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會有第一次,各式各樣,我的可能和你不一樣,也許相差無幾,可總是讓我至今不能忘懷。

那時我十六歲,家裡來了親戚三個人,要住下一些時間,父母就把我的房間給他們住,安排我到鄰居朋友家裡住,每天晚上去,第二天早上回來吃飯上學,好歹不算遠,走路五分鐘的路。我也喜得晚睡覺沒人管,相安無事。

一晃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對我住的房間主人開始好奇,別人家住房都很緊,他們為什麼有房不住,通過我的留心和大人的隻言片語知道了,這是一對夫婦的家,男的借調外地支援地方了,家裡沒別人,女的一人害怕住到娘家去了,空著房子,聽她的好友說劉大夫(我母親)家來人想讓小孩暫住一下,沒打夯兒就給了鑰匙。

夏天的天氣好熱,母親不讓我開他們的電扇,好在我睡在客廳活動沙發上,打開兩邊的窗戶空氣對流,我光著脊樑,只穿小褲衩,還算涼快。平時喜好運動,睡覺是倒下就著,條件到是不計較。可是好景不長,終於有了讓我睡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一天晚上,我白天踢了一場球累了,洗洗老早就睡了,迷迷糊糊聽見門響,鑰匙開門聲,熟練的開燈,我睡眼蒙瞪的坐起,看見一個滿臉詫異的女人,好像在他們家掛著的照片上看過,她疑惑的問:「你?」我沒有完全的清醒,條件反射的知道怎麼了,「阿姨,我媽媽讓我來這睡覺的。」

她似乎明白了,不過還是小聲叨嘮了一句,「我還以為小不點呢?哦,啊,啊,你睡你的,我只是來換衣服,一會,一會就走。」

我仍舊迷迷糊糊,但是我看見她滿臉通紅,手足無措,我都忘了自己嘟囔了一句什麼倒下頭去。忘了說了,我雖然是十六歲,可我已經一米八的個子,平時愛好體育,有挺健壯的身材,常常令班裡的小女生羨慕,常常喜歡和我搭訕,只是我不太開竅,挺害羞,可能是肌肉發達,頭腦簡單。

不像現在的我……,快跑題了,哈。她只是聽說劉大夫的小孩住,沒有想到是類似個大小伙子,又只穿個小褲衩,順便說一句,我穿的是三角的緊身褲衩,運動短褲裡面穿的那種。

從小時候親戚都說我的小雞大,老愛和我開玩笑,我也老是很窘迫,穿運動褲衩,裡面也要用緊身褲包緊,可還是一大包,鼓鼓的,尤其在運動場上,使我很苦惱了一陣。

只是後來和一個女生好了,才知道女生不懂事前還是喜歡鼓鼓的大包,僅僅好奇而已,只是怕見到真的,懂事了才會喜歡真的。

我叫阿姨的女人,是過來人,我當時猜她不到三十歲,當然知道鼓鼓的大包裡面是什麼東西,我沒有看清她看沒看,當然她看到了,後來證實,她不僅被我的身材,最重要的是被我包裡面的內容吸引,當時既然無意中看見,沒有不臉紅的道理。

如果她拿了衣服走了就沒有後事了,如果她不好奇也就相安無事了,如果她不是動了一點點春心也就沒有一切要發生的任何事情了。

衣櫃在客廳,在我睡覺的折疊沙發斜對面,她到裡屋放下手裡的東西,為了涼快換了家穿的衣服,到衣櫃取東西,回頭小聲像是自言自語說:「這麼熱的天幹嗎不開電扇?」

我條件反射似的回了一句:「我媽不讓開。」「這個劉大夫。」她摸了一把我身上的汗,隨手打開電扇,開到最小檔,定好了搖頭,我迷糊地看了她一眼,說謝謝阿姨,這一看壞事了。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背心,乳房隨著她的動作跳動著,並在她的領口、肩邊跨欄處若隱若現,乳頭清晰的頂在背心後面劃來劃去,下身的五分褲很和體,苗條的身材並著誘人的其他東西,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我的下身頓時有了反應,我明顯感覺在膨脹,褲衩成為阻礙。

我動也不敢動,閉著眼睛,年少無邪的我感覺自己像是流氓一樣。她又走到我的床邊伸手試了試風力,摸了我身上一下大概試試涼不涼。

一陣香風,柔軟的手,加上我體內已經發生的變化,我激靈了一下,她手也哆嗦了一下,「冷嗎?」

「正好。」我協力裝做悃及了,嘟囔著反翻個身,用腿蓋住我那個支起帳篷的小弟,我窘迫及了,剛才我正躺著一條腿伸直,一條腿彎曲,臉朝著衣櫃的方向,我雖然看不見,但我知道我的小弟已經博起,按照以往的經驗他的博起,將不得不使他兩個朋友睪丸從小褲衩邊上顯露出來,翻身蓋住了難堪的根源使我好受多了。

剛才還困得要命的我,現在睡意上哪去了?八點鐘躺下就睡著了,大概也就四、五十分鐘吧,現在迷迷糊糊的閉著眼睛,可總是有些東西在眼前晃動不能入睡。

在學校我不喜歡大胸脯的女生,真話,她們的發育讓人不好意思面對她們,也許那時我真的不開竅,現在是我看到除了小時看母親的乳房以後看到最真實的乳房了,當然我還沒有看到過完全暴露的,可這已經足讓我生理反應到讓我難堪的地步了。見鬼了,真流氓,不許瞎想!真盼著她趕快走,我打個手槍快睡覺。順便說一下,我發育挺好,十四和同學學會打手槍,不久就有了第一次的遺精,偶爾忍不住也做做,挺舒服,有點犯罪感。阿姨,你快走吧,我好睡覺!

她關掉客廳大燈,只打開我腳下的落地燈,不知道怎麼了,她停了一小會,沒有走,而是進了洗手間,放水洗澡,水聲花花,真吵,我又不能現在打手槍,洗手間門對著我的腳,萬一打到半截讓人撞見,那可死定了。好煩!

其實時間並不長,五分或十分鐘,她洗完,我聽見拖鞋聲輕輕來到我腳邊,她在擦頭,偶爾的水霧濺在我的腳上涼涼的,她小聲問:「電扇涼不涼?」我不像剛才,現在頭腦很清醒,就忍住不回答,只盼她完事快走。

她停住擦頭,我估計她一邊在審視我,一邊在聽我的呼吸聲,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我在家的時候,學校要求睡午覺,我老是偷偷看書,媽媽有時到我的屋來檢查,我已經練就一個本領,裝睡比真睡還要象睡覺,均勻的呼吸,適當的粗氣聲,放鬆的臉部表情,我敢打賭她確定我睡著了。

聽了一會,她用手摸了摸又推推我的腿,加大點聲問:「吹得涼不涼?」我仍不回答,可是我好像覺得她並不想讓我真醒,難道她要幹嗎???其實我沒有想她幹嗎,可是不爭氣的小弟卻又條件反射般的開始膨脹,當然我不敢回答,更不敢動,只要起身肯定暴露那個高高的帳篷,不要讓已經的難堪再次難為我,她會告訴別人,劉大夫的孩子是流氓的!

她就在我的腳邊擦頭髮,時間真長,幸虧我的工夫還好,不然堅持不住了。一會她換了一條毛巾,繼續站在我的腳邊,擦呀擦,估計擦乾了她把頭梳好紮起來,那裡沒有鏡子,幹嗎她總在那站著,哦,那她一定在看我!知道讓人看只穿著小褲衩的自己真是不舒服,身上像有小蟲在爬,我快忍不住要翻個身了,她好像使勁的搓搓手,然後邊摸我的小腿邊小聲說著:「電扇涼嗎?」

看我沒有反應開始摸摸我的大腿,真的挺舒服,我沒有讓人這樣摸過。我暗暗的享受著柔軟手的撫摩,心裡放鬆了,自然裝睡得更像了,呼吸均勻的加粗了點聲,表示更加沉睡。她開始摸我露在小褲衩外面的屁股,我沒有感到特別好,但是並不難受,沒有反感,心想她在對我耍流氓,反正我感覺還好,讓她摸吧。

可是當她柔軟的手摸我的屁股溝以後,我突然感覺非常的難堪的事又開始籠罩著我,因為她直截了當柔軟的手觸到了我的一隻睪丸,不輕不重的握住,啊!剛才我為了掩飾小弟弟的博起側身蓋住了他,可是由於小弟已經使睪丸快暴露了,翻身腿又放得太靠前,又促使他滾出褲衩邊一覽無遺,腳邊的落地燈更使他清晰明瞭,哎呀,原來她老是站在我腳後擦頭,一直是在欣賞著我的睪丸呢!好丟臉呀,不過她摸得真的很舒服,我願意她摸。

摸了一會,她卻不滿足了,先親親我的大腿,好癢,我忍住了,她又好像聞了聞我的睪丸,因為有頭髮沾到了我的腿,我使勁才忍住,她的臉貼到我的腿,可能受到我碩大稚嫩的性器的吸引,忍不住親了一下我的睪丸,我差點忍不住叫出來,實在太癢了,當她用舌頭舔到的時候我終於忍不住了。

我先動了一下腿,使勁喘著夢中帶著鼾聲的呼吸,嘴裡嚼著什麼,反過身來正面朝上,手撓了撓舔癢的睪丸,又繼續喘我均勻的呼吸。

她被嚇了一跳,忙站起身,顫抖的聲音說:「電扇涼嗎?」我一點反應都沒有。

心理話,我怕真醒了,她不好意思繼續,那多掃興,我真的希望她繼續摸,只是不要弄癢我;再說翻過來,我還想讓她其他也都摸摸呢?我現在一點也不難堪了,反正我睡著了不知道,只是不要讓我真的面對面,假裝不知道享受真好。後來,有經驗以後我也試著用過這樣的方法,感覺特好,想聽以後講。

她緊張了一下,畢竟是在玩弄一個未成年男孩的性器官嘛。看我真的沒有反應,她可能也許聽說,十五六的男孩睡覺象死豬,所以又坐在我的腳邊摸摸我仍在外面的睪丸,然後從我支得很大的褲衩邊伸進手,輕輕攥攥我的小弟,向下壓低他。

另一隻手,移開我已經蓋不住一大包的褲衩前檔,讓小弟完全暴露出來,我的小弟直挺挺的衝著天,我好像聽見她不由自主的叨嘮一下,好傢伙!她又輕輕伸進手,把我另一隻睪丸也放出來,她輕輕搬開開我微微圈著的一條腿,坐在我兩腿之間兩隻手握住我的兩隻睪丸,用手指慢慢翻開我剩下一點的包皮,讓我的龜頭完全暴露出來。

我的包皮有點長,但是如果博起剛好不會拉扯,龜頭外露涼颼颼的,在她攥握和揉捏下,我感覺陰莖在充血,龜頭在腫脹,如果這時我要是屁股一用上力,當時一下真能噴出來,可是我的腿被她叉開,還彎著,再說我也不敢用力,萬一噴了多沒有面子,我要慢慢享受。

她摸來摸去,揉來揉去,就是不碰我的龜頭,任他腫脹的真難受,我真想讓她也輕輕捏捏我的龜頭,她只是在玩陰莖和睪丸,任意的讓龜頭充血。

我感覺她低頭聞我的龜頭,有頭髮碰到我的陰莖了,我剛洗的也不知道乾淨不乾淨,她好像接受了舔睪丸差點弄醒我的教訓,沒有舔我的龜頭,只是越來越重的蹂躪著我,我隱隱約約感覺她老是看我臉上的反應,因為她一動臉,零星頭發就要掃動我的陰莖和龜頭。

看我在如此大的動靜下依然沉睡,她終於下決心一下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啊,她幹嗎呀!不過太好了。

含住以後,她卻沒有動,繼續起勁的揉搓我睪丸和陰莖,並使嘴給龜頭越來越緊的壓力,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會,我特想讓她動動,這樣我會徹底崩潰。她這時卻放開了我,手也放鬆了,而是在離我龜頭很近的地方,輕輕玩弄我的陰莖,好像在端詳,過一會抱住我的睪丸和陰莖,並且又含住我的龜頭壓緊,然後再放開,我被她玩得已經徹底崩潰了,全身的血都已經湧到了陰莖,集中到龜頭上。

我只好顧計重演,在夢中暱噥著稍微挪動了一下身體,仍然裝做毫不知曉,但是我調整到更舒服的姿勢,這回她沒有害怕,手都沒有離開我的陰莖和睪丸,也沒有起身,她大概堅信我醒不了,其實我特別想在她含我的龜頭的時候,用點力,我肯定回在她的嘴裡噴射,現在我都不知道如何結尾,長此玩法,我大概會被她玩死了,我要發洩,不忍了。

當她再次把我的龜頭含入嘴中,施加壓力並且得寸進尺吸允的時候,我不由被她的溫柔感染的輕輕一個激靈,腿和屁股忍不住稍微暗中用了點力,我的精液一瀉如注噴將出來,我舒服極了,還是有點怕。

令我萬分感動的是她只是詫異了一下,並沒有跺開,嘴也沒離開我的龜頭,手仍舊握住我的睪丸和陰莖,我的屁股條件反射的抖動,她卻保持著一個姿勢接受著,我仍然裝出是在夢中的射精,溫暖舒適新鮮刺激。

我想不動都不可能,我像落入深谷,不停的墜落,只想抓住點什麼,哪怕是稻草,抖動由急變緩,終於完成了,我的小弟處於溫暖的包圍中,仍然享受著溫柔的對待,我還在享受。所以依然裝做沉覺沒醒。

說心理話,她如果沒有含著我的龜頭,我如果只是噴射,我一定假裝從夢中醒來在她的手中發洩,使她繼續讓我享受。可是在她口中噴出,我實在難以面對這個阿姨,我畢竟才十六歲,不知道怎麼處理尷尬的場面。

她等我完全平靜下來,輕輕抬起身來,讓她嘴裡的精液留在我的陰莖和龜頭上,她用粘滿精液的手繼續揉揉我的陰莖和睪丸,粘糊糊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好玩的,也許我射精她沒有想到?

我聽見她的嘴有聲音,好像在品味年輕的精液,當她要鬆手的時候,我並沒有完全縮小的陰莖又在慢慢壯大變化,畢竟是從沒有過的經歷,我仍然感覺異常的舒服。她好像又很有興趣的使勁揉起來,很快壯大了小弟。

突然,她飛快進洗手間,擦手,帶回來一塊毛巾,然後用我的手握住我自己依然勃然向上的陰莖,我任她擺弄著,突然,她用力推並且大聲叫我:「醒醒,醒醒,你怎麼了!」

我被嚇了一跳,假裝剛剛醒來,看看自己滿手的黏液,看看她微笑的臉,我說:「我怎麼了?」

她笑著說:「我剛才聽見你這有動靜,過來一看,你就是這個樣子,我還要問你呢?」

我假裝不好意思的說:「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她說:「沒事,我幫你擦擦吧。」

我說我自己來,她堅決擋開我的手說:「阿姨見過,幫你擦沒事的,聽話,別動了,啊。」

我也就假裝還沒有完全醒,半靠在一邊,喜得由她處理,她輕柔的仔細擦拭我的陰莖,小心的粘乾淨我龜頭上的黏液,一次次抬起我的睪丸,所有的地方都擦到,甚至抬起我的腿,將流到屁股邊上東西處理好,連我的手也是她來完成,我像個嬰兒一樣聽話。

不同的是我的陰莖和龜頭在她精心的照顧呵護下,已經又勃然向上聳立,龜頭由粉紅變的通紅閃亮,她愛惜的輕輕攥攥我暴漲的陰莖,用手又掂了一掂我的睪丸,笑著說:「歲數不大,鬼不小呀。」

我有點難堪,覺得她像在誇獎我的小弟,可是又像她已經知道我在裝睡,趕快央求她:「求你,別告我媽。」

她笑出了聲,說:「當然了,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小秘密,你一定也不要告訴別人,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啦。」

我趕快說:「好,好,我答應。」

她微笑著看著我的眼睛:「以後你要聽阿姨的話,叫你幹嗎就要幹嗎,行不行?」

我趕快說:「什麼都行。」心裡其實暗暗高興不得了,「好啊!先去洗洗,一會阿姨教你做個有趣的活動,又舒服又好玩。」「好吧,我聽阿姨的。」

洗手間,相對的是兩個裸體,我第一次看見如此裸露的女人,豐滿的乳房,滾圓的屁股,兩腿間黑糊糊的三角形體毛,掩蓋著最神秘的地方,我有點犯瞢,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放在何處,用不用擋住我晃來晃去的小弟,好像擋住又不對。

阿姨也沒有擋住自己嘛,其實渾身只需要洗一個地方,我怎麼可以當著女人的面沖洗自己的一堆玩意呢?

阿姨看我的樣子,很開心,一手抓起蓮頭,一手托起我那一堆先衝上水,然後打上浴液,逐個認真的清洗,撩動我的睪丸,輕輕撫弄我的龜頭,小心的連冠狀溝也不放過,不時還擼上幾下我的陰莖,當再次用水沖乾淨的時候,我的龜頭和陰莖漲得粉紅透亮,陰莖上隱約還有彎曲的血管,不時的一跳一跳的。

「真是個好玩意,個大,真嫩,讓女人玩過嗎?」我趕快搖頭,「沒有。」

「阿姨摸舒服嗎?」我又點頭,「舒服。」

「怎麼樣的舒服?」

「舒服極了。」

我站著,她坐在凳上給我洗,我的龜頭和陰莖在她面前晃動,其實一分鐘就可以洗完,可她翻來覆去的輕輕揉攥我的我的每個地方,認真的沖,以後我有經驗了才知道,她可能是想讓我恢復一下,然後好做後面的活動。

我任她擺弄著,愜意的享受著,眼睛卻直鉤鉤的盯著她晃動的乳房,特別是還有一邊一個的粉紅的小頭,我很想用手去摸摸,只是還是沒有勇氣,她看我漲紅的臉和我躲閃著眼睛,她笑了,托了一下自己的乳房,「來,給阿姨幫忙洗洗吧。」

一手拿住噴頭沖淋自己的胸,一手攥住我的小弟,給我鼓勵,我小心的握住一隻,柔軟,滑膩,有彈性,一隻手握不住,調皮的滑來滑去,只好兩手握住,不敢用力。

在阿姨的縱容下,我開始打上浴液,用力揉搓,上下的滑動,啊,我的手心都在發燒,發癢,小弟也在膨脹,真是太美好的體會了。

每次當我的手滑過那鼓起的粉紅乳頭,阿姨都會張開嘴喘一下氣,當我用兩個手指沾著浴液揉洗那個小豆豆的時候,阿姨不由自主的哼了一聲,攥我小弟的手用力的揉動,拽向她的三角地。

我知道這是讚許,所以更加討好般的加力玩弄,「真好,壞小子,你怎麼懂的?」其實男女間愛的配合,很多是感悟,相互之間有不用言傳的信息傳遞,仔細體會才會感覺靈敏。

「好了,不,不弄了。」阿姨衝著水在我揉弄乾淨雙乳後躲開說,她沖了一下沾到我身上浴液,又仔細沖了我的一堆零件,一條腿站地,一腿踏在凳子上,一手沖水,一手伸到黑三角地區的深處揉洗,她抬頭看著我,我用詢問的眼光,「用我嗎?」

「一會吧,你還不懂,教會你再來才行。」沒有性開發的我,正好還沒有幫她洗那個地方的慾望,只是不時用手探摸她晃來晃去的乳房,「別動了,不然要不洗不乾淨了。」 我聽話的站著,奇怪的想,這和下邊有什麼關係?

她拿了毛巾,又給我一條,然後幫我擦身,幾下後我明白了,也買力氣的擦她的全身,乳房是重點,只是擦乳頭的時候,阿姨說要輕點,「要這樣。」她拿毛巾,小心抬起我的陰莖,讓我的龜頭向上,輕輕仔細的沾乾淨,連龜頭邊緣的冠狀溝也不放過,我也學著仔細弄乾淨她兩個要命的小豆豆。她扒拉著我的小弟,兩個裸體的人進入臥室。

她把我推坐到鋪好毛巾被的床上,打開床腳對面壁燈,關掉窗頭燈,上床,我的手不由自主的玩弄著她一直跳動的乳房,這時兩個寶貝老實的在我手中反覆變形,她打了我的手一下,胡擄著我的小弟,「見過女孩的那嗎?」

我老實的搖搖頭,「來。」她靠在床頭,叉開腿,示意我趴在她兩腿之間,我心想,「不會是吃吧!」那時我還沒有這種慾望那。

其實她並沒有讓我做什麼,只是在讓我瞭解她的性器官,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神秘的地方,如此的近,以前無意看到過小女孩的,有點鼓鼓的,一條小縫,如今是張開的,成熟女人的,床腳燈照得清晰明瞭,嫩嫩濕濕的樣子。

我想阿姨肯定不會反對我觸摸,可真不知道該摸什麼地方,她引導我的手,告訴我厚厚的這是大陰唇,薄薄的那是小陰唇,這是陰蒂,就像你的龜頭,不能用力摸,那是陰道口,你的小弟可以從這裡進入,邊上是不是還有小小的嫩肉,那是處女膜的殘留,處女是完整的,第一回小弟要是進去要有點痛,以後你要心疼女孩子的。

邊說邊讓我摸摸各處,我好奇的撥弄著,心裡話,當時我沒有覺得她的這玩意好看,當然我並沒有過對比經驗,只是好奇的玩著。

有時由於刺激了,她會緊張一下,陰道口會收縮,我覺得挺有意思,不過剛剛一小會,她的陰道口,就有透明的液體隨著收縮流了出來,我以為她是像我一樣的射精,阿姨擦了一下,笑了:「鬼東西,那是為了接受小弟弟的潤滑劑,越多表示越想,會不由自主流出的。」

我為討她喜歡,我沾了一點,手指捏一捏,不很粘,滑滑的,她笑了,用小毛巾擦擦我的手,拉我起來,我覺得要做最重要的事情了,有點緊張,可她卻笑著對我說:「還不太喜歡那裡吧,以後你會喜歡的要命的。」

後來證明她說對了,當時我覺得她真是經驗豐富,至今讓我很奇怪,她當時也只有二十七八歲,哪學的,真不可思議。

她讓我跪著騎著她一條腿上,揉摸她的乳房,任我肆意的玩弄,「舔舔它」「吃吃它」「嘬一嘬」「大口的」,她的一隻手與其說幫我托乳房,不如說也在自己揉,另一隻手沒有離開過我的小弟,不停的玩弄。

我吃著她的奶,雖然沒有水,可我樂此不疲,漸入佳境,我有時大口,有時小口,有時舔,有時嘬。她呢,上身和屁股來回扭動,腿也不停的磨著床單。這時我的陰莖也被她弄得繃硬,龜頭暴漲。

「來吧」她拉我跪在她彎曲抬起的兩腿之間,用手捏住我的小弟,在她的陰戶口上下左右滑動,滑潤的黏液塗滿了我的龜頭,不小心蹭到她陰毛很不舒服,我會哆嗦的。

不過還好,她慢慢把我的龜頭塞進了柔軟的小洞中,熱乎乎的肉體包裹著漲大敏感的部位,我不由哈了一口氣,不用人教的屁股開始用力,使龜頭引導陰莖向她的體內挺進,似乎本能的尋找著快樂的根源,她的手沒有離開我的陰莖,半張著嘴,「你的有點大,慢點。」

慢慢進入半截後,好像她覺得沒事,鬆開手一把抱住我,我迫不及待的一下插到底,她啊了一聲:「輕點。」然後渾身顫抖躲了一下,就僵住了,我趕快鬆了一點,沒敢再動。

幾秒鐘後,她喘了一口氣,一手拉住我脖子,抬頭親了一下誠惶誠恐的我,「好了,來吧,寶貝!」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陰莖完全的在她的陰道裡,被熾熱的體溫包圍著,比起剛才在她的口中又是另一種感覺,如果不是剛才已經出過一次火,我怕是真的要一瀉千里了。

看著她陶醉而變得粉紅的臉,迷糊的雙眼,微微張開的嘴,不時用舌頭舔著嘴唇,我本能的親她的嘴,她伸出舌尖,探索著,我毫不猶豫把嫩滑小肉含在嘴裡,彌補我剛才意猶未盡吸允乳頭的感覺。

她不老實的動著舌頭,挑逗著我,當我的舌頭相跟著滑向她的嘴裡,她好像捕捉到獵物一樣,立刻銜住我的舌頭,生怕跑掉,溫柔的嘬吃,一會又伸給我讓我吃,我喜歡吃,也許是上面我吃你,下面你吃我,正合適,不然都是你吃,你太過癮了吧。

其他基本的動作不用怎麼教,我很快就學會來回的抽動,每次到頭我都要輕點,怕真的弄疼她不讓動,我慢慢越來越熟練,她也開始隨著我在動,我向裡的時候,她會迎我的動作提臀湊上來,我離開的時候,她也會縮回一點,這樣我抽拉的動作不大,距離到是最大。

從龜頭被陰道口嘬住開始,一直進展到陰道深處感覺滑滑有點硬的地方,龜頭冠狀的邊緣在她彈性的陰道裡滑動,剛開始有點熱辣辣的感覺,越來越柔軟,越來越美妙。

她的手先是在我的背後,滑動揉搓,不時拉緊我,親著我的嘴,她後來索性托住我的屁股,指揮著我的節奏,嘴裡含含糊糊的,「香嗎」「好嗎」「要嗎」「來嗎」什麼亂七八糟的。

開始我還回答,後來知道只要我說,什麼都行,也就不由自主的也亂哼了起來,兩人沒有任何具體內容的的邊哼,邊喘著氣,邊宣洩著感覺,慢慢的覺得好像兩個人漸漸合為一體了,默契配合著。

過了一小會,我感覺身體血流加快,渾身暢快淋漓的開始向上沸騰,不用指揮,我就加快了動作,加大了力度,使勁的頂到她體內的最深處,摩擦著雙方的體毛,「要哇」「吃」叫個不停,我感覺象心裡有個東西在騰升,就要衝破什麼,不停的增長,增長。

突然時間停止了,我的耳邊什麼聲音也沒有了,沸騰的血液集中起來,全部向下身湧去,只剩下我的陰莖和龜頭在做最後的阻擋,陰莖放棄,龜頭啊堅持不住了。

我死死頂向她的身體深處,在那個有點硬度的盡頭,爆發了,宣洩了,不知是血還是什麼的,反正好像是我身體內的全部能量,從一個小孔噴射出去,周遍是空曠的世界,沒有任何東西,沒有光亮,沒有聲響,只有我不停劇烈的抖動,一下又一下流盡我的體液……。

她渾身一個激靈,死命的抱緊我的屁股,就在我動了不知道幾下,剛剛有了點知覺的時候,她顫抖了一下,體內劇烈的收縮,她的屁股動作不大,但快速哆嗦,越來越大,她的陰戶貼緊我的陰莖根和體毛,陰道劇烈收縮,吸食著我的陰莖,吞吃著我的龜頭。

她的時間比我長,以至我本來停止了跳動,在她陰道的收縮下,控制不住的也隨著跳動,我陰莖跳動反而又刺激了她,她身體劇烈晃動,嘴上「不」「別」的語無倫次的亨著,屁股下意識躲著,手卻仍舊緊緊抓住我的屁股。

能量釋放了,世界平息了,我兩肘支在她肩頭邊,胸部擠壓歪曲她的雙乳,一隻手在她的脖子下面,一手摸著她的臉,我的頭歪在她的耳朵邊,聽著她漸漸平息了的呼吸聲,腹部放縱的癱在她的身上,龜頭貪婪的仍留在她的陰道裡,她的臉歪向我的手,赤紅著臉,閉著眼睛,手無力的甩在兩邊,她的腿彎曲的癱軟在我的腿兩邊。

過會,好像她抖了一下,陰道裡一股熱流向外湧來,我的龜頭被擠得也向外滑動,挺好玩,我也沒有理會,可是當龜頭滑出陰道口的時候,彈性的陰道口從我龜頭的冠狀溝滑過,我刺激得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阿姨才歪過身,推開讓我平躺,我想她大概也累了,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剛才的戰場,自己往腿間加了塊小毛巾,挨我躺下,親親我的臉,我迷迷糊糊側向她轉過身,手探索的抓住她的乳房,回親了她歪向我的嘴。

她問:「好嗎?」

「好!」

「痛快嗎?」

「痛快極了!」

「成小男人了……」

「呵呵!」

「頭一回就挺棒,以後要成精啦。」

「……」

其實我都快睡著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被女鄰居勾引了
畢業四年後上了同門研究生同學
農村熟婦真淫浪
阿姨這樣美,肏你不后悔
我和美女鄰居麗萍醫生
女鄰居凱茜
半夜悄悄上了女鄰居
同女鄰居第一次性交
捉賊記
昨日鄰妻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