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淫妻愛好者,喜歡看不同的男人和老婆做愛。老婆是一個外表賢淑,內心淫蕩的女人,經過我的培養,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實足的淫婦。

我喜歡看老婆被別的男人抽插的樣子,喜歡听她在別人身下的呻吟。下面的文章都是真實的,記下的是我與老婆的生活經歷,我在網上發貼子,就是希望能認識更多的朋友,好讓老婆享受到更多的性愛。我老婆,周陽,24歲,身高162,體重50kg,教師。我和周陽相愛已經八年,結婚四年,沒有小孩。

說實話,在八年的時間里,我們幾乎嘗試了所有的做愛方式,八年的磨合,八年的經歷,讓我們之間的性愛不再有那種激情的感覺,雖然並不覺得厭倦,但總覺得很平淡……後來,我在網上看到一些有關於夫妻交換的文章,感覺很刺激,很想試試,於是就在和周陽做愛的時候說起,她起初不同意(女人嘛,都是這樣)。

我就慢慢地開導她,終於有一天,在我插她的時候,我問她︰「老婆,想不想試試別的男人的味道啊?」

她竟然輕輕地說了一聲︰「嗯」……

從這以後,我就帶著她一起上成人網站,一起看有關夫妻交換的文章。同時,我也在網上發了有關這方面的貼子,並貼上了周陽的相片,留下了qq號碼。很快,就得到了回應,有網友發來留言,說周陽漂亮,有的說很有女人味,還有的竟然直接大膽的說想干她。周陽和我一起看著這些留言,很興奮,下面都濕了,我知道,她已經開始喜歡這種感覺了。慢慢的,我開始希望能把這樣的事情變成現實。

2003年初,我和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喝酒的時候,他對我說︰「你周陽真不錯。」

我說︰「是嗎?要不要,讓你也嘗嘗她的滋味?」他以為我開玩笑,沒再說什麼。但我從此之後,就一直希望周陽與他之間能發生什麼。于是,就有意無意的安排他來我家,經常帶著周陽和他一起出去玩,並時不時制造讓他們兩個單獨在一起的機會。

終于,有一天朋友給我發來短信,問我那天說的話是不是真的,我說當然是真的。于是,我們又坐在一起喝酒,確定了我的想法。這一天終于來了,記得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穿著超短裙的周陽和我一起去了朋友的酒吧,人很少,我們三個就坐在閣樓的包廂里喝酒,聊天。

過了一個小時,也沒發生什麼,我有點急了,就對他們說,我下去買點吃的。

然後下樓給那位朋友發了一條短信,叫他如果想,就抓住機會。我特意在樓下呆了半個小時,然後悄悄地上樓,輕輕地走到包廂門口,一看,暈死,他們兩個竟然還是我下樓時的樣子,對坐在兩個沙發上。沒辦法,我只好走進去,坐在朋友的旁邊,然後叫周陽坐在我們中間,周陽順從地坐在了我和朋友中間的位置,我們又開始喝酒。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吧,在我的示意下,朋友試探性的把右手搭在了周陽的肩上,周陽沒有反對,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然後朋友又把左手放在了周陽的大腿上,這次周陽輕輕地顫抖了一下,但並沒有表示反感。朋友的膽子漸漸變大,左手在周陽的大腿上游動,嘴也慢慢地貼近了周陽的耳垂。這是周陽最敏感的地方,朋友伸出舌頭,輕輕地舔著周陽的耳垂,我听到了周陽發出了輕輕地哼哼聲。緊接著朋友的右手從後面慢慢地伸進周陽的衣服里面,輕輕地撫摸著周陽的背部,而左手則捧著周陽的臉,把她的臉轉向一邊。我看到了兩張饑渴的嘴漸漸靠攏,他們的舌攪在了一起,瘋狂地吻著,

而此時,朋友的左手已經悄悄地滑到了周陽的胸前,不停地揉捏著周陽的乳房。我的心跳動著非常厲害,這樣的場面,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而下面,已經舉起了鋼槍。我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去撫摸著周陽的大腿根部,舌頭舔著她另一個乳。此時的周陽已經花容失色,陰部已是淫水犯濫成災,而她的小手不知何時已經伸入朋友的褲內,抓著朋友的陰睫不停地套弄。這樣刺激的場面,看來只有我能控制了,他們兩個顯然已無法自拔。

我把嘴湊到周陽耳邊,問︰「老婆,怎麼樣?好玩嗎?」周陽沒有回答我,只是點了點頭。我又問︰「想不想吃吃他的雞八?」周陽輕輕地「嗯」了一聲雖然很輕,但我和朋友都听見了,確實听見了。朋友很自覺地脫了褲子,長長的陽具硬硬地挺立在周陽的面前。周陽也很自覺地蹲了下來,左手輕輕地抓住朋友的陽具,嘴慢慢地靠近,伸出舌尖舔弄著朋友的龜頭,然後慢慢地將龜頭含入嘴中,輕輕地用小嘴套弄著朋友的陽具,右手則揉捏他的陰囊。一旁的我,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掏出陰睫,瘋狂地套弄著,沒幾下,精液便噴涌而出。周陽這時候已沒了平日里面端莊,像淫婦一樣忘我地舔吸著朋友的陽具,朋友的雙手則不停地揉捏著她的雙乳。

處理完精液的我,來到周陽身後,輕輕托起她的屁股,然後褪下了她事先特意穿上的性感小褲褲(其實這條小褲褲在整個過程中好像沒發揮什麼作用,因為朋友壓根就沒看到。我看了一下,她的小穴已經張開了,好像一張小嘴要吃肉,淫水已經把本來就不大的小褲褲濕透。我說了一句,「你們做吧,別浪費時間了,」

朋友便領命似的把周陽拉起來。朋友坐在沙發上,周陽面對著他,雙腿慢慢地分開,跪坐到他身上。周陽用雙手把小穴輕輕地掰開,朋友用左手扶著他硬邦邦的陽具,湊到周陽的洞口,這時只見周陽的屁股輕輕地往下一坐,朋友的陽具便齊根而入,消失在周陽的雙腿之間。周陽「啊」的叫了一聲,然後屁股開始搖晃起來。

第一次當著自己老公的面被別的男人插入,這種感覺應該是非常之刺激的,此時的周陽已經沒了開始的羞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個完全陌生的陽具插入自己體內的快感。她死死地抱住朋友的脖子,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晃動,朋友的雙手則緊緊地抱著周陽的屁股,雙腿拼命地將自己的陽具往我周陽的陰道里面送,不斷地抽插。隨著朋友陽具的抽動,周陽的大陰唇時隱時現,淫水不斷地往外流,順著朋友的陽具一直流到沙發上面。

周陽不斷地晃動著自己的屁股,好讓朋友的陽具更加深入地進入自己的體內,上面豪乳正被朋友的雙手揉捏著,乳頭也被朋友含在嘴里。他們兩個熱火朝天地干著,好像完全忘記了我的存在。

我問了一句︰「老婆,爽嗎?」周陽沒作聲,只是一個勁的呻吟著。

「回答我啊,周陽!」我又說,「你到底爽不爽啊?」

這時周陽回答似地「嗯」了一聲,仍然繼續著他們的游戲。

沒辦法,我只好把嘴湊到她耳邊,輕輕地說︰「周陽,你說話啊,要淫蕩點啊,刺激一下他嘛,這樣才能更好地干你啊!」這句話似乎很管用,周陽果真淫蕩地叫起來︰「噢,老公,他干得我好爽……嗯,雞八好長好硬……哼,好舒服,都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噢,嗯……真好」,

一聲春叫勝過萬千壯陽藥,听到如此淫蕩的叫聲,朋友的陽具在周陽體內抽插得更快了。他們這樣玩了一會兒,朋友提出換個姿勢,周陽很听話地從他身上下來,轉身跪趴在沙發上,屁股正對我們。朋友走過去,但他沒急著插入,而是用手去摸周陽的小穴,用手指去撥弄她的陰蒂。周陽當然受不了這樣一來,浪叫著︰「嗯……好癢,不要啊……快啊,快點插進來啊!」。

朋友沒听她的,仍然用手指快速撥弄著周陽的陰蒂,說道︰「什麼插進來啊?嫂子,你說清楚點嘛!」

周陽搖擺著自己的屁股,爹聲爹氣地說︰「好人,快點嘛,快點把你的雞八插進來啊,用力干我啊!」听到這樣淫蕩的話,朋友將陽具湊到周陽的穴口,用龜頭研磨著周陽的陰戶,就是不插進去。

周陽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叫著︰「嗯,快點嘛,快點插進來啊!!快啊!!」

只見朋友屁股一挺,陽具便直直地插入了周陽的陰戶之中,「啊……」周陽發出非常滿意的呻吟。朋友雙手扶著周陽的腰部,下體不斷前後運動,陽具在周陽的小穴里面進進出出,隨著陽具的抽插,不斷有淫水滴到沙發上。這時,我的陰睫又有了反應,開始硬了起來。

于是,我走到周陽面前,將它掏了出來,周陽見狀,立即將它含在嘴里,吮吸著。就這樣,我們終于第一次實現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3p ,朋友在後面干著周陽,周陽幫我口交。也許是這樣的場景太過刺激,沒過多久,朋友在劇烈地抽插了若干下之後,投降了,不過還好,他很自覺的在緊要關頭,把陽具抽了出來,將濃濃的精液噴射到了周陽的屁股上面。而我也很不爭氣地在周陽的嘴里繳械……

我和朋友都已經投降,可周陽好像仍意猶未盡,顯然,她還沒到高潮。沒辦法,她只好翻過身來,坐在沙發上,一只手摸著自己的陰蒂自慰,一只手用力揉搓著自己的乳房,嬌噌著︰「你們怎麼這麼沒用嘛!!」弄得我和朋友面面相覷,是啊,兩個男人也沒能滿足她。

最後,周陽還是在自己的小手幫助之下,達到了高潮。在她下樓到衛生間處理的時候,我問了一下朋友,「感覺如何?」朋友說︰「嫂子真極品啊」,听到這話,我心中非常開心。就這樣,我和周陽終於嘗試了第一次三個人做愛,第一次3p.

周陽對朋友的陽具非常滿意,她說就喜歡這種又長又硬的陽具,喜歡被這樣的陽具插入的味道。後來,朋友又和我們做過幾次,大家都很盡興,一直到朋友到外地工作…初嘗婚外性的周陽從此開始喜歡上這樣的感覺,從開始的將就變成了過往,她和我說,喜歡這種被兩個男人服侍的感覺。

從那以後,周陽就經常上qq,與一些網友聊天,有時我還甚至看她一邊聊天,一邊對著電腦自慰。我曾勸她與網友視頻聊,可她不願意,她說她不喜歡這樣面對面的聊、互看,只喜歡文字的調情,還喜歡真實的做。

很快,在眾多的網友里面,周陽選中了程。周陽和他聊過很多次,每次都要聊很長時間,有時甚至到深夜。在網上,程很有禮貌,並不像有的網友,一上來就是要激情視頻,要脫光了衣服互看(周陽最討厭這樣沒素質的人),而程從來不提這樣的事情,甚至沒有要求過與周陽視頻,他看過的,僅僅只是周陽的一張生活照而已。時間聊得久了,自然就有了見面的想法,不過程是外省人,只能找到我們這邊出差的機會看望周陽,不過他答應過周陽一定來看她,並且和周陽約定,如果到時候見面,感覺不好,就只是大家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

2003年7月,我們與g 約定了見面的時間。見得那是一個下午,我們和程約好5點在我們在一個麥當勞見面。周陽這天打扮得很性感,上穿低胸的小吊帶,下穿迷你短裙、t 字小褲,吊帶白蕾絲襪加綁腿靴,非常之惹火,我知道,周陽是想第一眼就要迷倒對方。

程很準時,在4點55分撥通了我的手機,緊接著便出現在麥當勞門口。他穿著一件白色的t 恤,高高大大,我們一眼就認出了他。我們招呼他,他便很自然地走過來,坐下,從包里取出了送給周陽的禮物,周陽很開心。然後我們便在一起聊天,吃東西,完全不像陌生人,更像是久違了的朋友。晚上八點,我們從麥當勞出來,程提議去酒吧坐坐,我和周陽商量了一下,這樣也好,方便大家相互了解,于是三個人便一起去了酒吧。周陽今天的打扮實在是太挑逗,在酒吧門口,有很多男人禁不住用眼神「強奸」她,色迷迷地盯著她看,這更讓我們兩個帶著她的男人感到自豪。

進去之後,我們找了一個離舞台最近的位置,周陽坐在了我與程之間。隨後,就是喝酒、跳舞、聊天,酒吧的氣氛很high,我們也玩得很盡興,當然也喝了很多的酒。

趁程上廁所的時間,我問周陽︰「周陽,怎麼樣,感覺可以嗎?」

周陽此時已經微醉,她咬著我的耳朵告訴說︰「嗯,我想要他噢……好嗎?」周陽同意,我當然沒話說,只要她喜歡就好。

從酒吧出來的時候,已是晚上十二點多,我開車,周陽則和程坐到了後座,通過後視鏡看到程用右手摟著周陽,而左手已經放到了周陽的大腿上撫摸著,而周陽則是小鳥依人的靠在程肩上。真是刺激,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一點時間都等不及了,在車上就調起情來。

我看到程的手已經慢慢地摸到了周陽的短裙里面,兩人的嘴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貼在了一起。酒吧離我們居住的社區不遠,一會兒,我們便到家了,他們只好分開。進了家門,程似乎沒了剛才在車上的膽量,顯得有些拘謹,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周陽也不管他,哼著歌去了浴室洗澡。我和程坐在沙發上,問他︰「你感覺我老婆如何?」

程說︰「真是不錯,好性感,太惹火了,剛才在車上我都差點……」

我笑著對他說︰「到浴室去吧,我想她這時候肯定想你去的」程受到了鼓勵,脫了衣服進了浴室。一切是那麼的自然,沒過多久,浴室便傳來了周陽淫蕩的呻吟聲。我悄悄地走到浴室門口,透過門縫我看到程正賣力地干著我的周陽……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周陽依偎在程身上走出了浴室,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們竟然共裹著一條浴巾。他們一起走過來,坐到沙發上,瘋狂地接吻,好像我並不存在,雖然他們裹著浴巾,我看不到他們的動作,但我知道,浴巾下面,程的手一定在撫摸周陽的乳房,而周陽的手也一定在套弄著的陽具。周陽終于想起我來了,看了我一眼,有點害羞地說︰「老公,你也去洗洗嘛……」

我明白了,周陽在暗示我離開……我走進浴室,發現垃圾桶里丟了一只用過的安全套,嗯,他們的還算自覺。等我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客廳里面已經沒人了,沙發上只剩下他們披過的浴巾。臥室的門敞開著,我輕輕走到門邊,看到程成一個大字躺在床上,周陽正忘我地舔吸著他的陽具。

我走了進去,程看到我,朝我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周陽也扭頭看了看我,然後繼續為他口交。我來到周陽身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陰戶,那里已經是淫水犯濫,濕得不成樣子了。我伸出手指,輕輕地揉著周陽的陰蒂,周陽隨著我揉動的節奏,不斷地晃動著她雪白的屁股,喉嚨里發出「嗯……嗯……嗯……」的聲音,淫水順著我的手往下滴。

她吐出程的陽具,回過頭來,嬌聲地說︰「老公,不要嘛,你摸得人家好癢噢,不要……」然後又問程︰「我舔得好嗎?舒服嗎?」程沒有回答,只是用手拉著周陽,斷續為他口交,周陽也很樂意地繼續吮吸著程的陽具。

哎,這個小騷貨,真是沒救了……我把頭低下去,掰開周陽的陰戶,伸出舌頭用舌尖去撥弄她的陰蒂。沒一會兒,周陽便受不了啦,翻過身來,不讓我繼續挑逗她。這時,我發現程硬硬的陽具上不知道何時已經戴上了安全套,難道是周陽用嘴給他套上去的?周陽什麼時候已經掌握了這樣的技術?不管怎麼樣,事實已經告訴我,周陽又想讓他操了,我當然很知趣地對程說︰「你來吧,她又想要了……」周陽便很自覺地跪在床上,屁股對著程,左手還不停地撫摸自己的陰戶。

程哪里受得了這般誘惑,舉起硬梆梆雞八,直直插入了周陽的淫穴之中。

周陽又開始浪叫起來︰「程,你好猛啊,怎麼這麼厲害噢,干得我好爽……噢……嗯……爽死了……」,她一邊叫,一邊把手往後伸,去撫摸程的陰囊(後來她告訴我,這樣做能讓男人更加興奮,陽具更加堅硬)。

程用手扶著周陽的翹臀,用力地抽插著,陽具在周陽的小穴里進進出出,時隱時現。我在一旁看得是欲火焚身,陽具漲得大大的,很是難受。3p 的真正含義應該是三個人的互動,而不是兩個人做給另外一個人看,于是,我也加入了進去。周陽和程用的是跪姿,周陽跪著,程從後面干她,我面對著周陽躺到了她下面,用舌頭去舔周陽的陰蒂,周陽則很自覺地把我的雞八含在嘴中。周陽已經被刺激得快要發瘋了,後面是陌生的男人抽動,下面是自己的老公在舔吸,而嘴里還含著老公的陽具,此時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兩個男人給她帶來的無比樂趣。

我在下面不斷地舔著周陽的陰蒂,由於程動作的劇烈,有時也不小心舔到他們的結合部位,甚至是程的陰囊,這樣更加刺激了程,很快程便大叫著射了。周陽顯然還沒滿足,轉過身來,抓住我的雞八,坐了下來,將它塞入自己的陰道之中。周陽在我身上扭動著,程則從後面抱著周陽,雙手握著周陽的雙乳撫摸著。

周陽把頭轉過去回應著程,與他深吻著,我在下面用力的往上頂,想讓自己的家伙更加深入地插入周陽體內。

過了一會兒,程站了起來,我看到他的陽具上面竟然還戴著安全套,真是可笑。周陽很溫柔地幫他拿掉了安全套,又用舌尖舔淨了程龜頭上殘存的清液,然後將程軟軟的陽具含入嘴中。周陽的口技可真是一流,沒過多久,程的陽具便在周陽的嘴里重振雄風,直直的聳立在周陽面前。周陽很滿意地用右手將它抓住套弄著,另一支手則在程的陰囊與屁股之間的部位撫摸著,舌尖在程的龜頭上打轉轉。

也許學醫的人對人體的敏感位置非常了解,程只堅持了幾分鐘,就毫不保留地將精液射到了周陽的乳房上面。從來就是愛乾淨的周陽此時也不嫌棄,用手將程的精液涂抹在身上。真是太刺激了,我也很快將子彈射入了周陽體內。周陽與我同時達到高潮,軟軟地攤在我身上,任憑精液與淫水慢慢地從她小穴里流出,流到床單上……這一晚,我們三個睡在同一張大床上,周陽睡在中間,我與程一人一邊擁著周陽,愛撫著她,她就像一個女皇一樣幸福極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醒來,听到周陽在輕輕的呻吟,手順著她的大腿往上一摸,發現程硬硬的東西竟然又插入了周陽的體內……程在我們家呆了兩天,這兩天時間里,我們除了吃飯,幾乎沒有出門,全是在家里,周陽也差不多將他的精液榨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