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曼兒父親早亡,母親也久病在床,生活極度困苦,在這剩一堆老人的小村子,母女二人只種幾畝地來維生,卻也不足餬口,親屬間亦已借無可借!連地主吳老爺來收租時,也沒錢可交!但凡這時候其母都會叫曼兒先出去一會,待她和吳老爺談。過了好一會吳老爺才會有點氣噓噓的走出她們的小木屋,而地租也可延遲繳交。曼兒不禁心裡奇怪,母親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說服吳老爺,而吳老爺每次離開也像是力困筋乏似的!

所以這次當吳老爺再來時,她媽媽又支開她的時侯,曼兒便靜靜地走到屋後的一扇小窗外往內張望!此刻她竟看見母親下身赤條條的坐在房中的那張舊木桌上,上身穿著的一件發黃的白背心,已給捲起露出兩隻渾圓雪白的大乳房,她身前站著那個年近七十,肥胖如豬,醜陋猥瑣的禿頭吳老爺,他上身穿著一件襯衣,下身也是光脫脫的,正猛力的住她媽媽腿間挺撞!曼兒媽媽已年過四十,樣子普通,不算漂亮,但也不醜,長期生病所以臉色有點蒼白,而且嬌軀瘦瘦削削的,一副弱不禁風的可憐模樣,可是卻又豐乳肥臀,惹火身裁,常被村中的那些糟老頭、老色鬼吃盡豆腐!

吳老爺一手抓住她媽媽的大屁股,一手亂揉著肥奶,正在全力的衝刺!他看著曼兒媽媽,哼了一聲道:(曼兒的娘呀!你到底什麼才有錢還我,你知道你有多久沒交過租嗎?要是人人都像你那樣,我可要吃西北風啦!)

此刻她母親雙腿不住顫抖,兩手按在吳老爺的胸膛,楚楚可憐的瞧著身前這狠幹著自己的糟老頭!震聲道:(啊……啊……對、對不起啊!吳、吳老爺、喔………喔………喔………請您、請您再寬限多一段時期吧!啊…喔………喔………很快、很快,我就有錢還給您了!啊………啊………啊………請您、請您再等一下吧!)

吳老爺一雙大手把曼兒媽媽摟得緊緊,讓她貼在身上,他嘿嘿叫道:(這些話你說了多少次啦!很快、很快,哪、到、底、是、什、麼、時、候、呀!)

吳老爺說到未,一字一頓的重重撞入她媽媽蜜穴裡最深處!她本已抱病在身,那受得住這般狠抽猛插!弄得她面容扭曲,玉手抵住吳老爺的胖腰,嘶聲慘呼道:(噢……………不、不成啊!呀……………呀……………吳、吳老爺、吳老爺,求您老輕一點吧!啊………………啊………………求、求求您、饒了我吧!啊……………啊………………啊………………太深、您老插得太深啦!喔………喔………喔……………喔……………饒、饒命啊!啊………………啊………………吳老爺、吳老爺求您老饒了我吧!)

曼兒看著她母親說盡了求饒話,可是那老頭毫不理采,依舊力貫千均的勇猛抽送!可憐的瑛姑只好搖擺著纖腰、扭動著肥臀盡量迎合他!事實吳老爺也年紀老邁,這般的劇烈運動,叫他有點吃不消,他這時一下一下的全根挺入,大叫道:(呀!操你媽的!老子不行了!射、射死你這賤婦!)

說著,便抓緊她媽媽美白的雙腿,不住的抖動起來!曼兒的媽被他深深的插入了子宮,像是開水喉般灌入濃濃的熱漿!她嬌軀繃緊,語帶哭音的叫道:(啊……啊……燙、燙死我了!啊…………啊…………啊…………吳、吳老爺、您的精太燙了!喔………喔………喔………喔………喔………滿、滿了、滿了,吳、吳老爺、子宮、子宮已經讓您老灌滿了!啊……啊……裝、裝不下、裝不下啦!喔………喔………喔………別再噴了!吳老爺、求您老別再噴了!呀…………呀…………呀…………要、漲、破、啦!)

曼兒看見她母親忽然一陣哆嗦,嬌軀便激烈的抽搐起來!她知道母親高潮了!吳老爺也射完了,呼哧呼哧的壓著躺在桌上的她媽媽身上休息。過了良久,吳老爺才站起身來穿上褲子,她也撐著桌子坐了起來,看見腿間正汨汨的流著白槳,便隨手拿一條破布抹著,吳老爺穿好衣服,大手抓住一隻肥乳搓揉著道:(曼兒的娘呀!這次我就再寬限些時候,但你也多少還我一點啊!老爺我可不是開善堂啊!)

她媽媽任他捏著奶,還低頭哈腰道:(是的、是的!多謝您啊!吳老爺,您老好人定有福報!)

吳老爺用力一抓,哼道:(這個當然了!誰還有人像我這麼好心,錢收不到,還每次都勞心勞力的肏你這沒男人的賤婦!)

她媽媽給他說得一陣難過,卻又不敢出言頂撞,只好低下頭,輕聲:(是的、謝謝您!吳老爺、您對我、我家這麼好,真的、真的感激不盡!)

吳老爺點了點頭道:(你知道就好!浪貨、老爺我走啦!)

她母親立時恭敬的道:(吳老爺、辛苦您了!您老走好!路上小心!)

曼兒還聽見吳老爺踏出門時搖頭道:(他媽的!要是家家戶戶都像你那樣,老子可命都沒了!操!)

她母親待吳老爺走後,也整理好衣服,蹣跚的走到床去,倦極而睡。曼兒這時渾身火燙、心如鹿撞!見其母已睡熟,便俏俏的快步走到村市集去找她的情人!曼兒走到街角偷偷的望著市集中的一間小雜貨鋪子,那雜貨鋪子外有一年已六旬相貌奇醜、乾瘦如柴的猥瑣老頭在叫賣,他一轉頭正好看見曼兒目光春情蕩漾的瞧著他,老頭一怔,便轉身走進鋪內,跟一名胖老婦說了幾句,就急步走到街上,轉入旁邊的一道橫巷裡去,曼兒臉頰緋紅,嘻的笑了一聲,跟著也走進了那暗卷!

雖令人難以相信,但在這市集開了家小雜貨鋪的糟爛老頭祥伯,正是清純爛漫、天真可愛的曼兒的情人,暗地裡的男友!因為曼兒家徒四壁,常在祥伯那裡賒帳,而他卻從不追債,還對曼兒噓寒問暖、細心照顧,也許是她早年喪父,這小村亦幾乎全是老人,久而久之竟對這比亡父年紀還大的老翁心生好感,更多加親近。祥伯也看出些苗頭,但卻不大相信這全村最年輕、最漂亮的,還有著比她母親更肥大、又堅挺的豪乳,和高翹渾圓的屁股的少女會看上他。卻在祥伯多番試探下,他多次瞞著那胖婦老妻,偷會曼兒,最終還在田間草叢中把她給開了苞!自此曼兒便常與祥伯私通,他也常帶著曼兒在山澗田野間打野炮!

再說這時曼兒跟著祥伯走進暗巷內一間陰暗的廢屋,曼兒一進去,便見得祥伯二話不說脫下褲子,掏出已是硬邦邦的粗黑陽具,坐在一張破椅上,再牽扯曼兒小手把她拉了過去。曼兒紅著臉,媚目瞪他一下,便跪倒地上,握住那黑墨墨的陰莖,小咀一張把龜頭深深的含著!祥伯舒適的吐了口氣,看著曼兒大口的吸吮龜頭,舔舐陰莖,像是美食一般吃得津津有味!曼兒發現祥伯正看著她,便羞怯的低下頭去,卻又頑皮的銀牙輕咬他的龜頭,祥伯哎喲叫了一聲,接著呵呵大笑!

曼兒不住地埋頭苦幹,整根陽具都給她舔舐得濕淰淰、光亮亮的滿是口水!她忽然吐出含著的龜頭,抬頭堵住小咀瞧著祥伯道:(祥哥哥,你還不出來呀!曼兒咀好酸啊!)祥伯看她十分天真可愛的撒嬌模樣,便笑著把她拉起身來,在她香唇上親了一下,道:(好啦、好啦!不用舔了!乖曼兒,來讓祥哥肏吧!告欣祥哥,好曼兒濕了沒有呀?)

曼兒俏臉赤紅,小手伸入褲襠摸了一下,羞赧的道:(濕、濕了,祥哥哥、曼兒已經濕了!)祥伯笑口吟吟的一把拉下她的長褲,再脫掉那舊黃的小內褲,果然曼兒毛茸茸的蜜穴已濕得滴下水了!祥伯低頭吻了一下她的濕穴,嘖嘖聲道:(可憐、可憐!乖曼兒已經濕成這樣了!來,快坐上來!讓祥哥好好的肏肏!)

曼兒臉紅耳赤的一手握住粗長陽具,一手扶著祥伯的肩膀,緩緩地坐在他雙腿上,曼兒握住又硬又熱的陰莖慢慢的往蜜穴裡塞,直至整根大肉棒都完全充塞進她緊窄的嫩穴裡,曼兒雙手環抱著祥伯的頸項,臉貼臉的在他耳邊低吟著!

祥伯抓住曼兒的大屁股,緩緩的不停抽送,他親吻著曼兒的臉頰道:(乖曼兒,這樣子可舒服了吧?唔、滿不滿意呀?)

曼兒輕點著頭,嗯聲道:(啊……啊……舒服、曼兒好舒服啊!祥哥哥的大陽具好棒!唔………唔………唔………塞得曼兒滿滿的,舒服、舒服極了!噢………………)

祥伯笑呵呵的道:(乖曼兒舒服就好,祥哥好高興呢!好曼兒,祥哥想吃吃你的奶!祥哥好想念你的大奶子啊!)

說著他便解開曼兒的襯衣,脫下她的胸罩,卜的一聲,兩顆白裡透紅、碩大圓鼓的乳房,就在祥伯眼前晃動起來!他吸了口氣,便大口的含住那粉紅色的乳頭猛力的吸吮!曼兒被他上吸下肏,刺激得倒抽了口氣,抱著他正如餓嬰般吃奶的頭顱,小咀圓張高呼呻吟!

就是這樣一老一少的男女,在這廢屋中親熱的做著愛!祥伯的動作越快越猛,曼兒不住嬌呼高叫,她嬌軀收縮緊繃著,語帶哭聲叫道:(祥哥、祥哥哥!好深、你插得好深啊!噢………………噢………………太猛了!嗚……………………嗚……………………曼兒、曼兒、不行啦!啊…啊……啊………啊…………洩了、曼兒要洩了!嗚………………………………………)

曼兒一雙玉腿急促地抽搐,嫩穴緊縮的夾住祥伯的陰莖,一陣溫熱的淫液如水箭般灑在祥伯龜頭上!他咬著牙根,低吼一聲,死命的挺入花心,對準了曼兒子宮噴泉似的灌進濃濃的精槳!良久後,二人仍是氣喘如牛,汗如雨下的緊貼在一起!祥伯在那顫抖著的香唇上親吻,肥舌強硬的塞入曼兒的小咀裡!雖然他口氣惡臭非常,但曼兒此時已毫不在意的如情人般回吻著,這個令她異常滿足的老男人!兩人甜蜜親熱好一會,才穿好衣服,依依不捨的分手離開!

過了兩天,曼兒又找了個藉口,去和祥伯幽會!巫山雲雨、鬼混了半天後,曼兒才回來,她不見媽媽在田地上幹活,心想大概回了家休息吧!便走回家去,但當她一踏進家門,嚇然發現一個肥胖的中年大叔,正把她媽媽壓在那破木床上,扛起一雙玉腿,深深的肏她母親的穴!曼兒不知所措的站定看著這陌生的胖大叔,和被肏得高呼亂叫的母親!

這時床上的二人也發現了她,兩人都怔了一怔,但胖大叔仍是狠狠的抽插著!曼兒媽媽小咀開開合合,卻說不出話來,只是顫聲的呻吟,唯有目光滿是哀求的瞧著這滿頭大汗、重抽猛插著她的胖男人!但他像是毫無知覺的,一點也不放鬆!曼兒母親無可奈何只好羞紅著臉,別過頭去!

曼兒心想大概又是那欠了錢的債主吧!便轉身叫道:(媽、媽媽,曼兒去做飯!)這時那胖大叔卻也叫道:(好吧,你先去做飯吧!小姑娘!讓老子再肏多你娘一會!)曼兒心慌意亂的做好飯,端進房去。看見她母親竟仍被那胖大叔肏著!但兩人已轉了體位,曼兒媽媽跪趴在床上,肥臀高高翹起,胖大叔壓在她身上,前胸貼著她母親玉背,肉騰騰的屁股不住的從後挺撞著她,曼兒心跳劇烈,她和祥伯也試過這種狗交配式!知道這樣能插入到最深處的,果然她媽媽被肏得死去活來,雙手在床上亂抓!

曼兒放好了三人的飯菜,叫道:(這、這位大叔,請你停一停吧!讓我媽媽吃完飯,你、你再肏吧!大叔、你也餓了吧!)

胖大叔想了想,點了點頭,便放開了她母親。曼兒走過去替軟塌的床上的媽媽穿上一件背心,套上一條短褲,扶著她坐長凳上吃飯。那胖大叔仍躺在床上氣噓噓休息,曼兒便俏俏的問她媽媽那是誰?但她母親竟搖頭說不知道!曼兒呆住了,驚問道:(什麼?原來你不認識他的!那、那為什麼媽你會給他肏的?)

曼兒媽媽臉龐紅彤彤的,低聲道:(媽媽今天在田里幹活,他走來問路,告欣了他之後,媽媽便回家去喝口茶,但他忽然跟著走了進來!話也不說的便、便脫掉我上衣,抓、抓住我的奶吃起來!媽媽莫名其妙的,還來不及反應,他、他已脫下我褲子,把媽媽拋在床上,肏、肏起來了!)

曼兒奇道:(媽你怎麼由得他肏!你沒掙扎嗎?)她母親懊惱的嗔道:(你、你這女兒!怎會沒掙扎!你當你媽媽是任人肏穴的淫婦嗎!只是、只是他好猛,媽、媽媽給他弄得昏頭轉向,你、你又不快回來!這壞人已經肏了你媽快一小時啦!)

在母女倆說著話間,那胖大叔已下了床,穿上他的長褲,光著上身,笑嘻嘻的走過來,坐在曼兒母親旁邊吃起飯來!母女倆也不懂反應,只好低下頭去吃飯。那胖大叔狼吞虎嚥,匆匆的胡亂吃完,便不由分說抱起了曼兒母親!她嬌呼了一聲,滿口飯菜還來不及吞下,便被抱到床上,給那胖男人掀衣脫褲!她媽媽含著飯菜,咕嚕的道:(啊、這、這位大哥,你、你等一下嘛!我、我還沒吃完啊!噢…………慢、慢慢來啊!你、你的傢伙太大了!噢…………噢…………別、別急啊!啊……………啊……………啊……………)那胖大叔又再狠肏著曼兒媽媽,曼兒急忙收拾好碗筷便走出屋外,在外面也聽見胖大叔的吼叫聲,和她媽媽的嬌喘呼叫聲!

曼兒洗好了碗筷,正不知該不該進去之際,那胖大叔竟把她母親抱了出來!兩人都是赤條條的,她媽媽抱緊胖大叔的頭頸,雙腿牢牢的勾著他的胖腰!胖大叔的大肉棒仍插在她媽媽的穴裡,邊走邊幹著!每走一步,陽具便深深的撞入了花心,弄的淫水四濺,灑得地上濕了一大片,曼兒母親已經給肏得目眩失神、迷糊的半翻白眼!

胖大叔看見屋外的曼兒,便笑著道:(我想和你娘出去打個野炮!你先睡吧!我肏完了你娘,便會帶她回來!)曼兒見她母親小咀胡亂呻吟叫喊,眼神已茫然若失、昏頭昏腦的了!胖大叔笑了笑,就親著她媽媽的臉頰,抱她到田野間去了!曼兒看著胖大叔把她母親放在她家的田地上,便壓了下去,死命的猛力抽送!曼兒媽媽這時給插幹得回過神來了,她環望一眼,呆楞了一陣,才知道給抱了出來,在自家的田地上,被這陌生的胖男人肏穴操插!

她喘了幾口大氣,苦苦相求的道:(胖大哥、胖大哥,求求你!啊…………………啊…………………啊…………………別、別在這裡肏我!呵…………………呵…………………呵…………………呵…………………呵…………………會、會給人家看、看見的!啊…………………啊…………………胖大哥、你、你要和、和我打野炮、也要、也要去遠一點的地方、地方嘛!呵…………………呵…………………呵…………………不要、不要啊!啊………………………啊…………………………)

那胖大叔充耳不聞,還幹的越發起勁!曼兒母親沒奈何,又吃不消,只好兩手亂抓他的肥背,嬌軀不住的抖抖簌簌!曼兒也無計可施,轉身步入屋內。不知過了多久,睡在床上的曼兒才聽見了腳步聲,她藉著月光看見胖大叔一手摟住她媽媽的纖腰,一手托著她的大奶,半拖半拉的把她母親扶了回來!曼兒見她媽媽已是暈頭轉向的,慢慢的蹣跚而行,依稀間似乎陰穴還在滴著白漿!胖大叔把她媽媽扶到床上,讓她躺著,自已卻睡在旁邊,像是她的丈夫!

翌日一早,曼兒醒來看見她媽媽和胖大叔仍在熟睡,便自顧自的吃過早飯,下田幹活。正午時分,曼兒回家休息吃中飯,發現胖大叔又再抓住她媽媽在床上肏穴了!胖大叔看著曼兒笑道:(最後一頓了!在你娘的穴裡洩了精,老子就走!)曼兒媽媽經已力盡筋疲,軟攤在床上任他肏插!好不容易,胖大叔總於在曼兒母親子宮裡灌入最後一泡熱精!胖大叔呼哧呼哧的喘息了一會,便穿上衣服,在曼兒媽媽臉龐、香唇上親吻了一會,叫聲再見便走了!

這時,曼兒飯已做好,也都吃完了。她走過去,拍拍躺在床上的媽媽,問道:(媽,你問了他是誰嗎?)她媽媽像是忽然醒覺了,羞赧難當的搖頭道:(媽、忘了!不過,他、他說,他會再來的!)曼兒笑吟吟的道:(哎呀!他再來幹嘛?又再來肏媽媽你的穴呀!)她母親又羞又惱,拍打著曼兒道:(你、你這壞女兒!還在取笑你媽!你呀,看著媽給他肏得死來活去都不來幫忙!

還讓他把媽抱出去打野炮!給人家看見了怎麼辦?媽都不用做人啦!你就只顧吃,媽昨晚都給他肏昏了好幾次!他還把精液射在你媽的臉上、咀裡、奶子和屁股上,弄得媽媽全身黏糊糊的,難受死了!

真是走霉運,無源無故的給人肏了一天一夜!)曼兒果然嗅到她母親身上一陣濃冽的精味兒,連頭髮都結成白花花的一團!看著她媽媽氣呼呼的,曼兒便覺好笑,她噗哧的道:(媽,你這趟可給肏慘了吧!你知道自已奶子又肥又大,就別穿著那些滿是破洞的衣服下田!

你也不知道,李三叔、趙大叔、福伯和老朱他們常走過來跟你搭訕,就是想看你的大奶呀!那些老色鬼老是看著你的肥奶在吞口水!上個月你在田里昏倒的時候,那幾個老不修爭著扶你回家,好久都沒見他們出來,我便走回來,就看見那幾個老色鬼在搶著吃你的奶!

他們看到我還不鳥我,繼續抓住你兩顆肥乳,大口大口的又吮又舔!還不是我又推又拉的趕走他們!媽你小心點吧,是男人的看見你這樣子,都想肏你啦!)她媽媽嬌羞不已,嗔罵道:(討、討厭!你、你怎麼不早說!怪不得他們幾個看著媽的時候,總是吃吃笑的!哇、原來他們都吃過我的奶呀!)曼兒母親轉過身,用被蒙住了頭!曼兒搖了搖頭,便又下田去了。

隔了幾天的一個中午,曼兒和她媽媽正在家吃午飯。忽然有人在外拍門,母女倆開了門,竟是曼兒的表姊小梅,她衣衫不整的在哭哭啼啼,曼兒和她母親忙扶她進來,還發現小梅一拐一拐的!小梅今年廿三歲,已有了夫家,還剛生了個娃,她長得比曼兒更嬌小玲瓏!曼兒母親拿了盤水過來,替她脫下襯衫時,竟發現小梅兩顆比她母女倆還碩大的乳房上,全是大大小小牙齒印子!脫掉褲子時,腿間還在流著白漿!

此刻小梅才哭著說,她今天天剛亮的時候,便來探望她母女倆。但就走在附近的,一陣尿急,小梅忍不住便走下田里蹲下撒尿!她剛撒完,突然有名白髮老翁跑了過來,對她破口大罵!小梅也知不對,只好不住賠禮。那老翁罵了一陣,四處張望,見無人影,竟撲倒小梅,拉下她褲子,就在田地裡把她肏了!可憐小梅好不容易給他肏了個飽,在她子宮裡噴了精,老翁便倒了地上喘氣!小梅急忙穿好衣服,正想離開,走不了幾步,就給老翁一把抱住,又拖又拉的把她帶回家,關上了開,再將她狠肏半天!直到中午才放她走。

曼兒母親問她知不知道那人是誰?小梅哭著說,那老翁只讓她喊叫,若她多說兩句,便會給他親住了咀!所以小梅也不知道那人是誰!但聽小梅形容那老翁的樣子身型,該是年達六旬的福伯!那人老婆早死,現獨身一人住在附近,是其中一個常來偷看曼兒媽媽的大奶的人!小梅有了丈夫,這等醜事也說不出來,母女倆安慰她幾句,讓她休息著,晚上吃過了飯,小梅便要回家。本來曼兒想去送她,但小梅婉拒了,說想獨自靜一下。

小梅走出屋外,便聽見有人道:(好媳婦,俺等了你好久了!)小梅看見說話的正是今早肏了她半天的老翁!小梅嚇了一跳,問道:(你、你想幹嘛!我要回家啦!)老翁嘻嘻笑道:(沒啥!俺只想再肏肏你!)小梅轉身就跑,但立時就被捉住了!老翁猛力的把她拖到旁邊草叢中,叫道:(好媳婦,和俺打個野炮吧!)未幾便傳出陣陣的呼叫和嘿笑聲!

良久後,叫聲停止了,只見老翁笑吟吟的抱著昏迷不醒的小梅走回家去!在走到老翁家門外時,小梅突然醒轉,她死命的抓住門框怎樣也不肯進去!老翁皺著眉頭,一手抬起她屁股,一手拉下她褲子,再掏出那粗長得驚人的大肉棒,全根盡沒的捅進小梅嫩穴,那圓大龜頭立時重重撞入了花心,塞進了子宮!小梅玉手反抵住老翁的腰,慘叫一聲,又昏了過去!老翁在小梅俏臉上吐了口口水,罵道:(死賤貨!敬酒不喝、喝罰酒!看俺操爛你的臭逼!)說著便再把小梅抱進屋去!

第二天一早曼兒母女倆剛起床,又聽見有人敲門,門打開竟是福伯那老翁,他笑咪咪的說叫曼兒母女去他家接回小梅!她倆怔了一下,急忙走到福伯家,嚇然看見小梅赤條條的躺在地下,像是在精液池裡撈出來似的,全身都是白漿!她已神智不清的在反著白眼,曼兒母女倆胡亂替她套上衣服,一人一邊的扶她回去!

曼兒母親把小梅放在澡盆裡替她洗刷,發現她穴口還在湧泉般流出精液,兩片陰唇又紅又腫,已合不起來!像被十多人輪姦過!小梅已慢慢的醒轉,但臉上的濃漿黏得她眼都睜不開來!曼兒好不容易替她抹乾淨,小梅張開眼便低泣的說,她昨晚又被肏了一夜!曼兒母女倆替她洗乾淨後,把她扶到床上躺好休息,小梅已筋疲力竭,深深的睡熟了!曼兒媽媽又到了隔壁村子小梅夫家,說她有點不舒服,明天才送她回家。

翌日小梅才回復過來,在曼兒母女陪伴下走回家去。但途中小梅又說怕福伯會再去找她,因為昨晚福伯在肏她時,問了她的住址,本來小梅堅拒不說!但在福伯一輪狠猛操插之下,小梅實在吃不消,只好告欣了他!曼兒母女也無法可施,唯有不停安慰!

約過了三個月後,一個夜上,曼兒家又有人拍門,開了門就居然看見小梅和福伯一起!小梅走進去羞紅著臉,跟她倆道:(阿姨,能不能請、請你借張床給我?福、福哥想在這裡跟我操逼!)曼兒母親皺著眉頭,知道小梅果然給福伯纏上了!她道:(你、你去他家不就成了嗎?)小梅臉紅耳赤的道:(他說、他說老是在他家肏、肏我,很悶、很沒新意!)曼兒媽媽沒好氣的道:(那在外邊打野炮嘛!那地方不是大的很嘛?)小梅急道:(不!阿姨,試過好幾次,差點給人看見!求求你嘛!阿姨,我不讓他肏個飽,他不會放我回家的!)曼兒媽媽歎了口氣,點頭答應。福伯笑呵呵的推著小梅進去,把她壓在曼兒母親床上,立刻操起她的逼來!曼兒媽媽只好睡在曼兒床上,二人幾乎整夜都沒睡成,因為福伯邊操逼邊吼叫辱罵!

他瘋狂的抽插小梅,還不住的高聲叫罵道:(小賤貨!死賤婦!看俺肏死你、肏死你!年紀輕輕的奶子便這麼大!他媽的!天生就是愛給男人肏的浪騷貨!看俺操爆你的爛臭逼!操爆你、操爆你!你這爛貨的丈夫無能,讓他老婆任人操!看俺的濃精灌滿你這騷婦的賤逼,給你懷上俺的娃,讓你生個野種!)小梅並無反駁,只在不停地痛不欲生的嬌呼呻吟!差不多天亮了才完事停下來!

曼兒母女醒來做早飯,也把小梅叫了起來一起吃。曼兒問她要不要叫醒福伯吃早點,小梅搖搖頭臉頰泛紅的說他不吃這些早點的。她們吃完之後,小梅羞怯不已的在曼兒母女面前解開衣衫,露出兩隻堅挺雪白的豪乳,走過去輕搖醒福伯,福伯睡眼惺忪的坐了起來,大咀一張便含住了小梅那葡萄般大小的奶頭用力的吸吮!原來福伯早上吃的就是小梅的奶水,他吸乾了一隻,便吮另一邊的。小梅轉頭剛好看見曼兒母女倆在看著她給福伯吃奶!她嬌羞無比的低下頭去!直到兩隻大白奶都吸乾了,福伯還用大手不住的擠捏,一滴奶水也沒有了,才大叫一聲俺要去拉屎,便起來走去茅房!

小梅扣上衣紐,曼兒笑道:(表姊一陣不見,你的奶子大了很多啊!我們三個奶子最肥的就是你!)小梅臉龐緋紅,媚目白了她一眼!曼兒媽媽問她,福伯纏了她多久?小梅苦笑答道:(就這三個月呀!開頭他趁我丈夫不在,便偷偷的走來肏我!但最近他不管我丈夫在不在,一想操逼便把我叫出去!所以我、我只好推說來找你們!)曼兒媽媽再問她是不是現在就回去?小梅俏臉紅彤彤的,低頭道:(看、看他還要不要肏我!通常他會再肏我半天,才讓我回去!)曼兒母女不再理她,下田去了!

中午回家吃飯,果然福伯又再操小梅的逼了!這次小梅躺了在桌上,雙腿勾住福伯,他站在地上,抓住小梅一對玉手,正肏的不亦樂乎!小梅見她們回來便道:(不、不好意思,阿姨!啊…………啊…………啊…………他、他快出來的了!啊…………啊…………啊…………請、請你們等一下!啊…………啊…………啊…………)曼兒母親歎口氣說她們要吃飯,小梅哀求道:(啊…………啊…………啊…………對、對不起!阿姨,求求你!再等一下吧!呵…………………呵………呵………他真的快出、出來了,如果、好果現在叫停他、他就又要再肏我好一會啦!呵…………………呵…………………呵…………………小梅、吃不消的!呵…………………呵…………………)母女倆便先去做飯,果然不多久福伯便嘶聲大叫了,她們知道終於完事了!

她們端飯菜進去時,發現只剩小梅在抹去腿間流下的白漿,卻不見了福伯!曼兒問他去了那裡?小梅說他已經走了!曼兒又問他一完事就走了?小梅習以為常的道:(他每次都是這樣子的呀!他又不是我丈夫,操完了逼他當然就會走啦!不過有時候他也會和我親一陣咀才走!)曼兒笑問他下次什麼時候再來操她的逼?小梅滿臉通紅道:(討厭!我怎麼知道!大概過兩天吧!他最近找得我很密,常常昨天肏完了,今天又來肏!他在我子宮裡灌精的次數,比我丈夫多得很了!)曼兒媽媽笑著指她咀角,有一絲精漿!小梅手指一刮,居然就送進咀裡!她羞怯的說福伯剛才在她咀裡噴了一點!小梅接著跟曼兒母女一起吃了午飯,才回家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