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的那段日子裡,我和婉儀渡過了一段非常不尋常的生活,一段太太淫蕩、先生荒謬的日子。

我們住在一個非常安靜的社區,社區有一條馬路,兩旁都是住家。我的對面住著一對剛從大陸來的林姓夫婦,我和林先生常常早上一起搭電車上班,在電車上,我們的話題就由閒話家常逐漸談到一些日常生活所發生的事,甚至是個人問題與夫妻間的私生活,聊著聊著就漸漸熟悉了起來。

有一次,林先生問起了我的性生活。

林先生:「你們夫妻這樣恩愛,性生活一定很美滿吧?」

我:「當然!一禮拜至少有三、四天的性運動。狗趴式、傳教士式以及其它不同體位都有嘗試過。」

林先生:「哇!你們都玩這麼凶呀?」

我:「哪有!適當而已啦。你呢?你的性生活也不錯吧!」

林先生:「唉!甭提了,一提起就煩。」

我:「別這樣!說不定我可幫忙,你……你是不是翹不起來?」

林先生:「不是我啦!!好吧,我跟你說好了。」

我漸漸地清楚林先生的煩惱,他對我說,他太太是從鄉下來的,對房事沒有很大的興趣,又害羞,不要說狗爬式,就連叫她張開腿都要老半天,搞得都沒了性致。

我:「好了,我們不談了,趁著你老婆出差,晚上來我家吃個飯吧!」

晚上林先生到我家吃飯,我老婆也不知道在發春還是怎樣,一到家就換了衣服,穿著黑色迷你百摺裙,裙子就在私處下的幾公分,上身是有鈕扣的白色V領襯衫、白色內褲,沒戴奶罩的在煮著菜。

林先生雖和我在客廳聊天,不過眼睛一直盯著廚房裡我太太晃動的翹臀。

飯菜一好,我和太太一起端到林先生前的小桌上,婉儀一彎腰,兩座柔軟又白的33C枕頭山就完全的呈現在他眼前。我和婉儀坐在林先生的對面,大家一邊吃一邊看新聞,不過林先生的注意點卻是我太太兩腳中間那若隱若現的內褲。林先生除了吃,還要看,還要試著去掩飾,真是把他忙得有點手忙腳亂,不過我一看到他那色迷迷和貪婪的眼睛直盯著我老婆的重要部位,我就情不自禁的硬了起來。

飯後,趁婉儀洗碗時我問:「林先生,你看我太太的奶子後有什麼感想?」

林先生不好意思的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沒關係!我告訴你,我就是有那種怪辟。我知道很變態,不過,只要是暴露老婆給人看,就會讓我興奮得抓狂。」

林先生:「真的嗎?其實我也有幻想過,不過都只是幻想的。」

我:「好了,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讓我們進行下一步吧!」

林先生:「下一步?」

我說:「你等一下。」我走到婉儀旁,拿出我早準備好的眼罩說:「戴著眼罩到房間等我,我一打發了林先生後馬上回來。」

婉儀當然是興奮得馬上回房,她一整晚的春光秀已經把她弄得又濕又癢了。

婉儀回房後,我到大門旁打開門又關上,確定婉儀可以聽到關門聲。我回到客廳跟林先生小聲說:「跟我來,不過千萬不可出聲,不然就沒得玩了。」

我先一人進房,確定婉儀帶著眼罩後再打手勢叫林先生過來。我到了床邊,又用毛巾把婉儀兩手綁起,免得她拿掉眼罩。

我說:「婉儀,把兩腳打開,讓我看看有多濕?」

婉儀:「不要嘛!人家會害羞。」嘴巴說著,做的卻是另一套。婉儀躺在床上,乖乖的打開兩腳。

我打了手勢叫林先生摸摸看,林先生看得整個都呆了,不相信的看著我,我又打了相同的手勢才讓林先生動手。他每一碰,婉儀就呻吟,雖然隔著內褲,婉儀的敏感度還是沒減。林先生的手指動作雖然單調,不過還是使得婉儀興奮得整個身體都彎了起來。

這時我已經是全身脫得光溜溜的,握著寶貝坐在椅上欣賞著這場show,我心想:難怪林太太對sex沒興趣,林先生沒那種對女人愛撫的經驗,他一定是插插就了事的那一型,不過也不能怪他,因為大陸人沒我們台灣人色。

突然,一陣淫叫聲把我從腦海裡拉回現實,林先生已經不用我再打手勢了,這時他自己正用他那寶貝一進一出的肏著婉儀的屄,兩手抓著大奶又揉又壓的。婉儀的內褲倒掛在右腳上,兩腳被林先生放在肩膀上,整個身體一上一下的拋動著,嘴已經不知道在念什麼。

我想不到林先生一個讀書人體力也不錯,遇到我老婆這麼緊的騷屄還可以橕上一段時間。剛想到這,林先生就抖了一陣,把made in China的精液給洩了出來。林先生一臉滿足的把雞巴拔出,整泡精液就順著屄的開口流了出來,不時地還冒著白泡泡,那一幕說有多淫蕩都不足為奇。

婉儀嗲嗲的說:「老公,你怎麼洩了?我再一下下就好……快呀!我屄裡癢得受不了!」

我跟林先生換了位置,走到婉儀身旁把她整個給翻了過來,順著doggystyle,把婉儀弄得淫聲連連,高潮一波接一波。一想到婉儀的陰戶裡還有林先生剛射進去的精液,我插起來感覺就特別滑順和興奮。

婉儀:「啊……出來了……」

婉儀怪叫一聲,整個陰部抽搐不停,連白帶也洩了,滿床都是黏黏的淫水,一股股的白色液體不停的從婉儀的屄裡冒出。

隔天,我和林先生又在電車上聊起。

林先生:「你太太真是棒極了!我從來沒這樣玩過,既驚險又刺激。」

我:「還好,我太太已結紮,不然一定會被你搞大肚子。」

林先生:「真抱歉!你一提我才想起,真是好險!」

我:「別擔心,我敢讓你這樣亂搞,一定有我的道理。不過你可不要趁我不在時搞我老婆,她還不知道這天就是你,要是你強來,她一定會報警的。」

過了幾天,林先生又提起他老婆,我就自靠奮勇的說:「只要你不介意,我一定可以把你老婆從寡婦調教變成淫婦。」

林先生考慮了一陣:「……好吧,我也想嘗嘗看自己老婆被人幹的滋味。」

我到達林先生家後,林先生也用我家那一套把他太太帶到床上,而我則在門外等候手勢。林先生使盡一切方法,終於把眼罩戴在他太太眼上,我也順著林先生的指示進到了房裡。我二話不說的抓起毛巾,把林太太雙手綁在床的框架上。

林太太:「小林,你幹什麼?!放開我!」

林先生:「放輕鬆,我們這次玩點不一樣的。」

林太太:「不要,這樣好變態。快放開我!」

我好不容易的用雙臂夾住她兩腳,再把我這次帶來的法寶拿出:「日制跳蛋按摩器」。

開關一動,我用跳蛋按摩著只剩下內褲的林太太,不時的在陰核周圍畫圈,不過不接觸陰核。過一陣子,林太太已不再掙扎,內褲明顯的濕了,我就再進一步的挑逗,直到林太太哼出聲來。

林先生:「舒服就出聲吧,不要再憋了。」

林太太:「死相!我以後不跟你說話了,唉……羞死人了!」

她話一說完,我就把內褲往旁撥開露出陰戶,再把跳蛋塞了一小節進去,然後用內褲把跳蛋卡在那地方,讓林太太愈來愈濕、愈來愈癢。

林太太扭著屁股說:「小林,拜託……把這鬼東西弄深一點……我要……快啊……」

我不理林太太的請求,繼續跟林先生坐在椅上,靜靜看著他太太第一次表現出的淫蕩模樣。

過了10分鐘,我看時機到了,就把林太太的內褲拿掉,再把整個跳蛋塞入陰道深處,過沒多久,林太太身體便像一隻蝦一樣邊抖邊淫叫。

突然,一股水柱從屄裡噴了出來,連跳蛋都給衝出來了,我馬上把雞巴插入正被高潮襲擊的林太太陰道,我越插,她就抖得越厲害,淫水直流。我想她可能是第一次高潮吧!不然怎麼陰道會收縮得這樣厲害?

在林太太淫水四溢的陰戶抽送了一會,我把雞巴拔出,雖然還沒射精,不過我已讓林先生嘗到看著老婆被人幹的真正味道。最後林太太竟興奮得昏了過去。

我相信大家都有幫太太買過內褲,不過拍賣太太內褲就不多見吧?我在日本網上加入了幾個網站,網友都是跟我有相同嗜好的人。其中一個網站就有拍賣或交換太太的內衣褲的交流,當然一定要是會員才行。

我在與我太太相好時特別攝錄了一小段用內褲擦婉儀淫屄的影片,包括內褲吸淫水的一幕。我一放到網上,馬上就有網友留話要買,我是唯一的台灣會員,也難怪會引起騷動。

我賣給了一位居住在和我同一城市的人,因為交貨比較方便。交貨那一天,那位叫Nagi的先生來到我家,也順便吃了個飯。在聊天中,我知道Nagi桑是個推拿師,當場他也幫我推了幾下,當然我太太也受到了他的關照。

Nagi:「請太太躺下,臉朝地板。」

婉儀照做後,Nagi桑就開始推拿,從脖子到脊椎。推拿時也多少揉了婉儀的側胸幾下,看婉儀沒有抵抗的跡象,就進一步的把手掌插入婉儀胸部,與地板間揉擠了幾下,又再往下按摩。首先從尾椎,然後雙臀,越按婉儀的雙腿就慢慢的越往兩旁分開,窄裙也慢慢地往腰部跑,直到內褲全露了出來。

Nagi桑的右手這時已到了左大腿內側,4根指頭都在大腿上,除了食指輕貼在內褲上,隨著手掌的晃動,食指不停的刺激婉儀的陰部。雖然Nagi桑的小動做掩飾得非常好,不過我還是注意到了,當然我也不會去阻止,因為我已經硬得受不了了。

Nagi桑換了動作,兩手放在兩腳上,兩拇指隔著內褲貼在兩片陰唇上,一上一下的輕碰。婉儀當然知道Nagi桑在幹嘛,不過這種沒嘗試過的舒服還是讓婉儀乖乖的趴著。愈推拿婉儀是愈濕,不時的轉頭看我,要我快把東西給人家,好讓Nagi桑回去,再來幫她止癢。

Nagi微笑著說:「太太好濕呀!是不是很舒服呀?」

婉儀嬌喘著說:「你不要亂說我……我……我哪有!」婉儀想不到Nagi竟會這樣大膽,當著我面前說出這種話。

Nagi把拇指拿到婉儀面前:「那太太,請問這是什麼?」

婉儀一看,Nagi整個拇指都沾滿了淫液。Nagi同時用食指沾著拇指的黏液再分開,兩指間出現了一條黏糊狀的線條,婉儀當然是害羞得說不出話。Nagi看婉儀不說話,而我也沒阻止,馬上把她兩腳分開到極限,跟著把內褲往上拉起,讓內褲成為一垂直布條卡在兩片陰唇間,右手食指頭則隔著內褲挑逗著陰核,我太太的臀部也隨著Nagi的手指在搖動。

婉儀:「不要再弄了,拜託你給我吧……」

我這時已握著雞巴上下的動著,看Nagi如何挑逗婉儀。

Nagi:「太太,你要什麼啊?」

婉儀:「雞巴啦!不要再玩了,我要雞巴插我的淫屄……快……哎唷……我受不了了……」婉儀說著說著,姿勢從趴變到跪,就像只發情小母狗一樣。

Nagi桑也把婉儀的內褲脫了,手指在她小屄一進一出的抽插著。

Nagi:「先生,過來幫你老婆止癢吧!我的興趣只是挑逗已婚婦人,性交沒法滿足我的慾望。」

我走到婉儀身後,把雞巴粗暴的一插而入,然後一前一後的動著。Nagi走到婉儀面前拉下拉鏈,掏出雞巴。

Nagi抓起婉儀的頭髮說:「淫婦快吸!我要你吸出我每一滴的精液,然後吞下去。」

婉儀張開嘴巴,含著雞巴一進一出的吸吮著,還不時的發出「嘖、嘖」的品簫聲。我也愈聽愈興奮,肏得更賣力了。

過不多久,Nagi桑抖了幾下,一大泡濃稠的精液全射進婉儀的嘴裡,他撫摸著我老婆的俏臉問:「滋味如何?太太喜不喜歡?」

婉儀:「喜歡!熱熱鹹鹹的,好好吃喔!」婉儀吞下精液後淫蕩的說。

我一聽完,也忍不住的把精液射在婉儀陰道裡。

事後Nagi說他的性慾望很怪,他肉慾沒有腦內發出的性慾強,而且一定要先生在場看著他當場挑逗太太才能滿足。他也跟我說,他的一些同嗜好的朋友都會假日期間選定一會員出外喝茶或吃飯,然後在大庭廣眾挑逗那會員的太太,他說如我有興趣,也可以加入他們行列來讓我老婆體驗一下。

我當然說yes,如有時間一定參加。

他也跟我透露,網路上有一些網愛聊天室是由我方用netmeeting方式,用webcam把自己太太show出,然後由老公跟對方玩著故事。他的經驗是跟對方玩亂倫的文字遊戲。

Nagi的太太穿著裙子、白色上衣坐在電腦前,用機器把她從脖子以下呈現在對方的電腦銀幕上。Nagi就坐在自己銀幕前控制著鍵盤,也一邊期待著對方如何帶入劇情和玩弄他太太。

對方:「我和另一位同學跟你在餐廳裡,大家圍著圓桌吃飯,我的手慢慢地往我身邊的你的大腿上挪動,我右手放到媽媽大腿上輕輕的摸著。我一見媽媽沒阻止,就往兩腿中伸入。我可以看出你緊張和害羞的臉,把你的手當成我的手,我手怎樣動你就怎樣動。」

對方:「你的奶子多大?」

Nagi打著:「34B。」

對方:「如濕了,要通知我喔!」

對方:「我看到我同學開始注意到他媽媽不尋常的表情。」

媽媽:「我也注意到了。」

Nagi的太太一邊讀著銀幕,一邊照著對方指示的動著。

對方:「我的手使的你的大腿往兩旁張開,我中指隔著內褲摳著你的陰戶,慢慢地享受著你柔軟的陰唇,漸漸地我可以感到你大腿間的溫度提高。」

對方看著銀幕上的show打著:「太太,你的奶頭硬了喔!內褲也好性感啊!」

對方:「框的一聲,我同學的湯匙掉了,正低頭彎腰要撿,我可以感到你的雙腿要合併,不過我手腳並用,反而把你的雙腿打得更開。」

Nagi太太打著:「我濕了。」

對方:「我看到了,哇!好想舔上一口。」

對方繼續著:「我同學已經在桌下了,你的漂亮臉蛋看起來更紅了,想必我同學已經看到他媽媽的私處正被她自己兒子撫摸著。」

Nagi太太揉著屄的手也越揉越激動,畢竟她也是第一次接受這種一直在倫理道德裡不被容許的事,一條內褲已經濕得變了色,恨不得對方快下指令讓她把內褲脫了。

對方:「過了幾分鐘了,我同學還在桌下,我也知道他在看什麼。我進一步的把內褲往旁撥開,show出媽媽你粉嫩的屄。把內褲脫了吧!」

對方:「我同學越靠越近,忍不住把手指也伸了進來,我對著在桌底下的他笑著,一邊幫他把內褲撥開,一邊看著他指頭一進一出的插著自己媽媽的屄。」

Nagi太太手指插著淫水直流的屄,讀著銀幕上的對話,一陣亂抖噴出了愛液,連銀幕也掛綵了。

這是Nagi跟我說的一段經歷,使得我也興致勃勃的躍躍欲試。就這樣我賣出了婉儀的內褲,也得到了不少資料。

送走了Nagi桑後,我把婉儀抱在懷裡,跟她在沙發上甜言蜜語的一番:「婉儀,我愛你……」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