung2008/04/1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近來越來越發覺,將老婆的裸照上傳到網站分享,已經不能給我更大的剌激感。不是因為沒有人回應或者回應都只是千篇一律,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都是不認識的人,有時很難想像他們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反應和表情。我真的很想看著別人看到我那外表純情的妻子的艷照時,到底會是怎樣的反應,於是我開始策劃如何將老婆的裸照給其中一個最要好的朋友看。

我那個朋友叫阿明,和我從小就認識,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讀中學時的同學。我和老婆的結識都是透過他,所以現在讓他看看我老婆的艷照,就當作回饋他好了。他都不算條件很差的人,只是心頭高了點,經常都喜歡條件很好的女子,所以到現在還只是單身。

由於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而他不時都會來我家作客,所以很清楚我家裡的擺設,所以就算那些相沒有拍到臉,或者在遮了臉部,他一看到照片都應該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樣才能給他看又不致洩漏?而且到底他是欣賞,還是會向我老婆說我拿她的裸照四處上傳?

我計劃了很久,終於有一天當我在MSN見到阿明時,就開始試探他。

「阿明,我剛在網上看到一輯相,那個女子在酒店拍艷照,拍得很美,你要不要看?」我當然真的有這麼一輯相。

「好呀!你傳給我吧!」在電腦屏幕中看到阿明這樣說。

「檔案有點大,我先傳幾張給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歡?」打完這段說話後,我就分別上傳了六張圖片,其中一張是老婆的照片。

那張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條紅色薄紗內褲,上身穿一件開胸恤衫,不過恤衫的鈕扣全打開了,衣襟向兩邊拉開,只剛剛遮著乳尖,白晢的肌膚暴露在兩片衣襟間。為免太張揚,這張相沒有拍到臉,而且背景只是一片白牆,但床單的花樣和老婆頸上的鏈我都沒有遮掩,好留些蛛絲馬跡讓阿明發現。

過了一會,看到阿明的回覆:「有一張相好像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像似在家中拍的。」

「是嗎?難道我傳錯了?讓我看看。」我假裝翻看記錄,一會之後才對阿明說:「是有一張傳錯,你刪除它就可以了。那個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歡嗎?若你喜歡那我傳給你。不過有三十多張圖,會有點久。」

「好喔!那個拍得很美,你就傳給我吧!」阿明說。

過了一會,當所有相片傳給阿明後,他都再沒有再提老婆那張相片。為了引起他的主意,我故意說:「那些圖看了嗎?那個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都拍得很有美感。」

「正在看,真的很正點!」阿明說。

「那剛才傳錯的照片刪除了嗎?」若這樣阿明都沒有留意那張相有問題,那他就沒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艷照了。

「那張相還未刪除,而且那張相都拍得不錯。」阿明說我還來不及回應,又見到屏幕打出:「那張相是否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你這麼強調要張照片刪除?」

「沒有什麼特別,那只是其中一個網友的老婆的相片,不小心外流給你不太好,所以才叫你刪除。」我說。

「真的嗎?人妻的艷照,哪還有沒有多一些?」阿明說。

哈哈,看來阿明都是一個大色鬼。我說:「有是有,但那不能外流。」

「不要緊吧!我不說,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那今個週未我來你家看,那就不會外流。」阿明說。

「這不大好吧,我答應了那人只是留給自己看。」我說。

「若你不給我看,那我向阿欣(我老婆)說你的電腦有別人妻子的照片。」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那好吧!但是我只有這一輯相,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而且不能拿走相片。」我假裝被要脅。

因為經過長期調教,老婆其實早答應我張她的裸照上傳到其中一個網站和人分享,她不單有看網友的回應,有時更應網友的要求拍下網友們想看的照片。而她當然更和我一起欣賞其他人的艷照,所以我又怎會怕阿明的要脅。

到星期六下午,當老婆和她的朋友們逛街時,我就約了阿明上來。他一進來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書房,說要看那輯照片。

在阿明到來前,我其實已經將其他照片藏起來,只把上次那輯老婆穿著恤衫和紅色薄紗內褲的相片放在電腦中。而且特別在廳中放了一張我和老婆的合照,相中的老婆就是戴著那輯艷照中的項鏈,我更把在那輯照片的紅色薄紗內褲放在洗手間的洗衣籃內,希望阿明可以從這些蛛絲馬跡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輯照片有十多張,由老婆穿著恤衫和內褲開始拍,一路拍她解開衣襟,除下內褲,直到光脫脫躺在床上。不過所有照片都沒有看到乳頭和陰戶,因為我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點神秘感,使他印象更深刻。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著他一張一張的欣賞每一張相片,尤其是越後,老婆脫得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細。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將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就連我這個看過老婆的身體千百遍的人,小弟弟都禁不住舉起來了。何況是第一次欣賞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經看到他的褲襠脹得高高的,而且更開始用手隔著褲子按壓自己的小弟弟。

「明哥,這輯相是很正點,但你可否忍一忍,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槍哦!」我說。

「對不起,但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妻子的艷照,還要是這麼美的人妻!我一想到她平時是個賢淑的妻子,但現在在我面前將一件件衣服脫下就讓我興奮死了,跟本不能忍著不打手槍。放心,我不會弄汙你的地方。」阿明一直看著屏幕說,說罷還有恃無恐地伸手進褲內打起手槍來。

我本想轉身到洗手間拿紙巾給他,但細心一想,一會他到洗手間清洗時,才有機會看到老婆的內褲,於是我只好留下來。

我終於看到別人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表情了,而且這個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那種剌激感與在綱上放照片給陌生人看,真的有很大分別。不知不覺,我都把手伸進褲襠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槍來。

我邊看著相片和阿明的表情,邊幻想著老婆正躺在我們面前,三數下套弄之後,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到有點發痛。亦因為這樣,我很快就繳械了……

我在洗手間清洗完,再將老婆的內褲放得當眼一點後就出來,那時阿明已經在洗手間門外等侯了。我坐在客廳等著,很想讓阿明發現相中人是我老婆,但又擔心他知道後有何反應。像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終於聽到阿明從洗手間出來。

我怕我的表情會露出馬腳,於是坐在沙發,背著在我身後的阿明說:「你有沒有清潔乾淨?我不要替你抹精液!」

「那當然有!我想看那輯相多一遍,可以嗎?」阿明說。

「剛剛才看完,還打了手槍,你還要看多遍?」我說。

「是哦,看一看就行了。」

「那快一點,阿欣快回來了。不要再打手槍呀!」我向著已經走進書房的阿明說。

阿明一轉入書房,我就跑到洗手間門前,看到放在洗衣籃那條內褲已經不見了,看來阿明開始有點懷疑了。

我坐回沙發上,不消一會看到阿明從書房伸出頭對我說:「阿志,還有沒有別的相片?」

「沒有啊!那人只給了我這些。」我說。

「阿欣真的沒有拍別的嗎?」阿明說「沒有,都說阿欣只有這輯……」

我還未說完,阿明已經插口說:「哦!阿欣只有這輯相嗎?原來那人真的是阿欣!」

我當時真的不懂反應,細心一想,才知自己剛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靜下來後,我說:「不是,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說阿欣的名字,我才跟著你說。」

「那為什麼這條在洗手間找到的內褲,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樣?」阿明拿出阿欣的內褲說。

「那……那……我看完那輯,見那條內褲很美,才買給阿欣的。」我一早已想過阿明會這樣問,於是用顫顫驚驚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詞。

「不要不承認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認,我問阿欣有沒有拍這些相片好了。」阿明說。

「不要,不要。那個……那個……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錯誤傳了相片給你,你……不要向她說。」我裝作驚惶的說,但其實心裡樂透了。

「我不說也可以,但還有沒有別的呢?」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真的沒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幾天才整理相片,還不小心誤傳了給你。你記得不要對阿欣說。」我很辛苦才忍著笑說出來。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好像我之前所估計的說:「那你拷貝多一份這些相片給我,我就不對阿欣說。」

「那當然不行,你現在已經要脅我起來了,若給你拿了相片在手,我怎知你會如何要脅我們?若你要說,就向我老婆說好了,最多當少了這個朋友。而且那些相片都沒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雖然會生氣,但我想都不是一件嚴重到不能原諒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樣說,否則可能真的就範。

「對不起,是我一時想歪了。」阿明一臉內疚的樣子。

「算了吧,始終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給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記得替我保守秘密,否則阿欣一定不會再讓我拍。」我說。

「你還打算再拍嗎?」阿明問道。

「那當然啦!這些照片不在年青時拍,難道到人老了才拍嗎?」我理直氣壯地說。

「你就好,可以天天看到阿欣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這麼美的照片,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

「其實你條件不錯,只是你心頭太高,所以才覺得個個女孩子都不好。天下間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個女朋友,就可以好像我一樣了。哈哈……」

「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都想像你拍一些這些照片。」阿明說。

「那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剛才看了我老婆的相,我都要看回你女友的照片。」和阿明說了這麼久,終於給我等到這個機會,自自然然地說出我想說的。

阿明愕然地望著我,我就繼續說:「你不會打算不讓我看吧?阿欣的艷照你都看過了。不過若你女友不肯讓你拍,我都不會迫你的。」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說:「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時才有女友。」

「那你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換看,這樣你才有動力去結識女朋友。」

「你這樣說,害我又想看那輯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又脹起來了。」阿明未等我回應,已經再走入書房了。

那天阿明在兩個小時足足打了三次手槍,後來還將老婆那條內褲套在小弟弟上打手槍。最後要我說推說老婆快回來了,才能趕他離開。

阿明離開後不久,老婆就回來了。我正在書房看著剛才展示給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進書房,向我說:「你整天看著這些照片,不會厭嗎?」

「當然不會,老婆妳真是百看不厭。那些網友都是這樣說。他們不單說妳百看不厭,更是百幹不厭。」

老婆打了我一下說:「我都不知為何當初答應讓你把照片放在網上,弄得我好像淫婦一樣。」

「不會是淫婦,妳只是艷婦而已……」我邊說邊跳起來,緊緊抱著老婆了。

我雙手緊抱著小蠻腰,口已經吻在老婆的小嘴上。當她掙扎變小後,我雙手從下伸進她的T恤內,隔著胸罩抓著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型是我最喜愛的吊鐘型,而且很有彈性,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會後,我就將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直接抓著兩團滑滑的肉球。感受到那兩顆小乳頭在我的掌心中慢慢變硬。

當看老婆由掙扎變成配合後,我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下,從後抱著她,雙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歡用這個姿勢把玩老婆的乳房,因為可以從高處欣賞著自己雙手怎樣搓弄將雙堅挺的乳房。一時將那雙乳房向中間擠去,弄出一條又深又長的乳溝;一時又拉動那兩顆小乳頭,將乳房拉得左搖右擺。

老婆雙手伸向後繞著我的頸子,整個身體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轉攻老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褲子解開,讓它沿著兩條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雙雪白的長腿,和長腿跟部那條紫色的通花內褲。我的手伸進那條薄薄的小褲褲,輕輕撥動內裡那一片草叢。幾顆指頭在那裡逗留了一會就再向草叢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顆小肉芽的時侯,不知是興奮還是乾澀而帶來痛楚,老婆在我懷內輕顫了一下。我按著那顆小肉芽輕輕打轉,因我知道只要這樣弄一會後,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會淫水泛濫。

我的手指伸向陰戶口,那裡果然已經充滿淫水,我真的很想就這樣將手指滑進陰道內,不過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陰戶和肉芽間不斷前後磨擦。興奮的老婆更主動將右腳擡高放在電腦前的椅子上,好讓我可以更輕易碰到陰戶深處。

老婆摟著我頸項的手一早已經放開,她一手抓著那個在空中蕩漾的乳房,一手就伸進我的褲襠中,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我放開抓著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脫去褲子,好讓迫得有點發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間。而且更可讓老婆的手在毫無阻隔的情況下快速套弄著我的寶貝。

「老公,快點進來吧!」老婆已經主動把內褲撥到一旁,露出她那個濕濕的陰戶。

剛才看著阿明欣賞著老婆的裸照,看著他雙眼發光似的盯著屏幕,而且還當場打手槍。雖然我都即時打了一炮,但現在仍然很興奮,所以平常愛吊吊老婆胃口的我,今天就很聽話地提槍從後插進老婆的小穴。

我從後看到老婆雙手按著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電腦屏幕,看到她被我幹得頭髮亂飛,突然想到將老婆的艷照播放出來,於是我空出抓著她腰肢的手,調教電腦將照片播出來。

「老婆,擡頭看看妳自己的照片。網友們日日夜夜就是看著妳這些照片。」我說。

老婆只是擡頭看著照片,並沒有回應我,於是我繼續說:「就是這一張,A兄看後說要來舔妳那又紅又濕的小穴哦!妳要他來舔妳嗎?」

「不要,我只要老公舔。」

「不要嗎?可妳現在的小穴夾得我緊緊的,是否正在想著被別的男人舔著小穴?」

「不是……不是……快點……老公……快點……」

「若妳不承認,我只好慢慢來,讓妳多些時間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加大了前後擺動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這樣幹她,因她說這樣會很吊胃口。

「你……又這樣,呀……當初不應……向你說。難受死了,不要再這樣……快點給我……」

「那妳快點說要哪一個去舔妳的小穴?」

「你說……哪一個……就哪一個……」

「就叫妳的好友阿明來舔妳的小穴,然後用他的小弟弟來幹妳。」我說。

「好……喔!阿明……來幹我喔!還要他……大力……力一點。」老婆說。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把身邊的朋友當作性幻想對象,所以老婆都肯配合著。

我裝成阿明慣常的口吻說:「阿欣,讀書時我已經很想幹妳了,想不到現在真的被我幹到。」

「我……都等了……很久……快來……快來幹……我……啊!」

我們就這樣邊說著淫話,邊站在書房做愛。大約十分鐘後,我把精液全射進老婆的陰道內,然後兩人軟軟的躺在地上休息。

老婆先進廁所清洗,但她一進洗手間,就聽到她的叫聲:「老公~~你又用我的內褲打手槍嗎?骯髒死了!」

「沒有哦!」我裝出一副傻臉說。

「那為什麼我的內褲全弄濕了?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分明是你弄汙後用水洗了。」我走到洗手間門前,看著老婆一手高舉著內褲向我說。

我低頭裝作沈思一會,然後對老婆說:「真的不是我。但為何內褲會濕了,難道……」

「難道,難道什麼?我早說了不要再拿我的內褲去打手槍!」老婆叉著腰對我說。

我擡起頭一臉疑惑的說:「妳肯定那條內褲沒有濕,而且放在洗衣籃嗎?」

「我今早才換出來放在洗衣籃中的,怎會記錯?」老婆說。

我正視著老婆,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果然老婆疑惑起來,說:「不是有什麼問題吧?你的表情怪怪的。」

「我……算吧,應該不是的。」我說。

「什麼算吧?快點說。」

「沒有什麼,我想不是的。」我續說,但心中開始有點緊張。

「快說!什麼事?」

「剛才……剛才阿明上來幫忙修電腦,因為之前電腦不能上網。臨離開前躲在洗手間十多分鐘。會不會是……」我說。

「不會吧?有時阿明來時我都忘了收起內衣褲,但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老婆口雖這樣說,但我聽得出她都有點懷疑了。

「唔……哎呀!」我衝進書房的電腦前,跟著說:「老婆,原來是這樣!」

「什麼事?」老婆跟著我進書房,很緊張的說。

「剛才我叫阿明到來修電腦,但忘了在桌面有個資料夾寫著『阿欣自拍』。我想他是看過裡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經加密處理,而且移去別處了,這裡的十多張照片都沒有露出重要部位。」

我看到老婆的一臉蒼白呆望著我,一會後才懂罵我:「羞死了,你叫我以後怎樣見人?你……你這麼不小心,我……我……」

「對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這輯還未處理。不過那些相中,妳都只是擺一些性感點的姿勢,又沒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當穿著泳衣好了。」我說。

我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著說:「當然不一樣了,那些姿勢這麼……這麼淫蕩。這……這次被你害死了!」

跟著一整個下午老婆都悶悶不樂,看了一會電視就躲在房中睡覺,但睡了一會又走出客廳看雜誌。總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

其實老婆都已經答應我將照片上傳給網友看,我還以為她知道她的艷照被阿明看到後只會覺得尷尬,但想不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老婆,看到妳這樣坐立不安,不如我致電給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沒有看過好嗎?」我說。

「不要哦!我……」

「就讓我打探一下,若他沒有看過那妳就不用白擔心。」我說。

「但……若他看過了,那怎麼辦?」

「若他看了都沒有什麼問題。那些照只是性感一點,這些照片在網上都經常看到。而且他只看過,又沒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問清楚總比日猜夜猜好。」我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說。

心裡慌亂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說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沒有阻止我撥電話。

阿明很快就接了電話:「喂!阿明。」

「哈囉!阿偉。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謝謝你今天幫我修理電腦。」我說。

「你說什麼?我哪有幫你修電腦?我要謝謝你讓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

「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電腦弄好,不像平時哦!」我說。

「啊?你今天發生什麼事?說話怪怪的。」阿明說「沒有,沒有,只是問問而已。」我說。

「若沒有事,那我要掛線。」

「好,沒有問題。」我說。

阿明掛線後,我繼續對著電話筒說:「是嗎?那輯相是在網上找到的?」老婆聽到我這樣說,雙手緊緊的抓著我,將耳朵靠過來。

我怕被老婆聽到對方早已掛線,於是把頭向另一邊靠,繼續說:「當然是真的。」

「怎會呢?那個怎會是阿欣?」我說。老婆聽到這裡,已經掩面走進睡房。我在客廳裝作繼續講電話,約十分鐘後才「掛線」。

我進入睡房,看到老婆抱著枕頭坐在床上呆呆出神,連我進來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輕輕拍一拍她的肩說。

老婆擡頭看我說:「他……他真的看了嗎?」

我點一點頭說:「我極力說那是別人,但他認出了妳的內褲和項鏈,而且背景都認出了。不過我沒有親口承認,只叫他保守秘密,連對妳也不可提起。」

「那他還說了什麼?」老婆說「剛才心都亂了,都忘了他說什麼。只記得他說夫婦間拍這些清涼照都很平常,他都說他不應看這些照片,還向我說對不起,只是當他知道是妳的照片時,忍不住看了。到後來他都是說一些讚美妳的話,他說妳的乳型很美,腿又長、皮膚又白又滑;又說若知道妳可以這樣騷,就不會介紹給我了。」

「是嗎?」老婆低著頭說。

「最後……最後他還說,可惜沒有看到妳的重要部位,說很想看一看妳的乳頭。他說妳那兩顆小乳頭一定是很美的粉紅色,而且很想看看那濕濕的小蜜穴。若下次再拍,記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別說得色一點,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慾。

老婆輕輕打了我一下:「你們這些男人都是這麼壞,一整天就想著看人家的身體。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個女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給他看?唉!以後看到他多尷尬!」

「今晚不要多想,早點睡吧,過一陣子讓大家淡忘吧!」說罷我擁著老婆進入被窩。

 

 

 

 

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今天的事,又想如何可以繼續調教老婆,讓她自願給阿明看她的艷照。就這樣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了兩個多小時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間起來的老婆,突然起來摸黑到洗手間。開始時我還以為她在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過了十分鐘仍未見她回來。於是我起來走向洗手間,看到門只是虛掩。

再走近正想開口時,突然聽到老婆輕叫:「不要這樣看我。」

老婆為什麼這樣說?難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賊入屋?

一頭霧水的我從門隙中看進去,從洗手台的鏡中看到光脫脫的老婆坐在廁板上,左手抓著乳房,右手中指就已經在陰道中進出,淫水多得連小穴附近的毛都濕了。很久沒有看過老婆自慰了,而且今次是偷看,可以看到真真正正的自慰。

我看到老婆仰著頭、閉著雙目,抓著乳房的手不斷搓弄,擠壓乳球,但有時都會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乳頭;陰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時快時慢,看來並不急於立即得到高潮。

「不要再看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語著,看來她正幻想著給人看到她的艷照。

「不要啊!看相片還不夠,還要來解開我的衣服……不要再脫了……不要脫我的胸罩……啊……你很壞……」

我看見老婆用手指撚弄著乳頭說:「不要吸了,很癢……很癢哦……噢!你的手指……弄死人家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聽著老婆的淫話,我早已脫下褲子在套弄著小弟弟了。

「不要再弄了,快……快給我。這麼羞人,我怎可說出口?」

想不到老婆幻想得這麼入戲,連調戲的部份都有。

「不要再在這裡磨了,我受不了,快來……我……我要你的……大陽具插進我的小穴。啊!是這樣了。」老婆一邊說,一邊將手指抽出陰道,然後狠狠地插到最深處。

「啊……呀……好舒服……快……」老婆呻吟著。

我快速地套弄著小弟弟,而老婆就瘋狂地用手指抽插著蜜穴。一時間,我們兩人好像在比賽何人先到高潮。

「我……快洩……快洩了……阿明……再快點……」

我突然聽到阿明的名字。雖然我知道老婆平時都有幻想看讓阿明幹,但都是我們兩人做愛時來調情的。此刻聽到老婆在自慰時叫出阿明的名字,感覺始終有點怪怪的。

當我在左思右想時時,老婆已經到達高潮了:「呀……阿明……我要……要洩了……啊……」

看著老婆的手從陰道中退出來,雙手垂在兩邊,軟軟的依傍在廁板上,臉上泛著紅暈,而且一臉歡愉,心裡莫名其妙地湧出一點醋意。我不顧一切推開洗手間的門,握著仍高高挺起的陽具往老婆的小穴插進去。

「啊!很痛呀!」一臉錯愕的老婆大叫一聲:「你幹什麼?」

「剛才不是嚷著要人來幹妳嗎?」我說。

「那……呀……很深……」老婆嚷著。

我不知自己是介意還是興奮於老婆在自慰時都想著阿明,只知這一刻我只想狠狠地幹老婆一頓。在我盡情抽送下,很快我就在老婆體內射精了。

我把小弟弟退出來,站在老婆面前看著她。呆呆的看著她軟軟的躺在廁板上喘著氣。接著我開口說:「剛才妳是否想著阿明來自慰?」

老婆可能意識到有點怪怪的,所以坐起來擡頭對我說:「剛才……是。不過那是因為我知道他看過我的艷照後,我……我整晚都想著這件事。接著還……」

「接著怎樣?」我追問她。

「後來越想,下面就越熱越濕,所以禁不住……」老婆說。

我低頭看著她,一時不知怎樣回應。因為她會這樣都是因為我弄出來的,其實這時我應該因調教成功而高興,但又有點擔心。始終這一次不是陌生人,而且老婆還可以直接聯絡到阿明。

「妳都倦了,不如先睡,明天再說吧!」我說。

「老公……你……你怪我嗎?」老婆拉著我的手說。

「沒有,只是今天好像發生很多事,要靜下來整理一下。不要胡思亂想,現在夜了,早點睡吧!」我說。

 

 

 

 

當晚我整夜都睡得不好,天一亮我就起來了。

我坐在床上看著熟睡在身旁的老婆,想著到底我應該要繼續下去,還是要停下這些玩意?我有猶豫,是否因為我不信任自己的老婆?就這樣我呆坐在床上大半個小時。

「唔……老公……」老婆突然說著夢話,讓我如夢初醒。

我應該要信任自己的老婆的!當初老婆讓我拍艷照,讓我將她的相片放在網上,不是因為她信任我嗎?現在她只是找個相識的人作性幻想對象,我就懷疑起來,不是太對不起她嗎?其實這都是為了增加情趣而已。

想通後整個人豁然開朗起來,並開始細想如何試探老婆的底線。

不久後,老婆醒來,看到我正在望著她,就羞澀的轉身躲在被內。我從後緊緊抱著她,說:「昨晚開心嗎?」

老婆沒有答我,我只好續說:「早上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又說很尷尬。怎知到晚上就浪起來了。」

老婆轉過身來打了我一下說:「都是你不好,還要取笑我。」

「既然妳不介意,不如就再拿一些給阿明看,讓他每晚都想著妳打手槍。哈哈……」

「你找死!我哪有說不介意阿明看?總之以後不許。」老婆說。

老婆雖然這麼說,但我知道她已經慢慢改變中。接著兩個星期,我經常嚷著要拍一輯新照片給阿明看,老婆當然老是推讓,直到昨天,她終於給我拍了一輯新照片。

今天我就買了台新的印表機將相片印出來放在相薄,然後拿給老婆看。

「你幹嘛將那些照片都印出來?」老婆邊欣賞著自己的照片,邊說。

「當然是要拿給阿明看。」我說。

「這張這麼羞人,怎可以拿給……」

我打斷老婆的話:「那麼其它照片都可以拿給阿明看囉?」

「那……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快把照片藏好。」老婆說。

「老婆,不要再裝了,昨晚我知道妳又躲在洗手間自慰。是不是想著阿明看到妳這輯新照片?」我看見老婆一臉愕然的看著我。

我見她沒有回應,就跟著說道:「妳想不想見到阿明看著妳這些照片時的樣子?我敢保證妳看後一定興奮死了。」

「我……」老婆說「不要說了,讓我安排一下。」

 

 

 

 

今天是我約阿明來我家看老婆艷照的大日子,之前我一直都有向老婆報告狀況,並詳細說出我的計劃,不過她一直都不置可否,只是默默聽著。

她今天一早就起床,整個早上都有點坐立不安,有時我知她有話想向我說,但我特別弄得忙一點,不讓她有機會。

「叮噹……叮噹……」門鈴響起來我走到大門開門,而老婆驚惶地躲在廚房內。

「阿偉,很久沒見。有新照片嗎?」阿明一進門就大聲說,躲在廚房的老婆當然聽得見。

「輕聲點,阿欣還在家。」我說。

「她今天不是要外出嗎?那……那不是沒有得看嗎?」阿明失望地說。

「她的約會取消了,但當然有照片可以看,先坐下來。」我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老婆,阿明來了,弄點小吃、飲料出來可以嗎?」

「哦……」阿欣在廚房回應。

我和阿明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等了一會阿欣在廚房出來,放下小點後就坐在沙發的另一端。我們家的沙發是L字型,我和阿明就坐在長一些,對著電視的一邊,而阿欣就坐在另一邊,即是我們現在是望著阿欣的側身。

我們寒暄了一會,我就從身後拿出那本相簿,向阿明說:「我早一陣子到郊外拍了些風景照,要看嗎?」

「風景照?」阿明疑惑的望著我說:「沒有興趣。」

「看一看,真的拍得很美。」我強行將相薄塞入阿明手中。

阿明迫於無奈只好打開來看。當看到第一張照片就是阿欣時,他立即舉起相薄不讓阿欣看到,並望著我露出驚喜的樣子。

我向阿明示意不要開口,跟著對老婆說:「老婆,我沖印多了一份,妳要不要看?」

「我沒有興趣,我看電視好了。」阿欣說後就側頭看著電視,這樣我們幹什麼她都不會看到。當然這是我和阿欣早安排好了。

阿明看著第一張相禁不住問:「一樣的?」

雖然阿明為了不讓阿欣知道我們說什麼而只說了三個字,但我當然明白他的意思,說:「是哦!是一樣,特別這樣拍的。」

但為什麼阿明會這麼問?因為老婆在相片中的衣著就同今天的一樣,都是穿了件白色長袖恤衫,下身就是一條灰色及膝裙,坐在現在她坐的位置,而我那天亦是坐在阿明的位置拍。那即是阿明看著相中的老婆和現實的老婆是一模一樣。

阿明翻到下一張相,那一張相片中,老婆的姿勢和上一張一模一樣,只是上衣脫去了,露出雪白的肌膚和深粉紅色的乳罩。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連裙子都脫去了,只穿了套深粉紅色的內衣坐在沙發上。現在我們擡頭就看到穿著整齊衣服的阿欣,但相簿中就看到同一個坐姿,但只穿著內衣的老婆。阿明現在興奮否我就不清楚,但我這個看了這輯相幾次的人,就已經興奮起來了。

「阿明,今次的照片是否拍得很美?」我問阿明。

「那……那簡直是極品!這樣的照片都能給你拍到。」阿明說。

我看到阿欣的面頰開始泛紅,不過,沈醉在老婆的艷照中的阿明當然沒有察覺。

「快翻到第四張,這一樣更美。」我對著阿明說。但其實我是說給老婆聽,讓她知道我們看到那一張。

老婆此時的面更紅,因為這一張相,老婆連乳罩都脫下來,露出那雙粉粉的乳頭,這亦時阿明第一次看到老婆整個乳房。至於阿明,他都開始有點坐不安,不知是否下身脹到有點痛?

再翻到下一張,此時相中的老婆改變坐姿,正面向著我們。所以我們可以看清楚兩個雪白的乳球。

「第五張相是否更靚?我最愛這兩點小水點。」我指著老婆的乳頭說。

「是哦,這兩顆小水點看來晶瑩剔透,喝下肚一定很美味。」阿明看來都很享受這種偷偷看的快感,還配合著我對老婆的身體品評起來。

雖然我們說得不清不楚,但老婆又怎會不知我們在說什麼?這正正就是我想要的,讓好友看老婆的艷照,但都讓老婆享受被人看的快感,而且更在她面前對她的身體評頭品足起來。

接下來的照片都是老婆在沙發上擺出各式各樣的性感姿勢,有時用兩手抓著雙乳,有時就伸手進內褲中。雖然只是六、七張相,而且阿欣始終都沒有脫下內褲,但都看到我們熱血沸騰起來。若果不是阿欣在場,我估計阿明一早拿出小弟弟來打手槍了。

當然我不時都引導阿明對相片品評一下,好讓阿欣都可以投入我們。我看見她不時改變坐姿,又把雙腿夾得緊緊的,她此時下身定必已經淫水泛濫了。

到倒數第四張,角度是從上向下拍我雙腿。在相中我是坐在沙發上,而阿欣就跪在地上,俏麗的臉兒就在我雙腿間向上望著鏡頭。

阿明看後一面疑惑地望著我,「你等一會。」我裝作不讓阿欣聽見,輕聲對阿明說。跟著我將茶倒在地上,說:「哎呀!對不起,阿明,有沒有弄汙你的衣服?」

「沒有,沒有。」阿明說。

「老婆,快幫忙抹地。」老婆此時已經轉過頭來,一臉驚訝的樣子。其實她裝得不太像,不過被老婆的身體迷住的阿明又怎會發現?

老婆依計劃拿起抹布抹去地上的茶,阿明則舉起手上的相薄,低頭看著我老婆邊抹地,邊爬向他。當阿欣爬到阿明雙腿前,阿欣擡頭對阿明說:「可否讓一讓?」

阿明聽後本想站起來,但我立即對他說:「不用站起來。」

他先是呆一呆,然後就想到我的用意,於是他沒有離開,只張雙腿張開讓阿欣向前爬。現在的情景就和相片一模一樣了。

阿欣說了聲謝謝就再低頭幹活,阿明就立即翻到下一張相。相中的阿欣此時已經從褲中抓出我的小弟弟,並伸出舌頭舔著我的龜頭。跟著的一張就是阿欣將我整根肉棒含在嘴裡,而最後那張照片當然是我將精液全射在老婆面上。

「最後那一張是否最精彩?」我問阿明。

阿明還沒有回答,阿欣就擡起頭扁著嘴說:「你弄到一地都是,不單不幫我忙,反而還在看照片。有什麼好看?」

阿明沒有作聲,只是他低頭呆呆的看著阿欣,良久都沒有反應。阿欣被他看到有點不好意思,就站起來說:「阿明,幹什麼呆呆看著我?」然後就拿起掉在地上的杯子走進廁房。

被阿欣這麼一說,阿明才回過神來,當看到阿欣走進廚房之後,就向我說:「剛才我看著阿欣的臉,就好像看到我的精液濺在她臉上,實在太美妙了!我可否借洗手間一用?」

「當然不行,你要打手搶就回家好了。我剛才都看到慾火高漲,我要去找阿欣出出火。」我邊說邊推阿明離開。

「你怎可以這樣?我怎能忍到回家……」阿明抗議著說。但我當然沒有理會阿明的抗議。

一關上大門,阿欣已經從廚房裡走出來,抱著我吻起來了。我們一邊接吻一邊走到向沙發,當我將老婆推在沙發上時,她已經被我脫到一絲不掛。我脫下褲子,打開老婆雙腿,已經看到她下身的陰毛濕作一團團了。

看到這樣的情況,當然立即將已經脹到硬梆梆的陰莖頂在老婆的陰道口。本來打算把龜頭弄得濕一點才攻佔進去,但稍稍用力,小弟弟就已經滑進陰道了。

「唔……老公,很舒服……」我都還未開始動,老婆已經舒服得叫出來了。我調整好姿勢,跟著慢慢抽動起來。

「呀……快點……我很想要……剛才忍……忍得……很辛苦……」老婆呻吟著。

「是嗎?剛才剌激嗎?我看到阿明的褲襠脹得多厲害!」我說。

「剌……剌……哦……很興奮……呀……不……呀……」老婆開始有點語無倫次「妳說什麼?我幹!」我邊說邊狠狠地將小弟弟插到老婆的最深處。

「哎~~我要死……來……再來……呀……」老婆今天非常主動,除了大聲淫叫外,還主動夾緊陰道,真的爽死我了!

現在我們兩人沈醉在肉體帶來的快感之中,我們沒有變換姿勢,只是用最原始的男上女下,我們只是單調地重覆著一模一樣的抽插動作。可是每一下抽插就好像將一個單位的快感從陰莖注進體內,而且很快就多得連身體都裝不下了。到最後,我將陰莖插進老婆的最深處,而精液亦在同時間注進老婆的體內。

我們兩人相擁躺在沙發上,讓慢慢變軟了的陰莖泡在老婆那又暖又濕的陰道內。跟著忍不住問:「剛才被阿明看著自己的裸照時,有什麼感覺?」

老婆與我對望一眼,跟著低頭說:「只覺得很害羞。」

「真的只有害羞嗎?但為何剛才阿明一離開,妳就從廚房跑出來抱著我?」我微笑著說。

「那……那當然會有點興奮。」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一副惹人憐愛的表情。

「真的只有一點嗎?我看妳剛才定是想叫阿明當場和妳幹一炮哦!」

「沒有,我沒有這樣說。」老婆辯護著說「沒有這樣說,那即是有想了?」我取笑著老婆。

「我不跟你說了,你盡是欺負我。」

「不如打電話給阿明,看他在幹什麼。」我轉換話題。

老婆沒有作聲,只是一臉猶豫的樣子。我見狀立即拿起電話,良久阿明才接電話:「喂!偉哥,什麼事?」

「想問你剛才覺得怎麼樣?」我說。

「當然是興奮死了!現在我正躲在你家樓下的公共廁所裡打手槍。一會再說吧!」我開著電話的免提功能,好讓老婆聽到阿明的話,而且老婆聽後,臉兒即時紅得像蘋果一樣。

「等一會再打手槍吧,先具體一些說給我聽你剛才覺得怎麼樣,若果說得動聽,或者我可以找些東西獎勵你。」我說。

「啊?有獎品?那一定要講了。反正都已經被你打斷了,一會兒又要從頭來過。」阿明續說:「剛才被第一次看到阿欣的裸照精彩多了,而且阿欣還活生生坐在自己面前。料不到你會想到這個點子。」

「那我老婆美嗎?」我看見老婆很細心在聽,而且一臉羞愧的樣子。

「當然美啦!因為認識了這麼久,所以沒有留意。原來她身材這麼好,那雙乳房大小適中,又是我最愛的吊鐘型。但最誘惑人的是那兩顆粉紅色的小乳頭,放在雪白的乳房上。有幾次我真的想走上前扒開阿欣的衣服吻下去……」阿明足足講了五分鐘,將老婆身體每一部份都品評一下,而且還強烈地表達出他對老婆的身體的迷戀。

「夠了,夠了,你不說,我都不知我老婆原來有這麼好。見你這樣賣力,我將我們夫婦做愛時的錄音播給你聽,助你打手槍。」我打斷了阿明的話。

「真的嗎?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招。」阿明欣喜地說。而阿欣就一瞼茫然和驚愕的望著我。

我靠近老婆的耳邊說:「我沒有錄音,但妳現在叫還不是一樣?」

「不行,我不要做這麼淫蕩的事。」老婆輕聲說。

「現在還說這些?阿明連妳的身體都看過了,又對妳有這麼高的評價,妳不會連叫幾聲給他聽都吝嗇吧?」我邊說,邊伸手到阿欣的下身去剌激她那還濕潤的小穴。

老婆沒有阻止我的手,任由我的手在她下身遊走,不消一會,已經弄得她嬌喘連連。可是她始終咬著嘴唇,不肯發出聲音。

「喂!阿偉,你在嗎?你在播著錄音嗎?怎麼沒有聲音?」阿明有點不耐煩說。

「我在,前戲當然是靜一點,要嚐好事當然要有耐性一點。」

我見老婆總是咬著唇不肯吟叫,所以只好忍著她下身傳來那一股精液的腥臭味,伸出舌頭去舔弄她的陰蒂。

「啊~~」在我的舌頭觸碰到老婆的陰蒂時,她終於叫出第一聲了。

「啊……很舒服……老公……啊……不要……不要……弄那裡……」不知是否叫第一聲特別難為情,還是替老婆口交實在讓她太興奮了,她叫了第一聲後,就開始在電話筒旁發出誘人的呻呤聲。

至於電話的另一邊,亦開始傳出沈重的呼吸聲。

「呀……老公……我……快來……我要……你的大肉棒……快來插我……我的……小穴……又熱……又空空……很……難受……快……來……」平時很少會說得這樣露骨老婆,今天居然這樣大膽地淫叫起來。

我不知她是真的想要,還是只是說給阿明聽,但剛來完一發的我暫時都硬不起來,只好用手指代勞。我一邊用口吸吮著她的陰核,一邊用手指在她的陰道中左穿右插,弄得她樂透了,淫叫聲就越來越大,說話當然亦越來越露骨。

「啊……呀……到了……呀……」老婆大叫幾聲後就洩身了,整個人軟軟的躺在沙發上。

「喂!阿明你在嗎?」我拿起聽筒說。

阿明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不說了,先掛線,我現在弄到一褲子都是,都不知怎樣辦。」

「哈……哈……」聽到阿明這樣說,我忍不住望著老婆大笑起來。至於軟弱無力的老婆,就只能將雙手遮掩著羞澀的臉兒。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舞廳艷遇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