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魯敏慈,今年26歲,已婚,目前在一所國中擔任地理科教師,執教資歷只有短短兩年而已。不過由於工作認真、教學嚴謹,不只校長、主任贊譽有加,學生也都喜歡我的教學模式課堂上互動十分熱絡。

今年五月底,我因身體不適就醫,檢查後證實懷孕八周,算算預產期約是明年一月左右。本想等這學期結束就請假待產,可是學校人力窘迫,不允許實現我的構想,只好勉為其難教到下學期生產前夕再說。不過我一周只要上三天課,每次兩節,其他時間都能在家安心休息。這是校長、主任的特別體諒,我也答應了這項安排。

身為初次懷孕的孕婦,我一樣出現了孕吐、頭暈、食欲不振的癥狀。幸虧癥狀最嚴重的時候恰逢暑假期間,因此完全不影響上課。等到暑假結束,學校開學之時,我已經懷孕五個月;至此算是進入平穩期,前述癥狀也消退不少。但比起一般懷孕五個月的孕婦,我的腹部只微微隆起。為此咨詢醫生,醫生只說︰「還算正常,不需擔心。」

我想這樣也好,自己是個愛美的女性,總覺得挺個大肚子的身材有些難看。于是我去學校上課,不是穿腰部有裝飾的黑色褶裙,就是穿腰部有松緊帶的寬松夾克遮掩。當我輕盈地走入教室時,看到講台下學生的反應,我知道自己成功騙過學生的眼楮。他們並沒發現寬大的衣服底下,其實是隆起的肚子,還以為我只是放完暑假,身材略顯發福而已。

但好景不長,最近肚子隆起的速度明顯加快,再也遮攔不住;我也發覺步履不似往日輕盈,開始笨重起來。眼見渾圓的腹部挺在身前,覺得自己好難看,之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現在,我只能不甘願地穿上孕婦裝,外面罩一件輕薄毛外套,懷著忐忑心情走進學校。一站到教室講台,底下學生就在竊竊私語。前排一個男學生跟旁邊女同學說道︰「你看吧!就說老師大肚子,你還不信!現在遮不住了,肚子好大!」另一個男學生接腔道︰「我覺得老師現在更性感哦!咪咪也變大了…」我看到幾十雙眼楮直盯著我,男生更是一臉色眯眯的模樣。

我強作鎮定,開始講課。但挺個大肚子,站著講課時實在受罪;腰酸腿疼不說,肚子還經常發緊,難受的很。我只好一手叉腰,一手寫著板書,還不時撫摸肚子緩解。以前可以一節課從頭講到尾都不嫌累,現在體力卻無法負荷,只能時站時坐,甚至還要稍停一會。學生倒不見怪,只是三不五時就會把都焦點放在我凸起的肚子上。

轉眼間,我成了懷有七個月身孕的女人。隨著肚子越來越大,自己也變得越來越懶。成天總想在家舒服地躺著,動都不想動。但課還是得上,現在從家到學校成了最麻煩的問題。由於老公長期出國在外,我必須自食其力,每天重復坐公車再轉捷運的流程。雖然距離稱不上太遠,但對一個孕婦來說,走幾步就氣喘吁吁,如此通勤實在太痛苦。有時候車上人多沒空座位,卻很少人願意讓座給我。我只能一手抓著欄桿,一手扶著肚子,忍受他人的踫撞,小心翼翼地站著,額上汗珠不斷往下滑落。好不容易下了車,全身幾近虛脫,才算結束苦難。

再過一個月,我的腹部更大了,連走路都覺得艱難,到學校上課簡直是要命。上課前,總要麻煩班長扶我走到教室;到了教室,我只能全程坐著上課。又因擴張的子宮壓迫膀胱,經常要跑廁所,如今也成了苦差事。因為配置的是蹲式馬桶,我得把裙子掀起,脫下內褲,然後扶著門把慢慢蹲下。若蹲稍微久一點就雙腿發麻,有次就這樣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半晌才勉強站起來。我當時好想哭,覺得把自己弄成這樣何苦呢?不過好在產期已近,在過幾天就可以名正言順請產假了。

就在請假前夕,一天學校召集老師開會,晚上六時許才結束。那時老公正好出差無法接送,我只能自己回家。下了捷運轉搭公車,不久天空就下起雨來,而且越下越密。車上的乘客越來越多,不一會就擁擠不堪,車內空氣變得更悶。我雖感到些微不適,只是咬住下唇、閉上雙眼,用力抓住吊環,支撐身體不因雙腿虛軟而摔倒。

我悄悄地把手放進褐色外套的口袋,感受手掌下隆起的圓弧,不由得微微一笑。腹中胎兒正因氣悶而煩躁地折騰著,我只好不停安撫。站久了,我開始腿軟腰酸。不過四下一望,車內乘客無論是站著還是坐著,個個昏昏欲睡,沒人察覺我的異狀,看來不用奢望有人會讓座了。面對現下大眾公德心的欠缺和冷漠,我無奈苦笑,用手托起沉甸甸的肚子,挺直酸痛乏力的腰,繼續撐下去。

因為下雨的關系,行車速度減緩下來,時間無形中拉得更長。車上人太多,總不時有人踫到我的大肚子。我無奈極了,只好盡量護著腹部,也不敢騰出手去揉腰。孩子大概受不了沉悶的空氣,肚子陣陣沉墜起來,全身汗不停冒出,自己的腿開始不住顫抖。

突然,一個溫熱的身體貼在我背後,我身體不禁僵了一下。不過在擁擠的車內,摩肩貼背是免不了的。再說那人正好撐著我,緩解了疲乏酸軟的腰痛,肚子暫時沒有沉墜得那麼厲害。

沒想到,貼在背後的身體居然輕微扭動起來,淺淺卻頻繁地隔著藍底白花連身裙摩擦我的臀部。我敏感的身體立時起了反應,體內一股熱流向上散開,腹中孩

子跟著興奮起來,竟開始手舞足蹈。「嗯…」一聲低哼從我雙唇間溢出,那人見狀更變本加厲,憑藉公車的顛簸搖晃,加深摩擦的力度。當這小小刺激無法滿足時,又開始一深一淺地頂撞我的腰臀。

這時公車一個轉彎,那人的身體整個沖上我的身體向前傾,肚子硬生生壓在座椅的扶手上。「啊!」我痛得驚叫尖叫出聲。

「啊!抱歉,抱歉!」身後傳來低沉沙啞的聲音,是個男性。

「沒...關系...」適才一撞,讓我腹部一陣抽痛。我深吸口氣,想硬忍過去,可是腹中孩子拚命鬧騰,指示自己正在受罪。鬧騰半天,孩子好像累了,才安靜下來,肚子沉沉地向下墜。我酸軟無力的腰此際再也挺不起來,我微微彎腰,想緩解一下腰疼和腹痛帶來的不適。剎時間,我猛然仰起頭,雙目圓瞪,夾緊雙腿,全身僵硬。原來這一彎腰,翹起的臀部正好頂到身後男子身上。不料正中下懷,一只陌生的手就在我臀部大肆撫摸,還順著股溝滑進兩腿之間。我踫到色狼了。

我扭動身體,不斷撥開那只討厭的手;那手卻毫無放棄的意思,阻擋後又重整旗鼓,繼續侵犯原處。我被摸得渾身不對勁,拼命想保護自己,但男子的腳硬將我雙腿頂開,又抓住我雙手扣在背上,整個人毫無招架之力,只能任人宰割。我正想喊出聲,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緊緊捂住了嘴;定眼一看,原來是為長相猥瑣的禿頭男子。他向身後男子使使眼神,我就明白大事不妙︰這兩人竟是同伙,自己已插翅難飛、難逃摩爪。

身後男子的手繼續在我臀部和兩腿間摩蹭,後來嫌裙子礙事,於是抓起裙子往上撩。我只覺得小腿、大腿後側一陣冰涼,下一秒他的手就在光滑的大腿和被白色孕婦內褲包裹的臀部上游移。「唔...」他口中發出滿足的低哼,手一路由後方探過雙腿間的禁地,繞到了前方隆起的恥丘上,然後在兩處之間來回逗弄、刺激。禿頭男子也沒閑著︰他一手捂住我的嘴,另一手就在我豐滿的雙乳揉捏、愛撫,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淫笑。

「嗚...嗚...」我口不能言,無法抵抗,任兩名男子上下其手。原本還想做最後的抵抗,卻發現被男子撩撥之後,身體開始敏感起來。遭侵犯的我居然感受到快感,渾身火熱,臉泛潮紅,期待著男子的下一步。

「嘿嘿!今天運氣真好,撿到“鮮貨”了。」身後男子輕聲笑道,在下身游移走的手也加重攻擊的強度。他用指尖隔著內褲抵在花瓣、花蒂和蜜穴口,用力震動刺激、摳弄,最後將手指連同內褲插入了濡濕的小穴。「嗚...」我喉頭發出呻吟,心知下身蜜液已然橫流。

感覺手中布料慢慢濕透,男子又笑道︰「呵呵!沒想到我們這位大肚婆是個淫娃,這麼快就濕啦!」語音剛落,他二話不說將侵襲股間的手抽出,轉到我身前,一股腦將裙擺掀到腹部之上︰腹部以下完全暴露出來,只有孕婦內褲作為遮遮羞的最後堡壘。

身後男子的手悄悄滑過腰側,最後停在隆起的肚子上。他繞圈按壓、撫摸著,貼近我的耳邊說道︰「太太,你肚子這麼大,應該快生了吧?」

我別過頭,不願將羞紅的臉示之,順便回避這個尷尬的問題。他不以為意,慢條斯理地撫過每一寸肌膚,最後手迅速伸進內褲,拂過濃密的水草,直搗黃龍。這時他轉為極風暴雨的攻勢,貪婪地搓弄敏感的小核、肥厚的陰唇,隨後把手指塞入了潮濕的小穴前後抽送。

「嗚...嗚嗚...」我被這波猛烈攻擊弄得全身酥麻、無法自拔,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呻吟聲也越來越尖。不知不覺中,禿頭男子已將裙子掀到胸口,手就包覆在胸罩上,不停揉捏、晃動著堅挺的雙峰。

「瞧瞧!你的大奶吹彈可破,讓我好好玩玩。」禿頭男子邊說道,邊將頭埋進我雙乳間嗅聞、親吻,隔著胸罩逗弄蓓蕾。須臾間,只听他說道︰「硬了,硬了!」接下來胸前一涼︰胸罩瞬時被往上揭開,兩團肉球應聲蹦出。

禿頭男子一聲不吭,肆無忌憚地握住乳峰,時輕時重地撫弄著。他的拇指在我左乳乳暈畫圓,撥弄腫脹硬挺的蓓蕾,再用兩指靈巧地抓捏、輕摘。另一方面,他大口含住右乳蓓蕾,舌尖溫柔愛撫,雙唇夾住吸吮,還輕輕用牙齒叼起、啃噬。沒多久,兩粒蓓蕾都已紅腫不堪。

「嗚...嗚...嗯...」我全身汗毛直豎,歡快感一波波沖擊全身。雙乳腫脹感漸漸向乳尖集中,即將到噴發邊緣。「嗚嗯▔▔」一聲嬌呼,兩道白色乳汁從蓓蕾緩緩流出,直滑落腹部。禿頭男子張口承接,並嘟嚷道︰「嗯...好甜...好吃...」與此同時,我下身也忍不住泄了︰大量愛液如泉水般涌出,不僅沾濕了內褲和身後男子逗弄的手,還沿著雙腿流到地板上。

經過這番蹂躪,我差點透不過氣,汩汩冒出的虛汗浸濕全身,身體因高潮過去不久還兀自抖動。我雙腿發軟,無力支撐,倚在身後男子的身上,緩緩側過頭,虛弱地說道︰「求..求求你...你們...放...放過...我...我吧...」我蒼白的面頰上沁滿晶瑩的汗珠,縴長的睫毛軟弱低垂,嬌弱無助就掛在臉上,喘息聲中還夾雜著哀求聲。

兩名男子開始竊竊私語,我當下腦中一片空白,又虛弱無力,根本沒听見兩人在密謀什麼。只見兩人相視點頭,身後男子便扶住我,禿頭男子把我凌亂的衣服回復原狀,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然後按下下車鈴並喊道︰「司機先生,下車。」

兩人一前一後把我夾在中間,通過擁擠的人群,口中還嚷道︰「小心,小心!有孕婦要過啊!」我被半推半拉,和兩名男子下了公車,身處在完全陌生的街道旁。

禿頭男子說道︰「跟我們走一趟!」我還想跑,卻被身後男子抓住,後背還被一樣不明尖銳物品抵著。他低聲喝道︰「想活命就乖點!否則就宰了你。」

我嚇得魂飛天外,全身發抖,再也不敢存有半點違抗之心,只好拖著沉重的身子,半推半就跟著他們走。大約十五分鐘後,我被帶到一間廢棄的倉庫。來到倉庫一角,禿頭男子開口說道︰「我好久沒踫女人了,這回居然找上從未見過的孕婦。剛才在車上不夠過癮,這下該好好視阢衢!」

听到這句話,我嚇得魂不附體,眼淚奪眶而出。雙腿一跪,一個勁地哀求道︰「不…不要…拜托…」我思緒一片混亂,但有件事並沒有忘記︰顧及腹中胎兒的安危。為了孩子的平安,我不管自己挺個大肚子死命磕頭,甚至涕泗縱橫地哀求道︰「求求你們…今天暫且放過我吧…我身體真的不甚方便…等我生完孩子…到時一定滿足你們!」

然而,色欲薰心的兩名男子哪管這麼多,不由分說抓住我的手。看到兩人下身早已都鼓起,蓄勢待發,我心里有數一切大勢已去,頹然倒在地上。他們將我雙膝屈起,雙腿向外扳開,手拉到腳邊。撿起地上遺留的電線,將右手和右足踝綁在一起,左側亦如法炮制;如此一來我不只手腳被縛,連起身都不可能。

緊接著,只見兩人邪惡地撩起裙子,拿出剪刀在嚇身比劃一番,「喀擦!」一聲,內褲應聲被剪斷,雙腿間的禁地赤裸裸地展現在陌生的男人面前。我感到屈辱萬分,放聲大哭,男子見狀反而哈哈大笑。我碩大渾圓的肚子暴露在外,兩人像在玩賞一件珍奇稀有的寶物一樣,小心翼翼地摸著肚子,邊摸還邊說道︰「太棒了,真的太棒了。我家那口子懷孕時,肚子哪有像眼前這麼大?」

話才說完,他們的手就移到了雙乳之上摸索。我拼命扭動身體,哭喊道︰「不…不要…別…別摸…嗚…」兩人正在興頭上,哪會輕易放過。霎時間,裙子往上一掀,剪刀快速移過去一動,胸罩也被剪斷了。正當禿頭男子盡情玩弄我豐滿的雙乳時,身後男子用手在摩娑濃密叢林、揉捏極度敏感的陰核、按壓微開的陰唇,還有探訪溫暖的蜜穴入口。

「嗚…啊…不…不行…嗚…嗯…」我口中呻吟著,身體仍在反抗。無奈束縛太緊,完全使不上力,視線只看到隆起的肚子不住晃動。此際兩人的手都移到我的下身搓弄,甚至伸進小穴刺激更深層的所在。

「嗚…啊…哈…住…住手…啊…」我全身力量已然耗盡,再也無力掙扎,只能認命地躺在地上,自顧自地流著兩行清淚。他們還不放過,繼續在乳房和下體搓揉、玩弄。我已經神智恍惚,口中語無倫次,只剩呻吟聲源源不絕︰「啊▔▔嗯...啊...不...啊啊▔▔好...啊...嗚...不...啊▔▔」最後整個人徹底崩潰,小穴又「咕嘟咕嘟」地噴出大量液體。

他們看到這番景象,居然哈哈大笑。禿頭男子靠近我問道︰「太太,看來你很久沒和老公“愛愛”羅!多久沒做了?」這露骨的問題令我滿臉漲得通紅,如此私密的話題怎能在他人面前道出。我緊閉雙唇,絕對不予回答。

他見我閉口不說,直接將手指插入小穴用力蠕動,還道︰「沒關系,我看你能憋多久?」

「呀. . 啊. . 不...不可以」我驚得花容失色,大叫出聲。可是原本漸漸消退的快感再度被喚醒,我口中再次發出嬌吟︰「嗯...啊...嗚...哈...啊...啊」

「到底多久?說不說?」禿頭男子問道,同時加快手中速度。

我再也受不了了,斷斷續續地吐出幾個字︰「嗯▔已...已經...哈...一...一個月...哈啊▔沒...嗯...沒有...哈...做...嗯...做了...啊」

「這樣啊!那你現在想要嗎?」禿頭男子又問,手中動作仍無放松跡象。

「嗯...嗚...想...嗯...」我嬌喘吁吁地答道。

「啥?你說什麼?我听不清楚,再大聲點!」

我拋棄了最後一點矜持,講出內心深處真正的答案︰「我...我想要...」

兩名男子立刻脫下褲子,我看見兩根肉棒皆已昂然挺立。禿頭男子搶先掰開微張的花瓣,用力將巨棒塞入小穴抽送。「嗚...啊...啊...輕...輕點...啊...」我覺得好羞恥,竟然被強奸出了歡愉,還發出淫蕩的叫喊。

身後男子在旁,大概看到心癢難耐,他將粗大肉棒湊到我臉邊,說道︰「幫我舔一舔吧!」我順從地握住眼前堅挺的巨棒,用口溫柔含住。就這樣,我受到上下夾擊,隨攻擊的節奏振動身體,聲聲呻吟從嘴縫露出︰「唔...嗯...嗯...唔...」

不知多久以後,禿頭男子身體頓了數下︰他射了,一股熱流就在小穴里蔓延。此際,身後男子說道︰「喂!兄弟,你爽完應該輪我了吧?」結果攻擊的狀態依舊持續,只是兩名男子的位置互換罷了。

至於當下的我已不知自己在做什麼,只依稀記得一會坐在他們身上擺動;一會跪伏在地上,男子由背後入侵;一會雙手扶牆,雙腳勉強站起,他們扶住我腰間便頂了上來...後來我全身發軟,意識模糊,便不醒人事。

等到從朦朧中睜開眼,明亮的陽光照進了倉庫。我掙扎坐起身,發現只剩自己一人,那兩名男子早已不知去向。我只覺雙腿酸軟,頭痛欲裂,迅速整理好衣裝,吃力地逃出倉庫,招了台計程車回家。

回到家,我立刻打電話向學校正式請產假,校方也準許了。辦完這檔要緊事,更感全身萎頓無力。我使出最後一點力氣,洗淨污穢的身體,便癱倒在床上。之後整整一個星期,我都躺在家中,足不出戶。不知道是真的生病了,還是心理因素造成,但這段期間我總會夢見那天的景象。我只感覺自己好可恥,居然對兩名男子的侵犯感到留戀,還讓他們泄欲多回。想到這,又是淚流滿面、不能自己. . .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