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一個沒聯絡幾年的朋友(他曾經在死亡邊緣,我使用金錢及人面幫他離開香港)的生日邀請,他原來在深圳的士高當了燈頭,我表示已40歲了,現在更因在港婚外情關係,被老婆監管中,而且的士高不適合我的,他表示無論如何要和我高興一下,而且現在深圳的士高玩法不同香港的,男子會樂而忘返的,我只有盡辦法擺脫老婆在上星期去了。

當晚我上到深圳和他及一些與他一同在的士高工作的朋友吃飯(據說其中一個是香港黑道大佬),飯後我們便安排到的士高玩樂,他們很快亦在場找到女孩子(只19歲而已)陪伴了,可能我不喜愛太年輕的女孩,我便自己在飲啤酒欣賞別人歡樂。

在十一時許那黑道大佬老婆到來了,她亦被很多人呼喚「阿嫂」,經朋友介紹後傾談,在傾談中得知她是自己經營時裝店的,要收工才能到來,我無所事事亦留意了她,她那惹笑老練但憂鬱的談吐與26歲年齡很不對稱,而被緊身T恤及牛仔褲包裹著約5尺高的身材(我身高近6尺)那我估計的35C、22、34嬌小型,更是我喜歡的類型(我老婆是高大瘦削型),但很奇怪她對老公的左擁右抱視若無睹。

熟絡後我亦發問為何,她更憂鬱的表示:「已習慣了,在幾年前他上來深圳攪野便如此了,現在我亦很小來,眼不見為乾淨,今晚有人生日而已,現在實際上只是名義上我是他老婆,夜些我也自己回香港了。」聽她這樣說我只好轉變話題,其間得知她在年輕時慕他黑道的名,而跟了及嫁了他,現在成熟了已後悔莫及了。

可能她的背景,我沒有起任何邪念,只是和她飲著啤酒聊天,其間朋友亦有找來一些女孩作為我的女伴,被我一一拒絕,其實她當時亦留意我:「你不用陪我了,自已開心吧。」

我表示:「我沒來過及不喜歡這裡嘈雜的氣氛,更不喜歡那些女孩,夜些我也會回香港了。」

我們飲了一陣啤酒,朋友到來她表示去按摩,我亦表示要趕火車回港了,我跟她便一同離開,在等的士時她邀請我一同去按摩,我應允她,由她帶領去了。

到了按摩院我們分別沖身更換供應的衣物,在光亮的休息室更清楚的再見她時,她那美麗面孔,外露於衣物雪白的雙腳,更甚的在那薄薄供應的衣物內,她那隱隱的呼之欲出的奶奶,及可能室溫低而硬了的奶頭,使我的肉棒硬了,我只有用手上的毛巾遮掩著。

她吩咐要了雙人房後在取笑我:「剛才那麼多靚女都沒反應,現在見了我才有。」

我見她不以為意便也說笑:「剛才那些乳臭未乾的女孩如何和你比呀!」

她憂憂的自說自話:「沒得比他便不會如此啦!」我們便默默進房接受按摩服務。

接受按摩期間我們亦傾談著,我亦不隱瞞我的家庭及發生在我的少數婚外情,她亦述說她在19歲結婚,結婚後跟著黑道大佬老公出出入入,風光了兩年便覺不喜歡這樣生活了,自己開了一間時裝店自給自足。

整個按摩期間,好在我們是盲人按摩,我不斷偷看著她,她那被按摩弄至衣衫不整而露出的豪乳邊緣,更在下經常被我看到的整個奶奶,那在褲頭外露之陰毛,使我的肉棒硬硬的頂起了褲子,而且想到她是黑道大佬的老婆,真的很想跟她來一手,但又不敢,亦好在是盲人按摩的,不然我的醜態便亦表露無為了。

在臨近按摩完畢,我的一次偷看她,被她回頭發現了,她的反應只是指指我發硬的肉棒,邪邪的笑著而已。

在時間到了,她問我:「我們可以在此過夜明天才回去,或是現在去皇崗過關回去。」

我回應她:「我們在此過夜怕不怕呀,你老公如何呀?」

她說:「他現在不會理我的,何況我們又沒做什麼,鎖上門便可睡到明天了。」

我發覺她話中有話,便起身鎖上門坐在床上自著她。她合著眼而雙奶在衣物內隨著急遽呼吸而起伏著,使我的肉棒感覺到超硬超熱超大到極點,她還是合著眼問:「你整晚下面勃起著看著我,你想做什麼?」

我聽到她這樣說我便下床,我站在她床前看著她紅著的臉,起伏的雙奶,禁不住彎身吻了她一下,她開眼看我一下再次合上眼:「你不怕我老公嗎?」

我用一個深吻代表答案,而雙手亦開始由她衣領插入,將雙手按在她的一對豪奶上面輕輕的揉捏撫弄,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輕撫著她的乳頭,看到她的呼吸急速起來「嗯……嗯……」低吟著。

我移身至她身旁,開始解除她身上的衣物,她只作輕微反抗便讓我除下她的所有衣物,她只合上眼?在床上。我在欣賞她的全身,她感到我看著她羞羞的說:「不要看,你答應我,我們只此一次,更不可給他知。」

我答應她:「好的,但我們沒有避孕套可以嗎?」

她說:「今天是安全期,我已差不多整年沒做過了,你不怕我可以的。」

我上床嘴唇吻著她的小嘴,她的舌頭已急不及待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她也不時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我們熱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她的情慾逐漸高張,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身體像蛇一般的扭動起來。

我的手按著她豪奶搓揉著,她的奶奶雖然很豐滿,但奶頭卻不大,她的奶頭很快的就充血變硬,這時候她的身體在扭動,發出的呻吟:「唔……嗯……嗯……嗯……」

我的手亦開始向下移,摸到下面是平滑柔軟的小腹上的毛茸茸細草叢,在那大腿交界處,開始撫摸她神秘誘人的三角地帶。中間一條肉縫中,流出的淫水已濕了我的手,我的手指順著濃密陰毛覆蓋的恥骨往下撫摸,手指很快的就滑進她那早已被淫液所潤濕肉縫,並且慢慢的伸進陰道內挖弄,更在陰道輕輕出出入入扣著。

她禁不住發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唔……嗯……嗯……很舒服呀……嗯……嗯……」她似乎配合手指的抽插,屁股不停的往上挺動,蹙眉緊鎖整個臉左右擺動。

我的吻亦開始向下移,身子亦自然地反轉,先吻到了她的漂亮的奶奶,我忍不住把臉埋在她深深的乳溝中,於是我嘴巴含著她的奶頭吸吮起來,吸吮一會我繼續向下吻至她已被我弄至濕燙的陰部。

我輕輕地用舌尖和牙齒輕舔著她的陰蒂,貪婪地吸吮著她神秘的水源,竭盡全力地奉迎她,我要讓她知道女人的快樂。

我的舌尖無情地刺激著她的陰道和陰蒂,還有那兩片敏感的陰唇,我貪婪地舔吻著她的陰部,舌尖大力地游移,她顯然從未嘗試這樣的挑逗,叫得越來越大聲,下體也扭擺的更加劇烈。

突然,我感到她的身體猛地弓了起來,隨即感到一股熱流從她的陰道噴湧而出,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她亦摸到我的堅硬如柱的肉棒,時快時慢上上下下套弄著,接著更用臉頰在我的肉棒上摩擦,最後她緩緩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龜頭,接著又張開口將肉棒整個含進口中。

哇!好舒服的感覺,她的嘴像吸盤一樣,上下的吸吮,從她的口中不斷發出「滋……滋……」的吸吮的聲響。一會兒她又含住我的睪丸,時左時右的吸進吸出,頓時,使我更加興奮,下面的肉棒持續的堅硬發燙,心頭充滿了慾望。

這時她放開我肉棒呻吟道說:「我受不了……嗯……你幹我啦……嗯……好不好?」

我轉身輕輕用肉棒頭來回摩察她淫水氾濫的陰部,但並沒插入去,她哀求著:「插進來……快插進來……」

我捉弄著她要求:「你叫聲我老公先啦!」

她很快很急的:「好老公……我快受不了……你插進來……以後……我每天叫你……好不好?」

我見差不多了,「噗」一聲,整條肉棒全部插入她的陰道裡面,她大叫說:「啊……痛……痛啊……輕……慢一點……別動……好老公……我年幾沒幹……沒幹過了,裡面很緊……你要輕一點……」

於是我先按兵不動,讓肉棒仍插在她的陰道裡,然後抬起她的上身先用嘴吸吮她的奶頭,她的奶頭似乎相當敏感,輕輕一碰就會引起她全身的顫動,我吸吮一下子後:「對不起弄痛你,你使我很肉緊,但你已很濕濕了,為何會這樣的。」

她表示:「這年來他日日在深圳,我沒幹了年多了,是不習慣而已,他今晚更在我面前抱那些女子,使我很激氣,之後我突然很需要。」

我轉移話題及捉弄她:「不過你把口亦很利害,弄到我興奮莫名。」

她羞羞說:「我讀書時當過應召,不過我怕他知道沒給他試過,那你為何肯跟我用口,我是第一次有人用口使我高潮的。」

我吻吻她說:「因為我是真的喜歡你。」

在這時我感覺她輕輕的動著,我便相應出出入入動著,亦將力度及速度加大,她穴裡的淫水和她的浪叫聲,隨著我猛烈的抽插,發出「滋……滋……滋……」動人的聲音。

我更將她的雙腿抬到肩上,極力的抽插,這抽插的角度,令我可看到我跟她接連的位置,好美,好棒,真是人間極品。

她亦浪叫著:「嗯……嗯……啊……親老公……我要你的了……好棒……今晚的感覺好刺激……好老公……你說呢……啊……幹我的……感覺怎樣……如何呀……」

我繼續抽插著,更加用手搓揉她的奶奶,輕夾她的奶頭:「啊……啊……啊……只要你肯我會幹你一世。」

突然她的電話響了,她表示要聽,但我們都不捨得連在一起的歡娛,我只有讓我們下身連在一起,扶著她雙腿抱起她,她用用雙腿夾著我的腰,雙手抱著我頸去聽電話。

好在她真的嬌小,我亦不很吃力用著這龍舟掛鼓的招式,電話轉來強勁的音樂,而我在她聽電話期間,我亦有繼續懸空將她上下拋動抽插著,她忍受著快感的呻吟聽著電話,只能回應幾句好的好的便收線了,在收線後我沒有將她放回床上,只是更大力更激將她上下拋動抽插。

她在我耳旁呻吟說:「啊……他來電這兩日有事……啊……我們可以在一起兩日……啊……你繼續現在這樣……啊……這樣很入很深……啊……很舒服……啊……」

我已盡力地拋動著:「啊……好的……啊……我要幹足你兩日……啊……」

我拋動了一會,雙手倦了只好放她在床上,我站著抬高她雙腳,雙雙架在肩上,猛烈的抽插著,她亦經過幾次高潮,淫水及陰精順著我大腿流下。

這時她表示陰道被我幹到有些痛了,她叫我在床上由她來動,她使我用枕頭墊起上身半在床上彎起雙腳,我自己的抱著她,搓揉著她的雙奶及奶頭,她背著我扶正我的肉棒對著穴口,扶著我雙膝坐下來,在完全插入適應後,她自行上下插動著,不斷呻吟:「啊……好呀……嗯……很舒服……嗯……啊……」

在她背著我上下插動的姿態,令我起了肛交的念頭,在抽插一會後她陰精亦再次洩了,她倦倦地坐著我下身,享受著我搓揉雙奶及靜止在頂著她陰道的肉棒帶來的快感。

這時我用手指沾了由她體內流出陰精及淫水,插入她屎眼扣著,並對她說:「我可否幹這裡?」

她享受我在她屎眼扣著:「我以前當應召時做過,亦都喜歡幹屎眼,但已經很多年沒做過了,你溫柔些吧!」

我聽了便立即推她上身向前,取床頭的按摩油,塗抹些在的肉棒上及她的屎眼,肉棒輕輕頂著她屎眼的菊花蕾,我吻吻她頸部:「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我用肉棒頭順著按摩油的潤滑,輕輕的頂了進去,她痛苦的嘶喊:「啊……痛……好痛……停……停一下……」

我馬上停了下來,而實際上只進去一個龜頭而已。

我說就要拔出:「看你這麼難受,我們還是不要了,好嗎?」

她眼現淚水地說:「不要……好老公……沒關係……只是太久沒做而已……一會兒就好了……何況……我是真的想再試幹屎眼的味道……何況你亦想要……你慢慢來……我會忍耐的……來……再慢慢幹進來……」

好吧!既然她這麼說,我就慢慢的再往前挺進,她極力的在忍耐著:「嗯……啊……啊……輕……輕……」

我心想,長痛不如短痛,於是我不顧一切用力一頂,她大叫:「啊……好痛……你很恨心呀……」

陽具已全根沒入她的肛門裡面,這種被肉壁緊緊包圍的感覺真是非常的舒服,我歉意地:「對不起,我真的不想你受這種痛苦,現在我很舒服。」

她低聲說:「你就舒服了,現在我屎眼很痛呀,請你不要動。」我便停止並一手搓揉她奶奶,一手揉捏她的陰核。

一會她呻吟著說:「不痛了……來吧……我裡面習慣了……你抽動看看……我那裡有點癢了……」

於是我再次抽送,她呻吟很利害:「嗯……嗯……我……開始有點感覺了……啊……有點麻……可是……啊……又有點舒服……啊……奇怪……好老公……你的肉棒插在我的屁股……可是……我的陰部亦……好舒服……啊……」

我一邊抽送,一邊用手指往前伸進她的陰道抽動,並揉捏她的陰核,她搖著頭呻吟著:「啊……好……好舒服……好老公……這種感覺……太刺激了……天……天啊……我的兩個穴……都給你幹了……啊……啊……我快瘋了……你好棒……好會插穴……」

我在她緊窄的屎眼抽插,很快有了射精的感覺,我詢問:「我要射了,你希望我射那個穴。」

她表示希望射前面,我拔出來要她維持狗仔式,再插進她的陰道,我雙手扶著她股部,極速及盡力的抽插全力衝刺,把她插得幾乎暈厥過去,直至把熱騰騰的精液射進她的陰道深處裡面。

我們亦癱軟在床上,相擁至早上有人叫門,我更用紙巾清理她的陰道及屎眼。

她問我可否這兩日陪她?

我只有至電給老婆說要再在深圳玩多一日,便陪她回香港大著膽陪她回家。取了日用品及一箱她說的必需品,在黃金海岸酒店渡過兩日,這兩日我們連每日三餐都沒離開過酒店房間,這兩日我們不斷做愛,我們用盡所有取悅對方的方式,而她帶來的所謂必需品,是她日常自慰的器具及一些增進情趣的用具,我們更表演自慰給對方欣賞,我離開酒店時,雙方本來表示只是一次交往,但她昨天又約了我星期六再次黃金海岸酒店再續前緣……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