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哪兒不舒服?」這是廖醫生第二次問她了。

面前坐著的是一位二、三十歲的嬌俏少婦,病歷上填的名字叫耿麗蓉,27歲。

她的神態顯得極不自然,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披肩的長髮遮住半邊低垂的臉蛋,合體的深灰色套裙,襯得她曲線畢露:兩團乳肉脹僕僕地聳在胸前,纖腰盈盈一握,肥碩的臀部,將裙子撐得密密實實。

憑多年的經驗,他知道這類女人的性慾,一定極為旺盛。

她的坐姿也很奇怪,只將半個屁股沾著一點椅子邊,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的兩條玉腿,不像一般女人那樣緊並著,而是略向外張開,且不時難耐地輕輕扭動髖部。

「我~~我不小心,把一件東西弄到裡面去了,請你一定要幫我弄出來。」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滿臉紅暈的少婦,終於細聲細氣地開口了。

「好吧!請脫掉衣服,躺到手術台上,我先得檢查、檢查。」醫生的口氣很和藹。說完,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走進後面的手術室。

少婦扭腰擺臀地隨他進去後,忸怩著半天不願脫衣服。廖醫生很理解她的心情;畢竟要一位年輕的女人,在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前露出羞處,是很難為情的啊,雖然他是個大夫。

「你不脫衣服,我怎麼給你檢查呢?」他耐心地勸導她。

也許是病痛戰勝了羞怯,少婦抬頭看了看大夫和氣的臉龐開始脫了。她慢慢拉下臀後的裙鏈,彎腰褪下短裙,然後輕抬玉腿,拉出裙子放到一邊。

「太美了!」見慣了女人脫衣解帶的廖醫生,也不禁有些氣促的想著。

只見她兩條豐腴的大腿,被肉色絲襪緊緊地套到腿根,襪口的鬆緊帶直陷進肉裡。紫色暗花的丁字形三角褲,竟然是半透明的!依稀可見黝黑濃密的陰毛,東倒西歪地貼在白皙的小肚子上。大陰唇異常肥厚,赤條條地鼓出褻褲外邊,上面還長滿了淫靡的絨毛。窄窄的三角褲,只能勉強蓋住濕漉漉的逼縫,一灘刺眼的水痕,赫然映在逼孔的四周,在逼孔的部位處,隆起一團圓形的物事。

「可能那裡就是病源了。」廖醫生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少婦可能也意識到,自己的私處不夠雅觀,羞不可抑地伸手摀住陰門。經驗豐富的廖醫生,並不急著催她脫掉內褲,只是用很職業的眼光,善意地望著她。少婦似乎得到了鼓勵,她緩緩轉過身去,撅起肥白的屁股,剝下那條羞人答答的內褲。

「啊,好緊啦!」他飛快地瞄了一眼婦人的臀縫。

少婦的屁眼,被兩瓣厚厚的臀肉,夾得幾乎看不見,白花花的大肥屁股和腿根的交會處,出現了兩道深深的肉摺。只見她用那條濕濡的內褲,好像是很不經意地抹了抹逼縫,然後揉成一團,塞到裙子裡面。

「請躺到手術台上去。」廖醫生的嗓音有點嘶啞了,他也急於想搞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在少婦的下身搗亂。

婦人脫下黑色的高跟鞋,捂著私處,小心翼翼地躺到手術台上。

婦科的手術台,其實就是一個躺椅下面,加了兩個擱腳的架子,旁邊豎著一盞明亮的聚光燈。少婦躺在椅子上,死死地捂著下身,怎麼也不肯去打開大腿。

廖醫生在她腹部的位置,拉過一幕白布簾,打開聚光燈,對準她的神秘三角洲。

「你放鬆一點!張開雙腿,擱到架子上。」他輕輕地對羞澀的少婦說道。

少婦的兩條玉腿,慢慢揚起來,擱到架子上,手也縮進簾後去了。紅黑相間的陰門,纖毫畢現地暴露在明晃晃的聚光燈下……

行醫20多年了,他還是頭一回碰到這麼古怪的病例。女人喜歡往陰道和肛門裡,插入異物以求刺激,本不值得大驚小怪。技藝不凡的廖醫生,也曾從形形色色的女人體內,取出過諸如電池、口紅、鋼筆帽之類的物件。最困難的一次,還從一位40來歲的婦人的逼洞裡,拔出過半截斷裂的蘿蔔……

但這位女患者的『症狀』顯然要嚴重得多:一枝碩大的電動按摩棒,深深地插進逼洞裡,腔口的嫩肉緊裹棒根,四周不漏半點縫隙,只剩下寸許的棒尾在洞外;大陰唇發育得異常肥厚,暗紅色的唇瓣已充血腫脹,略向兩側翻出;肉溝裡充滿乳白色分泌物,陰蒂海綿體肥大,有明顯的勃起跡象;陰毛烏黑濃密略有點捲曲,呈倒三角形分佈於陰阜上;腹部光滑細膩稍有隆起,無妊娠紋。

每隔一段時間,女體會不由自主地夾住按摩棒抽搐,同時,逼孔分泌出更多的漿狀物,肥厚的臀部輕輕款擺,漾起一波波淫靡的肉浪。雖然隔了一層薄薄的肉色長筒絲襪,也能看見她腿部的肌肉繃得緊緊的,兩隻小腳也在尼龍絲襪裡難耐地扭動……

這些『症狀』正是婦人發情的前兆!廖醫生頓覺一股熱流直衝丹田,陽物頂得褲子撐起了帳篷,他不自覺地偷偷拉開褲鏈,拔出怒聳的陽具套弄起來。

「請你把下身放鬆些!」他按捺著激動的心情,盡量平靜地對少婦說。

廖醫生將手伸向她的蜜壺,翻開兩瓣豐腴的肉唇,嬌艷欲滴的小陰唇已漲滿春潮,濃涎般的騷水被燈光映得亮閃閃的,他用手指鉗住棒尾使勁往外一拔……

「噢~~不要啊~~」少婦隨即嬌呼起來。

白色的布簾後,傳來一陣陣成熟女性壓抑的嬌吟。兩隻白嫩的纖手,顫巍巍地從布簾的下方探向髖部,死命地抓撓著腿根的外側。脹得發紫的陰蒂頭,慢慢地鼓出包皮外。肥嫩的大白屁股,篩糠一般地顫抖著。廖醫生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婦人的逼洞裡傳來,越往外拉,吸力越強。

「你沒事吧?」他不敢再用力了。

「醫生~你別管我,再使點勁喲~」也許是隔了一層簾子的緣故,少婦的聲音自然了少許。

「那好吧!你把大陰唇扒開些,臀部盡量往後用力,我再試試看。」他邊故意大聲說出女人性器的名稱刺激自己的性慾,邊用沾滿淫漿的手套弄著陽具。

果然,少婦乖乖地伸手扒開濕漉漉的陰門,獻出淫穢不堪的逼孔。經過剛才的一番撥弄,婦人的陰私部位已是腫脹得驚人,肥大的陰蒂完全勃起了,像一朵嬌嫩的淫花,渴求著男人的玩弄,粘稠的騷水,由逼洞直流進褐色的屁眼裡。

「我要先讓你陰道口附近的肌肉放鬆些,也許有利於拔出。」廖醫生強忍撲上去狂舔的衝動,在逼孔周圍輕輕揉捏,嘴裡裝模作樣的告訴少婦說。

婦人只羞得「嚶嚀」一聲,就再也不吱聲了,緊扒著玉門任他肆意輕薄。

病房裡靜悄悄的,只聽得見「叭嘰,叭嘰」揉逼的聲音。

廖醫生見慣女人的妙物,當然知道哪裡是她們的死穴。只見他不慌不忙地剝開婦人鮮嫩的小陰唇,輕柔地摸捏逼孔四周的浪肉,有時還似乎很不經意地碰一碰她鼓得難受的陰蒂。

本來就在強忍著慾火的少婦,拚命地克制著噬骨的痕癢,扒開陰唇的兩隻玉手,深深地陷進了唇肉的裡面,粉臀微微地抬高,屁眼緊緊地閉縮,她經已頻臨到崩潰的邊緣了。

「嗯~醫生,夠了,你快~快點拔吧!我受不了了~啊~~」少婦害怕就這樣被他弄丟了身子,那可是會羞死人嘛!

廖醫生當初之所以選修婦科,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絕不是僅僅為了多見識女人的胯下春光,更多的還是想幫助那些受難言之困繞的廣大婦女們。因為多數的女醫生,對待女患者的態度,過都於簡單和粗暴,遠不如男醫生的那麼細心。

經廖醫生治療過的女患者,大多對他的技術和體貼入微的態度極為滿意,複診時,往往指定要找他。今天不知道怎麼了,老成持重的廖醫生,竟然有些把持不住。

「哼~這個騷貨!」他暗暗罵了一句。

廖醫生用三隻手指摳住棒根,使出吃奶的力氣,狠命地往外拉拔。而少婦也很配合地將肥臀用力向後墩抬。只聽得婦人「哎吆~~」一聲長長的嬌哼,霎時就像一隻被電倒的母獸似的,不停地痙攣。

按摩棒被彈性十足的膣肉夾得死緊,而要強行拔出的話,勢必會損傷嬌嫩的粘膜。廖醫生試著艱難地轉動棒根,棒身凸起的莖絡,磨蹭著婦人逼洞裡敏感的肉褶,頓時燃點了她心裡一直在悶燒的慾火。

少婦似乎忘記了自己正躺在手術台上接受治療,兩隻白嫩的纖手,移進了淫水氾濫的肉溝,貪婪地搓揉著濕潤的粘膜。

廖醫生頓時看傻了眼,陽具猛地抖動了幾下,幾乎要洩了出來。

被慾火燒昏了頭的少婦,旁若無人的將粘滿騷水的手,摸向脹得發烏的陰蒂,她的手法十分熟稔,顯是平素做慣了的。她先用左手捏住陰蒂的根部輕輕套了幾下,再將右手的食指摁住陰蒂頭旋轉,待整個陰蒂都被抹遍了淫漿,又用手掌心貼著它轉磨一般的往下按。

廖醫生眼都紅了,他一手套著陽具,一手更用力地轉著棒子……

「別~別停啊~~我~我要來了~~」少婦呼吸急速的大聲叫嚷著。

婦人已經是欲罷不能了,竟然在手術台上叫起春來,自己說了些什麼也不知道!她的兩條套著肉色長筒絲襪的玉腿,繃得筆直,腳趾頭翹到不能再翹,足底的弧線動人魂魄,肥白的大屁股不再往後抬墩,而是迎湊著廖醫生轉動的棒子,恬不知恥地扭擺著。

「嗚~~我受不了了,小騷逼要操化了~~」少婦的聲音裡夾著哭腔。

她捏揉陰蒂的動作變得更加狂野了,左手勒緊蒂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不停地使勁捻捏著充血的陰蒂頭……

廖醫生覺得婦人豐滿的下身,像個吸盤一樣,吞噬著那條碩大的按摩棒,想要轉動它,幾乎是不可能的,更別說把它拉拔出來。

「嘶~~我丟了~~」少婦發出一陣磣人的呻吟聲。

她白皙的小肚子繃緊了,肥厚的臀部一動也不動地僵挺在半空,肛門括約肌不由自主地劇烈抖動起來,逼洞裹緊棒子有規律地猛烈收縮,褐色的屁眼也隨著逼洞開開合合……

廖醫生眼裡幾乎噴出火來,他悶哼一聲,一股濃濃的白漿、直直地射向還在劇烈抽搐的女陰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不懷孕去檢查~結果搞上女醫生
沒想到媽媽是那樣的女人
獵殺催眠者 番外篇
八大姑七大姨
美人妻的淚
精品色醫生
青色醫院俱樂部
偷情和值班熟女醫生
健康檢查
女醫生幫我射精--真實的體驗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