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她牽著小男孩纖細的手腕,優雅自在的穿過幾條街,小男孩不時抬頭望著她。或許是週遭不時傳來陌生人異樣的眼光,使他不安。換成我也會,誰都會用欽羨略帶不可置信的眼神注視這對母子,她擺動的圓臀,堅挺碩大的雙乳,加上標緻的身段任誰也會被這樣成熟嫵媚的媽媽所吸引。而我是個心有非份之想的人,我注意她很久了。

這女人叫侯芬,一頭波浪捲的長髮,一襲低胸淡綠色連身洋裝,均勻白皙的小腿恰如其分的一直延伸到白色細帶高跟鞋裡,尤其是胸前擠壓出立體分明的乳溝,飽滿的奶子讓人忍不住想捏上一把,那天她成熟的韻味深深地吸引了我,不,該說牢牢地擄獲了我。

嚴格來說她算不上絕色,以38接近40歲的女人來說,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中年女人的絕妙風韻,不需要多漂亮已經充滿了殺傷力,就像熟到剛好的桃子。

如果用「媚」來形容她,我想那是最恰當不過的。至此,我已經不能一刻沒看到她,心裡的淫念不時湧現,就因為這麼想,我總篤信終有一天這塊美肉會有入嘴的一天。

想著想著,她腳步停在一家服裝店前,略一觀望,是家女性內衣專賣店……

不知道她裙子裡穿著什麼樣的內褲,白色蕾絲?黑色棉質?買件高腰丁字褲吧!

那最適合你,上床前,脫光你的衣服之後,我會用幾分鐘的時間要你穿著這種內褲替我口交,一邊讓手遊走在你圓弧飽滿的雙臀,然後注視著你如何用那兩片嘴唇包覆我的陰莖前後吞吐。

她在外頭櫥窗頓首良久,終於走進自動門,一會兒,我開始幻想她試穿的情景。

約莫半個小時後,她提了一包灰沉沉的袋子走出來……那裡面豈不是她最神秘的性慾象徵嗎?她臉上隱隱洋溢著喜悅,小男孩再次抬著頭看她,真幸運,媽媽穿怎樣的內衣褲都讓你看見了,無所謂,總有一天你也會知道媽媽幹那一檔事時,是怎樣的表情。要命!這麼一個念頭,褲襠都鼓起來了,於是,我逐漸縮短我們之間的步距,等一個機會。

正午時分,她似乎有目標的加快腳步,不一會兒帶著小男孩走進一家餐廳,我駐足一會兒跟著進去。餐廳裡客人不多,在中餐時間這倒少見,侯芬和小孩選了一處角落,我佯裝平常選了背對的隔壁桌,點完餐送上飲料之後她對小孩說:「乖乖坐著喔!媽媽上洗手間去。」

機會來了!

她搖曳著裙擺往化妝室走去,我拿起行動電話按了幾個號碼,侯芬的手機在皮包裡「嘟……嘟……」響起來。

「小朋友,媽媽的電話響了,快拿去給媽媽呀!」我回過頭來堆著和藹的笑臉。

小男孩很聽話的手往皮包裡一撈,雙手握著手機便跑向洗手間。

自然,為她準備許久的迷藥很快就倒進柳橙汁裡了。

幾分鐘之後侯芬跟小男孩走回座位:「奇怪?是誰打的?也不說話。」她嘀咕著順手把行動電話擱在桌上,然後拿起飲料啜了幾口,那一剎那,我幾乎按捺不住暈過去。

當服務生終於把餐點送上,小男孩說:「媽媽,你生病了嗎?」

「嗯……媽媽有點悶,怪怪的……」侯芬虛弱的答腔,藥效發作了。

「那你趕快吃飯才會好喔!」

「乖,你先吃。媽媽瞇一下下就好。」話一說完,侯芬趴在桌上沉沉地睡著了。

等候許久的一刻終於到來,我假意關切:「小朋友,媽媽好像不舒服喔?叔叔帶媽媽去看醫生好不好?」小男孩懵懂的不知該如回答,儘是盯著我看。

我伸手貼著侯芬額頭:「哎呀!媽媽發燒了!再不趕快就糟糕了!我們得快點去找醫生伯伯才行。」我攙扶侯芬讓她倚著我,並息摟著她的腰,入手觸感溫軟,小男孩一手拎著皮包一手揪著媽媽的衣角,乖乖地跟著我找「醫生伯伯」。

當然,小男孩很容易打發的,我只需交代櫃檯的小姐一聲給些小費,飯店服務總是可以出人意表的周到。當我攙扶侯芳走進電梯,我迫不及待的想輕浮的摸她圓臀一把,不過遊戲刺激的地方就在這裡,不管我多想要也必須克制自己,到了該衝刺的時候力道才會越大,力道大快感就越高,到了獸慾滿到就要溢出來的時候,它就會像潰堤一樣不可收拾,而我就變成野獸。

想到這裡,胯下的肉棒已經硬得讓我難以站立。電梯這狹窄的空間裡已經充滿她身上的香水味,侯芳身軀虛軟毫無抵抗力的倚著我。走出電梯,我索性把她抱起來,找到房間費力的把她擱到床上,回過頭快速關起門。

侯芳玉體橫陳在白軟的床上,雙峰挺立的曲線隆起兩處山丘,透過纖細的腰肢往下延伸到女人的秘處,那裡微微隆起,但柔紗的裙子自那裡開始往中間陷下襯托出大腿勻稱的輪廓。沒關係,女神已經是我的嘴邊肉,越是美好的時光越要細細品味。我注意到方纔她自服裝店拎出來的紙袋,那裡面當然就是她性慾的象征,我希望是高腰細帶丁字褲。

隨手一探,是一條棗紅色絲質丁字褲,前後透明鑲花大量鏤空設計,但包覆著陰戶的布料比我想像中稍多。新的底褲賣相淫蕩但沒有生命,我對它提不起興趣,隨手一拋,我的視線回到侯芳沉睡的臉龐,騰出一隻手拉開褲襠的拉鏈費力的掏出硬挺的肉棒,在她面前這麼做是我夢想已久的事,褻瀆女神的感覺令人飄飄欲仙。

我靠近她,搓揉著青筋纏繞的陰莖,並將它貼近她的唇,馬眼滲出的淫液滴落在她的雙唇上,我把龜頭在她唇邊輕拂畫著圓圈,然後將手指探進兩片唇之間稍用力撥開牙齒,腰往下沉,肉棒滑入她的嘴中,溫暖濕潤而美妙的電流旋即竄上腦門。(啊……這就是讓男人銷魂的酥麻感……)

我緩抽深進,侯芳緊閉雙眼吭也不吭一聲,她的臉因為口中異物的侵入而扭曲變形。我胯下ㄧ邊動作一邊撫摸她的乳房,近40歲的女人奶子居然這麼有彈性,這令我像撿到寶一樣讚歎。稍使勁,一團美肉旋即充滿手掌,此刻縱有千般理由我也不會放手。雖然她睡得很沉,但我希望她有點反應,於是我增加手部的力量,渾圓酥軟的乳房在我手中變形的不成樣,她眉頭皺都不皺一下,這讓我有點失望卻又快感交集。

(如果粗魯一點她會怎樣?)我很好奇,將手伸進V字領裡撐開胸罩掏出她雄偉的雙乳,既白淨又碩大的酥胸映入眼簾,豪乳上還留有我頓足的痕跡,她的乳暈顏色稍深,餵過奶的女人乳頭也稍大些,這個地方除了她的兒子我想他丈夫也愛不釋手吧,那麼褻瀆它將會是充滿樂趣。我張口就吸吮起來,舌尖圍繞著乳頭四周,不一會它已經堅挺無比。

此時放在她嘴裡的陽具脹得更厲害,我按捺不住掀起裙擺,肉色丁字褲將她的下體包得緊緊的,我真喜歡肉色的內衣褲,它讓胴體襯托得更性感,就像女人身上多了一層偽裝的皮膚。我環伺眼前的獵物,發現秘處已經濕潤,肉縫滲出的淫液將那部份底褲染成深褐色。

伸出中指隔著內褲輕壓肉蕊,緩緩地劃圈圈,我嗅到女人準備好進行性交的氣息。陰戶像是對我招手,我抽出她嘴中的陰莖,雙手撥開玉腿,山谷中隱蔽的洞口大剌剌的呈現眼前。不過我猶豫了一下,我該就這樣卸去她最後的防衛還是讓她俯著身好?

我沒考慮太久,奮力將她轉過身,飽滿雙臀構成的畫面讓人眼睛就快冒出火來。我接著往上使勁拉扯她的底褲,內褲頂端深深地陷進肉縫,我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黑亮的陰毛,此時她動了一下。

「唔……」

難以忍受嗎?我的女神。

她纖細的手指揪著床單,我想她很快就會恢復意識,但好戲才要開始而已。

我把中指放進嘴裡沾滿口水然後將指頭輕輕按住穴口的底褲,手指接著順著穴口不斷上下遊走,侯芳雙臀顫動的更厲害。有反應的女人總好過沒有,我用手指勾起擠成一串的底褲再狠狠地放掉,底褲彈回拍打肉蕊,她鼻息逐漸粗重。我再次重複這個動作,直到她的大腿根處僵硬起來,然後我停止頓了一會。

「你知道,如果你老公知道他美麗妻子的這裡……」我把臉湊近兩腿之間,細細的端看著眼前銷魂的洞口。「已經濕得可以讓很多男人享用……他會不會感覺到另一種快感?你不認為男人潛意識裡都希望老婆當自己的面跟別的男人苟合嗎?」她沒有回答。我想她還出不了聲,看看她的皮包裡我找到她的行動電話,腦海裡閃過一個極為刺激的動機。我在通訊錄裡找到「老公」的電話號碼,然後按下撥話鍵等待一場遊戲。

「嘟……嘟……喂,親愛的,找我什麼事?」

我把行動電話擱在侯芳嘴邊。

「跟丈夫打聲招呼吧!他一定想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我在她耳邊細聲的說。

接著我脫下她的丁字褲,引人入勝的蜜穴泛著珠光,我將臉湊上,鼻子狠狠地深呼吸,不禁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成熟女人獨特的腥香撲鼻而來,我伸出舌頭如輕舟過水般滑過肉蕊,舌尖沾滿濕滑的愛液,我不假思索在嘴裡品嚐她的味道。

滑膩滑膩的熟婦滋味難以言喻,我往上舔著她緊閉的菊門,她臀部冒起雞皮疙瘩,現在,好戲要上場了。我再也無法慢條斯理,大口的吸吮著密穴,並發出「啾、啾、啾」的聲響,最後索性輕咬外陰唇,侯芳身體微震「嗯」的一聲。

「芳,你怎麼樣了?怎麼不說話……?喂……喂……」

現在我就想要她,我瘋狂的想要她。在這之前,我在她耳旁說:「大美人,嘗嘗我的肉棍後,你就不會想要你老公的了。」她身體繃緊起來,她比我想像中甦醒得更快,不過一切都太遲了。

我把她翻過身來,她雙眼仍然緊密但呼吸沉重,我粗暴的分開她的腿,龜頭頂著肉縫,稍一遲緩然後使勁的往裡面挺進,侯芳登時眉頭深鎖緊咬下唇忍住不敢出聲,身體僵硬的弓起來。

「啊……真緊啊……」

肉棒整根盡沒之後,很快的再抽出再深入,現在我已化身為野獸。行動電話的另一端傳來急躁的聲音:「芳,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現在在哪裡?我怎麼聽到男人的聲音?」侯芳眼角滑下淚珠,她吃力的用手摀住口鼻。

看到她欲蓋彌彰的模樣,我環抱她的雙腿搭在肩上讓她肥臀提高,以便我插得更深入,當龜頭幾乎直抵子宮頸,她忍俊不住「唔……嗯……痛……」發出聲來。

「這……這……你……你這個下賤的女人,他媽的,你在幹什麼?」

這真是一場別開生面的Live秀,觀眾不需多,重要的一個就夠了。

侯芳聽到丈夫的怒斥精神已經恢復一大半,她終於睜開眼拾起行動電話,張口想說些什麼,但胯下騷穴裡我的肉棒進進出出,她額頭冒著斗大的汗珠嬌怯怯的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抬手就往她的圓臀使勁的一拍,她淒慘的「啊」出來。

「侯芳!你這不要臉的女人,你告訴我,你在哪裡!你給我說!」

「老公……我……我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嗚……」

「操!做這種事你還敢打電話給我,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是怎樣?!」

我ㄧ邊聽著她跟丈夫的對白,一邊賣命地插穴,她一下子要去抑制抖動的聲音,一邊又要分神騰出手推開我的下腹,過程中,她的一對奶子在眼前劇烈地晃動,陰戶更分泌出大量淫液,性交額外刺激讓她的身體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快感。

我伸手捏住她的乳頭,湊近她耳邊:「我要你告訴他,快!不然老子捏斷這裡!」話說完,我更使勁捏她乳頭。

侯芳表情痛苦,眼裡露出哀求的眼神拚命搖頭。

「還是你想讓你兒子看看作母親的怎麼跟男人玩穴?」我不得不停止動作來警告她。女人可以對不起丈夫,但卻不能在兒子面前失去母親的尊嚴。道理很簡單,丈夫可以再找,兒子卻不行。

她露出悲淒的神色,閉起眼別過頭,一會兒之後,睜開眼然後表情漸漸轉為奇異而堅定。接著她把行動電話放下按下免持聽筒鍵,神秘的看我ㄧ眼。

「老公……你真的想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

「廢話!下三濫的淫婦,你……你給我老實說!」

我忘了肉棒停留在她火熱的騷穴裡,並息聽著她發出性感誘人的聲調,然後心裡催促著(說……說出來……)。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除了你,別的男人是不是也想操你老婆嗎?」

太爽了!她真的說了!這下換我腦袋一片空白,她真的說出來了!

「喔……你不是想知道,別的男人插你老婆兩腿中間,是不是會跟你一樣爽嗎?」

她不但語帶淫蕩,還唱作俱佳的用舌頭舔著嘴唇,然後雙手捧住胸前兩團肉慢慢搓揉起來。我也不管她怎地前後轉變如此大,顯然她兒子對她的重要性起了出乎意料的作用,馬上瘋狂的抽送。

「親愛的……我眼前有一個男人……我不認識他……但……但是他粗暴地扒開我的腿插著你老婆的騷穴……喔……他好用力……」

她丈夫一反常態並沒有出聲。我繼續鼓動腹部進出他美艷妻子的私處,心裡想著她老公大概沒命聽她說完。

良久,不知歷經了多少次狂暴的交合,行動電話傳來虛弱細微的聲音:「他……他有摸你的奶子嗎?」

「有……他的手也玩弄了那裡……唔唔……還……還……」

「……還有哪裡?」

「還……還有我的屁眼……喔……」

侯芳跟丈夫的對話過程中表情越加紛亂。

「賤女人……你……你舒服嗎?他現在在做什麼?」

(當然是猛幹你老婆!)

「啊……啊……插穴……」

「你喜歡他的棒子嗎?啊……」

我發覺她丈夫的聲調有異樣,該不會……

「……我……我喜歡……唔……比你的還大……親愛的……你……你現在在做什麼?」

這對夫妻怪異的癖好是絕無僅有的催情劑,我拔出肉棒,迅速地將她抱坐起來,侯芳的肥臀配合的扭動起來,胯下的陰莖煞是舒服極了。

「我……我把肉棒握在手中,幻想你被玩弄的樣子……啊……你真下賤……

淫蕩……」

我和她越加猛烈的撞擊發出「噗噗」的聲響。

「用力……用力給我幹她……我要你幹死她……幹死她……」

侯芳紛亂的頭髮散落肩上,跟今天在街上的貴婦模樣判若兩人,她環抱著我的手深深的陷入我的皮膚,刺痛、酥麻感讓人欲罷不能,今天應該是活不了了。

既然要死,這樣倒也算愉快,心一橫,雙手托住侯芳的肥臀,發狂地上下挺送做最後的衝刺。

「啊……啊啊……老公……我……我快死了……」

「……喔喔喔……我……我也……」

「我的洞……要穿了……」

啊啊……啊……快了快了!我緊緊地抱緊她,已經,已經……

「射進去……啊……把你的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子宮裡……射……射……射啊……」

馬眼一鬆,輸精管陣陣的抽動,灼熱的精液筆直的射進侯芳的肉蕊,她感受到的同時也達到了高潮不斷的抽搐。不,應該說三人同時都到達了頂端。

「……啊……」侯芳往後一倒,整個人失了魂的躺在床上喘息。而我也順勢趴在她胸前,將臉埋在一對豪乳之間。就像從天堂剛掉落地獄一樣,現在,有種死了的感覺。

「她的身體很不錯吧……」不知過了多久,侯芳的丈夫透過行動電話悠悠的說。

「別人的老婆總是最有味道……上別人老婆都是男人的夢想,不過不會有下一次了。」

說完他就結束了通話,最後只剩下「嘟……嘟……」的聲響迴盪在空氣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